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中土之纪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七章 霜寒骑士(二)

第三十七章 霜寒骑士(二)

        伊拉莫斯用他那苍老但锐利的双眼注视着利尔威,并狠狠地威胁着:“你绝不是老法师的对手,骑士!”

        利尔威的嘴角露出了邪佞的微笑:“老法师的血会在我的剑下冻结。”

        伊拉莫斯高声呼喝着,并挥舞法杖释放法术:“你可以试试!火焰之龙——埃辛格!”

        瞬间,在这呼啸着狂风的暴雪天,一只火焰化成的龙从伊拉莫斯的法杖之中飞出,朝着霜寒骑士——利尔威一边吐着火焰,一边飞去。

        利尔威双手紧握冰剑,朝着每一道飞向自己的火焰劈砍,冰霜与火焰碰撞在一起,其伤害波及到了正在周围战斗的战士们。

        烈火因冰剑的寒霜所湮灭,但火焰之龙却绝不会因几道冰霜气息而消失。

        火焰之龙狠狠地撞击在了利尔威的胸膛上,并一边撕咬,一边将利尔威向后击退。

        利尔威根本无力招架这强盛的火龙。

        最终,火龙在利尔威的身前爆炸,炙热的烈火在一瞬间将利尔威吞噬。

        伊拉莫斯冷笑着:“你连老法师的一招都接不住。”

        然而,在伊拉莫斯手持着法杖,刚要转身时,利尔威的声音从风雪之中传来:“不过是多一次死亡而已,寒冰会赐予我重生。”

        伊拉莫斯惊愕地转过身,当他看到利尔威正手持着冰剑完好无损地站在那里时,老法师的眉头不禁紧紧地皱了起来。

        另一边,布托斯从地上艰难地爬起。

        此时,酸痛传遍了布托斯的全身,但当布托斯看到身前的那个人时,同样遍布布托斯全身的还有畏惧。

        在布托斯面前的,是一个身体庞大且臃肿,并且长着獠牙的兽人。这个兽人披着深黑的斗篷,骑着凶猛的雷犀,一柄奇特的手杖在其肥大的手中隐隐闪烁着雷电与火花。

        “我亲爱的小布托斯,你可知道我的身份?”难听沙哑的声音从这个兽人肮脏的嘴里传出。

        布托斯有些颤抖,他紧紧握着“鲛鱼之泪”,问道:“我,我不认识你,你到底是谁?”

        “呵呵呵呵,”兽人邪恶地笑着:“我是兽族伟大的女祭司、巫毒咒术的操控者——耶鲁萨尔。”

        布托斯有些难以相信,兽族的女祭司竟然长得也和雄性兽人一般凶恶。

        “我亲爱的小布托斯,也许你现在还不知道,”祭司耶鲁萨尔继续说道:“我是‘鲛鱼之泪’烙印的印刻者、埃尔托德的指引者以及……呵呵呵,老布托斯灵魂的收割者。”

        顿时,一股无比冰冷的寒意蔓延了布托斯的全身。布托斯回忆起了之前生的一切,老布托斯的消失、“鲛鱼之泪”的诡异寒冰、埃尔托德的护送以及黑沼里生的一切……原来,这些都是面前这个邪恶的祭司所设计好的。

        “你……杀死了老布托斯……”愤怒从布托斯的双眼中燃烧,布托斯用极憎恨的声音说道:“是你,害我放出了邪恶的恶魔!并被无数的人误会!”

        耶鲁萨尔狞笑道:“你应该感谢我,否则你只是一个平凡到只会吃稻谷的孩子。”

        “不!”布托斯大吼着:“恶魔,恶魔!你才是恶魔!”

