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中土之纪在线阅读 - 第十七章 逆反之途(二)

第十七章 逆反之途(二)

        巨型蜘蛛携带着弱小的布托斯奔赴西北之地。

        而在往返的道路上,布托斯不得不又一次经过了谷里西森林……

        当布托斯再次回到这片森林时,一种忧郁犹如春天下雨般滋长,他没有理由不伤心,也没有理由不为他所失去的伤心,同样,他也为他所得到的而伤心。

        “这是你的家园吗?”布托斯轻声询问着,虽然声音极小,但巨型蜘蛛仍能以它出色地感知能力领会。

        “不……我本非源于此处……”巨型蜘蛛的声音依旧低沉而沙哑,但好在是是它不再说那些让布托斯感到深切恐惧的深渊语了:“但我本居于森林……”

        “森林……”布托斯在思索着,老布托斯曾讲过:森林中有许多住客,巡林客或是德鲁伊、自然野兽和半兽人……当然,精灵和侏儒就不必说了,他们的生存是依赖于森林的。

        布托斯一直都想知道,这只巨型蜘蛛到底算是德鲁伊还是自然半兽人,因为这两者都是可以在人类与野兽之间切换身体的……

        布托斯想着,在进行着简单地判断,而巨型蜘蛛在森林之中飞速地穿行。

        “嗯……请问您是一名德鲁伊吗?”布托斯这样问着,虽然在他的心里,他更加倾向于巨型蜘蛛是自然半兽人的说法。

        然而,巨型蜘蛛的回答却让布托斯很惊讶。

        “使者所言为真……我曾是一名人类德鲁伊……”

        布托斯瞪大了眼睛,对于德鲁伊,布托斯一直都是不太了解的。而老布托斯对于德鲁伊们的解释也只有:神秘,神秘中的神秘。

        “人类德鲁伊……”布托斯难以压抑自己的好奇心,毕竟孩童的求知之心胜过一切:“那你是怎样做到这样随意切换身体的?如果我想和你一样的话,我是不是需要准备些什么?”

        布托斯天真的话语使巨型蜘蛛的身体开始了轻微的颤抖。

        “随意?使者……你无从得知我的痛苦……”巨型蜘蛛的语气略泛起了波澜:“我曾经的职责仅是守护森林……但后来,我的灵魂被刻上了烙印……”

        布托斯的眉毛皱在了一起。他不仅想起了在行刑台上,骑士会会长所说的圣光灵魂烙印……

        这应该是极大的苦痛,一种无法消解的苦痛……

        “

        我的家园……我的家人……以及我生命的一切追求……全都消逝了……”

        “家人……家园……”当布托斯听到这两个自己内心也极度渴望的事物后,晶莹开始在布托斯的眼中泛滥……

        “你的妻子一定很美丽,孩子也一定很健康……”布托斯忧郁地说着。虽然这绝算不上安慰,甚至还有一点讽刺,但这毕竟出于一个孩子的口中,这就是他所想表达的,也是他仅能表达的。

        “我的妻子无关美丽……但我深爱于她……即使她未能久存于世……”巨型蜘蛛的话语又重回了低沉和沙哑:“我有一个儿子……他无比强壮……对动物魔法有着极高的天赋……然而……我却感受不到他的气息……”

        “他还活着?”(说句实话,小布托斯绝没有恶意,但他也绝不算是安慰人的好手,在此,我们只能庆幸这头巨型蜘蛛是暂且服从于他的。)

        “也许……我曾感受到了他的气息……但很快又无从感知……他流着德鲁伊的血……流淌着我的血……气息不同常人……”

        “德鲁伊的气息会很特殊吗?”布托斯突然想到了骑士团中的图尔格,布托斯不知道他到底算不算德鲁伊,但反正布托斯每次经过他时,布托斯都会闻到一股怪味:“唉……可能图尔格骑士也是一名德鲁伊……”

        布托斯再一次沉浸于悲伤之中。

        然而……巨型蜘蛛的身体开始了震颤,前所未有的震颤。

        “图尔格……图尔格……使者……请告诉我他的姓氏……”巨型蜘蛛的声音变得极为高涨且撕裂。

        布托斯着实被这巨型蜘蛛吓了一跳:“也,也许是杜古西……或者是阿洛德尔……我总是把他的姓氏和巴希鲁格骑士的搞混……”

        “埃尔洛德……埃尔洛德……”

        巨型蜘蛛猛地停止了前进。

        “啊啊,对,没错……图尔格埃尔洛德,应该就是这个!”布托斯紧张地回答。此时布托斯的身体在巨型蜘蛛身上摇摇晃晃。

        “他在哪!他与那个金发骑士一起……是吗!”

        “别别,别激动!大蜘蛛!我快要掉下来了!”

        布托斯被巨型蜘蛛狠狠地悬在了半空中。

        “我拥有名字!埃尔洛德……我就是埃尔洛德!我的儿子……图尔格埃尔洛德……他在哪!他

        在哪!”巨型蜘蛛疯狂地摇晃着布托斯。

        就在布托斯无力挣扎且极度危险的时候,“鲛鱼之泪”再一次绽放了光芒。

        暗紫色的光辉在布托斯的口袋中突然极为耀眼。

        巨型蜘蛛似是收到了命令与呵斥。

        巨型蜘蛛极迅速地将布托斯放在地上,并以一种防守并表示尊敬地姿势道歉着:“不……祭司……我无意伤害使者……埃尔洛德请求您的宽恕……”

        “鲛鱼之泪”渐渐地隐去了光辉。布托斯以一种极同情的目光看着巨型蜘蛛——埃尔洛德。

        埃尔洛德用极迫切,极为伤感的语气向布托斯请求着:“使者……请允许我去寻找他……我的儿子图尔格……”

        布托斯明白这种感受,这种情感和他要去寻找老布托斯的无异。

        “我当然不介意……但是……”

        然而,极为粗暴的深渊语从“鲛鱼之泪”中暴喝而出,打断了布托斯的话。

        “Gutash        Kuxi!”

        埃尔洛德的眼神突然变得极畏惧且尊敬:“Dixoss        Ardulu        Buerass……”

        “鲛鱼之泪”的光辉开始变得更加暴躁:“Mosha        Ruerli        Poxisikale        Dulixix!Wumos        Posalopiu!”

        埃尔洛德的目光开始变得黯淡,最终,“鲛鱼之泪”的光辉也渐渐散去……

        埃尔洛德极为绝望地将布托斯重新放回背上,然后准备继续朝着西北前行。

        “埃尔洛德……”布托斯并听不懂埃尔洛德刚刚的话语,他只能感受到无比的恐惧,但布托斯仍对埃尔洛德这只悲惨的生命报以同情。

        “祭司告诉了我……图尔格的生命已然消逝……东南四处已开始通缉使者……我必须将使者送达西北……”埃尔洛德的眼中悄然滴落了一滴极为珍贵的事物——蜘蛛眼泪,然而此处并无人在意其价值,黑紫色的泪水就在无声中落在了枯草上,浸入了土壤之中,最终泛起微微的黑烟……

        布托斯的眼泪也落了下来。

        布托斯的命运在捉弄他。

        如此年幼的孩子,被东南的一切所不容……

        老布托斯的期盼,至此终作泡影……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