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破梦者在线阅读 - 第五百九十六章 客气的同行

第五百九十六章 客气的同行

        大概过了十分多钟,一辆金杯面包停在了旅馆楼下,挂的是地方牌照,车窗除了前挡玻璃以外,均是统一的深茶色玻璃,从外面很难看到里面。



        自车上下来两名男子,一名中年人,身体粗壮结实,还有一个相对年轻点,体型和相貌都普普通通,二人一前一后进了旅馆,在接待台前说了两句话,然后径直上了二楼。



        陶猛他们住的房间在19室,上了楼梯左拐,一直要走到走廊尽头,从楼上窗户观察,这俩人可能就是要等的同行,但这个时候一定要格外警惕,二人对视一眼,趁着对方行进的空挡,陶猛简单查了下身上的武器,并坐在了安永祥的身侧,刘勇志则反复通过临街的窗户,仔细查看了旅馆周围的情况,但并未发现什么异常。



        敲门声响起,刘勇志示意做好防范万一的准备,然后拉开了房门。



        “你好,请问哪位是陶同志?”站在门口正是那名中年男子,一身灰色的中山装,面色红润,相貌堂堂,正面像看上去更年轻些,就是有一点点谢顶。



        “你是?”



        “刚才咱们通过电话的,保山市局温峰。”对方说着话,掏出证件晃了一下。



        “来的这么快,请进,请进。”刘志勇不再怀疑,连忙侧身让人进屋,此时,陶猛也站了起来,“我是九处外勤,陶猛,二位辛苦。”



        “啊呦,失敬失敬,看我这眼神。”中年男子打了个哈哈,错把刘勇志当成了陶猛,闹了个不大不小的笑话,连忙介绍,“这位是我的搭档,季学军。”



        四人又简单客气了一番,温峰二人不约而同的都注意到了缩在角落中的安永祥,这人面色灰败,但一双眼睛却是贼亮,刚才咕噜噜的乱转,看二人注意他后,立刻又把目光缩了回去。



        “时间紧急,不如现在就出发?”陶猛自然是急着回去,而且押解安永祥,最怕节外生枝。



        “没问题,大老远的,初次见面,本来应该请你们吃个便饭的。”温峰十分客气。



        “还有机会,这次实在情况特殊。”



        “行,那就不啰嗦了。车子就在楼下,我们负责把二位送到昆河,那边有省厅的同志帮忙订票,安排你们登机,等会把信息发过去,我给你的是省厅李祥和的号码。”温峰说着话,拿出手机飞快的操作了一下,陶猛立刻就收到了一条短信。



        “感谢,我们现在出发。”



        一行五人,鱼贯出了旅馆,温峰和刘勇志在前,陶猛押着安永祥在中间,这家伙被铐着手铐,陶猛给他搭了件衣服做掩饰,防止不必要的麻烦,季学军在最后。



        金杯车里除了一名司机,并无其他人,满员十一座的空间够大,陶猛押着安永祥坐在第一排的双排座上,为了便于观察前方情况,季学军有意无意的坐在了他们后面,温峰陪着刘勇志,一前一后的坐在另外一侧。



        “老顾,出发,辛苦啊!”温峰吩咐一句,咣当拉上了车门。



        “好嘞,坐稳当了。”老顾挺乐观,回头冲大家一笑,不慌不忙的发动车子,面包车从小街缓缓驶出,上了县城的大马路,这才开始加速,一看就是个很有经验的老司机。



        “从县里到昆河只有一小段高速,大部分都要走省道,所以时间长一些,如果一路不停,最少也要六个小时。”温峰主动介绍行程,“所以,路上抓紧时间休息,没办法,滇南的交通设施还相对落后。”



        “不要紧,这样已经很好了,就是一路给你们添麻烦了。”陶猛客气。



        “谈什么麻烦,都是为了工作。我们每隔两个小时停下来休息一下,省道上虽然不像高速公路有服务区,但每隔一段,也有饭馆商店,下一站就一起吃个饭,吃饱喝足好赶路嘛。”温峰在热情介绍中,再次发出了邀请,十足的热心肠。



        “太给你添麻烦了。”陶猛不置可否,但也不能总不给人家面子,所以回答的含含糊糊。



        刘勇志自从出了旅馆到现在,一句话都没说过,他斜靠在座位上,看上去像在假寐,实际上在警惕着周围的一切,不知为什么,他总觉得这一路上会危机四伏,不是瞎猜,而是多年做外勤工作积累下来的经验和感觉,他相信陶猛会跟他有同样的感觉。



        被调到‘巡游者’刚刚满两年,刘志勇和陶猛最对脾气,经常一起出任务,二人也算老搭档,一直配合的非常好,很有契合度,说起调到‘巡游者’,这还要追溯到数年前李天畤的滇南之行,那次的任务,‘巡游者’遭受重创,郭耀武牺牲,袁华变成了不人鬼不鬼。



