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灵武封神在线阅读 - 第七十四章 对战

第七十四章 对战

        铸剑城武师工会内,戚威远和姜无见坐在一起品着茶,这茶可是戚威远珍藏多年的。

        “这茶怎么样?”

        戚威远抿了一口茶,微笑着问姜无见,似乎对自己的茶很满意。

        “就那样吧,改天我给弄点更好的来。”

        姜无见不懂茶的好坏,就这么随口一说,这一说不要紧,戚威远倒是两眼放光。

        “好,我可记住了。”

        戚威远是替明广真人约的姜无见,现在明广人还未到,戚威远和姜无见有商量了一些关于工会的事宜。

        “对了,鹤千隐回来了。”

        戚威远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给姜无见说了这么一句。

        “我知道,回来就回来,等我哪天逮住他,他就麻烦了。”

        姜无见早就想好了,以后不榨干鹤千隐,姜无见就不叫姜无见。

        鹤千隐躲着姜无见主要就是怕姜无见盯上自己身上的宝贝,所以才离开铸剑城。到处去寻游。

        “走吧,我再给你介绍一个人。”

        戚威远看时间差不多了,就带着姜无见去明广那里,今天约姜无见的正主就是明广。

        清元宫招收弟子,并不像其他门派一样,在众多竞争者中来个优胜劣淘。

        清元宫一直以来都是讲究心性品质,天赋固然重要,但是好的天赋没有好的品质,培养出来也是祸害人世。

        所以多年来,清元宫的弟子并不多,几年也未必能招收新的弟子。

        戚威远带着姜无见,离开武师工会,两人出来时,姜无见就像察觉有人在暗中盯着他们。

        和戚威远交流了一下眼神,姜无见知道戚威远也发现了,两人不动声色,慢慢的朝外走去。

        “看来你小子惹麻烦了哦。”

        路上,戚威远对姜无见调笑道,对身后的尾巴一点也不在意。

        “多事之人而已,对了,我有东西送给你。”

        姜无见突然说要送东西给戚威远,戚威远用怪异的眼神看着姜无见,似乎是在猜测姜无见又在打什么歪主意。

        “不是,戚老头,你这是什么眼神,我姜无见送你一物,难道很奇怪吗?”

        受不了戚威远那怪异的眼神,姜无见觉得自己被戚威远严重怀疑了。

        “不是,我老人家可经不起你小子折腾,你可别害我。”

        当戚威远听姜无见说要把银铃狮送到武师工会来时,戚威远是一万个拒绝,不是嫌弃银铃狮,而是觉得姜无见分明是送了一个吃货过来。

        “切,你不要也没用,我以工会投资人的身份,要求把银铃狮留在工会,保护工会的日常安全。”

        姜无见开始耍起无赖,不管如何都要把银铃狮塞给戚威远。

        “好好,算我怕你了,就没见过你这么厚脸皮的年轻人,你投资人,你不得了,行了吧。”

        戚威远对姜无见笑骂道,反正知道自己缠不过姜无见,还不如答应算了。

        就在姜无见和戚威远说着武师工会的事,在大街中间,一白衣少年站在大街中间。

        这白衣少年正是野狗岭遇到的那个少年,此时少年站在大街中间望着姜无见,那冰冷的眼神已经说明了少年的不友好。

        “看来你小子有麻烦了。”

        戚威远双手环抱,一副和我没关系的表情,姜无见只好无奈的笑了笑。

        “有麻烦解决了就是。”

        如果有人故意找麻烦,姜无见就算斗不过,也不愿意做软柿子任人拿捏。

        “可敢与我一战。”

        站到白衣少年身前,白衣少年开口约战姜无见,那眼神更是咄咄逼人。

        “有何不敢?”

        姜无见无惧白衣少年,虽然知道自己的实力不如白衣少年,但也不能因此弱了自己的气势。

        白衣少年说完转身便往城外走去,姜无见紧随其后,倒是戚威远站在原地未动,一副看热闹的样子。

        “你的小友你不去帮帮忙?”

        鹤千隐不知啥时侯站在戚威远身边,同样一副看热闹的表情。

        “你怎么不去帮忙?尽在这里说风凉话。”

        戚威远甩了一个脸子给鹤千隐,然后抱着双手慢悠悠的往城外走去。

        “真是烦人,鹤老头,后面的事解决了吧。”

        戚威远说的事是暗中跟随姜无见的人,这事戚威远直接甩给鹤千隐去解决。

        “你这老东西,这么多年了,还是这副德行。”

        看来戚威远年轻时候没少让鹤千隐干活,不过从这点也能看出两人关系不一般。

        紧随姜无见和白衣少年身后,戚威远看着眼前对立的两个少年,仿佛在两人身上看到了自己年轻时候的影子。

        “你实力不如我,我便用与你实力一样的境界来和你打。”

        白衣少年虽然这样说,实际姜无见还是要吃亏不少。

        “你最好拿出你全部实力,不然你会后悔。”

        姜无见嘴上逞能的功夫还没人能赢得了他,嘴上虽然逞能,心里却是谨慎小心。

        “接我一招”

        白衣少年先发制人,身体冲刺时,体内灵元凝聚于拳头之上,一道白光闪烁,拳风呼啸而至,直捣姜无见胸前。

        白衣少年动时,姜无见已经催动灵元,以一记莽山撞打出,其意要与白衣少年硬碰一拳。

        砰砰

        两人以最快的速度出招,每一招都能带起一道力量上的碰撞,两人周围更是散发着力量抨击的余威。

        “过瘾”

