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元启之星月奇缘在线阅读 - (21)留下

(21)留下

        高空中乘坐青鸟的轩辕星等人,并没有看到刚才丛林中发生的一切。

        他们正朝着蚩炎、气宗联军追击的同一个方向飞行,只不过出发时间更早,速度更快。

        “大盂谷!”

        轩辕星转身,盯着陆子松。

        “子松叔叔,你说最快的路必须经过这个叫‘大盂谷’的地方?”

        “是的,为月儿的事情,一个月前我还没到宛秋,就去营地找过王爷。那时虽然是暂留了几天,但大军驻地的情况我还是有所了解,王爷不愧战神之名,选择驻扎地点不但隐蔽,而且几面靠山。”

        陆子松手托下颚,娓娓道来。

        “如果要从山林小路进入营地也不是不可能,可山势陡峭,道路崎岖,必定费时费力,最快捷的就是穿过大盂谷,虽然谷中多是山崖,但其下的道路也还算宽阔平整。具体位置吧!这大晚上确实不好辨认,大概也是我们现在去的这个方向。”

        “小姨父,你为我的什么事去找横伯伯呀?”

        在星月湖,轩辕星提到关于婚事的事情,嫘月还以为是调皮的轩辕星口无遮拦,听陆子松这一说,便让她有所察觉。

        “这个……这个……就是一些家常事儿,家常事儿……”陆子松一不小心,说漏了嘴,支支吾吾,只想蒙混过去。

        “诶!陆哥,你跟星儿打的什么哑谜?这个谷,那个营的,你们倒是说明白呀!”

        嫘素素既是为打圆场,也是真没弄懂陆子松他们所说。

        “素素小姨,月儿姐姐,我跟子松叔叔就是在找爹爹所在的地方。”

        轩辕星明确了寻找方位,心情也稍微有所放松,很是认真地解释。

        “我听爹爹说过,埋伏军队需要选择有利的地势,在通、挂、支、隘、险、远几类地形中,“隘和险”都是最佳伏兵地点,也就是山谷、峡谷这些地方。大盂谷不但可以设伏,而且是爹爹撤军回营必然要经过的路线,我猜兰陵军一定不会放过。所以,我们只要赶在爹爹他们之前,到达大盂谷外等着就可以啦!”

        嫘素素瞪大眼睛看着轩辕星,她简直不敢相信,月色朦胧下那个小小的身影,不过是个十岁的孩子。

        不知不觉间,她的心底涌上一丝感动和骄傲。

        “哎呀!星儿,我的乖星儿,你这么一讲素素小姨就全明白了,小姨可是佩服死啦!”

        “陆某也很是佩服!”

        “月姐姐也佩服!”

        陆子松、嫘月也跟着打趣,紧张的气氛终于被打破,几人的脸上又浮现出笑意。

        “快看,那边有好大一团火光!”嫘月惊叫道。

        三人随着嫘月所指,看到丛林边缘地带,有一大片光影闪烁,周围还有零星的光点不断向其靠拢。

        在火团偏北几里外,依稀可看见山峦峻峭起伏的轮廓。

        “所记不错的话,那火光后面就应该就是大盂谷,我们先过去看看。”话毕,陆子松带着几人,朝火光缓缓下降。

        随着距离不断拉近,众人发现地面并不只是一团火,而是由十几堆篝火围成的大火环,隐隐可看见一只灵兽匍匐其间。

        “是爹爹的麒麟,是爹爹的麒麟!”轩辕星很快辨认出火中的灵兽,激动地拉着陆子松,恨不得马上降落地面。

        发现两只青鸟快速靠近,独角麒麟迅速站起身体,发出一声咆哮,在它身旁盘膝而坐的身影,也随即站了起来。

        他便是轩辕星苦苦寻找之人。

        “爹爹!爹爹!”

        轩辕星从青鸟背上飞速窜下来,快步奔向轩辕横,使劲装在他怀中。

        看着轩辕横憔悴的面容,和战甲上已经结壳的大片血渍,轩辕星焦急心痛,泪水不住地滑落。

        “爹爹,没事吧!”

        “星儿,爹爹没事。”轩辕横抚摸着轩辕星的小脑袋,满眼慈父的怜爱。“子松、素素你们也来了。哟!我们的月儿也来凑热闹咯!”

        望着随后赶到的三人,轩辕横并没有太大意外,为平复轩辕星,他特意做出轻松的样子,打趣嫘月。

        “王爷,你的伤势……”陆子松表情凝重。

        “你们不用担心,先前与八大柱国交战时,我强行吸收了他们的元力,还有些残留体内难以排除,刚才调息了一阵子,现在并无大碍。是娥英叫你们来的吧!”