        布托斯的双眼在一瞬间变成了深紫色,不断叱咤的紫色闪电从“鲛鱼之泪”中逸出,强大的电流疯狂地攻击着耶鲁萨尔,汹涌的元素之力也在不断地倾泻着。

        耶鲁萨尔同样用雷电还击,但这个邪恶的兽人女祭司还是大意了,她没有预料到吸收了无数亡灵的巫术能量竟会强大到远她的想象。

        紫色的雷电在耶鲁萨尔的身上劈出了伤口,漆黑肮脏的血液从耶鲁萨尔的肩膀上流出。

        布托斯仍在攻击着耶鲁萨尔,他要让这个邪恶的人为老布托斯流下的鲜血付出代价!

        愤怒和怨毒从耶鲁萨尔的巫毒之心中猛然燃烧:“你以为你是谁!卑微的蝼蚁!”

        耶鲁萨尔怒吼着,并用手杖释放出了无比强大的火焰巫术,阻止了布托斯的攻击。

        耶鲁萨尔一边用雷电还击着,一边咒骂着:“你这愚蠢的猿猴!我明明用‘鲛鱼之泪’指引你前往西北黑沼之处!可你依然跟着卑微的骑士前往东南!你这令人厌恶的布托斯!”

        布托斯对巫术的操控远不及耶鲁萨尔那般熟练,耶鲁萨尔密集的攻击最终还是击中了布托斯。

        防御力薄弱的布托斯在受到攻击后便再也无力还手,尽管此时的“鲛鱼之泪”无比强大,但他却没有任何办法操控他。

        耶鲁萨尔依然在咒骂着:“这神奇的宝石本该属于我!但是万恶的伊拉莫斯却阻断了我和这块宝石的联系!我的亡灵大军!我的巫术!我要你通通还给我!”

        耶鲁萨尔释放出的雷电形成了一只巨大的手掌,将布托斯高高地举在了空中。

        “还给我!”耶鲁萨尔怒吼着,并继续用雷电给布托斯施压。

        另一边,伊拉莫斯注意到了布托斯的处境,为了保护布托斯,伊拉莫斯不得不分心,为布托斯释放出一道保护法术。

        而利尔威也趁着这个机会狠狠地将冰剑刺向伊拉莫斯。

        伊拉莫斯躲闪不及,霜寒的冰冷在其左肩上开始蔓延。

        此时的布托斯已经支撑不了多久了,伊拉莫斯又勉力为其释放了治疗术。

        利尔威疯狂地攻击着伊拉莫斯,伊拉莫斯一边用长剑和法杖招架,一边连连后退。

        利尔威嘶啸着释放出了一道强盛的寒冰气息,那无比阴寒的冰霜试图将伊拉莫斯吞噬。

        冰霜在伊拉莫斯的周围爆炸开,利尔威冷笑着,那霜白的眉毛轻浮地上挑着。

        然而,当风雪散去之后,苍老且威严的伊拉莫斯依旧站立。

        伊拉莫斯横过法杖,大声呵斥着:“这才是真正的冰雪!”

        一道更为强大的寒冰从伊拉莫斯的法杖之中爆出,瞬间便将利尔威冻结。

        伊拉莫斯朝着远处的空中看去,布托斯仍被束缚在空中,尽管有法术的保护,但布托斯仍然十分危险。

        伊拉莫斯低吟着咒语:“duyx1    nar    F1srea.”

        两道光芒分别从伊拉莫斯和布托斯的身边升起,片刻间,伊拉莫斯和布托斯便互换了位置。

        伊拉莫斯被雷电所笼罩,被巫术控制在了空中。

        耶鲁萨尔看着突然出现的伊拉莫斯,不禁眼中再一次泛起了怨毒。

        伊拉莫斯大吼着:“这是法术与巫术的较量!”

        伊拉莫斯用法术强横地挣脱了束缚,并威严地落在了地上……

        布托斯只感觉自己在恍惚间就被送到了另一个地方,然而当他看到面前那个被冰封住的骑士时,他不禁内心之中一阵震颤。

        寒冰突然开裂破碎,利尔威也挣脱了束缚。

        布托斯低声道:“利尔威……”

        “即使你变成了现在的样子,我依然能认出你。”利尔威对着布托斯怨恨地说道:“你这个恶魔之嗣——布托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