        姜无见大呼过瘾,出手的速度也越来越快,每一拳都倾尽全力,那种酣畅淋漓的出拳感觉,让姜无见享受其中。

        白衣少年也是打得一脸兴奋,仿佛很久没打得这么爽。

        “接下来接我一招战技。”

        破晓之光

        白衣少年一挥手,一道白光出现,白光聚集成一个光球漂浮在白衣少年头顶,光球上散发着强大的光元素力量。

        那股力量就连戚威远在远处看了眼皮都跳动了一下,在光球周围,似乎空中的一粒尘埃都逃不过光球上那股力量的绞灭。

        姜无见体内灵元涌动,瘦瘦的身体上,凝聚起来的力量,让人不可小觑。

        姜无见身前,几道星火之光,漂浮在前,那几点星火上,感受不到任何力量存在,就如平凡烟火一样,一吹即灭。

        那几点星火让白衣少年为之一愣,心中暗道,莫非姜无见只能释放这种毫无杀伤力的战技。

        去

        姜无见猛得往前一步,双手一推,几点星火晃晃悠悠的飘向白衣少年。

        可恶

        白衣少年觉得姜无见这是在戏耍他,灵元一动,头顶的光球一动,化作一道流光,拖着长长的尾巴飞向姜无见。

        光球与星火,就如人们口中常说的皓月光辉与萤火之光的真实写照。

        姜无见紧紧盯着白色光球,白色光球在他的瞳孔中慢慢变大,看出飞扑的光球,姜无见不为所动。

        就是现在爆!

        光球与星火接触时,姜无见一声低喝,原本感受不到一点力量的星火上陡然迸发出几道强劲的炎之力。

        轰轰轰!

        几声爆裂的声音响起,星火之上的力量喝光球对撞在一起,明黄的火焰穿插在光球之中,远远看去,就像光球上裂开了几道裂缝。

        两种力量的对碰,一团强劲的能量风暴,卷起周围的山木和沙尘,形成了一股沙尘暴。

        姜无见和白衣少年纷纷后退,避开两股力量的冲击力。

        对于白衣少年的实力,姜无见并没有感到一丝意外,反而是白衣少年对姜无见的实力有些震惊。

        从一开始的轻视,到姜无见那几点星火爆裂的力量,白衣少年虽然脸色不好看,心里却对姜无见发生了改观。

        “再接我一招。”

        白衣少年伸手一抖,一柄光剑托在手里,光剑上流转的光元素,给姜无见的感觉是一剑可以贯穿一切。

        流光剑影

        光剑好好飞起,如星空之流星,划过天际,带着贯穿的力量,向姜无见疾斩过来。

        这一剑,给姜无见的感觉是面对这一剑根本没办法避开。

        “既然避不开,那就轰碎你。”

        莽山撞

        涌动的灵元集于拳头之上,姜无见脚踏在地,侧腰倾全力一拳。

        拳头上包裹着一团火焰,那是一股可以焚烧掉一切的力量,姜无见要用这焚烧的力量去毁灭掉光剑上那贯穿之力。

        两人这一战技,看得戚威远心头一震,这两股力量对碰在一起,卷起的力量风暴,足以扫平两人之间的一切。

        “这两小子,我本以为,在我那一代人之后,再无骄子,看来真正辉煌的时刻是他们这一代人啊。”

        戚威远感叹道,白衣少年的实力自然不用说,清元宫的弟子,个个都是百里挑一的存在。

        姜无见这个野路子,才是让戚威远最震惊的,出手果断,有气魄,尤其是眼泪的不屈和自信。

        “这个疯子!”

        不仅戚威远震惊,白衣少年一样震惊,面对姜无见用拳头来直撼光剑,白衣少年嘴里暗骂姜无见是个疯子。

        光剑上那道力量,就算是白衣少年本人,也不敢说用拳头去硬撼,哪怕是观战的戚威远恐怕也要避其辉芒。

        “来吧。”

        姜无见一声吼,拳头上轰得一下,包裹着拳头的火焰突然多了一丝白色的焰火。

        咚

        拳头,光剑,两者定格在一起,拳头上的火焰燃烧着光剑,尤其是那一丝白焰,焚烧之下,光剑咔嚓一声轻响。

        肉眼可见下,光剑碎裂开,段段掉落化为虚有,姜无见的拳头上,肉皮裂开,露出深深白骨,流淌的鲜血染红了拳头。

        拳头上,鲜血滴答落地,短短一会,地上就是一片鲜红。

        嘭

        光剑与拳头对撞之后,撞击的力量在姜无见前爆开,姜无见的身体被高高轰飞,嘴里更是哗哗的吐着鲜血。

        掉落地上,姜无见并没有因为受伤而精神萎靡,反而从其眼中看到一种兴奋之态。

        姜无见捂着胸口,兴奋得看着白衣少年,那模样似乎把白衣少年当成了猎物一样。

        白衣少年被姜无见这种打法完全镇住了,心中甚至想着,以后最好永远不要在和姜无见打架了。

        现在姜无见已经收了伤,白衣少年也不愿继续打下去,本来就是听了三个老家说起姜无见,白衣少年才跑来约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