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剑雨潇潇在线阅读 - 第五十八章 一波三折,最后的情(四)

第五十八章 一波三折,最后的情(四)

        “柳随云?”

        一个横空出世惊艳世人,却又突然夭折的天才。

        一个被家族寄予厚望,最后又被逐出家族的叛徒。

        一个行事无拘束,乖张跋扈亦无规束的江湖游侠。

        他的出现轰轰烈烈。

        他的消失悄无声息。

        二十年蓦然回,所有人都以为他早已去世。

        却不曾想竟是以这种方式重现世间。

        对于一个以容貌自诩的翩翩男儿,最后却以最让人想不到的方式重回世人眼中,这是讽刺,亦是对这二十年无情的解读。

        是什么样的经历让他容貌尽毁?

        又是什么样的经历让他恨透苏无咎?

        曾经多么敬重如今就有多么痛恨。

        老一辈江湖人没几人能忘记柳随云,他的一个个故事亦是在脑海中一一闪过。

        看着那张几乎尽毁的脸,便是打过交道,喝过英雄酒的同辈中人亦是不敢想象。

        柳寒情一张脸已是苍白,他嘴唇微微颤抖,想要却又不知如何询问?

        毕竟过去了二十年,他又是被父亲逐出家族的,那一段过往时他还是浪荡风流子,对这些没有那么深的印象。

        可毕竟相处了十几年,对他也是极好,可他却又是杀害小妹的元凶之一。

        究其原因,终究是要有个说法。柳寒情痛苦的想着这些,想着那些曾经岁月的美好和残酷。

        雪易寒则没有那么多顾虑,虽然他是柳家的外姓孙,可杀母之仇如何能够因为这些而有稍微减弱?

        他在树洞内痛苦了十年,也想了十年,要不然空有一身本领又如何当得起俯仰无愧于天地,无论是风无痕还是柳随云,无论是苏逸飞还是雪家的供奉,他都要一个说法,一个交代。

        柳随云看着不远处的雪易寒和柳寒情,手中铁鞭力道稍微弱了三分,他满是狰狞的脸上露出几分凶残,向着柳寒情问道:“你就不想知道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吗?你们就不想知道二十年前究竟生了何事吗?”

        “知道,当然想知道了。”众多江湖中人心中想着,却是没人回答,只是眼眸中那丝好奇已是明明白白的写在了脸上。

        前一刻还在垂死厮杀的两方人,此时都目光灼灼的盯着站在台上的柳随云和被他制住的苏无咎。

        苏老太爷重重叹息一声,脸上亦是露出几分后悔和追忆,他的手依旧紧紧地抓住铁鞭,仿佛抓住最后的救命稻草,看着柳寒情和雪易寒,又向着台下看了几眼,他知道今日怕是难以善了了,便是善终可能都要成为奢望,若是今日真的说出往事,苏家又如何在江湖立足。

        苏老太爷看了看被寄予厚望的苏寒和苏山,心中已有决断,他深吸了口气,微仰着脖子看向身后的柳随云,真是一张狰狞的脸啊。

        “三弟,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二弟已经被你杀了,如今我也要先一步而去,还有什么仇恨是不能放下的。”

        柳随云一听他竟是要劝自己,一张脸越狰狞可怖,他恨恨的说道:“相当初我是如何的意气风,走到哪里不是被人追捧着,若非你和铁鹰怕我柳家一家独大,从中作梗,挑拨离间,我又如何会被大哥逐出家族,第一次围攻天魔崖时,若非你二人贪功想要独吞战果,我又怎么受了你们的算计。”

        柳随云边说边摸了摸那张满是伤痕的面容,眼眸中更是迸前所未有的恨意,一瞬间又拉紧铁鞭,将脸对着苏无咎,恶狠狠说道:“看看我这张脸,你就没有一点悔意?”

