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逆命王座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一章 阎城血案

第四十一章 阎城血案

        “小姐!您快逃吧,我给您掩护!”一个浑身是血却死战不退的老者,目次欲裂,手中的长剑已经布满裂纹,在黑夜中,反射着令人心惊的寒光。

        被称为小姐的女子,此时也是披头散发,一头暗红色的长发此时完全披散开,凌厉的眼神中充满着不甘和愤怒,银牙紧咬浑身不住的颤抖。

        “少主还没有回来,现在不是硬拼的时候!”老者见自家的小姐并没有撤退的打算,心中不禁有几分的懊悔,自家的小姐什么性格,自己作为把她从小看到大的人,实在是太了解不过了,只是眼下,却不是小姐逞勇斗狠的时候,那帮狗niang养的叛徒已经在青阳山强盗的帮助下攻了进来,距离这最后逃跑的机会也不过是转瞬即逝!

        “明伯,我不走!我要和路家共存亡!”女孩从纤细的胳膊上撕下一条绸带,简单的将自己那一头惹眼的暗红色长发绑了起来,铿锵一声,长剑出鞘,颇有一股英姿飒爽的气质。

        但是这些在被称为明伯的眼中看来却这么的无奈,叛徒的攻击又准又很,掐着时间点对路家发动了致命打击,少主还没有回来,路家战力不足,老爷和夫人此时生死未卜,但多半是凶多吉少,若是小姐没能突围出去,自己这个老管家真的就可以以死谢罪了。

        “小姐!您必须走!”明伯罕见的忤逆了女孩的意思,他作为路家的老管家,整整三十年没有忤逆过路家一句话,但是眼下这个生死存亡的时刻,却不是在优柔寡断的时候了。

        “小姐!您在,路家就还在!”明伯声嘶力竭的吼道,最后甚至双膝跪地,老泪纵横,“小姐,我求求你了,快走吧!”

        路幽也不过是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小女孩,眼下这种阵势被明伯这么一跪,也有点手足无措,当下手中的长剑都有些握不住,浑身颤抖,一双美目死死地盯着老者,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走啊!”明伯的声音更加嘶哑,若是落在那帮叛徒手中,以小姐的千金之躯,他们说不定会做出什么事情,更何况,他们这群人中还有来自青阳山那帮吃人不吐骨头的强盗,在明伯看来,这群叛变者能请动青阳山,恐怕自家的小姐在这之中绝对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虽说小姐在修炼一途上,没有少主那般的有天赋,奈何长了一张倾国倾城的脸,如今双十年华更是千娇百媚,美艳的不可方物。那帮虎豹豺狼!明伯用脚指头想都知道,若是小姐落入他们的手中,会是怎样的一番情况!

        “若是小姐执意不走,我就先杀了您,然后再自杀谢罪!”明伯知道,若是再不走等到后门这个唯一的豁口被堵上,自己这几个人插翅难逃,作为一个为了路家贡献了自己大半辈子的忠仆,明伯此时也是无比的绝望。

        听得明伯的话,路幽并没有觉得他在忤逆自己,整整二十年的朝夕相处,这个平时看上去一脸和气的小老头,绝对是自己在路家除了父母和哥哥之外,最亲近的人了。

        “明伯,你只管放心。”女孩的声音此时也冷静了下来,“我就是死,也不会落入那群人手中!”

        “明伯二十年的恩情,小幽无以为报,待到来世再报。”说完,手中长剑也不抖了,一股一往无前的气势,渐渐四散而出。

        嘭!就在此时,一直紧闭的院子的大门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掀开,尘土飞扬间,进来的却不是之前的那一伙叛徒和青阳山的强盗,而是一道颇为曲线玲珑的身影。

