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剑雨潇潇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一章 风云再起,大漠追踪(一)

第六十一章 风云再起,大漠追踪(一)

        平静了百余年的苏州城,近日先遭水患,又逢动乱,给安逸其中的百姓商贾和官府以极大冲击。

        苏府被困,苏老太爷被杀的消息以极快的速度传遍苏州大街小巷。

        有感念他恩情的,此时已是声泪俱下的嗷嚎大哭,为苏州失去如此心善之人感到惋惜悲痛。

        有略逊于苏府和苏府有生意竞争的豪门大宅,此时也不免惋惜,还有一丝庆幸和暗喜。

        有仇怨的,此时已是欢天喜地暗自庆祝。

        不管是哪一种,出于人情也好,出于感恩也罢,均不约而同的派出家中重要人物赶赴苏府,吊唁苏老太爷。

        在颜老爷子留下的人手和官府的帮衬下,苏寒很快便将死在苏府的江湖同道和天魔宫众人的尸体收敛起来,在闻讯赶来吊唁的众人之前,给挪移出了苏府,统一由官府运送进义庄。

        略显残破的广场上,那座伫立着的雕像上挂满了白布条,与白日里红霞满天,彩条飘飞的盛景形成鲜明的对比。

        有幽幽哭声自雕像后传出,一群身着白衣的女子跪在雕像后向着会客厅哭泣,会客厅内,苏寒茫然的站在苏老太爷的棺椁前,听着一名管事仆役的汇报。

        苏逸飞和柳一鸣至今下落不明,苏山和雪易寒追击魔教还未返回,如今重担全都落在他一人肩头,他只觉着喘不过气来。

        ——

        苏州城西侧有一座低矮的山坡,过去因有一座观音庙而闻名遐迩,几经沉沦渐渐淹没在滚滚洪流中。

        本该消匿于众人眼中的观音山,却因半月前那场熊熊烈火和淫魔莫名而再次闯入人们的视线。

        更加残破的观音庙,便是连一块完整的瓦片都寻觅不到,时间久了越发无人上山了。

        山风习习,鸟鸣啾啾,有冷风吹拂,扬起阵阵尘埃。

        观音庙雕像脚下躺着一名满身血渍的男子,而在不远处则有一名怀抱开山斧的少年郎。

        此时他正看着不远处那名腰背长刀的少年被训话,训话之人带着一张开心鬼的面具,在这寒气森森的观音庙,犹显突兀。

        被训话之人正是在苏家失踪的柳一鸣,而躺在观音像脚下的不是苏逸飞又是何人?

        带着开心鬼面具的男子训斥完柳一鸣,遂脚步缓慢的向着苏逸飞走去。

        有低沉的呻吟声从苏逸飞口中传出,他只觉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醒了,疼痛却随之而来。

        撕裂般的痛感让他承受了极大的痛苦,乏力的双手拼命的挣扎想要抓住一丝救命稻草而不可得。

        痛侵袭着四肢百骸,冲击着大脑神经,苏逸飞觉着有些恍惚,仿佛看到了勾魂的鬼差。

        苏逸飞只听那鬼差之人幽幽言语道:“你醒了?”

        怎么有些熟悉,这声音在哪里听过?

        我不是在父亲寿宴上吗?这又是哪里?

        苏逸飞一时间恐惧加深,心乱如麻。

        便见鬼差仿佛狰狞的对着自己笑,他受了惊吓想要挪动却扯动伤口更加痛苦。

        这时,他眼中的那名鬼差慢慢伸手取下了脸上面具,露出一张中年成熟的面容。

        “我很熟悉,在哪里见过?”苏逸飞忍着痛细想着。

        片刻后,他恍然大悟,脸上更是露出几丝笑,想摆着手说却只能发出声音:“大、大哥,你怎么来了,我这是怎么了?”

        摘了开心鬼面具之后的男子,正是不知何时来到苏州的柳寒枫,而那背负开山斧之人,也是在少年英雄大会露过面的孙成,他一直就是柳寒枫的暗子。

        柳寒枫一张脸都快要贴在苏逸飞的脸上,看着已然半死不活的苏逸飞,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幽幽问道:“妹夫,你说龙阙玉佩究竟在哪?”

        苏逸飞虽然受了重伤,脑子却还是好使的,只这片刻功夫便明白了柳寒枫的意思,脸上笑容渐渐僵硬,更是露出一丝恐惧。

        他强忍着痛想要挪动身子而不能,心里更加焦急,只得颤巍巍说道:“大大大哥,玉佩自然是在我我儿子手上,那么多年了,难道难道您还不相信我?”

        柳寒枫幽幽叹息一声,摆弄了番手中面具,边摇头边叹息:“你说十年前的事情我那个外甥知道了多少?他会不会全都知道了,还是说只知道了你的角色?”

        不等苏逸飞回话,柳寒枫依旧自言自语道:“我相信叔叔不会卖了我,那该如何保证你不会卖了我哪?”

        苏逸飞靠在雕像上,强忍着半坐起来,右手艰难的抬起,脸上露出急切之色发誓说道:“十年前的事情到我截止,绝不会透漏半点风声,如违此誓天诛地灭。”

        他说完还看了眼柳寒枫,而后很是诚恳的说道:“大哥,大哥,若尘儿真要查十年前的事情,小弟一定守口如瓶,绝不透漏半点风声,大哥大哥,你就救救小弟吧,小弟身受重伤快要死了,救救我吧?”

