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剑雨潇潇在线阅读 - 第五十六章 一波三折,最后的情(二)

第五十六章 一波三折,最后的情(二)

        铁鹰已然走近,手中还提着苏逸飞和苏无泪。

        他只是眼眸深邃的看着苏老太爷,随即抱着苏无泪,右手微微掠过她的面颊,柔声喊道:“无泪,醒醒无泪。”

        因为他的出现,苏老太爷,柳寒情和众多正道中人都松了口气,只风无痕黑着一张脸,怒声呵斥道:“好一个黄河大侠,看来是小瞧了你。”

        铁鹰看都不看他一眼,只是柔声喊着苏无泪。

        而刚与雪易寒打斗分开的断情郎,脸上表情更是丰富,他将手中短剑插在地上,又拿出那把红色的油纸伞。

        眼中有淡淡柔情。

        雪易寒看着动作古怪的断情郎,心中却更是紧张。

        “去死吧。”断情郎眼眸突然变得冰冷,大喝一声扔出手中油纸伞,朝着高台之上的苏老太爷刺去。

        雪易寒没想到他的目标会是苏老太爷,有些阻止不及,而铁鹰抱着苏无泪亦是无法有效阻止油纸伞刺出。

        此时苏老太爷眼眸中闪过一丝冷意,便要伸出手去接这一刺,突然一道娇小身影挡在了他的面前,一双芊芊玉手,死死的抓住了油纸伞。

        看着梦莹突然挡在眼前,苏老太爷和时刻关注着这里的柳寒情都有一丝错愕。

        她的身法为何如此了得,便是我也不见得能够稳稳接住断情郎的倾力一击,柳寒情心中想着。

        梦莹接住油纸伞,微微有些喘息,随后脸上蓦然绽放一丝笑,她缓缓转身,看着眼眸中满是错愕的苏老太爷轻声言语道:“苏伯伯,没伤着您吧?”

        “我没事,我没事。”苏老太爷脸上渐渐露出笑容,满是欣赏的说道。

        梦莹手拿油纸伞,悠悠转了转,脸上笑容不减,笑着说:“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噗嗤···”

        油纸伞伞尖蓦然伸出一截,尖亮冰冷的剑尖便如一条毒蛇刺向苏老太爷的心口,亦是刺进了所有人的心。

        梦莹这一刺很是突兀,便是时刻关注的柳寒情亦是反应不及,脸上瞬间没了血色,大喝一声朝着梦莹击去。

        只是他人还未到,梦莹脸上笑容还未消散,便见苏老太爷脸上笑容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冰冷嗜血的目光。

        “砰”的一声,梦莹如遭重击,身子便如断线的风筝直直的朝着会客厅飞去,断情郎一看她被击飞,心中极是紧张,忙掠到她身边,将她稳稳接住。

        “没事吧?”断情郎柔情问道。

        她平复了番翻滚的气血,更是吐出一口浊血,随即撕下脸上附着的面具,露出一张更显娇媚的面容,深深吸了口气,沉声说道:“没大碍,不曾想老东西竟然穿了软甲,这一击算是落空了。”

        苏老太爷收回击掌的手,脸上惋惜之色更加浓郁,哀叹一声说道:“幸亏我穿了软甲,只是千算万算,却不曾想竟然是你,红娘子。”

        这一幕发生的更加突兀,很多人都未反应过来,脑回路还没转过来,事情便发生了。

        前不久还弹琴的梦莹,如何又成了红娘子?

        铁鹰满脸错愕,便是抱着苏无泪的手亦是松开了几分,不解的看向苏老太爷和台下的‘梦莹。’

        “你是红娘子?那我宝贝侄女去哪了?”铁鹰脸露怒色问询着。

        红娘子翻了个白眼,冷冷说道:“自然是在我们手上了,本来还想完好无损的还给你,却不曾想你如此不识抬举,看来只能便宜教中兄弟了。”

        铁鹰一听更是恼怒,气呼呼的指着红娘子,一字一顿道:“若是她有半分损伤,我必踏平天魔宫。”

        “哼”红娘子嗤笑一声,不予理睬。

        柳寒情眼看苏老太爷只是受了点轻伤,微微平静了思绪,因此将重心放在了下面的打斗。

        刚刚的插曲便如一枚石子,一石惊起千层浪,既然不能用最小的代价解决掉敌人,那便比比谁更厉害。

        风无痕一张脸都快滴出血了,冷冷说了句,全都上,给我杀。

        红娘子和断情郎听到他的话,脸上都露出嗜血的表情,朝着人群掠去。

        雪易寒亦是同步跟上,便是高台上柳寒情和幸末名对视一眼,亦是加入战团。

        此时,高台上只剩下坐在轮椅上的苏老太爷。

        抱着昏迷不醒的苏无泪的铁鹰。

        还有风祁月和秦梦。

        这几人都是苏老太爷的老朋友,虽然铁鹰和他有决裂倾向,但也不至于此时落井下石,因此柳寒情才能放心的加入战斗。

        会客厅并不是很大,众人打斗亦是在极狭小的空间,已有十数具尸体躺在了会客厅中,鲜血染红了地板,亦是染红了交战的双方。

        混战,这完全是一场混乱的战斗。

        颇为宽敞的会客厅因为几十人的你争我夺,而变得拥挤而狭小,支撑着大殿的梁柱上留下了一道道刀剑劈砍的痕迹。

        有想着擒贼先擒王的正道中人,想法设法摆脱了自己的对手,向着风无痕冲去,往往还未近身,便被冷不丁的一箭射中胸膛,当场没了性命。

        众人这才知道门外竟然也安排了弓箭手,时刻关注着风无痕的安全,遂再没人妄去擒他,而是专注着应对自己的对手。

        柳寒情幸末名和雪易寒三人武功颇高,可是对上断情郎红娘子和另外一名魔道中人并未有显著优势,势均力敌。

        长此以往,此消彼长,正道中人渐渐有溃败的迹象。

        雪易寒心中甚是焦急,想着随众人溜出去的白羽和路非为何还未搬来救兵?难道他们半路上遇到了什么不测?