        素素刚要回答,却被嫘月抢着说道:“伯母可不想我们来呢,是小姨求情才同意的。横伯伯,你布的‘十方天圆阵’真是太厉害了,月儿这会算是大开眼界啦。”嫘月也跑到轩辕横身边,火光映出她乖巧的笑容。

        “星儿很担心你,我们带他一直在落神峰观战,在王爷撤军后,我们都还跟踪了联军派出的追兵,见他们并有发现王爷的撤军路线,才往宛秋赶。”

        嫘素素继续补充道:“本来就快回城了,星儿说这里会有伏兵,所以我们急着赶过来,就是特来通知王爷。”

        “噢,有伏兵!”

        轩辕横故意做出惊讶的神色。

        “星儿,你跟爹爹说说,哪儿来的伏兵呀!”

        轩辕星见父亲的伤,并没有他想象中的严重,心绪也平稳了几分,抹掉眼泪,认真说道:“是兰陵的伏兵,应该就在后面的大盂谷。”

        “哈哈哈……咳咳咳……”轩辕横一听便知道轩辕星有过深思熟虑,想到自己的孩子如此聪慧懂事,不由得开怀大笑,但新伤未愈,激动之余引发咳嗽。

        “有人正在靠近,大家小心!”

        谈话间,陆子松早已发现,丛林中有异动,此时,有不少人马已经逼至百米之内,他赶紧提醒到。

        轩辕横朝着陆子松微笑示意,表示并无危险后,牵着星儿和月儿,走到火环外围,等着丛林中迅捷靠近的点点火光。

        “王爷,猎豹营一百零三名将士,前来复命。”

        百余名绿银气界的战将,齐步跳下灵兽,汇报军情。“遵照王爷军令,我们在丛林东北方向来回穿行,干扰联军追击,已经成功掩护大军撤退。”

        将领正在汇报时,另几支人马也陆续到达。

        “禀王爷,重骑营也在西北反方向成功吸引联军追击,六十六名将士,全员复命。”

        “禀王爷,金狮营突袭联军后方,也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哈哈,王爷,我们虎贲营只有四十几人,虽没有他们战狼营闹的动静大,但肯定是把那些蚩炎将领吓出了满身冷汗。”

        虎贲营将士的汇报,引得轩辕将士哈哈大笑。

        “哎哎哎……你们可别吹牛,没有我们战狼营近两百号兄弟,在右路牵制,你们也怕是闹不了那么长时间,王爷,要论首功,可还是我们战狼营。”

        战狼营的将领故意起哄,又引起大家好一阵大笑。

        听到各营汇报,轩辕星猛然有所警觉,用惊诧的目光看着轩辕横,嘟着嘴,愤愤说道:“爹爹,原来你早就知道大盂谷有埋伏,害得星儿白担心一场。”

        “有埋伏!”

        “前面的大盂谷?”

        “大盂谷哪来的伏兵?” ······

        一石激起千层浪,轩辕星的话被各营将领听见,半信半疑地讨论起来。

        陆子松看到只有几百人的轩辕军前来,很是不解,着急问道:“王爷,眼前这些将士,都是做掩护的疑兵,那王爷其他的人马都在哪里?难倒他们没有回营地?”

        “哎呀,子松叔叔,爹爹知道大盂谷有埋伏,自然不会回营地,你看陶叔叔、魏叔叔、寒叔叔他们都不在,他们应该是带着大军回宛秋了。我们可算是白忙活一场。”

        轩辕星仍旧嘟着嘴,摆出撒气的模样。

        “我们的星儿可没有白忙活,不是你说,这些叔叔们也不知道前面就有埋伏呀,等会儿他们还要通过大盂谷呢!”

        轩辕横着抚摸星儿的头,很是欣慰。

        “王爷,大盂谷真的有伏兵?” 虎贲营一将领带头询问道。

        轩辕横点头回应将士的问话后,抬眼说道:“数里外的大盂谷的确有兰陵的几万伏兵,不仅如此,气宗、蚩炎的追兵也转眼即至,你们看,从那边山头的火光可断定,应该不下于五万人马。”

        众将领随着轩辕横所指方向瞭望,成片火把将十多里外的树林照得通红。

        他们没料想,联军追兵居然来得如此之快。

        “前有伏击,后有追兵,这一前一后加起来,少说也有十万,我们现在不到五百人,你们……你们心中可曾害怕?”

        轩辕横面带微笑,故意反语试探,以待眼前将领的反应。

        战狼营的领队,听了有些不乐意。

        “王爷,您这是说的什么话,我们跟随您南征北战,什么阵仗没见过,莫说十万,就是再加个十万,我战狼营的弟兄也绝不会有半个怕字!”

        “哈,刚才本就没打过瘾,来的正好。王爷,尽管下令,我们虎贲营都不知道怕字怎么写呢!是吧,兄弟们!”

        一看这虎贲营的统领,就是憨直之人,他充满豪气的发言,可是引起了所有人的共鸣。

        “王爷,下命令吧!谁怕,谁就是孬种!”

        “对,大不了跟他们拼了!” ……

        众将士各抒己见,表明决心,皆勒紧胯下坐骑,拔出兵刃,跃跃欲试。

        轩辕横心里清楚,他挑选的这些银甲将领,个个都是军中的中流砥柱。

        他们不但身经百战,而且全部都是赤胆忠心,他反语相激,不仅仅是为调动士气。

        更想借此机会,在自己儿子十岁生日当天,给他补上人生成长历程中,最生动难忘的一课。

        希望他的星儿能懂得,作为轩辕的儿郎就应该有这样的勇气和担当。

        “哈哈哈,好!”