        苏逸飞声泪俱下的哭喊着,虽然声音孱弱,在这空旷地带却也传出极远的距离,柳一鸣和孙成都听不得这种呜咽声,也不好听柳寒枫和他的交谈,遂都离得远远的。

        柳寒枫不为所动,面无表情的盯着苏逸飞,一字一顿说道:“小妹的行踪是你泄露出去的,和我无关,这么多年我一直再查凶手,却不曾想竟是我最信任的兄弟,小妹最信任的夫君,你说你该不该死?”

        “柳寒枫!”

        苏逸飞急了,捂着胸口咳嗽几声,喘息着说道“你要卸磨杀驴啊你,若非是你蛊惑我,我怎么会对龙阙玉佩有想法,都是你都是你,我一定要…”

        苏逸飞的声音戛然而止,他右手还指着柳寒枫,左手已是捂住胸口,按压住被刺透的心脏。

        有鲜血在喉咙间涌动,而后喷洒出来,苏逸飞一手抓住了柳寒枫的衣角,嘴唇想动却是发不出丝毫声音。

        柳寒枫用手拂过他的眼颊,眼眸中更是滴落几许泪滴,幽幽自语道:“小妹,哥哥替你报仇了,你一定要原谅哥哥。”

        有风吹过,刮落些许枯叶,覆盖在苏逸飞冰凉的尸体上,在他身侧有一张开心鬼的面具,在风中矗立不动,在他旁边的雕像上则刻着十个大字:

        “银面尊者奉上人头一颗。”

        血淋淋的大字,将原本破败的观音庙衬托的越发阴森恐怖。

        ——

        时间如流水,匆匆复匆匆。

        一弯灰月低垂,满天星光黯淡,隐有一丝血红透过昏沉沉的云雾,照耀在苏州城。

        有老人说这是天象示警,有大事发生。

        今日还有什么是比苏府被围,苏老太爷被杀更大的事吗?

        没有,苏老太爷去世,影响的还不只是苏家的地位,更是苏州乃至大半个武林的格局。

        没有人能够预见在失去了苏老太爷之后的苏家能走到哪一步,更不用说今日苏逸飞也失踪了。

        再加上雪易寒身上的龙阙玉佩,又有谁能够止住心中那一丝贪婪而视而不见?

        下午自那些自发组成的贫民祭奠完后,来的多是些江湖武林众人,他们有多少人是为祭奠而来,又有多少是为龙阙玉佩而来?

        苏寒清楚明白,苏家虽然打退了魔教的围困,但要说真正的安全还为时尚早,只有挺过下一次危机,将暗卫调动起来,才能有些许转机。

        傍晚时分,便有经常随在苏老太爷身边的暗卫首领来府吊唁,却只字未问令牌之事,这让苏寒不得不重新考虑暗卫的问题。

        直到夕阳西下,人影寥寥的时候,苏山和柳寒情等人才风尘仆仆的赶回苏府,看着由红变白的府邸,众人不免唏嘘,有感情丰富的直接惴惴哭泣。

        苏寒在人群中张望许久,不见雪易寒踪影才忍不住询问柳寒情和苏山,却被告知他还在外面寻觅苏逸飞的下落。

        已经派出了几波人,至今未寻到苏逸飞和柳一鸣,这让苏寒心中很是焦急,他忍不住再次叮嘱苏山,又带了一波人出去寻找。

        幸末名眼看苏府落败,苏逸飞失踪,心中感慨不已,却还是将路非叫到身边,让他组织人手一起寻找。

        路非在下午见白羽跟着雪易寒走了本就有心追随而去,此时听到师父的指令甭提有多高兴了,马不停蹄的便出了苏府,向着大街上跑去。

        柳寒情安慰一番苏寒,同他说了一些话,也带着柳一刀出门寻找,毕竟柳一鸣是大哥的得意弟子,更是本家侄儿,若是有个好歹,他无法向大哥向父亲交差。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只半柱香时间,苏府会客厅内便只剩下苏寒和几个本家人,他们跪在苏老太爷棺椁前,低低私语,对未来更是充满了忐忑。

        压力如山般压在苏寒的肩头,他这一刻多么希望父亲能够站在自己面前,为自己遮风挡雨。

        夜渐渐深了,深夜寂寥,街道晦暗不见五指,有一黑衣人穿过长长廊道,悄无声息的潜进了苏府,潜进了苏无泪的休息地。

        “来人啊,有刺客。”

        一道惊恐的吼声在苏府后宅响起,随即便又淹没在黑暗中。

        本在会客厅守夜的苏寒一听声音心头一紧,忙不迭带的站起身向着后院而去,来到后院,只见房门虚掩,一名上了年岁的老妇人倒在血泊中已是没了性命。

        苏寒向着屋内看去,哪里还有苏无泪的身影。

        “找,快去找,将府里人全都派出去寻找姑奶奶的下落,快去快去。”

        苏寒像是发了疯似的,督促着管家派人去寻找苏无泪的下落。

        苏无泪手中握着暗卫令牌,那是翻身的希望啊?

        苏寒深深吸了口气,想让自己静下来却是越想静越显焦躁,他在苏无泪所在的房间中不停踱步,等着消息。

        “公子公子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苏府管家火急火燎的从外间跑了过来,边跑边大声吼到:“后院院墙处死人了,公子后院死人了。”

        苏寒一把抓住管家,让他带着前去,来到那处画着向日葵的院墙处,只见院墙开了一道门,在门前有一蒙面人倒在血泊中。

        苏寒向前看去,待看到那人容貌,一颗心直坠谷底,喃喃自语道:“是他,怎么会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