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剑雨潇潇在线阅读 - 第三十章 亲情友情,人间不独行(六)

第三十章 亲情友情,人间不独行(六)

        黑云压城城欲摧!

        路上行人欲断魂!

        马蹄声声落,悲鸣处处哀!

        嬉笑怒骂犹在耳,已是阴阳两重天。

        柳随风仿佛风烛残年的老人,颤巍巍颤巍巍的坐在客厅内,看着已然入棺的崔宁,茫然四顾。

        柳寒情将崔宁身亡的经过细细说给了柳随风,边说边抽泣,那一幕幕就仿佛在眼前重演一遍,直叫他撕心裂肺,痛苦万分。

        最疼自己的师兄走了!

        无话不可说的师兄再也听不到师弟反驳的声音了!

        柳寒情堂堂七尺男儿,哭的伤心欲绝,庭院内家丁护卫无不动容,纷纷啜泣起来。

        柳随风强压抑自己的情绪,理了理纷乱思绪问道:“他为什么会喝那么多酒?我不是让他去查天魔教的隐藏地了吗?他为什么没来给我汇报反而喝了那么多酒?”

        “父亲。”柳寒情擦了擦脸上泪水,摇头说道,“父亲,师兄许是怕你责罚他,想要喝酒壮胆。”

        柳随风气急而笑:“喝酒壮胆,崔宁是这种人吗?以前你们犯了错,他替你们兜着时也没喝过酒啊?担当哪?责任哪?”

        “父亲。”柳寒情重重的喊了声,沉痛说道,“父亲,师兄已经去了,现在追究这些还有什么用啊?”

        “哼!”

        柳随风沧桑的脸别了过去,突然瞧见雪易寒在围着崔宁的棺材转,时不时还拿起他身上酒壶闻闻,眉头忽舒忽皱,似有些犹豫又有些不确定。

        柳随风霍的坐了起来,小跑至雪易寒身边,急切问道:“发现了什么吗?”

        雪易寒摇了摇右手拿着的酒壶,皱眉开口道:“这壶酒是普通的老烧酒,有很烈的酒味,可是为什么里面还有一丝其他味道,说不上来,我刚刚闻了一会,想不起来哪里见过或者是闻过?”

        “拿来我看看。”

        柳随风从雪易寒手中拿过酒壶,很认真的闻了闻,眉头皱得更深了,脸色也是一会白一会红,他缓缓地坐回椅子上,仿佛又老了几岁,动都不想动弹,有气无力问道:“他临死前都说了什么?”

        柳寒情看柳随风神情变化极不寻常,不敢隐瞒,一字不差的说给柳随风,当柳随风听到崔宁说他见到梦儿时,身子突然抖了一下,浑浊的眼眸似有看透人心的能力。

        柳随风重重的叹息一声,道:“打小崔宁就喜欢你姐姐,只是你姐姐没有那个命,早早地便去了,临死前他说看到了梦儿,你说是幻觉还是真的?”

        柳寒情不明白柳随风的意思,疑惑地问道:“父亲这是何意?”

        “如果只是幻觉也就算了,可如果是真的?这就不得不让人多想了?”柳随风摇了摇手中酒壶,冷漠的说道,“崔宁为何去喝酒,肯定是有天大的心事,不然他早早地就来给我汇报情况了,可最后他却去喝了酒,还喝了这种最廉价的酒,这不是他的做事风格,关键这酒壶里透着熟悉的味道啊。”

        柳寒情初始不明白,想了一会突然惊声道:“这酒壶里有无形无色的蚀骨毒?”

        柳随风看了眼震惊的柳寒枫,又朝着皱眉思考的雪易寒瞧了几眼,痛心说道“怕是蚀骨毒,十年前进攻魔教总坛时我江湖武林吃过这种毒大苦头的,这次又重现世间,看来魔教有大人物来了洛阳,还被崔宁发现了?”

        “父亲,师兄为何不第一时间来汇报?”

        “可能还是和那个叫梦的有关系。”雪易寒从中插话道。

        “那是我的大姐,你的大姨。”柳寒情提醒说道。

        雪易寒点了点头,走到柳随风身边,轻声道:“外公,大姨早在二十多年前就去世了,如何会出现在洛阳?怕是有心人设计了圈套,让他误以为姨母在世,才有了崔舅舅的烦恼,这才引得他去喝酒,可能原本的酒喝空了,这时要是有人路过又恰好有酒,你说满是心事的他会不会要过来继续喝。”

        柳寒情听着颇有些道理,接着雪易寒的话说道:“师兄一身戎装,遇到小老百姓很容易就能搞到酒,这也给了贼人机会。”

        “这计划环环相扣,未免也太毒了。”

        “可他们如何能够算到师兄会抢酒喝?”

        “没有抢酒难道他们就不会有其他动作?”

        “究竟是谁下的毒手?是针对师兄还是针对父亲?是魔教吗?”

        柳寒情和雪易寒这边暗自猜测,只见柳随风摆了摆手示意他们不用谈了,这一瞬间,他仿佛又老了几岁。

        “应该是他没错了,那么多年了他对我竟然还耿耿于怀,非要至我于死地吗?”