        当时的运气也不好,教官因为李天畤的事儿受了牵连,沉迷了一段时间,但他仍然竭尽所能的保住了这个组,并找机会物色优秀的外勤人员补充和调整‘巡游者’,立志重新打造一个无往不利的优秀外勤组,刘勇志就是在这个背景下被教官看中的,他来自西山省,实际上是和申英杰来了个对调。



        刘志勇自然也听说过这个组的过往,还听说过曾经有一个十分厉害的‘影子成员’,后来销声匿迹了,每一个老组员都对‘影子成员’的事情忌讳莫深,但许文应该知道的更多,否则也不会不经意间透露了这次行动,似乎又跟这个失踪已久的‘影子成员’有莫大的关系。



        “我记得,三年前还是四年前,我们也配合过一次九处的行动,当时在外围,不过弄的很紧张,整整三天三夜没合眼。”枯燥的行车中,温峰似乎很无聊,从兜里摸出香烟分别递给陶猛和刘勇志。



        陶猛没烟瘾,但不反对抽两口,人家热情,自然也要适当的给面子,所以接了点上,刘勇志婉拒了,他平时也抽烟,但执行任务时很少抽,尤其这种情况下,他更不会抽。



        温峰也不勉强,把那根香烟直接扔给了后面的季学军,这个年轻人上车以来也没说过话,而且坐在陶猛身后,让刘勇志总感觉有点别扭,季学军点着烟,扭头看向窗外,不声不响的抽着,一点也没有年轻人特有的那种朝气和活跃感,这是刘勇志第二个感觉别扭的地方。



        “要说遭这个罪无所谓,能有事儿做也行啊,谁知道第四天就让我们回单位了,说是任务完成了,你说说这是什么事儿?”温峰继续他的唠叨,似乎对那次的突发任务很有意见。



        陶猛听出来了,温峰说的恐怕就是那次‘巡游者’集体到滇南执行‘木器厂怪案’的那一次,这对于很多成员来说都是不愿意去揭的旧伤疤,表面上完成了任务,但谁都知道是‘影子成员’最后力挽狂澜,否则结果还不知道会怎么样,而且折损了手足一般的兄弟,让大家很久都没缓过劲儿来。



        尽管不愿意听,但陶猛也没有打断对方,太过生硬不好。



        “你当时在不在九处?那次行动很奇怪,后来也闹的很大,我听说直属特事科都来人了。”没想到温峰唠叨起来没完没了,居然直接就问上了,过去了那么久,这个人居然还有如此的好奇心,也实在是服气了。



        “我当时在执行任务。”陶猛含糊含糊的回答,既不承认,也不否认,但还有另外一层意思,在温峰听来就特别的生硬和见外了:我正在执行任务,你别老是问东问西好不好?



        温峰尴尬的笑笑,终于关上了他的话匣子,狠狠吸了几口剩下的半截烟,然后开了窗户把烟屁股给扔外边了。



        车内再度安静下来,陶猛也熄了烟头,掏出手机,将自己、刘勇志和安永祥三人的身份信息发给了省厅的李祥和,没有多久,就收到了对方回复的信息,三张机票已经订好,是晚上八点钟从昆河飞sz市的直航。



        想了想,陶猛又发了一条信息给教官,讲明已经得到同行的帮助,又简要说明了一下行程,顺利的话将在晚上十点半到达sz市。发出去后很久,并没有得到教官的回复,陶猛也没在意,教官赶到粤东后要处理的事情很多,估计是忙的没工夫看。



        车子在有节奏的颠簸,温峰居然把头一勾,打起了瞌睡,季学军则是一会儿望向窗外,一会儿又扭头看看前方,一副心神不宁的样子,这也更加引起了刘勇志对他的关注,司机老顾倒是精神抖擞,车子开的四平八稳。



        不知不觉的开了一个多小时,尽管滇南一段省道的路况不好,但往来车辆并不稠密,所以碰不到东部沿海动不动就大堵车的局面,所以走到现在都很顺利,这时候老顾扭头嚷了一嗓子,“前面就是新店,大伙儿要不要歇一下?”



        温峰一下子就醒了,揉了揉眼睛,前后看看,然后冲陶猛道,“肚子饿了吧?就前面新店,有几家不错的馆子,吃饱喝足,歇一歇?”



        陶猛用眼睛的余光扫了下刘勇志,见对方没啥意见,于是点点头,“那就暂时歇一下,让几位跟着我们受累,真不好意思。”



        “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老整那么客气干嘛?”温峰埋怨,一扭头冲老顾喊道,“就新店了,停在滇南春菜馆门口。”



        “好嘞!”老顾应了一声,仿佛心情都愉快了很多,脚下微微轰着油门,连口哨都吹起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