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剑雨潇潇在线阅读 - 第八十六章 受命于天,既寿永昌

第八十六章 受命于天,既寿永昌

        逍遥老鬼突然地异常举动,雪易寒狠辣果的决突然出手,一时间镇住了正在搬运宝藏的人们。

        风无痕止住红娘子和断情郎的动作,面上带着丝疑惑,带着些许质询,冷冷的盯着站起身的雪易寒。

        雪易寒将剑从逍遥老鬼身上拔出,很是不忿的向后一甩,恰好插进白羽腰间剑鞘之中,这一切都只在片刻完成,虽然突兀,却不得不如此。

        看到风无痕质询的眼神,雪易寒眼眸闪过几分狡黠,摸了下溅到脸上的血污,而后嗤笑起来:“少主不用担心,我并不是想要针对少主,只是单纯的不想逍遥老鬼走出洞府。”

        风无痕听了雪易寒的话,知道自己应该一个字都不能信他,却依旧似笑非笑的说道:“逍遥老鬼此人心眼颇多,又在回音谷经营了几十件,若是让他出了洞穴,不知会闹出什么动静,还不如死在这里来的清净,即便是你不杀,我也不会让他活着走出去,看来我和雪少侠也算是半个同道中人啊。”

        “哼,我可不想和你成为同道中人,我这人还是很惜命的。”

        说完,雪易寒迈步朝着洞外走去,柳寒情则是脸色复杂的扶起逍遥老鬼的尸身,在白羽和路飞的帮扶下,走出了洞府。

        待雪晴和雪如红也走出洞府,风无痕向最信任的几个下手轻声交代一番,再次回到了剑冢旁。

        “逍遥老鬼究竟现了什么?才会让一向不主动动手的雪易寒暴起杀人。”

        风无痕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向旁边人询问,面色颇显凝重,只是这几名亲卫听命令听惯了,没有为少主解答的觉悟,风无痕没等到有人回答,又回头看了眼跟在身旁的几人,面上露出几分叹息,无奈说道:

        “你们啊,忠诚是真忠诚,可就是太闷了,都不能帮少爷我想想办法。”

        其中一名面色苍白的中年男子轻飘飘向前移了一步,对着风无痕拱手说道:“主母有令,我们是少主的影子,只要听令就行了。”

        风无痕唉的叹息一声,他是很佩服母亲的手段的,也不知用的什么方法,竟然能让这些人死心塌地的只做事不说话。

        风无痕微微抬头,看向那个萧冷月、白羽和雪易寒都爬过的洞穴,那个取出木盒的洞穴。

        “你们四处看看还有没有没现的遗漏。”风无痕说完,便纵身一跃,来到了洞穴前,他看着那个漆黑黑的小洞穴,眉头深皱。

        若是雪无痕当真隐瞒了什么,恐怕就在这里了,可是这里空荡荡的,有什么能够让逍遥老鬼冒死而跑,雪易寒暴起杀人?若不是现了东西,断不会出现那种情况的。

        可究竟是什么东西,风无痕自然不会去问雪易寒,即便问了也不会有回音,否则也不会在自己面前暴起杀人,可若是问雪如红,也是得不到回音的,他只能趁着雪如红人马未到之前提前寻找。

        只是他在那个较小的洞口处什么都没有现,其余地方又是光滑无比,根本不会有第二藏匿东西的地方,他叹了口气便跃下岩壁,走到了剑冢之中,再次走进剑冢,依然让他心神微荡,凌厉的剑气竟是没因剑冢剑的离去而稍减少许,不免让风无痕露出疑惑之色。

        他又看向上方,那个光滑的石壁之上。

        几名亲卫高手6续而回,没有找到任何只得警惕的消息,他看向那个取出木盒的位置眼神愈深邃了。

        再次轻飘飘起身,风无痕一把抓住岩壁,稳住身形,一手伸进盛放木盒的位置,在里面好一通摸索,突兀不平的内壁,清凉刺骨的寒气,顺着手臂缓缓地侵入风无痕的体内。

        风无痕完全未当回事,只是紧皱着眉头,在那个小小洞穴中摸索翻找着,某一刻,他只觉像是摸到了布一样的物事,小小的方方正正的放在最里侧的角落里,风无痕脸上露出无尽狂喜,直接将那个方正的物事拿了出来,黑布裹挟着,不知是何物件。

        “叮”的一声,随着事物的拿开有轻轻的响动,风无痕听到了却没甚留意,只是将手中方正之物拿到眼前,用嘴角扯去那块缠绕的黑布,露出内里物件。

        一块玉制交龙钮的方正玺印突兀的出现在风无痕面前,风无痕呼吸瞬间急促了,忙翻过玺印看底部印章,上书小篆“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八个古朴小子。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风无痕突然狂笑了起来,原来这是信朝玉玺,准确来说是传国玉玺,风无痕相信这块具有浓重色彩的玺印必是信朝藏得最深的物件,传国玉玺在手,那天下···

