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剑雨潇潇在线阅读 - 第一卷 少年有梦 第九十四章 忆往昔容颜

第一卷 少年有梦 第九十四章 忆往昔容颜

        一个因为家族父母尽数被杀的可怜人。

        一个本该被囚禁在回音谷某个角落的落魄人。

        一个让他们熟悉却又陌生的明媚女子。

        一个原本不可能出现却偏偏出现的人。

        古丽。

        自大漠之行起,便绕不开的一个女子,她是黑风寨大当家洪流誓送了性命也要娶的女子;她是风沙镇长者阿力满的女儿,又是回音谷大当家逍遥老鬼的女儿。

        多重身份,让她保持着长久的神秘感和疏离感。

        如今被天魔宫抓住的女子,那个在逍遥老鬼逝去前还念叨的女子就那么堂而皇之的出现在风沙镇,出现在人数最杂的客栈旁。

        雪易寒看了看白羽和路非,最后看向颜乐和曾倩,沉声询问道:你们就是被她抓去的回音谷?当时究竟发生了何事?

        二人一阵摇头,只记得在小镇外被古丽了那么大的变化,肯定不寻常。

        对,想要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能去阿力满的家了。

        ···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在客栈偏方内定好计策,便起身向客栈外走去,离去时看到那位送菜的伙计,那伙计颇为殷勤的招待其他人,看都未看他们一眼。

        压下心头种种疑惑,众人便向阿力满的住处而去。

        阿力满的院落位置极好,位于小镇中间,在屋舍上向四周瞭望,小小小镇尽收眼底,再次进入这座小院,雪易寒已然感到小院的不同寻常。

        风沙镇内的江南宅院,假山小溪流水一如昨日所见,颇为干净的院落内还养着几只江南名鸟,叽叽喳喳的叨叨不停。

        这可是少见的,最起码几人第一次来时并未看到这些鸟儿,雪易寒几人互相看了几眼,都看出对方心中的疑惑和猜忌,可人已至此,哪有不入的道理。

        推门而入,入眼处是袅袅烟尘,一桌满当当的酒菜还散发着温热,桌椅上摆满了碗筷,像是在等待主人的到来。

        众人越发疑惑了,这小院内,除了那些鸟儿的鸣叫声,根本就不见一个人影,如何准备的这桌酒席?

        好在没让众人等太久,屋内一排柜子处,原本放了些书籍和稀罕物件,突然震动了几下,随即顺着墙壁缓缓打开,露出其后的景象。

        一扇小门应声而开,从中走出一个瘦小的年轻人,白羽一看,哇哇哇的叫了起来,便是柳寒情也是惊了片刻,失笑而拍打大腿。

        白羽边叫边大笑着跑过去,一把抱住瘦小男子喊道:师父师父师父。

        从门后走出之人赫然是半路转道的萧冷月,萧冷月此时拍着白羽的肩膀,笑着和大家打招呼,更是对白羽笑骂道:臭小子,叫魂哪叫,师父就在你眼前,以前也没见你那么嘴甜过。

        师父。白羽撒娇似的喊道。

        雪易寒几人互望一眼,也都露出几分笑意,脸上的戒备神色明显弱了许多。

        萧冷月将白羽拉开,随即对着那扇小门说道:出来吧,也让大家重新认识一下。

        还有人?好啊,老猴子,你还会金屋藏娇了?柳寒情调侃说道。

        萧冷月狠狠地瞪了他眼,面容瞬间变得严肃几分:不得胡言,我萧冷月一世英名可不能会在你这张嘴上。

        看萧冷月一本正经模样,柳寒情知道自己说错话了,低头顺眉认错,而后二人哈哈大笑,而看到从内走出的女子时,柳寒情的表情瞬间凝固了。

        姐姐?柳寒情看着那张异常熟悉却又分外痛惜的脸,神情瞬息间变化无数,而后狠狠摇了摇头,脸色瞬间铁青,大声喝道:你是谁?为何要用我姐姐的容貌?

