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中土之纪在线阅读 - 第二十四章 黑沼戒灵(四)

第二十四章 黑沼戒灵(四)

        艾希莉长大了嘴巴,颤抖着向后退着。而布托斯也是同样如此。

        鲜血顺着剪刀一点一点地往下滴着,像极了这次“凄美”的邂逅。

        此时的艾希莉甚至连用双手捂住自己眼睛的力气都没有。

        布托斯颤颤巍巍地倒退着,他很明白这是一场意外,锋利的剪刀即使源自美丽的艾希莉之手,他也相信她绝无恶意,这一切都只是自己倒霉。

        布托斯仰面倒下了,在摔倒时,与坚硬的地面相接触的那一刻,剪刀又被插深了些。剧痛传遍了布托斯的灵魂,他只朦朦胧胧地听到了西埃尔带着一众仆人赶来的声音,以及艾希莉颤抖地哭声……

        在黑暗中沉睡,再在黑暗中苏醒,布托斯已经经历了不知多少回。

        只不过这一次,他险些没能再看见新鲜的阳光。

        “这就是你做的事情!艾希莉!”西埃尔公爵正严厉地斥责着艾希莉:“如果这件事情传开,你,我的四女儿,将为年轻与冲动付出代价!而且将付出代价的也不止你自己!”

        艾希莉捂着脸啜泣着:“对不起……父亲……我不管什么代价,我只想知道……”

        艾希莉的嘴唇翕动着:“他是否还能活下来……我不想背负别人的亡灵活着……”

        西埃尔的脸色像极了铁青色的砧:“你以为我说的是什么事情?公爵之女任性违抗父亲的旨意?或是一个二十岁的姑娘拿着剪刀在街道上乱跑?”

        艾希莉清亮的眸子再一次被泪水朦胧。

        “你伤及了他的心脏,他的呼吸正愈渐衰竭,”西埃尔将拳头握紧:“但是,这件事对于一个公爵而言并算不了什么。你如果想洗脱罪名,艾希莉。那就赶紧脱下这沾了血的衣服,换上舞会的裙子。这死不足惜的性命不会有人在乎!”

        “死不足惜?不会有人在乎?”艾希莉有些怀疑面前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父亲刚刚所说的话:“他是一个少年,和我一样的年纪,一样值得尊敬的生命……”

        “值得尊敬的是你的生命,公爵之女,而非这个穷小子的!”

        “父亲!”

        “够了!”西埃尔已经给了艾希莉足够的内心:“你太过年轻了,艾希莉。你以为,这只是你自己的事吗?如果你再任性下去,整个家族都会被你连累!”

        西埃尔愤愤地转身,背对着艾希莉离去。

        艾希莉精致优雅的面容此刻满是泪水。在诺大的居室中,艾希莉缓缓褪下了那沾染了布托斯鲜血的衣服……

        精美的礼服被各种奢华的材料点缀,清澈的灵魂也被各种虚浮与飘渺缠绕……

        “那个冒失的丫头!”戒灵的存在与布托斯的性命息息相关。即使其隐蔽于黑戒之中,它仍能感受倒寄主生命的流逝,以及自己的消亡……

        戒灵恶毒地咒骂着艾希莉。但咒骂又能有什么意义呢?

        戒灵不得不运用自己的能力,去治疗布托斯那糟糕至极的伤势。

        此时,布托斯被放在了西埃尔公爵之所的某个储物间里——一个极为偏僻的角落。

        黑气萦绕着布托斯,并一点一点地朝着布托斯的心脏之处渗透着。

        血液被止住,心脏开始变得兴奋而活跃,脉搏也渐为有力……

        这个看似飞快的过程却花费了不少的时间,当戒灵用尽力气,布托斯在惊呼声醒来时,天色已经很晚了,艾希莉要参加的舞会也即将开始了。

        “啊……我还以为我已经死了!”布托斯的额头上满是汗水,在昏迷中体会到的那种临近死亡的恐惧依旧占据着布托斯的心头。

        “这个该死的冒失鬼!”戒灵虽然已经疲惫,但它仍有力气去宣泄自己的不满。

        “是你救了我吗?老布托斯?”

        戒灵凶恶地回答道:“不会有人把你的生命当回事情!除了我,以及那个差点杀了你的蠢丫头!”

        布托斯的内心闪过一丝愉悦:“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是舞会开始的时候,如果你还想抓住机会,还想像收藏宝物一样收藏那个愚蠢至极的丫头,就赶紧动身吧!”

        “啊!”布托斯一拍自己湿漉的额头,然后像一只兔子一样从地上跳起。

        “换身衣服!”戒灵训斥着:“除非你想被赶出来!”

        布托斯再一次惊觉,然后傻笑着在储物间里翻找。

        很幸运的是,布托斯找到了一件仆从穿过的衣服,对布托斯而言应该还算合身;不过很不幸的是,这件衣服满是汗味,一股酸臭的味道挥之不去。

        布托斯惊喜但又有些无奈地换上了这件并不是很如意的衣服,然而就在换衣服的过程中,布托斯竟突然发现,自己的“鲛鱼之泪”竟然不见了!