        柳随风说着没头没脑的话,脸上满是痛苦,蹒跚走进了里间卧室。

        此后三天,再也没有谈及中毒之事,便是雪易寒从中打听那个他,也没得柳随风好脸色,雪易寒心中愈发好奇,究竟是谁,竟然让外公有那么复杂的感情。

        三天内,柳寒枫处理了烟霞山庄的事物,又火急火燎的赶来主持崔宁的丧事。

        洛阳城及周边江湖武林,官府衙门都陆陆续续来人吊唁崔宁,一应事物都由柳寒枫和柳寒情兄弟商议着办,柳随风很少露面,及至崔宁下葬,也没有再出来。

        ······

        此后两天,洛阳城又下起两场漂泊大雨,城外一处驿站被袭的消息也传回了洛阳城,洛阳城内人人自危,官府到处通缉要犯,只是忙碌几天却是连人影都未找到。

        雪易寒心挂雪影,想着此间事了,便想着向柳随风请辞,此去苏州,不知何时能再回洛阳。

        只不过过去几天,柳随风便老了很多,花白的头发,皱起的眉头,便是走路都有些颤巍巍了,身子更是消瘦了一圈,让雪易寒是既心疼又不舍。

        柳随风则是把他小骂了一顿,推着撵着赶出了绿柳山庄,让他尽快把外孙媳妇带回来。

        雪易寒无奈,在门口对着柳随风重重磕了三个响头,才跨上柳寒情给准备的一匹好马,接过柳寒枫手中包裹,依依不舍,依依别离。

        临走前,柳寒情向着雪易寒笑着喊道:“到苏州好好玩几天,说不定我们很快就会再见面了。”

        雪易寒坐在马背上招了招手,随即双脚使劲,一拍马屁股扬长而去。

        雪易寒出了绿柳山庄,并没急着出城,先去了和白羽还有路非事先约定的地方找他们,只是找了半天不见人影,他悻悻然的牵着马离去,很快便到了惠宾楼,他将马拴在一处马厩里,没有进楼,而是朝着茶铺方向走去。

        茶铺老板依然如初见时闲散,有人时招呼一下,没人时坐在躺椅上休息。

        雪易寒朝着老板吆喝了一嗓子,老板一看是熟人,也是乐呵呵的坐起身,给他沏了杯茶。

        “小兄弟这是要出远门啊?”茶铺老板笑着问道。

        雪易寒喝了口茶,笑着说道:“老板眼力真尖啊,这都能看出来?”

        “得了吧你,就看这整齐的包裹还有刚刚栓起的骏马,只要不傻都能猜出一二吧?”

        “老板也不是普通人啊,我的马在背着茶铺的方向拴着,老板都能知道?看来老板深藏不露吗?”

        “我说我看见的你信不信?”

        “不信!”

        “不信拉倒不信。”

        老板说完又躺在了躺椅上,边摇晃着椅子边自言自语道:“龙阙玉佩重现江湖,江湖怕是要乱了,苏家老太爷的七十大寿不太好过喽,年轻人出门在外小心为上。”

        雪易寒看着仿佛自言自语的茶铺老板,会心一笑,一口喝完茶水,站起身道:“多谢老板茶水了,等我下次回来我还会过来照顾你的生意的。”

        待雪易寒走的远了,茶铺老板脸上露出一丝赞赏,边收拾茶杯边自语道:“年轻人忒的聪明,么得意思。”

        出了茶铺,雪易寒便去牵自己那匹骏马,虽然没有和白羽和路非道别,有些遗憾,但别人有事总不能在那一直等着吧,他自我安慰的想着。

        既然已了无牵挂,行走间便无所顾忌,雪易寒骑着那匹骏马很快便出了洛阳城东城门,朝着官道上飞奔而去。

        因这几天天魔教袭击了官道驿站,死了不少的驿卒,导致洛阳城周边鲜少有人外出,官道上也是冷冷清清,很久才能见到一伙人。

        第一次骑骏马,第一次放纵驰骋。

        雪易寒只觉天地辽阔,清风拂面甚是温柔,心情也是极好,一边疾驰一边还嗷嗷的大叫着,极尽抒怀。

        经过几天前打斗的亭子时,雪易寒匆匆瞥了一眼,只见有两匹黑棕马在亭子旁吃草,却不见马的主人,他未及多想,便一拍马屁股扬长而去。

        “驾,驾驾。”

        “操,真的不等我们啊!”草丛中坐着两个少年,一人嘴里还叼着一根青草,一看雪易寒扬长而去,彼此埋怨了一眼。

        “等等我们啊!”丢下嘴里的青草,二人骂咧咧的跨上黑棕马,朝着雪易寒追去。

        雪易寒听到声音,回头看到二人从草丛里钻出跃上马背,大声地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

        “驾!”

        “哈哈哈哈哈哈”

        “驾!”

        “驾驾”

        草长莺飞,正是少年得意时。

        你追我赶,嬉戏山水,从此人间不独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