        想着这些事情,他有些分神,被红娘子找到机会,一下刺中了左臂,左臂上鲜血霎那间便染红了衣袖。

        已恢复容貌的红娘子,一把油纸伞开开合合,开作抵挡妆,合作长剑锋。

        刺中雪易寒,让红娘子很是松了口气。

        苏老太爷那一掌让她很是受了些伤,虽然依旧可以出剑,却撑不得太久,这一下缓了她不少压力。

        雪易寒左臂吃痛,他跳出战圈,先是点穴止住了流血,而后吞服了一枚丹药,再次跳入战团打杀起来。

        高台之上,悲愤的铁鹰和坐在椅子上的苏老太爷,一个抱住苏无泪痴痴的喊着名字,一个挪移到苏逸飞身边,检查他身上伤势。

        苏逸飞身上伤口明显是被刀砍的,深可见骨的刀锋,如一把利刃刺的苏老太爷眼眸生疼。

        苏逸飞武功不比他差,便是苏家的凤舞九天诀亦是练到了极高的火候,却有人能用一把刀把他伤成这样,这人是谁?

        看着柳寒情挥舞刀的样子,他摇了摇头,不可能是他,他一直就在会客厅啊。

        苏老太爷想着这些,便是呼吸都急促了,看着那些有些眼熟的伤口,嘴里喃喃道:“柳家刀法,是谁有那么厉害的武功?”

        他想到了柳随风,不过很快便摇了摇头,柳寒烟死在魔教手中,他不可能相助魔教。

        他想到了柳寒枫,却再次摇了摇头,他知道苏逸飞和柳寒枫的关系,也知道便是柳寒枫也不见得可以如此伤他。

        纷纷扰扰的思绪,便如魔咒般缠着他。

        他不是没想过那个人,可是他就死在自己面前,又如何能出来作妖哪。

        正想着,突然一张熟悉的面容出现在眸子里,苏老太爷一惊,身子不由向后挪了几下,这一番移动,牵动苏逸飞的伤口,只听嗯的一声痛苦的呻吟,苏逸飞有悠悠醒转的迹象。

        在苏老太爷分心之际,铁鹰不知何时来到了身边,看了眼满是伤痕的苏逸飞,又看了看微惊的苏老太爷。

        似笑非笑的问道:“不知大哥想到了什么?”

        苏老太爷深深吸了口气,强压住心头那丝疑惑,摆了摆手道:“没什么,没什么,无泪她怎么样了?”

        铁鹰唉了一声,转过头背对着苏老太爷叹息道:“无泪没事,不过是服了些迷药,半天就会醒来,不过贤侄的伤明显是柳家刀法留下的,大哥真的想不到什么吗?”

        这句大哥喊的极为清晰,清晰的苏老太爷都不知何时听过了,熟悉的面容,一瞬间不熟悉的嗓音,让他有片刻的失神。

        铁鹰等的就是这一刻,等的就是苏老太爷身边再无帮手,再无手段的那刻。

        一条铁鞭,便如一条至毒的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缠绕上苏老太爷的脖子,也瞬间惊醒了苏老太爷的心。

        “都住手。”铁鹰制住苏老太爷,对着亭下依旧打斗的众人大声呵斥道。

        听到铁鹰的话,双方各自分开,只余下二十多具尸体和无数痛苦的呻吟。

        苏寒,苏山和雪易寒等都极为恼怒的盯着铁鹰,直恨不得上前乱刀砍杀。

        而柳寒情和幸末名也是满脸不敢置信,心想黄河大侠这是疯了吗?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在窝里横?

        只有风无痕和魔教众人笑得最欢实,因为一开始他们便想用最小的代价吃掉苏家,因此才有了铁鹰的举动。

        双方罢斗,都眼神灼灼的看向铁鹰,而铁鹰则是狞笑着看着面如死灰的苏老太爷,一字一顿道:“大哥,真的想不起来了?”

        和先前完全不同的声音,极低沉,极阴冷。

        这一刻雪易寒想到了很多,想到了铁鹰的种种不合理,想到了那间倒塌的民宅。

        雪易寒看向铁鹰,满是不可置信的问道:“你不是铁鹰,他早在暴雨时便被你杀了,对也不对?那些从民宅冲出去的尸体,分明就是铁鹰等人的。”

        雪易寒这句话何异于晴天霹雳,直让众人大惊失色。

        此时苏老太爷也挣扎着喘了口气,一只手死死地撑着铁鞭勒向脖颈,一边惊惧的问道:“是你?”

        “是谁?”

        这一瞬间,正道中人战意尽失,铁鹰死了,那这个人是谁?

        台下众人纷纷猜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