        若说路幽是一个含苞待放的祸水之花,那么眼前这个女子则是一朵已经完全绽放的牡丹,一举手一投足之间都蕴含着无与伦比的成熟风情。

        见眼前一老一少两人有些愣神,凡灵嘴角扬起一道微不可察的弧度,一刹那的风情,明艳的让人移不开眼睛。

        女人抬手一挥,整个破乱不堪的庭院突然之间恢复了平静,等到尘埃落定之时,定睛望去,哪里还有半道人影?只有整个路家院内四处散

        落的尸体和残肢断臂还在诉说着这里曾经爆发过的大战。

        第二天,整个阎城都炸了锅,作为阎城三大家之一的路家,突遭大难,路老爷和夫人死于非命,路幽小姐不知所踪,路武少公子也不知去向……

        然而这一切和在千广学院内,将自己完完全全沉入炎窟的书海中的左昭,一点关系都没有,至少现在还没有。

        自从启玄之后,左昭就更加被四象八番的精妙所折服,这本讲解通灵术的秘籍,先是由浅入深,向左昭将通灵术与太极之道结合起来,又在左昭启玄成功之后,向他治了一条明路,太极通灵,虽然道理是由简入繁,但是若是真正修炼起来,确实大道至简,一开始教授给自己的是最为复杂,也最难掌握的八番之术。

        古人研究星相的时候,东西南北各自定下了四尊星宿主神,苍龙、白虎、朱雀、玄武,并称四方主神,对应两仪中的阴阳,成为最复杂的八番。乾代表天,坤代表地,巽代表风,震代表雷,坎代表水,离代表火,艮代表山,兑代表泽。

        正是这样的八番,将大千世界中的如升月落,寒来暑往刻画的淋漓尽致。左昭只是稍一接触,便彻底的沉沦了进去,无法自拔。

        当然启玄之后最让左昭惊喜的一点是,自己竟然能够让通灵术的修炼也放在时间领域内,虽说延缓的有限,但毕竟也能够给自己争取到宝贵的时间,而此时,左昭在最缺的,除了钱,恐怕就是时间了。

        一比二的时间延迟,让左昭一天当成两天过,恨不得吃住在炎窟,要不是老鼋苦口婆心的劝说,左昭差点把自己的食堂搬到那上面去。

        江宁这几天倒也是乐得清闲,凭借老鼋的权限,给一个突然出现的人安排一个学生的身份,实在是没什么太大的困难。此时有了学生身份的江宁,更是一天到晚追随者今川良的脚步,不断的到处祸害着假期内留在学院内的学生。

        这一切还得是怪左昭,当这个人得知今川良的目的之后,眼珠子一转,坏主意便生了出来。

        “既然是纳新嘛,没必要将目光完全集中在一年级新生中啊,那些高年级的学生,只要他们愿意,同样也可以加入啊!”

        一语惊醒梦中人,左昭见当时今川良脸上那股子兴奋的表情,就知道,和小姑娘准备好去连骗带哄的拉别人去了。

        哼哼!可不能光我一个人受这份打击!贱人在心中恨恨地想到。

        就在凛冬假期最后一个月要过半的时候,左昭终于从炎窟中走了出来,那模样,虽然面容憔悴,但是两眼之中的精光却像是刚刚偷了一整窝鸡的黄鼠狼,幸福的都快要滴出油来。

        四象八番中的八番,在他的拼命研习之下,八番已经掌握了六番,除了难度实在大的乾、坤两番,另外几番,在左昭手中不说是如臂使指,也能张口就来,变幻出各种各样的通灵术法。

        来到新大陆短短不到三个月,左昭已经能够很清晰的感受到三千年来,上界和新大陆的差距了,学习通灵术只是自己恶补的一个开端,有炎窟这么一个大宝库,自己不趁着这个时间好好提升一下自己,实在是有些说不过去。

        回到住处,舒舒服服的洗了一个热水澡,左昭美美的睡了一觉,研习四象八番以来自己还没怎么好好睡过一觉呢。

        一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日上三竿,收拾了收拾,左昭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不禁满意的点了点头,谁想到那个貌不惊人的老乌龟收拾了之后竟然这么让人眼前一亮。

        左昭摇了摇头,不禁在心里叹了一口气,男人还是年龄越大越有味道啊。

        看老鼋那模样,想必年轻的时候也是万花丛中过的高手,至于叶沾不沾身,那就不知道了。

        但是等到左昭来到钟楼之上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这一身打扮,完全就是多此一举,那个老乌龟的住处,又变成了自己第一次到的时候的模样,甚至还

        犹有过之。

        倒是老鼋对此大大咧咧的憨憨一笑,不置可否,又搬出来第一次见面时喝的那两坛酒,对着左昭一通招呼。

        “虽说来者是客,但我这钟楼成年累月的没几个人上来,你这不到一个月已经来了三次了,”老鼋一脸肉疼的叽叽歪歪道,“照你这么个来法,我的酒都不够喝的了!”