        “咳咳咳。”

        苏老太爷很是咳嗽了一阵,雪易寒、苏寒紧张的向前迈了一步,又被逼了回来,柳随云哼了一声,冷冷的说道:“铁鹰,我的好二哥,在我不备的时候用剑穿透了我的胸膛,现在一想起来我还浑身冒冷汗,而你更是···”

        柳随云话还未说完,苏无咎苏老太爷突然迸前所未有的力量,一下子扯住铁鞭,便要朝着柳随云打去,柳随云微惊,一掌击在苏无咎的胸口,随后更是直接打在了他的前额之上。

        噗的一声,苏无咎吐出一口鲜血,眼眸灼灼的看着柳随云,又慢慢的变得浑浊,慢慢的涣散。

        柳随云脸上露出几分痛苦,更是摇着苏无咎的身体说道:“你不能死,我还我没说完哪,你怎么能就这样死去,你跟我醒醒,你给我醒醒。”

        苏无咎身子微颤了几下,便再没了动静,只有柳随云痛苦的哭诉声幽幽传来。

        会客厅众多江湖中人一时没反应过来,柳随云正说到紧要处,苏老太爷便突起难,明显就是想要寻死的,是什么能让他如此害怕而又看重?

        苏寒和苏山眼看爷爷死去,哪里还想那么多,抢先一步朝着柳随云击去,便是雪易寒也是在愕然过后,带着几分悲痛向着他打去。

        断情郎和红娘子一人一边包抄而来,很快又和他们战在一起,只柳随云有些魂不守舍,一直摇晃着苏无咎的尸体,想要让他起来说话认错。

        多少个日夜,便是这股刻骨铭心的仇恨支撑着他,如今仇家已逝,他只觉心中空落落的,完全未将身后的厮杀看在眼里。

        柳寒情只是稍作犹豫,便掠起身子朝着柳随云而去,柳随云对他露出几分赏识,却是未做任何挣扎,便是等着他来,柳寒情眼中复杂之色更甚,快要接近之时,右拳变掌,便要将他拉出战拳。

        一个没了信念支撑,想要寻死的人,不费吹灰之力,便被柳寒情拉了出来,一把将他摔在地上,叮嘱柳一刀多家看顾,不允许他有其他举动。

        柳随云被带走,苏寒、苏山很是恼怒,却也知道如今爷爷没了,魔教更会肆无忌惮的大肆杀戮,出手间剑影重重,刀刀凌厉。

        雪易寒只是不解的看了眼柳寒情,心中虽有怨怼,却也知道此时不是意气的时候,出手更是快而准,很快便找到对手破绽,卖了一个关子,而后打退敌手,抢先一步来到苏老太爷身边。

        雪易寒摸了摸他的面颊,探了下鼻孔,脸上悲切之色更甚,他将苏老太爷抱起,直接向着苏逸飞那边掠去,待来到苏逸飞身边,他将苏老太爷的尸体放在一旁,对着风祁月和秦梦几人叮嘱一番,复又回到战团。

        一波三折的反转,早已让正道中人有了几分麻木,很多人都有了想要撤走的想法,只是如今毫无顾忌的魔教中人如何肯让他们离开,拼杀起来更是狠辣果决。

        没了苏老太爷的变数,风无痕很是舒了口气,他只是看了看高台之上,就像看着自己的猎物一般,眼中流露出玩味之色。

        因为柳随云的变故,众人都有了喘息的机会,此时再次打作一团,刀影剑影,凌冽风声,厮杀不断。

        雪易寒再次加入战团,率先找到了红娘子,红娘子一把油纸伞作剑,使用起来甚是难缠,而雪易寒的除尘,亦是剑中精品,更是软剑中的绝品,配合着他天花乱坠的武功特点,更是挥出前所未有的锋芒锐利。

