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那一代江湖在线阅读 - 第八十九章 值得一生守护的东西!

第八十九章 值得一生守护的东西!

        中州墨兰国,位于中州东部,是一座比较大的王朝,这个王朝国力强盛,经济繁荣,盗匪远逊于一些小王朝或是弱王朝。在墨兰国,最为出名的是一种名为兰墨的墨汁,这种墨汁春夏秋冬皆是饱满无比,不会因为季节的变化而使其质量发生变化。这种墨汁在墨兰国售价不贵,寻常士子都能用得起,但是放在别的王朝,价格肯定要向上翻几番的,甚至在某些距离墨兰国远一些的王朝,兰墨汁的价格都是卖出十几倍的天价。



        “这墨汁虽然算不上豪奢墨汁,但是却也非常实用,在一些王朝,这种兰墨几乎能与那些豪奢名贵的墨汁比照。”



        一位一身儒衫的年轻人一手负后,一手提笔蘸墨,大开大合的挥毫,儒雅气息中又透出浓浓的潇洒的气概。



        他此时屏气凝神,抬起右胳膊,在白宣纸上写下一些正楷,字迹规规矩矩,即便是让书法大家来鉴赏,都会忍不住拍手叫好。



        一旁有一位女子嘴角带着美好的笑意望着他那认真的侧脸。



        还有一男一女两个小孩子踩在一张小板凳上,好奇的看着这个待他们如父亲般慈爱的男子写字。



        “兮婉,如何?”片刻后,儒衫男子呼出一口气,退出了那种全神贯注的状态,扭头温和的笑着说道。



        慕兮婉点了点头,有些脸红的说道:“念玉,相比你写的字,我更喜欢你写字时的身形和神态。”



        “哈哈,那我以后每次写字,都记得喊着你。”孔念玉此时已经不像刚认识慕兮婉时那般羞赧羞涩了,心态渐渐恢复沉稳活泼。反倒是慕兮婉,有时候说话还会脸红。在爱情里,刚开始一般都是男子胆小,但是后来往往是女子变得更羞赧胆小。



        慕晴朗和慕晴朗探着小小的脑袋,眨着眼睛望着慕兮婉,不知道自己娘亲为什么脸红。



        “走,带你们去吃糖葫芦去!听说这儿的糖葫芦,可是有十几种类型的。”孔念玉望着慕晴朗和慕晴乐,笑着收起笔墨,领着他们出去吃东西去。



        “兮婉,走吧,一起出去转一转。”



        “嗯。”



        两大两小手牵手一起从客栈走了出去。他们一行人这两年来,走过数个小王朝,这是他们第一次来到大王朝。虽然现在所处的古城不是什么都城,但是却也算是一处经济中心,人来人往,叫卖声不断,到处都是嬉闹声。



        墨兰国位于“天江”以南,属于江南地域,此时刚好是二月季节,万物复苏,春风轻拂,到处都是生机勃勃的场面,许多偏僻地方的穷苦人家也终于不用再担心被冻死了,温暖的春阳照射入他们的心中,给他们以温暖。



        莺飞草长二月天,拂堤杨柳醉春烟。



        春天这个清风明月般的季节,此时刚刚开始,蓝天上也开始出现各式各样的纸鸢。



        “晴朗,晴乐,想放纸鸢吗?”孔念玉笑着问道。



        “要!我们要放!”



        慕晴朗嘟囔不停,慕晴乐也是有些惊喜开心。去年慕晴朗和妹妹慕晴乐一起在娘亲和这位孔叔叔的带领下,放过一次纸鸢,当时就觉得意犹未尽,但是因为他们比较懂事,所以当时也就没有再嚷嚷。现在机会来了,他们两个兴奋无比。



        清晨的烟雾迷蒙此时已经被柔软细长的春风拂散,一根根嫩绿的柳枝条也抽出了软绿的嫩芽,娇嫩无比,伴随着东边刮来的春风,在空中轻快地舞者,摇动着。



        走到城郊时,周围树木骤然增多,大大小小的溪流也显现出来,小溪边长满了垂柳,垂柳下尽是可爱的小草,亦是刚刚从土地中冒出头来。



        孔念玉不禁有感而发:“新年都末有芳华,二月初惊见草芽。春山暖日和风,杨柳清溪岸旁,莺啼燕舞,小桥流水飞红。”



        慕兮婉疑惑问道:“这是诗还是词?”



        孔念玉看着一脸茫然的慕兮婉,噗嗤一笑道:“不是诗也不是词,自己编的,算是诗词吧,怎么样,还可以吧。”



        慕兮婉闻言点着头一掩嘴阵轻笑。



        岸芷汀兰,郁郁青青。



        四人走至城郊后又走了片刻,终于来到了一片空旷的平缓之地,然后取出刚刚在城内购置的两个风筝。



        孔念玉带着慕晴朗放风筝,慕兮婉则带着慕晴乐一起放风筝。



        天蓝纸鸢飞,云白笑人间。



        这个地方有春风不时拂过,纸鸢很快就飞上了天,那是两只燕子模样的纸鸢,若是不知情的人不注意的话,还真会把那两只仿造的燕子纸鸢当做真正的燕子。



        有几只衔着春泥的轻燕翩跹的飞过他们四人头顶,那几对小小的眼睛骨碌的转了转,好奇地瞥向一旁的那两只燕子纸鸢,但是却未停留,急匆匆地就飞向燕巢去了。



        几处早莺争暖树,谁家新燕啄春泥。



        “兮婉,你看,这两只纸鸢,像不像两只春的精灵?”孔念玉抬头望着那随风翩跹轻舞的纸鸢,微微笑着问道。



        慕兮婉睁大眼睛,说“我觉得更像是两只追寻心之所向的小燕子,但是却被一根线就给束缚住了。”



        “兮婉,你有没有什么‘心之所向’?”孔念玉突然问道。



        慕兮婉闻言睁大一双漂亮的眼睛说道:“之前没有……”



        孔念玉一脸疑惑。



        慕兮婉蓦然展颜一笑,说道:“自从遇到你之后,有了心之所向。”



        “什么?”



        “这个答案很长,我想用一生去回答。”



        孔念玉深吸一口气,然后和慕兮婉紧紧相拥,他眼眶湿润。慕晴朗和慕晴乐看到了一脸紧张,正准备问他,但是孔念玉笑着做了个“嘘”的手势。



        此时,孔念玉的心中满腔浩然正气,他觉得,“吾辈书生善养浩然气”中的浩然气,此时已经注满胸膛。



        他有了值得他一辈子要去守护的东西!有了可以用生命去捍卫的东西!



        远处的空中,比纸鸢还要高许多的空中,白云之上。



        有一位老者面带微笑,欣慰无比。



        “这么多代的儒府府主,虽然都像样,但是这一代的,却是甚和吾心啊!”老者正是儒家至圣先师,他点着头一脸笑意。



        随即,微微轻叹。



        用微不可闻的声音低声说道:“是比我们都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