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剑雨潇潇在线阅读 - 第八十五章 惊鸿一瞥的光明

第八十五章 惊鸿一瞥的光明

        原本达成默契的三方因为一个木盒大打出手,争来争去却只是一件无用的黄色衣衫,这对这群江湖豪客的心神冲击是很大的。

        也怨不得他们,任谁看了龙阙宝藏石门口的那副对联,再联想到壁画中的预示,自然会将神剑看的极为敏感。

        洞内有四座金山,数不清的箱子,珍珠玉石,武功秘籍,却没有那一座剑冢来的震撼,上百把锋锐的长剑,削铁如泥,吹毛断,是江湖人的心头好。

        如今知道神剑不在洞府之内,那剑冢中上百把剑再次成了焦点,众人心照不宣的一人取了一把,白羽更是掠身飞到师父原先待过的位置,想要找找有无其他漏掉的宝藏。

        白羽的一举一动自然在风无痕等人的注视之下,雪如红嘴角噙着淡淡的笑,摸着腰间刚刚取得宝剑,不知是想到什么,悄声对沉默许久的马军言语几句,便见马军点头离开,想是去搬援兵了。

        风无痕等人是知道马军离开的,可进入回音谷的通道就那么大,便是纠结大军来此,也是无济于事,况且等到马军一来一回调集人手进入回音谷时,想必该搬得都已经搬完了。

        风无痕对自己的安排无比自信,他知道自己手下有一批翻山越岭的好手,这次被自己全部带了出来,得了自己的烟火传信,想必此时快要到谷底了。

        风无痕这般想着,便听有脚步声从外面匆匆传来,听声音杂乱无章,像是很多人,风无痕知道,自己的后手终于到了。

        此时白羽正在岩石上来回摸索着,嘴上更是嘟囔着什么,摸了半响也只摸到那个装着木盒的洞,再无其他现,便有些心灰意冷了。

        既然只有那一个木盒,那自己待在上面也便没了意义,白羽刚要松手下落,突然眼角一晃,像是看到什么惊奇的事物。

        那个藏着木盒的洞穴深处,有亮光一闪而逝。

        白羽心中惊奇,再次看去,只看到漆黑一片,哪里有一丝异样,他以为自己只是看花了眼,还自嘲的笑了笑,就在他再次放弃念头时,又有一道刺目的亮光印入眼帘,随后消失不见。

        白羽心头大震,手上没抓住,身子突然失去平衡,向着下方摔去,雪易寒一直关注他的变化,眼看他突然间失去了平衡,足尖轻点,轻飘飘接住了白羽。

        白羽神色慌张,众人只以为是吓的,只有雪易寒看出了他眼中那一丝异样,雪易寒对白羽微不可查的摇了摇,随后看向洞门方向。

        哒哒哒,有数人急匆匆走进洞府,甫一看见如此多的金银珠宝,都张大嘴巴说不出的震惊。

        待他们反应过来,为一人轻轻咳了一声,随后来到风无痕身边,单膝跪地说道:“少主,暗影已经到了,都在洞前等着。”

        风无痕轻轻点头,随后手一挥,那人便微躬身子起身后退了两步,而后转身匆匆而去,只片刻工夫,便又带进来数十人之众。

        看到如此多金银珠宝,所有人初始的神情都是一致的,只是这群人纪律极好,经过刚刚的惊喜赞叹之后,忙有序的搬起了箱子。

        雪易寒和柳寒情小声嘀咕几句,微不可查的向上扬了扬头,柳寒情明白他的意思,只是不知那个洞里究竟还藏着什么宝物?

        风无痕调了大批人搬运属于自己的那部分宝藏,更是安排人手将剑冢之中的长剑尽数收拢起来,雪如红找其争论,竟是直接被风无痕手下拦了下来,风无痕轻蔑的哼了一声:“雪大将军,如今我有上百人在此,而你的大军还在回音谷外徘徊,你说我若是杀了你,能不能推给其他人?”

        情势比人弱,雪如红也不得不低下头,只是极强硬的说了句:“黄金珠宝都是重物,这些人不可能像下来时那般可以带走,终究还是要和我的人手接触,你就不怕等我大军一到,让你们成为马下亡魂?”

        “哼,将军的大军我是怕的,可将军若是在我手里,他们也是要忌惮几分,如今我只取了一半的宝藏,就是给将军留了几分情面,否则百十人围攻你们区区几人,还不是片刻功夫的事情。”

        雪如红还想说些什么,被雪晴拉到一旁,雪晴轻柔柔的对风无痕说道:“这么多年,天魔宫在西北地界从来没有受到官府的袭扰,想必你也是知道原因,今日若是将脸皮撕破了,你就不怕天魔宫顷刻倾覆?”

        风无痕听到雪晴的话,面色一沉,一双邪异的双眸散出慑人的光芒,他看着这个平时温温顺顺,做起事来却是如此雷厉风行的女子,心头没来头一跳,就像是有莫大的危险正在前方等着自己。

        而雪晴的话,更是惊醒了风无痕,天魔宫为何可以在西北地界上快崛起?