        轩辕横意气风发,仰天长啸后,手中催动元力,掌心一吸,将不远处独角麒麟背上悬挂的那根旗杆抛入空中。

        随即掌心向下一压,旗杆便随着气劲,牢牢插入地面。

        旗幔上绣着的“战神”两个金色大字,在火光中熠熠生辉。

        “不愧是我轩辕男儿!众将士听令!”

        “战狼营在!”“金狮营在”“虎贲营在”……

        各营将领纷纷跳下坐骑,单膝跪地,抱拳听令,话语铿锵,神色坚定。

        轩辕横继续下令:“各营领队率领本部将士,快速通过大盂谷,天亮前务必赶到宛秋城外,接应各路回城人马。不得有误!”

        听到这样的军令,众人一片茫然,本以为能跟气宗、蚩炎再大干一场。

        轩辕横看出他们的疑惑,继续说道:“你们不必担心,只管高举手中火把,迅速通过,兰陵的伏军见到你们,绝不会放一箭、出一兵,至于后面这些追兵嘛,我一人足矣。”

        此话一出,更让众将士大惊失色。

        “王爷此事不妥!”

        “王爷,您已经受伤,一人如何抵挡几万追兵!”

        “王爷,要走也是您先走。”……

        将士们不解其意,都急着劝说。

        轩辕横也不做过多解释,淡笑说道:“放心,我不会有事,我家的星儿、月儿还在这里,就算我不顾自己,也不能不管这两个孩子吧!你们只管依令行事,不得迟疑。”

        众将领听到轩辕横如此一说,也就少许放宽了心,齐上坐骑,驰骋大盂谷。

        “王爷,你这是想借兰陵之手……”

        陆子松终于弄懂轩辕横所布之局,试探问道。

        轩辕横默默点头后,接过陆子松的话。

        “这也是不得已的险棋,子松、素素你们在落神峰已经看到,气宗、蚩炎虽然被我用阵法暂时逼退,但联军势大,轩辕消耗不起。再加之兰陵还有二十几万大军在东面虎视眈眈,如果三军会盟,后果不堪设想。最让我感到意外的是,兰陵五万人马居然毫无征兆地出现在宛秋,要知道比垣关,还有我王兄……”

        当说到这里,轩辕横的话音戛然而止,神色也突然变得凝重。

        短暂思索后,他深吸一口气,继续说道:“比垣关虽然有王兄的十万驻军,要对付兰陵近三倍的军力,也是捉襟见肘。蚩炎的姜蠡恨我入骨,气宗的杨明昊唯利是图,他们见我受伤,绝不会放过如此大好机会,没有我这个诱饵,他们恐怕不会上当。哎!我点这几堆柴火,还就是担心他们找不到我呢!”

        轩辕横画风陡转,话语又变得戏谑。

        只是把忽闪而过的思虑,不留痕迹地藏在深邃的眼眸中。

        谈话间,丛林中的火光快速靠近,不远处战马、灵兽的奔踏声滚滚而来。

        “王爷运筹帷幄,料敌于先,听了你这番话,陆某这算是明白了几分。”

        陆子松心悦诚服,向轩辕横拱手以礼,继续说道:“王爷,你看这联军追兵转眼便到,我和素素是否要带着两个孩子先避一避?”

        轩辕横早已看出陆子松心中顾虑,依旧用诙谐的口吻答到:“你们还是先回宛秋,那姜蠡可是记仇得很,要是让他发现你这苗桑族两大长老,都在帮我轩辕横,日后可就麻烦咯!”

        轩辕横看了看两个孩子后,继续说道:“你们就把星儿留下,我也好久没见他了,今天又是他的生日,我也想陪陪他,这样你们回去时,娥英才会放心,她知道我没有把握,是绝不会把孩子放在身边。”

        如果是放在以前,轩辕横无论如何不会这样决定,他跟公孙娥英想法相同,不希望孩子过早接触到这残酷的战争。

        但不知为什么,此时的轩辕横很渴望星儿就在自己的身边,渴望多一点时间陪陪自己的儿子。

        在他的心底总有一股冷冷的感觉,好像有某种力量最终会将他们父子永久隔离。

        “星儿弟弟要留下,月儿也要留下,我一定要看看横伯伯一个人,是怎么打败几万追兵的!”

        嫘月赶忙抓住轩辕横的手臂,怯生生望着陆子松和嫘素素,生怕他们不同意。

        轩辕横见状,点头笑道:“好好好!我们月儿也留下,反正我这麒麟够大,坐十个星儿月儿都不会挤。”

        陆子松、嫘素素多少还是有些不放心,但看见轩辕横如此气定神闲,也就不再坚持。

        两人拱手告别后,驾着青鸟赶回宛秋。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