        风无痕得意的想着,没有留意到那一闪而逝的光亮,便是身旁有轻轻的震动也被心中的狂喜给淹没了。

        还不等他泄完心中的快意,整个山洞突然晃了一下,风无痕只觉着自己感觉错了,可过了几个呼吸,又晃了下,他突然警觉,忙一个纵身跳了下来。

        “不好了不好了,洞门要关了。”不知谁在洞口喊了一声,风无痕一听不好,忙向着洞口冲去。

        轰隆隆隆

        轰隆隆隆

        越是靠近洞口,越能听到那沉重的关门声,还有那多年没有响动的吱呀声,洞内还有三十多人正在搬运宝藏,此时他们那还管得了那么多,都放下手中宝藏向着洞门冲去。

        龙阙宝藏洞门虽然宽大,可也容不下众人一顿猛冲,特别是洞门还在缓缓地关闭,眼看都关了一半,许多人挤在了门口,出去的度减慢了很多。

        风无痕冲过来时门已经关了一半,手下人更是将大门堵得严实,一时不得外出,他心中异常焦急,更是恼怒,将那枚玉玺揣入怀中,运起全身功力向着挡在前面的属下轰击而去。

        轰的一声,有数人直接被轰飞了,撞在四周人群及前面岩壁之上,更是轰出了一道一人多宽的道路,风无痕面露嗜血,将脚下功夫挥到极致,但凡有挡住去路者,无不被他当场格杀,甩在了一旁,可洞门越来越小,人也越来越怕死,风无痕在杀了五波人后终于来到了门前,此时洞门只有丈许的高度。

        不顾洞门所有人的争抢,风无痕再次轰出一拳,将身边荡清之后一个俯身,便往外爬去。

        风无痕的动作激怒了洞内很多人,可更多的则是胆寒,只这片刻功夫,他竟是杀了十几人,最终在洞门关闭的那一刻,被红娘子给拉了出来。

        “呼呼呼”

        风无痕被拉出后,跌坐在地,大声穿着粗气,一张脸更是满是血污。

        身边众人都惊恐地看着他,那身满是鲜血的衣衫更是刺的暗影中人心头悸动,那全是自家兄弟的血啊!

        暗影领是个极其重情义的汉子,名叫洪溪,洪溪此时就站在风无痕不远处,眼眸中尽是不可思议和心痛。

        本来可以多活几个人的,可少主为了出来,连杀带打,竟是当场就死了十几个,这怎能不让他们心痛,虽然风无痕也是为了出来,可这手段,让为他卖命的汉子怎么想。

        洞内一时间除了沉重的呼吸声,便是那些从回音谷绝壁之上下来的暗影沉重的脚步声。

        惊慌失措的风无痕只片刻工夫便恢复了平静,听着渐渐靠近的声音,他蓦然抬头,看向洪溪迈向自己的脚步,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洪溪看到了那双邪异的眼眸,感受到眼眸中的冷淡和蔑视,更多的则是警告,更是看到左右护法红娘子和断情郎若有若无的靠近,他感受了死亡的气息,不知不觉便停下了向前的脚步。

        脸上悲伤之色一闪而逝,心中却是在滴血。

        三十多名兄弟就此被困龙阙宝藏之内,怕是再也出不来了。

        早已出洞的雪易寒和柳寒情等人,在感觉到洞门关闭的那一刻便匆忙赶了过来,一开始以为是风无痕故意为之,待看到风无痕也被围困其中,要靠杀手下人才出来,才知道风无痕等人可能出碰到了不可知的开关,再就是看到了洪溪那不忿的一幕。

        虽然不知道究竟生了何事,雪易寒和柳寒情等人却是清楚知道龙阙宝藏关了,如今抬出藏宝洞的只有不到三分之一的财宝,里面还剩了一半有余,可这一刻,他们却不想也不敢留在这里了。

        风无痕和柳寒情一番商议,当即退出山洞,更是看着高高悬挂的绳索稍作沉思,便起身而去。

        如壁虎爬行,似猿猴腾跃。

        那些光滑如镜的岩石,那些突兀出现棱刺,那些高不可攀的山石,就在几人挪腾间渐渐甩在身后。

        越是往上,越是凶险,呼呼的风声在耳边呼啸而过,刮的睁不开,可几人知道,天魔宫众人经过刚刚的事情,此时不知会有怎样的情绪,山谷是决计不能留的,来时路怕也不好走,只有暗影下来的这条路才是相对稳固而安全的。

        雪易寒、白羽和路非轻功都不弱,又有暗影下来时放的绳索,自然没有问题,柳寒情和雪如红在向上攀爬起跃时虽然会有所凝滞,却也有惊无险的上了去,最让雪易寒想不到的是,雪晴单单凭着一手衣袖的飞快转换,也是轻松上跟上了众人,雪易寒心中暗暗惊奇,心想不能小觑了任何人,哪怕那个人看起来弱不禁风,

        也不知过了多久,雪易寒终于看到了峰顶,他大喜过望,手中抓着的绳索猛一用力,身子在空中腾跃而起,快的跳上了山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