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中土之纪在线阅读 - 第十五章 突变的狂潮(五)

第十五章 突变的狂潮(五)

        利尔威在发狂与痴癫的边缘徘徊着。

        “你是谁?这位能操控巫术的孩子……”利尔威的目光呆滞而空洞:“你是谁……”

        “我是布托斯……呜呜……老布托斯是我的祖父,您是知道的!利尔威骑士长!”布托斯大哭着,他希望自己的哭喊能让利尔威相信自己,但事实表明,这一切都无法改变利尔威被冰封的内心。

        “不,呵呵,不……”利尔威冷笑着,但表情以及冰冷而凝滞:“你是恶魔的子嗣……你和我的恩人老布托斯没有任何关系……你这个……狡猾的欺诈者……”

        利尔威的话语如带着冰霜的刀锋般插入了布托斯脆弱的内心。

        布托斯哭喊着解释:“不不,不是这样的……我对此毫不知情,老布托斯就是我的……”

        “收起你的假意!”利尔威瞪着双眼,用吼声打断了布托斯。

        布托斯从未见过利尔威对自己这样的凶狠过……

        利尔威近乎疯狂地大声吼叫着,同时用他剧烈颤抖着的手臂指向了卧在寒冰之下的“鲛鱼之泪”:“骗术高超的滑头,那是你的东西!你告诉我,为什么你的东西能用巫术将这里的一切冻结!包括我的同伴!”

        布托斯再一次大哭着抱向了利尔威:“我不知道,我不知道……那是我祖父留给我的……”

        但弱小的布托斯被利尔威狠狠地推在了地上。

        利尔威冷笑着,他的表情就如此时正滴落的黑雨,正消逝的寒冰:“这才是为什么,你敢独自在谷里西森林边缘露宿,这也是为什么那几只哥布林会被同样的方式包裹……你带着我们走进了谷里西森林……你让我们遭受了伏击,你能听到我们听不到的……你在毁灭我们!虚假的布托斯!”

        布托斯此时能做的除了摇头,只有摇头……

        利尔威的笑变得诡异而充满杀气,他一步步地走向布托斯:“也许人类孩子的模样也只是你的伪装吧?精明的恶魔后裔……”

        当“鲛鱼之泪”再一次洞悉到布托斯受到威胁时,它对利尔威发出了极具恶意的警告。

        深渊语从碎冰之中破裂而出,零散的寒冰犹如被爆裂魔法轰炸一般飞向了利尔威

        。

        利尔威下意识地用手臂遮挡住了脸部,但破裂的寒冰仍插在了利尔威的身体中。

        来自万古的寒意将利尔威生生逼倒在了地上。

        碎冰在一点又一点地融化,利尔威发出了极痛苦的嘶吼……

        善良的布托斯无法接受自己看到利尔威受到折磨,于是布托斯连自己脸上的雨水和泪水都来不及擦就冲到了利尔威的身边。

        利尔威的身体在疯狂地扭曲着……布托斯想将碎冰从利尔威的体内取出,但每次当他的指尖触及那零碎的万古寒冰时,不是被寒气逼退,就是被挣扎着的利尔威的身体撞开……

        布托斯痛苦地看着利尔威的金发和眉毛正飞快地退去色泽……

        最终,布托斯不得不无助地朝着“鲛鱼之泪”大吼:“你若真是老布托斯遗留给我的赠礼,就停止折磨利尔威骑士长!

        声音在震颤……

        泪水在滴落……

        “鲛鱼之泪”的暗紫烙印又闪烁了几下。那些破碎的寒冰纷纷从利尔威的体内飞出,掉在了一旁的地上。

        利尔威停止了痛苦的挣扎,但此时他本金灿的长发和眉毛都已变成了霜白。

        利尔威卧在地上,身体因之前的冰冷在抽搐着。

        布托斯冲上前抱住了利尔威,试图用体温和衣服来带给利尔威温暖……

        利尔威惨白的嘴唇在翕动着,他本澄黄的眼眸也变得无神且苍白……

        所有的寒冰都逐渐散去,本来天空中那些极黑的乌云也带着黑雨离开了广场的上空……

        利尔威的身体不再颤抖,但利尔威的心依旧冰冷……

        当利尔威恢复意识的那一刻,利尔威再一次将布托斯推开。

        可让布托斯的心颤抖的是,那种力气,很难想象是来自曾经的骑士长的。

        利尔威略微颤抖地从地上爬起,他此刻就像从冰雪中走出的怪物:“骗子……肮脏且下流……”

        利尔威缓缓地转过身,背对着布托斯迈开了步子……

        寒冰似乎抽光了利尔威所有的力气,利尔威的步伐极为缓慢,极为缓慢……

        布托斯看着

        利尔威离去的背影,落下了无比晶莹的泪水:“别这样……我求求你了,利尔威骑士长……你还未带着小布托斯找到祖父,你还未帮小布托斯找到祖父留给小布托斯的羊皮地图……别离开,利尔威骑士长……”

        利尔威微微站住,缓慢地扭过头,对布托斯回以一个极为怨恨且恶毒的眼神。

        布托斯在那一瞬间停止了哭泣,而那颗脆弱幼小的心也被冻结……

        布托斯就这样凝望着利尔威离去的背影,心中是无限的悲怆……

        当利尔威的身影逐渐在朦胧中模糊时,布托斯最终决定无声地离去……

        然而就在布托斯缓缓地转过身之后,眼前突然出现的人将布托斯狠狠吓了一跳。

        高大的躯干被黑色的斗篷所掩盖,兜帽下那张阴森可怖的脸清晰可见,更明显地是他猩红色的左眼还在滴流着黑色的血液……这,是那个曾在酒馆地下室出现,又在黑夜中遁逃的怪人……

        “不要伤害我!”布托斯猛地向后摔在了地上,他的声音在颤抖,他的内心充满了恐惧。

        然而那个怪人却对着布托斯敬以表示服从的礼节。

        “你,你是谁……”布托斯的脸再一次变得惨白。

        “Kegesha        Kugu        Duba……”怪人的喉咙中发出了“吱吱咯咯”的声音,那是一句低级的深渊语。

        布托斯依旧充满防备地盯着那个怪人,布托斯并无法听懂深渊语。

        那个怪人再一次对布托斯行礼,而后从喉咙中挤出了极为难听的通用语(一门几乎是所有种族都能掌握的极易理解和学习的语言):“我服从于祭司……我听从于你……”

        布托斯皱着眉头,这种话他是不会买账的。

        那个怪人似乎是为了表示诚意,于是向布托斯展示了接下来的举动:怪人的身后突然伸出了八支巨大的长满倒刺的蜘蛛腿,怪人的身体在蜘蛛腿的支撑下向前倾斜最终于地面平行……

        在一阵疯狂地扭曲和变型后,一只巨大的蜘蛛出现在了布托斯的面前。

        是的,就是布托斯和六骑士曾在谷里西森林里遭遇的那只,极为恐怖的巨型毒液蜘蛛。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