        若是没有官府的帮助,他这少主都是不信的。

        西北谁最大?自然是兰州雪家,那个统帅西北边兵数十年而不衰的雪家。

        风无痕眉头紧皱,抬头向左右护法看去,断情郎微微点头,像是在验证他心中所想。

        红娘子则是蹙着眉头,低声言语道:“主母和雪家有合作,我们还是要以和为贵,否则,今日是不是我们所作所为,恐怕都会被秋后算账。”

        风无痕叹息一声,轻轻点头,让人留下了不少黄金珠宝,更是将收拢好的剑留了一半给雪如红,至于柳寒情和雪易寒,风无痕没有仗着人多出手,已经是分外给面子了。

        风无痕不想雪易寒就这般死在这里,否则以后的江湖会少去太多乐趣,他想留着雪易寒,最主要的是他不能杀柳寒情,个中缘由是不能对外人说的,便是最亲近之人也从来不会知道为什么?否则如今大好局面,他怎么可能会放过。

        喟然长叹一声,风无痕缓缓向洞口方向走去。

        看着依旧忙碌的手下人,风无痕的心又慢慢浮现些许安慰,虽然未尽全功,终究还是有收获的,心想这次母亲应当会好好夸夸自己。

        风无痕的离去,带着天魔宫大批人手离开了剑冢旁,雪易寒瞧准时机,轻飘飘的掠上岩壁,来到了萧冷月原本取木盒的位置。

        雪如红如今正在愁,虽然看到了雪易寒的身影,却没有阻拦,而柳寒情和白羽路非等人都在为他掠阵,只少许异样并未引得正在乐滋滋搬运财宝之人的警觉。

        雪易寒暗中和白羽交流一番,知道那道白光出现的毫无规律,他趴在那个洞穴前,静静的等待着,便连呼吸都有些重了。

        漆黑的洞穴,紧张的心情,一双睁得溜圆的眼眸,死死的盯着可能出现的情况。

        不知过了多少时间,可能是一瞬,也可能是一个时辰,雪易寒只觉等的有些心力憔悴了,蓦然一道刺目白光一闪而逝,虽然只是一瞬间,可雪易寒看得清楚,那明显是一个剑尖出的光亮。

        一个剑尖,单凭自身的光亮便如此夺目,若是整个剑身,岂不是可以照亮这半个洞府?

        雪易寒的心颤颤的,可是他知道他不能动,如今风无痕和雪如红都在,他若是动了,如何保证自己和兄弟的安全。

        风无痕有上百人在这回音谷深处忙碌的搬运着宝藏,没有起大的冲突,究其原因还是因为雪如红的缘故,可若是自己去了那把猜想的剑,情况就会全然不同,雪易寒不敢赌,也不敢做。

        雪易寒再次轻飘飘落地时,微不可查的摇头,更是向白羽等人示意风无痕等人就在洞口,众人都知道,风无痕在,他们什么也做不了。

        “能不能给口水喝,大半天没喝水都快渴死我了。”众人都在盯着洞口方向时,一直躺在一侧的逍遥老鬼突然说话了。

        雪易寒向他看去,只见他精神萎靡,嘴唇也干裂了,想是经过一个昼夜的起起伏伏,竟是连半口水也没喝到,有些脱水的症状。

        一旁柳寒情露出几分恻隐之心,取出身上水囊递了过去,说道:“世叔虽然和父亲有嫌隙,可我们毕竟还有血缘关系,这次回音谷之行,即害了世叔,也害了我们自己,唉,希望世叔不要介怀。”

        接过水囊的逍遥老鬼咕噜咕噜喝了大半袋水,用手一擦,戚戚然说道:“我如今这番模样,也算是因果报应,又怎会怨你,只是我不想死在这阴沉沉的洞内,我想出去见见阳光。”

        柳寒情心中一软,与雪易寒对了一眼,便和雪易寒一左一右将逍遥老鬼架了起来,柳寒情与雪晴和雪如红说了几句话便扶着逍遥老鬼向外走去。

        白羽和路非一人拿了一把剑冢剑,紧紧跟在二人身后,生怕风无痕的手下突然暴起伤人,就这么慢慢的向洞外走去,待走过壁画,看到风无痕正站在壁画处呆时,逍遥老鬼不知哪来的力气,竟是直接挣脱了柳寒情和雪易寒的搀扶,颠颠撞撞的向前跑了几步,摔在了地上。

        逍遥老鬼挣脱束缚之后,风无痕还没反应过来,雪易寒已是一个箭步向前,更是直接将身后白羽要上长剑抽出向着逍遥老鬼刺去。

        逍遥老鬼倒在地上,急吼吼喊道:“风少主救我,我知道神···”

        逍遥老鬼话未说完,便被紧随而至的雪易寒一剑刺在胸口,他说的话也戛然而止。

        有些不敢置信雪易寒的反映和度,逍遥老鬼眼珠圆瞪,看着插在心口的那把剑,那把剑冢剑,心中说不出的懊悔和不甘。

        “剑···的···”

        逍遥老鬼闭眼前说出了最后几个字,只是声音小如蚊蝇,风无痕虽然就在身侧,却是什么也没听到。

        看着一脸不忿的雪易寒冷冷的抽出长剑,风无痕对着欲出手的红娘子和断情郎等人摆了摆手,示意不用紧张,随后望向已恢复平静的雪易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