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中土之纪在线阅读 - 第十八章 逆反之途(三)

第十八章 逆反之途(三)

        埃尔托德前往西北的行进路线永远异于人类,他依仗着自己巨大但敏捷的身体以及无比长而尖的八条蜘蛛腿,在山崖树木之间飞速穿梭。

        布托斯本想着在路过家园的时候进到家乡里看看,但是,布托斯又突然想到了埃尔托德在小镇广场的所作所为,因惧怕其再行杀戮,布托斯只好将自己对家乡的思念再一次压抑住。

        每当月亮从南方升起,星辰遍布夜空时,布托斯都会再将“鲛鱼之泪”拿出。每一次,他期盼着能从迷雾之中看到老布托斯的身影,但是,结果我们是知道的……

        埃尔托德优秀的行进能力到了冰原就不再起作用了。

        世界的西北是极度寒冷之地,光秃的山脊、稀少的树木、肆虐的暴风雪都使埃尔托德不得不收回自己的蜘蛛形态,要知道冰原的狂风对越渺小的东西越是仁慈……

        初入冰原的布托斯被包裹的像极了松果,一层又一层的保暖衣物使布托斯的行动极不方便。

        但好在埃尔托德极为强壮,有了埃尔托德,布托斯在冰原上前行也并不算太费力。

        埃尔托德在前面缓慢但有力地前进着,而布托斯则是由埃尔托德拉着走。埃尔托德结实有力的臂膀,总是让布托斯不由自主地想起老布托斯。

        曾经,老布托斯也是这样带着小布托斯在结冰的河流上行走。那时,布托斯似乎还能看见藏在冰下的鱼儿在缓缓地游动着……

        想到这里,布托斯也向脚下看去,有的地方被冰雪覆盖,有的地方是深不见底的冰蓝……冰原的深冰到底会埋藏些什么?宝藏还是沉睡的巨龙?布托斯天马行空地想象着……

        “埃尔托德,”布托斯用足了力气在暴风雪中向埃尔托德询问着,一开口,布托斯就后悔了,雪和冰碴大口大口地被布托斯吞到了肚子里:“冰原下面是什么?”

        埃尔托德的声音依旧低沉,但奇怪的是,布托斯依旧能从风雪之中听清埃尔托德所说的。

        “冰原之下的事物源自万古……也许只有祭司才知晓……”

        布托斯突然感到很后悔,早知道他就应该早些问老布托斯关于冰原之下的一切。

        “埃尔托德,老布托斯还知道些什么?他是不是无所不知?”

        埃尔托德出现了难得的迷惘:“老布托斯……”

        就在布托斯对后面的道路充满憧憬,埃尔托德对布托斯的话尚未理解时,

        一声高亢且粗犷的狼嚎声从不知何处响起。

        布托斯打了个寒颤,而埃尔托德则站定了脚步。

        紧接着一声又一声的狼嚎在布托斯和埃尔托德四周响起。布托斯不由握紧了自己的匕首(埃尔托德用野猪的獠牙打磨成的,并非当初利尔威赠予布托斯的那把)。

        埃尔托德环顾了一下四周,除了风雪,他只能看见风雪……

        然而就在风雪之后隐藏着无限的危机。

        出于保护布托斯的目的,埃尔托德变成了巨型蜘蛛的模样,虽然冰原里的生物可能并不知道这个大家伙是什么,但埃尔托德的惊骇之貌兴许可以对他们造成威慑。

        冰原的巨狼们仍藏匿在冰雪之后。布托斯与埃尔托德依旧只能看见风雪,无形的威胁在恐惧着布托斯,而埃尔托德则依旧保持着戒备。

        在极度的寒冷中,对峙持续了好久。

        最终,埃尔托德不得不使一切进展地更快些,因为,就算自己有能力与这些狼们消耗,弱小的布托斯也支撑不了太久。

        埃尔托德发出了巨大的嘶吼。

        在暴风雪之中更显威慑的撕裂般的吼声以布托斯和埃尔托德为中心响彻着。

        几声槽乱的狼吠回应了埃尔托德。

        埃尔托德继续嘶吼着。布托斯紧紧地捂住了自己的耳朵。

        在一次又一次嘶吼与嚎叫的对决之后,群狼渐渐退缩了。而源自风雪之后的无形威胁也渐渐消失了……

        埃尔托德恢复了高大的人类形态,并拉着布托斯开始在冰原之中继续前进。

        “我的天……刚刚那些家伙万一扑了上来该怎么办?”布托斯依旧惊魂未定,他可不是不知道极北方的狼的厉害,老布托斯后背上的某处伤疤就是由他们造成的。

        埃尔托德的步伐一如既往的稳健:“他们只会在你的体力耗尽时出手……使者……请保持体力不要说话……埃尔托德将会保护你……直至使者所应到达之地……”

        布托斯咽了咽口水。

        的确,在这么大的风雪之中讲话可不是什么明智的决定。

        在无声且漫长的跋涉过后,埃尔托德带着布托斯来到了两块巨石的夹缝之中。

        风雪在巨石的间隙之中更为猖獗,布托斯感觉自己几乎都要被刮飞了……而埃尔托德则告诉布托斯:“今晚我们将在此处过夜……”

        尽管布托斯的

        适应能力还算不错,但这一次,布托斯不得不提出抗议:“噢我的老天!你不是在开玩笑吧!埃尔托德!明早醒来我会变成冰块的!”

        埃尔托德没有回答布托斯,只是用他空洞的双眼注视着布托斯。

        此时,布托斯惊奇地发现,埃尔托德的左眼似乎不再那么吓人了,或者是说,现在他的左眼和右眼简直一模一样,根本不像曾经被挖下来过。

        埃尔托德凝视了布托斯许久,也许是埃尔托德最终觉得布托斯说的并不假,或者是出于讨好使者以讨好祭司的目的,埃尔托德最终决定做些什么。

        埃尔托德大步走出了石隙。

        “嘿!你要做什么!”布托斯大叫着。

        埃尔托德又变成了巨型蜘蛛的样子,风雪呼啸着,但丝毫无法撼动他的身体。

        “不要离开!埃尔托德!我求……”

        布托斯刚要央求,埃尔托德就用自己的行动证明布托斯的担心纯属多余。

        埃尔托德爬上了巨石,并沿途织下了厚厚的蛛网,将巨石的缝隙用蛛丝挡住……

        当埃尔托德做完这一切之后,布托斯突然觉得这里变得并不寒冷了,反而还有一丝丝的温暖。

        埃尔托德最终重回人形态,回到了布托斯的身边。

        也许是布托斯觉得这一切还不够,于是布托斯从背包中翻出了几块旅行用柴,并用燧石点燃。

        当布托斯把火生好,并钻入了羊毛毯子之中后,布托斯愉快地对埃尔托德说出了“晚安”。

        今晚是不可能看得到月亮的,所以布托斯并没有像以前一样拿出“鲛鱼之泪”。

        埃尔托德并没有打算睡觉,他在篝火的另一边坐着。

        “晚安……使者……”埃尔托德的声音依旧带着沙哑和阴冷。

        但布托斯现在听来,埃尔托德的声音似乎多了些什么……可爱?不不不!埃尔托德可和可爱一点关系都没有……

        布托斯胡乱地想着,最终迷迷糊糊地睡去。

        埃尔托德看着布托斯睡梦中略微笑的脸颊,眼神依旧呆滞而空洞。

        布托斯会梦到老布托斯吗?

        我们不曾得知,但我们可以肯定的是,布托斯不会再见到老布托斯了……

        噢,这可怜的孩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