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剑雨潇潇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一章 寿宴之上,云波诡谲(三)

第五十一章 寿宴之上,云波诡谲(三)

        “柳兄,一别一月有余,做弟弟的很是想念啊,从洛阳来苏州,辛苦了。”苏逸飞快步向着柳寒情跑去,一脸激动的说道。

        柳寒情轻笑几声,对着有些热情过头的苏逸飞说道:“你是我妹夫,我们是亲家,况且我外甥也在苏州,父亲很是挂念他啊,这一路又有幸兄作伴,谈不上辛苦。”

        苏逸飞嗯嗯的点头,随即对着幸末名抱拳道:“幸帮主大驾光临,幸会幸会。”

        “恭喜恭喜啊!”幸末名笑着对苏逸飞问道,“今日苏老前辈寿诞,怎么没有见到苏老前辈啊?”

        “家父身体有疾,十来年了,现如今正在后院陪客,前院先有小弟照应着。”苏逸飞笑着回答道。

        众人一阵寒暄,苏逸飞让出一条道,请众人移步议事厅说话。

        柳寒情也未辞让,在前面走着时不时还和苏逸飞和幸末名说笑,待看到雪易寒在一旁广场边缘处站着时,又瞬间的愣然,只见雪易寒对着他笑了笑,随后表示自己很快就过来,跟在一旁的路非见到师父,眼眸酸酸的,既高兴又紧张。

        苏逸飞眼见雪易寒只与柳寒情打了招呼,自己这个父亲竟是理都未曾理会,有些恼火,悄然对苏寒叮嘱几句,便陪同柳寒情和幸末名等人进入议事厅。

        雪易寒眼看苏寒向自己走来,脸上露出微笑,向前走了几步说道:“见过寒哥。”

        苏寒皱了皱眉,有些不悦的说道:“跟我也这么生分了?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

        雪易寒摆了摆手,示意自己并没有生气,并解释道:“寒哥说哪里话,有些事情藏着掖着怎么也不如敞开了好,如今知道真相总比以后从外人口中得知更能让我接受,过去的都过去了,我们是兄弟,永远的兄弟。”

        苏寒鼻子一酸,有些后悔当初的决定,却也欣慰雪易寒能有这种想法,遂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骂道:“那你小子就拿出点精神头,今日爷爷大寿,可不能垮着脸,对父亲要有尊重,不能让人小瞧了去。”

        “嗯嗯。”雪易寒郑重点头。

        苏寒和白羽和路非二人又客套一番,遂拉着雪易寒告辞而去,朝着内宅方向走去。

        广场上只余下白羽和路非,路非心中记挂师父,想要去议事厅那边瞧瞧却又不忍白羽一人留在广场,遂小声在白羽耳边低语几句,二人便相对而笑,悄悄离开广场,向着雕像后的议事厅奔去。

        却说苏寒和雪易寒,离开广场后便径直朝着苏老太爷的住处而去,还未走到前便听到客房内传出阵阵笑声,很是欢愉。

        雪易寒有些惊讶,看着苏寒一脸懵状,二人都有些好奇,这是谁竟能引得爷爷如此开心。

        走进苏老太爷的院子,便见院子内站着两名身着黑衣的护卫,笔直的站在院子内,在他们身旁亦有另一群衣着颜色有异的护卫,警惕的关注着周边动静。

        苏寒有些诧异的看了眼两拨护卫,也未多想便进入客厅,只见客厅内除了苏老太爷和他身后的那名管事,还有两名中年女子。

        雪易寒一看这不正是昨日里在同福客栈遇到的两名贵妇,没想到竟然和爷爷有那么好的交情,他眼眸微微闪

        烁,多盯着二人瞧了几眼,那两名夫人也看到了雪易寒,其中犹显年轻的那位夫人眼眸中闪过几分疑惑,多看了雪易寒几眼。

        苏老太爷是老江湖,很快就看出些端谬,重重的咳嗽一声,笑呵呵说道:“是寒儿和尘儿来了,快来爷爷这边,让爷爷看看。”

        苏寒和雪易寒忙嗯了一声,小跑到苏老太爷身边,二人双膝跪地,对着苏老太爷磕头说道:“孙儿预先祝爷爷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好好好,都起来都起来吧。”

        “苏叔叔,这两个孩子都是您的孙子?”

        那名明显对雪易寒有些别样想法的女子看着雪易寒和苏寒一起,并对苏老太爷行如此大礼,心中有些疑惑问道。

        “哈哈哈。”

        苏老太爷大笑几声,拉起苏寒和雪易寒,对着那两人介绍道:“这两个都是我的孙子,苏寒是我大孙子,你们也都知道。”

        苏老太爷指着雪易寒介绍道:“这个是苏尘,是寒烟那孩子的儿子,这些年一直流落在外,刚刚认祖归宗的。”

        “爷爷。”

        雪易寒脸色有些苍白,轻轻地叫了两声。

        苏老太爷拍了拍他的手,转而指着那名年纪偏大的妇人说道:“这位是你们风祁月风姑姑,那位是秦梦婶娘。”

        雪易寒和苏寒忙对着二人喊道:“姑姑好,婶娘好。”

        风祁月看着两人长得眉清目秀,连连夸赞,边夸还边对着苏老太爷道:“苏叔叔,这两个孩子一看就是年轻才俊,刚刚我们说的事情我看就可以定啊。”

        “可以定可以定。”

        苏老太爷满面红光,眼神在苏寒和雪易寒二人身上来回移动,尽是欣慰之色,自家的孩子,一个早有名气,一个在少年英雄大会上出尽风头,能不欣慰吗。

        这时那名叫秦梦的女子打量了番雪易寒突然问道:“你是雪易寒?如何又成了苏尘?”