        萧冷月一看柳寒情急了,忙向前拉住要爆发的柳寒情,大声吼道:你在仔细看看,看她时不时寒梦?

        被萧冷月一声大喝喝醒,柳寒情才回过神来,再仔细看去,就觉着眉目间分外陌生,可这张脸和二十年前的姐姐何其相似,柳寒情脑袋嗡嗡的响,下意识的看向雪晴。

        雪晴微微摇头,劝慰着说道:只是相似,却决然不是柳寒梦,寒梦姐当年何其高傲,可这女子身上没有一点她的影子,可能只是像吧?

        雪易寒几人被这一幕震得云里雾里,在几人身上来回张望,最后还是定格在那名女子身上。

        温文尔雅的气息迎面扑来,朴素却异常干净的脸蛋,看着便是个没人胚子,那女子款款而拜,有些抽泣,有些害怕,颤巍巍说道:小女子风眠,见过诸位。

        风眠,风家的人?

        是天魔宫风家还是西南风大将军府的小姐?

        几人相继问道。

        雪易寒想着风眠这个名字为何如此耳熟,好像是在哪里听过,可一时想不起来,他看着风眠问询道:风姑娘从何而来,今日又为何见我们?

        风眠又款款而拜,对着雪易寒说道:小女子是随家兄来西北游玩,半路失散了,恰好遇到了萧冷月前辈,才被带到了风沙镇,只是听说我那哥哥被雪家擒了,一时无助才央求前辈帮助的,若是有连累诸位的地方,小女子这里作揖了。

        雪晴看着那张不比自己逊色几分的面容,脸上表情变化无端,轻声问道:雪家擒住了?是谁,我怎么不知道?

        我哥哥是风无澈,这次来西北,听说是听了大伯的意见来的,我是瞒着家里偷偷跟出来的。风眠越说声音越小,最后声音变得极低,更是低下了头,有泪珠在眼角打转。

        风无澈?雪易寒脑中灵光乍现,终于知道为何听着如此耳熟了,原来是在苏州听过的名字。

        那两个婀娜夫人,一个风家长女风祁月,一个秦梦,风祁月的女儿风荷和苏寒定了亲,而秦梦的女儿不正是风眠吗?

        你是秦梦的女儿?雪易寒诧异的看着面前少女,笑了起来,你有个姐姐风荷,和我哥哥苏寒定了亲的。

        风眠一双眼眸陡然睁大,眼角上泪水还未干,嘴角便扬起了笑意,荷姐姐订婚的对象是你哥哥?那你岂不是就是雪易寒?

        对,我是雪易寒。

        嘻嘻嘻。

        看的出来,风眠未经世事,根本就不懂的江湖险恶,很快便讲雪易寒几人当做自己的亲人般,叨叨叨的说个不停,众人用过餐后,萧冷月让几名女子在屋内闲聊,而他和柳寒情等人则是出了庭院。

        秦梦的女儿?那不是魔教妖女的女儿?柳寒情一直隐忍的脸色在出门的刹那变得异常难看,低吼着说道。

        雪易寒亦是皱起眉头,哎了一声说道:和她聊了几句,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姑娘,若这一切都是装的,只能是她是一个伪装高手,我认栽,可这么个小姑娘,懂什么是善恶吗?况且出现在苏州的秦梦真的是风家的那个秦梦?

        这···柳寒情一时间无言以对,他也不知道二人究竟是不是一人,不能凭借自己好恶定人心。

        你们啊···萧冷月使劲摇了摇头,看着两人还在那猜度对方是善是恶,却根本没往他设想的地方去想,不由叹息说道:你们两个大老粗,真的就没看出来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出在哪里?几人同时看向萧冷月。

        萧冷月要多郁闷有多郁闷,那么明显的问题他们竟然给忽略了:你们见到她的第一眼有什么想法?

        想法?什么想法,能有什么想法?白羽一脸懵逼,愣愣的说道。

        萧冷月一敲他的脑瓜子,别打岔。

        雪易寒和柳寒情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突然面色一变:容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