        “别叽叽歪歪跟个娘们儿似的,”左昭大马金刀的往那里一坐,一把夺过老鼋小心翼翼的抱在怀里的酒坛,顿顿喝了两口,这才继续说道,“整的就像是谁愿意来一样。”

        嘿嘿一笑,老鼋也大大咧咧的在左昭对面坐了下来,仰头就是一通猛喝,末了,才说道:“说吧,这次来又有什么事情了?”

        变戏法似的从怀里抽出一包烟,扔给老鼋一根,左昭拿了一根点上,深吸一口之后,说道,“之前我说的,那一件事情,怎么样,前辈有什么眉目了没?”

        看着左昭给自己点上烟,美滋滋的吸了一口,老鼋继续笑道:“想知道?”

        “说不说,不说信不信我给你灭咯。”左昭一指被老鼋抽的吧嗒吧嗒的烟头,恶狠狠的说道。

        “你敢!”瞪了左昭一眼,老鼋藏宝贝似的将烟屁股藏在身后,悻悻地说道,“你想整合学院的力量,本来是好事,但是这件事情,我都做了数百年了,依旧阻力重重,有些事情,说起容易,做起来又何其难。”说到最后,老鼋狠狠地吸了一口,直接将原本还有一半的烟,直接吸的只剩了一个烟屁股。

        “我倒是有一个主意。”相比于老鼋,左昭就温和多了,有一口没一口的吸着,他轻轻的说道。

        “哦?”老鼋眉头一挑,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问道,“你有什么办法?”

        “老鼋,我问你,咱们学院,每年毕业的那些学生都去了哪里?”左昭问道,“要知道,虽然学院每年招收的学生很少,但是,这么多年过来,毕业的学生,都去哪了呢?”

        老鼋一听左昭的话,眉头不禁皱了起来,“学院每年招收的学生中,很大一部分都是西风大陆上其余五大势力的子弟,最近几年,其中有几个势力和学院不对付,仙域和广域八家中比较偏向于莫语殿的那几家都不再对咱们学院输出生源。”

        看了一眼左昭,老鼋喝了一口酒,兀自继续说道:“不过,你也知道,最近几年,由于什么活动的愈加频繁,有一部分人,在神魔之血的牵引之下,也成为了修士,这一部分人,不瞒你说,是最近几年我们最大的生源补充。”

        左昭一边听着,一边点了点头,眉宇间竟流露出一丝的得意。

        “之前的学生一般毕业之后就直接从哪里来的回哪里去,现在嘛,正好最先一批招进来的学生,今年就会毕业,我也没想好他们能去哪里,实在不行,就让他们也加入五大势力旗下的产业吧,毕竟是我们学院的学生,总不能饿着他们吧。”没有理会左昭的神情,老鼋唉声叹气的说道。

        “哈哈。”左昭大笑一声,冲着老鼋摆了摆手,说道:“我不相信你舍得让这么一批人就这么从你手中溜走。”

        “没办法啊,学院现在养自己都有些捉襟见肘了。”老鼋哀叹一声,原本就臃肿的肚子,不禁又变得大了几分。

        “交给我吧,”左昭已经抑制不住自己的兴奋了,这么一大批修士,对于急于在新大陆建立起自己势力的左昭简直就是雪中送炭,想让这么一批人从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溜走,左昭自认不会做出这种人神共愤的事情来。

        “交给你?”老鼋一脸的不可思议,“这可不是一个两个人,我们这一届的毕业生,除了回自己原地的,还有足足二十多个人呢,你确定你养得起?”

        左昭摇了摇头,说道:“光凭我一个人自然不行,我需要学院的帮助,而且,我保证,只要度过了今年,这将是你们想扔都舍不得扔的一个大宝贝!”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