        二人你来我往,剑剑朝着对方要害中击去,却又都能及时避开,可红娘子毕竟受了苏老太爷一掌,时间一长,便渐渐有了不支的迹象。

        眼看红娘子动作有所迟缓,雪易寒更是放开自我,出剑更快更凌厉,苏家的凤舞九天诀,柳家的柳式刀法,便是真正的铁鹰的鞭法也被融入其中,使将起来出奇制胜,很快便在红娘子右臂上留下一道伤口,再起后背亦是刺了一剑。

        红娘子受伤颇重,断情郎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可被苏寒和苏山死死缠住,一时也脱不开身,他只得急急地看向红娘子,而雪易寒并未因为他受了伤而有半分收手的想法,出剑毫无停滞,凌冽狠诀。

        又一剑刺向红娘子的左臂,红娘子油纸伞未来的及格挡开,便被一剑刺在了墙上,雪易寒身子向前抢先一步,直接抵在了她的身上,看着那张因失血而有几分苍白的美丽面容,他眼中只有深深地恨意,咬牙切齿问道:“我师父被你们藏在哪里了?”

        红娘子很是咳嗽了一会,便是手中油纸伞亦是掉落在地,她眼中有惊惧一闪而逝,后又强自镇定说道:“你师父是被少主关押起来的,便是我也打听不到在何处?”

        “风无痕吗?”

        雪易寒咬牙切齿的说了一句,便要伸手向着红娘子脖子掐去,突然有风声自耳边响起,一股浓郁的危机感瞬间袭上心头。

        雪易寒脸色大变,不顾其他直接弃了红娘子,身子蜷缩在地上滚了一下,待他重新起身之时,便见风无痕已是站在了他原先的位置,将红娘子救了出去。

        “风无痕···”

        雪易寒看到仇人再侧,终于不用等了,遂调整一下呼吸,便朝着风无痕追去。

        风无痕是天魔宫少主,更是他们重点培养和保护的对象,雪易寒想要靠近他的身,便有三名天魔宫弟子率先向他攻来,雪易寒只得分心应对,这一番阻拦,便被风无痕轻易的穿过打斗的人群,将红娘子带了出去。

        雪易寒很是气愤,出手间更是不管不顾,很快便击杀了二人,随后来到柳寒情身边,帮助柳寒情对付另一人,大厅内的打斗持续了很久,可天魔宫外面还有人源源不断的加入战团,慢慢有了碾压之势。

        雪易寒心头着急,心想白羽和路非出去搬救兵怎么此时还未回来?

        正想着,突然外面传来乒乒乓乓的打斗声,众多苦苦支撑的正道中人心中蓦然迸一股勇气和力道,再次和对手打作一团。

        风无痕没想到竟然还有人能够冲进会客厅前,心中对孙成贵有了一点怀疑,他聚拢手下,慢慢朝着会客厅大门而去。

        雪易寒等人亦步亦趋,紧紧逼近,待来到会客厅大门前时,便见颜乐的父亲,那名提醒自己的老前辈亲自带人在天魔宫弟子中冲锋陷阵,一袭长袍已是浸染了血迹,而颜乐则是穿着一袭粉裙,在四名中年男子的保护下紧张的看着场间变化。

        风无痕极是恼怒,边指挥手下向光场撤退,便大声呵斥道:“孙成贵,你出来,难道你就不想要你儿子的命了吗?”

        他这一声大喝,便见四周原本是他埋伏的弓箭手处,哗啦啦出现一群身着戎甲的兵卒,孙成贵一马当先,站在院墙之上大声呵斥道:“魔教贼子,人人得而诛之,你以为控制住我儿子就能让我低头帮你,我呸。”

        他话说完,自他身后绕出三人,其中两人正是出去搬救兵的白羽和路非,而另一人则是许久未曾露面的孙福。

        孙福眼眸中还有些畏惧,可又看到有如此多官兵和江湖人士在此,遂又有了几分胆色,上前一步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这一次我要好好感谢路非兄弟和丐帮众人,若不是他们找到了我,我父亲就要犯下大错了。”

        风无痕咬牙切齿,恨恨的瞪了眼雪易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