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行尸腐肉在线阅读 - 第003章:逃离病房!

第003章:逃离病房!

        第oo3章:逃离病房!

        顷刻间,她整个人变得暴.动起来,一把将我按在门上,并且像刚才那个患者一样,企图去啃咬我的颈部。

        “里昂!!!!!”

        就在这时,我听到了楼上妻子的呼救,找准时机之后,一个反身将门给拉开,并快的溜了出去。

        为了防止她出来,我将门“哐”的一声锁死,随后快顺着楼梯,跑向了妻子的所在楼层。

        “雯雯!我来了,别怕……”

        一边跑着,我一边呼喊着,像是听到了我的声音,妻子也闻声向我跑来,最终与我在楼梯口汇合。

        见到我后,她一把抱紧了我的身子,像只受了惊吓的小猫,躲在我的怀里一个劲地哭着。

        “里昂!那些病人,他们把医生都咬死了!!!他们……在吃那些人的肉!!!”&1t;i>&1t;/i>

        雯雯将看到的一切,对我进行描述着,其实我早就猜到了这些,于是将她的身子抱的更紧。

        “好了,别怕。有我在!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的。”

        保证一句,我捧着她的脑袋,并用额头紧挨着她,吻了一下她因恐惧,而不停抖着的嘴唇。

        “你在这里等着我,我去救我们的女儿!带上她以后,我们就一起离开这里,好吗?”

        有了我的安慰,雯雯慢慢平定下来,乖巧的点头同意。为了保证她的安全,我将腰间的小刀卸下,塞入她的手中。

        又亲吻了一下她的额头,我拿起一侧长椅上的拐杖,将心情平复一下,径直冲向了手术室……

        吱!!!&1t;i>&1t;/i>

        推开密闭的大门,里面一如既往的安静。身旁,是一个更换一次性鞋套,和一次性头套的箱子。

        面前是二个单间的手术室,上面正标示着手术中,三个醒目的大红字,我不知道露露会在哪一间?

        硬着头皮,我只能一间间的找起,于是走到了右侧那间,为了安全起见,我先借着玻璃向内探查。

        啪!!!

        刚将脸贴了上去,我就看到一只血红的手臂,顺着玻璃拍了过来,而后向下滑落,留下一道长长的血迹。

        我吞咽了一口口水,将手里的拐杖紧了紧。用一只手拉开房门,另一只手将拐杖给举起,随时准备迎头重击。

        “救……救救我!!!”&1t;i>&1t;/i>

        门被打开后,一个身穿绿色手术服,头戴手术帽的医生,从门内给爬了出来,并一把拽住我的裤腿求救着。

        看到他后,我心里一阵感慨,因为这个医生,正是为我女儿做手术的主任,看来是让我给蒙对了!

        没空去管他,看到他腿部被撕咬的伤口,应该要不了多久,他也会跟着变异的,就像我之前见到的那个女士。

        走了进去,我直奔向女儿的手术台,现她正静静地躺在那里,而她的手术也刚进行到一半。

        她的胸腔,被一些撑架向外打开着,模样像睡熟了一样,两个细长的睫毛下,一双大眼轻微闭合。

        需要移植的心脏,就放在一侧的保温箱内,眼看就要完成手术,主刀医生却不见踪影,我一时间慌了神。&1t;i>&1t;/i>

        心电图上,女儿的心跳很不稳定,但她此时还活着,只是被打入了麻药,而对外的事物浑然不知。

        唰!!!

        正在这时候,一个身影突然从我身后闪过,当我转身瞬间,却又不见了踪影……

        “是谁?谁在那里!你快点出来,否则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现身后空无一人,我故意将声音放大,为自己壮胆。在不远处的洗脸池下,我看到了一双鞋子。

        那是一双粉色的运动鞋,套着一对绿色的鞋套,或许是因为恐惧,她的脚丫一直哆嗦个不停。

        见状,我将手里的拐棍握紧,朝着那里慢慢地靠近,在到达她的跟前时,将拐杖高高地举过头顶。&1t;i>&1t;/i>

        “别杀我!求你了,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什么都不会说出去的。”

        在我快要落棍瞬间,现一个年纪不大,头戴护士帽的小护士,正蜷缩着身子眯眼对我求饶着。

        还好,是个正常人。

        “你是谁?你在这里干什么!”

        我将拐杖放了下来,收起方才紧张的情绪,见到我放下敌意后,她这才慢慢地睁开眼睛偷望我。

        “我是隔壁楼上,感染科的……值班护士。那里病人都疯了,他们见人就咬!!!我被迫……过来这里求救的。”

        话落,她的身子抖动个不停,显然是受到了惊吓,而且看样子病的不轻,一时半会可能都这样了。

        后面的话,也都是在惊慌中,断断续续给说出来的。我得知她现这里的病人也变了,才碰巧给躲到了这里。&1t;i>&1t;/i>

        咔!!!

        交谈之余,头顶的灯光突然间熄灭,所有电源随即中止,而与此同时,她再次惊声尖叫起来。

        “你别叫呀!你的叫声,会把那些病人都吸引过来的。如果你想活命,就马上闭嘴给我安静点。”

        我语气强硬,被她愚蠢的行为,顿时给气的火冒三丈,而走廊外面,也跟着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我怕她因恐惧,给再次叫出声,无奈下,用一只手捂住了她的口鼻,但力度不至于会让她窒息。

        渐渐的,在她呼吸恢复正常后,门外的脚步跟着消失了,我也长舒了一口气,于是慢慢松开了手。

        这时候,我现从手术台上,跟着传来了一阵动静。听那声音,像是某人想要从上面爬起来。

        望着大致方位,我顿时心凉了一半。因为那手术台上,躺着的正是我的女儿,而她已不再是她了!

        断电后,所有设备都会停止,为她输送氧气的面罩,和所有仪器也会停止供应,所以她已经死了。

        虽然不愿接受事实,但她还能活着,并且还能从床上爬起来,一定也是这该死的病毒造成的。

        “我们走。”

        一咬牙,在黑暗中,我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回忆着露露生前的样子,而后狠心的离开了这里……

        走出手术室,门外一片寂静,借着月色的照映,大致可以看清脚下的路,我们慢慢靠近了楼梯。

        原本,站在那里等我的妻子,此时已经不见了踪影,我的心里开始不安起来,沿路小声的呼唤着。

        “雯雯,你在哪里?”

        每经过一个病房,我都会小声的呼唤一句,多么希望她能够答复,并且在心里为她一直祷告着。

        就在我靠近安全出口,马上走向楼梯的刹那,整栋大楼的电力恢复,一瞬间又全部照亮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