        在布托斯原来衣服的口袋中只剩下了一卷地图、一小袋钱币和一片神秘的叶子。

        戒灵此时已经显出惫态了,它徐缓地说着:“西埃尔那个贪婪鬼拿走了它……”

        布托斯的眉毛突然拧成了一道山脊:“那可是你留给我的!老布托斯,告诉我,他拿去了哪里?”

        “我留给你的?啊对!没错……”戒灵差点救露出了马脚:“我想,他一定想用这个珍稀的东西讨好谁,如果你快些去舞会,也许一切还来得及。”

        布托斯挽了挽袖子,气冲冲地大步走出储物室:“我一定要拿回属于我自己的东西!”

        戒灵已经有些支撑不住了,连续两天施展这种消耗极多的巫术,让它感到很是疲惫。戒灵并不认为在舞会上,布托斯可以让自己放心,但是,它实在是太累了,以至于它还没有告知布托斯,便已沉沉睡去……

        舞厅中,波若萨尔侯爵与他最得意骄傲的儿子已经到了。

        波若萨尔侯爵热烈地向西埃尔公爵问好,并为西埃尔和艾希莉引荐自己的儿子——克多姆——一个身材略显臃肿,但面容姣好的少年。

        艾希莉低着头,重重的心事似乎写在了她清丽的脸上。

        西埃尔、波若萨尔等人依次在座位上坐下。贵客们也纷纷落座。

        在舞厅中央,歌女们开始了为一桩美事的表演。

        “哈哈哈,尊贵的西埃尔公爵,您的四女儿可是比想象中的要漂亮的多!”波若萨尔既是在奉承也是在讲实话。

        不过,西埃尔却是一点实话也不讲:“您儿子的俊朗也胜过了所有的少年,波若萨尔侯爵。

        ”

        二人假意大笑着。

        克多姆的目光像极了烈火。那毫不掩饰的眼神让艾希莉感到既厌恶又脸红。

        “嗯……艾希莉小姐的心情似乎不是很好?”克多姆微笑着询问。

        艾希莉微微点了点头,她并不想和克多姆说话,这不仅仅是因为克多姆的身材对她而言很是臃肿。

        “我曾经多次听父亲提起过你的名字……”克多姆试图找着话题。

        但艾希莉又一次没有回答。

        艾希莉惊讶地发现,在舞厅的某个角落里,有一张她略熟悉的面孔。

        “那是他?他明明伤得很重……”艾希莉内心的震惊不必言说。因为她以为布托斯已经活不长了……

        艾希莉还是有些怀疑,不过,当布托斯的眼神与自己那湛蓝的眸子相对时,这种怀疑便全然不见了。

        “是他!就是他!”艾希莉兴奋地险些叫出声来。

        一旁的克多姆看着艾希莉的举动,内心很是不解:艾希莉看到一个仆人可以这么高兴吗?而为什么自己一看到自己的奴仆就总是心生厌烦?

        艾希莉极力克制内心的喜悦,尽量保持优雅地从座位上离开。在得到了父亲暂时的应允后,艾希莉缓缓地朝舞厅外走去,并在优雅地迈步时,给不远处的布托斯使了个眼神。

        此刻,布托斯看着艾希莉的眼睛,内心竟不再又一丝不安与惊慌了,也许在这个时候,冒险者世家布托斯之血脉中的勇气得到了释放。

        然而……毕竟,布托斯从未体会过爱情的味道,即使是布托斯之血也无法让他在艾希莉的目光下丝毫不脸红。

        舞厅门外,艾希莉惊喜地朝着布托斯走去。

        而布托斯却担心自己衣服上的汗臭味被艾希莉闻到,所以一点一点地向后退着。

        “你为什么躲着我?”艾希莉微微皱着眉头,一副很是抱歉的表情,不过嘴角还是微微上扬的:“我的手里没有剪刀。”

        “我,我……”布托斯不得不站住:“这身衣服很臭,不过它不是我的,是我在储物间里找到的,我找不到更好的了。”

        艾希莉“噗嗤”地笑了:“你怎么恢复得这么快,我还以为你……”

        “我比任何人想象中的要强壮的多……”布托斯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

        在这个美丽的姑娘面前,布托斯简直慌乱得像一匹受惊的马儿。

        “你叫什么名字?”艾希莉的大眼睛忽闪忽闪。

        “布托斯,希尔多里布托斯。”

        “好,布托斯先生,虽然很难为情,但我请求你帮帮我。”艾希莉央求着。虽然艾希莉的心中此刻对布托斯还有很多疑问,但她还是选择先关心一下有关自己命运的大事。

        布托斯感觉此时自己的心都要融化了一般。

        “请讲,尊贵的艾希莉小姐。”

        艾希莉皱着眉头:“我的父亲今晚要给我和那个侯爵的儿子订婚。我真的无法想象我嫁给那个呆子之后会过上什么样的生活……所以,我求求你,布托斯,帮我想想办法……”

        布托斯沉默了,他在想办法。

        艾希莉也开始低着头思考……

        突然,艾希莉似乎想到了办法,她对布托斯做了个手势,然后趴到了布托斯的耳边:“我请求你给我一个吻,布托斯先生。”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