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弦月至尊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二章 元尊者的由来

第三十二章 元尊者的由来

        元尊者来自中州一个偏僻的小山村,祖上乃是化灵族世家,一直暗地里执行着刺杀弦月刀主的使命。

        转眼之间,元尊者的祖上来到中州城已经有五六千年,一路传到了元虚的手里,却因为元虚的爹爹元寻寻找弦月刀主不利遭受灭顶之灾,只余元虚一人成了浮游浪子,自此漂泊无依。

        上一任弦月刀主姬默化身默痕四处与兽族为敌,恰巧遇到了想为自己爹娘报仇的元虚,元虚经过多年的努力终于报了爹娘之仇。

        兽族本身对于弦月战刀的遗失就很是怀疑是否是有化灵族投靠了人族,弦月战刀选择一个化灵族成为新一代弦月刀主从而悄悄逃离龙皇葬地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元虚对兽族的憎恨恰恰符合弦月刀主的性格,于是兽族对元虚一路穷追猛打,整整追杀了元虚十年,后来一直到姬默暴露,这才证明了清白。&1t;i>&1t;/i>

        元虚本身就被兽族杀了爹娘,又遭兽族如此追杀,连最后对兽族的一丝归属也化为了彻底的憎恨。

        即使兽族一直对化灵族很好,化灵族长历来在兽族中担任山老,又亲自来邀请元虚重回兽族的怀抱,元虚也否决了。

        倒是姬默对于这个铁骨铮铮的化灵族感到非常的敬佩,虽然明知道化灵族是敌人,在一路反抗兽族的过程中还是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元虚也想着找到弦月刀主,将之送到兽族,替自己的爹爹洗刷无能的耻辱,这是他答应化灵族长的唯一条件,虽然,化灵族长并不相信他。

        却不想,姬默这个弦月刀主就在自己的身边,一起相伴十年,元虚却没有现默痕就是兽族最是怀疑的姬默!&1t;i>&1t;/i>

        兽族对于元虚的无能爆了滔天的怒火,还指责元虚就是姬默的弦月刀使,对元虚下达了王级追杀令,势要杀了元虚!

        元虚遭受兽族的围追堵截,甚至比弦月刀主的皇级追杀令还要凶狠,最后回到了小山村准备放弃生命,却不想姬默也在这里。

        原来,这个小山村一直也是姬默的藏身地,弦月刀主就在眼皮子底下藏了好些年,元虚的爹爹元寻却没有现。

        元虚能怎么想呢,真的替自己自己的爹爹元寻感到一阵悲意,当然,也替兽族默哀。

        “爹爹没白天没黑夜的打听弦月刀主的消息,却被兽族灭了口,嘿嘿,若是晚一点儿,爹爹就找到了吧。”

        元虚想想自己小时候爹爹就基本上没怎么在家里待过,就每每替爹爹感到不值。&1t;i>&1t;/i>

        元虚想凭自己打败弦月刀主姬默,亲自把他送到兽族,自此归隐了此残生。

        却不想,姬默每每总是打得他体无完肤,元虚只好不断的追赶,这一追赶,竟先姬默一步成为了灵尊巅峰大圆满顶峰的绝代强者。

        元虚终于打败了姬默,并废了姬默的左臂,姬默并没有立马断臂重生,反而任鲜血流淌,让元虚出够了气。

        姬默一路逃离开,“千万不能让弦月战刀落到兽族的手里!”姬默倒是没有在乎自己的生命,反而担忧起了人族的圣刀。

        “默痕,你别跑了,会死的!”元虚一路追追赶赶,气早就消了,看着姬默越来越虚弱,却是担忧姬默会真的死掉。

        兽族才是元虚一生悲剧的制造者,元虚只是对这跟自己一家深深纠葛的弦月刀主心有执念,姬默却是他唯一的兄弟呀!&1t;i>&1t;/i>

        “救下默痕,我再把弦月战刀送给兽族,了却这一切的恩怨吧!”慢慢的,元虚就只想着找到弦月战刀,已经不打算把姬默献给兽族了。

        一直到姬默长途奔逃最后晕倒,元虚才终于追上了姬默,却没有找到弦月战刀。

        姬默这一受伤,就整整昏迷了一年多方才醒来,还把弦月战刀的位置给忘了。

        元虚和姬默一起寻找弦月战刀,找了足足八年才找到了弦月战刀的痕迹,这个时候,元虚只剩下自责了。

        因为整整八年,元虚的朋友姬默都活在痛苦之中,姬默以为自己成了人族最大的罪人!

        转眼之间,灵皇祖地开启,姬默背着元虚偷偷的来到了灵皇祖地参与夺印之战,却不知,元虚就在自己身后。&1t;i>&1t;/i>

        姬默顺利的拿到了两颗皇灵印,还有一颗是他拼了命为元虚抢来的,这是他对元虚的补偿。

        元虚看在心里,他对姬默只剩下了感激,“自己一家这几千年算是白混了。”

        元虚化身兽族原形风灵螈和姬默一起大战十大主族强者,却遭遇两准皇伏击,只有元虚因为姬默的守护逃过一劫。

        兽族和冰雪灵族还是合力灭了元虚和姬默一家,老少都不放过,却不知,一颗蛋早已封存,逃过一劫。

        这一封存就是整整一千多年,元志在冰川里过着暗无天日的日子,自己开自己玩笑成了唯一的乐趣。

        “弦月,你知道吗?我的爹爹早就把自己当成了弦月刀使啊!”元尊者说着说着就哭了。

        “嘿嘿,弦月刀主又如何,我的爹爹不还是打赢了!”元尊者说着说着又笑了。

        李弦月看着看似疯疯癫癫的元尊者,心里倒有些同情自己的师父了。

        李弦月不用猜也知道,元尊者诞生之后知道了自己爹爹的故事百感交集,可是还是要靠自己在这残酷的天灵大6活下去。

        “师父,常年独自一人不让人族兽族知道自己的身份,逗逼是师父唯一的快乐吧。”李弦月望着元尊者一脸真诚的说到。

        “是啊,让人族兽族哪怕一方知道我的身份,我就只有死路一条!”元尊者听了一点儿都不气氛,反而苦涩的点了点头。

        李弦月想想自己只是七八年就那么难受,元尊者却就这样过了一辈子,总算理解元尊者的苦衷了。

        “弦月,你知道我为啥还是同意你去战场了吗?”冷静了一会儿,元尊者倒起了兴趣考起李弦月来。

        “要是弦月刀主没有最强的力量,师父的爹爹和姬默刀主的努力就都白费了。”李弦月叹息道。

        李弦月本来只想拿淬炼战力当个去南营的借口,这会儿倒是真的重视起来了。

        “弦月你真是二啊,还真的思考起来了,师父就是逗你的,哈哈哈。”元尊者哈哈笑了起来。

        李弦月也会心的笑了,他知道元尊者努力的方向和他是一样的,只是元尊者接下来的动作却吓了李弦月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