        听到她的问话,雪易寒倒没什么意外,毕竟风晴出现在客栈,他的身份根本就隐瞒不住,只是苏老太爷却是皱了皱眉问道:“怎么你们以前认识?”

        秦梦掩去眼眸中那份复杂情绪,轻轻一笑,身子微倾对着苏老太爷躬身道:“昨天见过一面,不过在此前就已经如雷贯耳了。”

        苏老太爷听她说昨日就见过,有些意外的看了眼雪易寒,随即感慨万千解释道:“这孩子可怜,十年前被魔教打入悬崖,若非有神医相助,恐怕早已死在悬崖底下了,如今能安然站在这里,多亏了神医无名啊。”

        “神医无名?”

        秦梦脸色有瞬间的不自然,随即挤出几分笑意附和道:“人常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他以后有的福享了。”

        “希望如此吧。”

        “爷爷。”

        雪易寒轻轻叫了声,随即笑嘻嘻问道:“刚刚听您和风姑姑和秦梦婶娘聊天,说是要定什么东西,而且那么开心,不如也说出来让我和寒哥一起分享?”

        苏老太爷笑眯眯的,眼睛都快笑成一条缝了,嗯嗯点头道:“我刚刚和你们二位长辈定了桩婚事,正好问问你们的想法?

        “我们的想法,爷

        爷你知道我的。”雪易寒有些惊讶,紧张的说道。

        “我又没给你定,是给你寒哥定的。”苏老太爷看了眼雪易寒,宠溺之色溢于言表,便是说话都显得慈祥亲近。、

        苏寒一时有些懵圈,不确定问道:“给我定的?”

        看着不敢置信的苏寒,苏老太爷笑的更浓了,打趣说道:“你都这么大人了也该结婚了,这不你风姑姑家的风荷如今也到适嫁年龄,我们两家又知根知底,正好门当户对。”

        苏寒脸色囧的不行,有些紧张说道:“这这这孙儿还没做好做好准备哪。”

        风祁月笑着说道:“有什么好准备的,我的女儿风荷也是一等一的好,等寿宴结束了,你来西南风家一趟,见见面,合适咱就尽早把婚礼办了。”

        “风姑姑,这这这也太快了吧。”

        苏寒一脸无奈的看着风祁月,又看向热切的苏老太爷,随后看向一旁幸灾乐祸的雪易寒。

        雪易寒轻轻咳嗽几声,对着苏寒笑着说道:“寒哥,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你也要给弟弟们做个表率啊。”

        风祁月看着雪易寒,只觉他无论人品相貌一点都不输苏寒,心中一动,用手肘抵了抵有些发呆的秦梦,笑着小声问道:“这小子也不差,如今在江湖中也是赫赫有名,有没有兴趣介绍给风眠认识?”

        秦梦被一撞清醒几分,听得风祁月问话,只觉这女人乱点鸳鸯谱也是没谁了,有些不忿的说道:“眠儿还小,况且我可不想那么早让她离开我身边。”

        雪易寒暗自侥幸,还好她拒绝了,要不然又要解释一番,遂转移话题说道:“爷爷,前厅准备的差不多了不如我们移步前厅见见各路朋友吧?”

        苏老太爷看雪易寒紧张模样,心中也乐了,笑骂一声道:“好好好,我这这就去前厅会会客,两位贤侄女,一起走吧?”

        风祁月和秦梦答应下来,站起身带上一层薄薄的面纱,跟在苏老太爷的轮椅后走出客厅。

        秦梦有意无意的拉在最后,待所有人都出了院子,她挥手招过一名黑衣护卫,小声叮嘱道:“马上去问为何无名的弟子是雪易寒这件事情没人告诉我?查清楚他究竟是不是柳寒烟的儿子?”

        “是。”那名黑衣人恭敬的答道。

        “哼,那么久了竟然什么都没告诉我,看来几天没约束他就想反了天了。”秦梦脸色阴沉,喃喃说道。

        那黑衣男子脸色微变,随即装作什么都未听见的样子,缓缓地离开了院子。

        秦梦脸上覆着一层面纱,看着眼前有说有笑的雪易寒和苏寒几人,眼眸中有丝丝水汽氤氲。

        在会客厅外,有近百人热切地等着寿宴开始,嘈杂的声音起起伏伏。

        而会客厅内则显得静悄悄的,几十名江湖豪客,富商权贵坐在会客厅内,喝着茶水吃着点心,静静地听着靠近主位的苏逸飞和柳寒情、幸末名几人的对话。

        白羽和路非悄然跟着进入会客厅,此时正躲在角落里狼吞虎咽,吃相甚是难看,客厅内虽然都是些开胃小菜,却胜在色香味俱全,这让没见过大世面的路非和白羽狠狠嘴馋了一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