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中土之纪在线阅读 - 第十三章 突变的狂潮(三)

第十三章 突变的狂潮(三)

        丢了盔甲的骑士和被剥了皮的独角兽无异,曾经的光辉与荣耀,昔日的奋战与厮杀,都在被推向刑场的过程中一点又一点地殆尽。

        冲鼻的腥臭味铺满了骑士们的道路,从监狱到广场皆是如此。

        利尔威和其他的六名骑士从未想过自己的骑士生涯会以这种方式结尾,他们想过为王国战死、为荣耀献出心脏,甚至是为了保护平民而被斩首……

        毕竟,死亡对于骑士而言,只不过是掉脑袋的事情。但是,你的头颅究竟会滚向哪里?你的尸体是会在战场上腐烂,还是在垃圾堆里腐烂?这些问题就对骑士们十分重要了。

        阿尔文直到被臭鸡蛋砸到头都没能从醉酒中完全清醒;可怜的巴希鲁格在被缚之后又遭到了捆绑……

        而我们的主人公——英勇且无畏的冒险者,初踏征程的游荡者及见习骑士——希尔多里布托斯就即将在这里结束性命……如果老布托斯看到一定会很伤心吧,虽然我只是说如果。

        布托斯的头颅像极了秋天村庄里最硕大的麦穗,低得简直都要到了腰上。

        “利尔威骑士长……”布托斯小声呼唤着。不过就算是布托斯的心中比受到诅咒的光精灵(嗯……光精灵,在精灵之森的树木之中永生且永舞的半生命,是阳光最骄傲的子嗣,一切邪恶的诅咒都与他们无关,他们免疫一切黑暗的事物……)还要委屈,街道上那些粗鄙的市民们也不会停止投掷那些本应出现在垃圾桶里的东西。

        利尔威并没有回应布托斯,也许在他的内心比布托斯还要痛苦几千倍几万倍。布托斯未曾拥有的,他一度拥有过;布托斯即将逝去的,他也终将逝去……

        利尔威曾在梦中无数次接受圣光的洗礼,曾在梦中一次又一次地骑着四翼白马在去往精灵之森的道路上重复他心中最美的诗,哪怕那句诗只有七个字。毕竟,对于利尔威而言,再也没有任何文字要比自己心爱的精灵的名字还要美的了……

        布托斯的眼中饱含晶莹,当他转过头看到了坐在囚车角落的利尔威时

        ,布托斯内心的绝望简直比深渊还要深……

        “利尔威骑士长!我们不能就这样掉下脑袋!巴希鲁格付了三天的酒钱,还有十几桶啤酒没喝呢!”巴希鲁格在另一个囚车上大吼着。

        我也不知道小镇秩序的维护者们为什么要将巴希鲁格单独放在一个囚车里,并用笨重肮脏的链子将他困住……或许是因为他壮硕的身体,亦或是巴希鲁格打倒了六七个镇兵?

        利尔威并没有理会巴希鲁格。他们的所有东西包括勋章,都被扔到了广场中一根高大的柱子下。烈火将会将之焚烧,留下的将只有灰烬和残渣。

        “利尔威!”巴希鲁格在大喊,但无论他说什么都无法再激起利尔威的心。毕竟,与秩序作对只会使他们昔日的骑士身份更加蒙羞。

        最终,令人感到无比难受且痛心的道路结束了。

        利尔威被高高地绑在那根大柱子上,脚下是干柴与骑士们昔日的荣耀,而“鲛鱼之泪”也在其中,它此刻比以往的任何时候都要黯淡……

        其余的六骑士,包括布托斯都被推上了广场高处的行刑台。

        布托斯跪在肮脏的木台上,跪在小镇的民众面前。这是他第一次在这么多人前露面,这也可能是第一次体会到命运的讽刺。

        镇长斜靠在椅子上,如山般的肥肉堆积在一起,并微微向下坠着……

        “我们的小镇可从未发生过这样的事……”镇长张开嘴,露出了半口的金牙,吐出了浑浊的恶臭:“听说这几个万恶的人,嗯……是骑士!”

        小镇的居民们开始议论纷纷,咒骂声堆积到了极高点。而布托斯此时也落下了泪来,形状和“鲛鱼之泪”一样。

        “骑士,我可管不了,所以……”镇长那令人作呕的说话语气彻底激怒了巴希鲁格。

        巴希鲁格大声地谩骂着,直到嘴巴被一块又脏又臭的抹布堵住。

        “这该死的东西……”镇长继续说道:“所以我们将这件事的判决交给了骑士会的会长,让他决定这些人是该被怎样处死。”

        群众们

        的呼喊声重归了一致,每一个人都认为利尔威等人是最有应得的。

        当骑士会会长走上了高台时,群众们的声音渐渐息去了,就像暂时褪去的潮水。而利尔威却终于露出了表情——一个冷笑与苦笑参半的表情。

        “哼,我就知道这几个流浪骑士为了钱会做出一些下流的举动。但是……”骑士会会长的语调尖锐刺耳:“我从未想过,他们竟连最基本的骑士守则都不遵守!”

        七骑士在谩骂,在解释,甚至开始了央求……但是不会有人会去在意……

        骑士会会长高举骑士法典,大声宣布着处决:“骑士法典,堕落章,第四条——恶意剥夺无辜者性命,处死!其所在骑士团一并受处,剥夺其骑士身份及荣耀!并且……”

        骑士会会长冷眼看向了被绑在高处的利尔威。

        “圣光将会在其灵魂之上留下烙印,无论遁逃何处,幻化何形,烙印将永刻不灭,惩罚其直至化作尘灰。”

        这一次群众们没有呼喊,他们只等着这些骑士被处以极酷烈的刑罚。

        “我——驻守骑士,在此请求圣光,处决这些罪恶的灵魂!”骑士会会长高举法典,对着太阳的方向低声祈祷吟唱。

        利尔威的目光一点一点地黯淡了下来……

        在骑士会会长的仪式结束之后,便是刑罚的开始。

        率先被割下头颅的是勃兰特骑士,血液很快将木台洒满……

        布托斯紧闭着双眼,颤抖着身体……这并不仅仅是因为身边那血腥的场面,还因为自己就是下一个被处决的人……

        利尔威在勃兰特的脑袋落地前便已经闭上了双眼。

        罪责被推倒了利尔威的身上,他将被烈火活活烧死,他将在战友的头颅一个个落地之后接受最残忍的处罚。

        沾着无辜但光辉的骑士之血的砍刀被高高举在了布托斯的头顶。

        布托斯双拳紧握着,泪水从紧闭的双眼中涌出。

        他还想要去见老布托斯,虽然这也是一种方式,一种极快极简单的方式。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