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逆命王座在线阅读 - 第四十章 通灵

第四十章 通灵

        左昭实在是没想到,这今川良竟然是江宁的舍友,这个来自崇平的女孩子,凭借着一副温婉的性格,很快的就和江宁成为了非常要好的朋友。如今却见自己的好友坐在左昭对面一副泫然欲泣的我见犹怜的模样,江宁不禁怒从心头起,竟然敢在外面欺负女孩子,还欺负到我江宁的朋友身上去了!

        随即江女侠一击凌厉的巴掌对着左昭的后脑勺就拍了过去,出手如电,虎虎生风。

        左昭心里苦啊,自己啥也没干,就坐在这里安安静静的吃东西,突然冒出这么一个女孩子,开口第一句竟然就是要拉自己入伙,老天可见,自己可以说是安安分分守身如玉,啥也没做啊,鬼知道她为什么会哭……

        还好今川良虽然在抽泣,但听到了好朋友的一声断喝也回过了神来,连忙出声喝住了江宁。

        “你也加入!”

        左昭的脸上更加的愁云惨淡,但是见江宁一副嗔怒的模样,只能悻悻地点了点头,讨好的答应道:“成成成,我也加入。”

        今川良脸上的委屈瞬间消失的一干二净,她异常熟练的从身后的背包红掏出登记表记录着左昭的信息,这么一眼看上去,谁能想到,这个姑娘在不到一分钟以前还是一副梨花带雨的可怜模样?

        都是骗子啊……左昭仰天长叹……

        连哄带骗地送走了今川良之后,左昭看了看怒气未消的江宁,尴尬的笑了笑,心里想着怎么赶紧把这个话题给带过去,要是再这么气氛凝固下去,自己真不知道还能不能见到一会儿初升的太阳。

        “那个,最近怎么样啊。”左昭打着哈哈,一脸讨好的问道。

        瞥了左昭一眼,江宁倒没有再说什么,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说道:“以前的事情,其实你早就知道对不对。”

        “嗯?什么事情?”左昭有点懵,转念一想,觉得江宁可能是在问关于三千年前的事情,当下也觉得不知道该说什么还,毕竟被关在重界里这么久的不是自己,若真的想为前人解释一些什么,恐怕也不太好。

        “你一直说,鼋前辈也有自己的苦衷,一开始我还觉得你是在搪塞我,现在多多少少有点明白了。”江宁没有理会左昭的疑问,只是自顾自的说道,“不过既然时间已经过去这么久了,过去的事情,也就不提了吧。”

        听得江宁的话,左昭摇了摇头,一脸正色道:“这真是你现在心里的想法?”

        “不然呢?”

        “那好吧,”左昭没有再说些什么别的,有些心结只能当事人自己去解开,自己再说什么别的都不重要,也没什么作用。

        “我决定在炎窟里多待几天,通灵术是个好东西,已经太久没有出现在世间了,若是能够重新运用起来,想必也是一个不小的助力。”

        接着,左昭就将自己现了四象八番的一番经过,和自己的打算全盘的告诉了江宁,后者听完之后,静静的点了点头。

        “你想做什么就去做,作为白羽,我支持你。”

        “那你呢?”左昭问道。

        江宁的脸上罕见的绽放了笑容,如同春花烂漫,“我?我打算好好体会一下人世间的百态,在重界里被关了这么久,不活动活动,要生锈的。”说着,扬了扬手中的志愿单,左昭依稀记得,之前今川良也曾经拿出过那个东西让自己填。

        “你呢,有你的安排,我就做我千广学院的学生。”江宁回眸一笑,“虽然只过了几天,我真的越来越喜欢这个学院了。”

        看着江宁离去的背影,左昭的心中五味杂陈,说到底,江宁虽然在重界历经三千年,但依旧只是一个女孩,三千年的时间并没有让她历经沧桑,眼下,在这个充满活力的学院里,说不定能够让她真正的作为一个人类生活下去。

        吃过东西之后,左昭稍作休整,便回到了炎窟之内,有了鼋前辈留下的令牌,自己现在也可以随意的进出整个炎窟。

        那么接下来,就要正式的踏入通灵之路了。

        沉心静气的观察着四象八番,这本脱胎于上古时代星相学的秘籍,以太极之道入灵,生两仪、四象、八番,进而演化天地万物,一切大道至简,左昭有种预感,若是能够将这四象八番修炼至出神入化的境地,那么书中所提到的成神入圣,好像也不是一句空谈。

        按照书中所载,左昭静坐下来,沉心感受着所谓的大千世界内无所不在的灵。

        这种所谓的灵,按照书中的记载,是无所不在的,从何而出,去往何处更是无人知晓,仿佛与天地同寿,与日月同辉。通灵修炼一途,除了后面的至高境界难以捉摸,便是一开始的觉醒的时候是最为困难的。

        虽说灵无处不在,但是真想在世间捕捉到它,却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左昭已经捕捉了好一会了,虽说感受是能感受得到,但是想要引导其进入体内的时候,却无比的困难,这些漂浮在空间内的小家伙,一个个的滑溜的跟泥鳅似的,稍一用力便消失的无影无踪,想要再度找到它们,又要花费一番功夫。

        此时的时间领域就不起作用了,不管是通灵术,还是其所需要的灵,对于左昭来说都是一个完全崭新的领域,在没有详细的体察之前,饶是自己能够封锁这片区域的时间法则,对于这些小泥鳅来说也一点作用不起,反而会妨碍自己。

        没有别的省时省力的办法,就只能一步一步来,左昭小心翼翼的感知,小心翼翼的接触,更加小心翼翼的引导,时间飞快的流逝,他却没了一开始的急躁,整个人仿佛陷入了一种十分玄妙的境界,仿佛他此时已经不再是灵的追逐者,而是将整个过程变成了一种游戏。

        有时候就是这样,你越是想要得到一个东西,就越是困难重重,当你最后放弃了,它偏偏还要贴上来骚扰你一下。所谓无欲则刚,当你不把自己这份着急的心境表露出来的时候,在这场游戏中,就已经占据了主动。

        简单来说,就是,舔狗,舔到最后一无所有。

        在左昭这种撩拨之下,一股股的灵好像找到了归宿,被他不断的吸纳进自己的体内,左昭本身的神识当初在轮回河里经历了几番打磨,就已经比一般的修士要强上很多,此时此刻,在这场游戏中,这个优势更是被无限放大。

        从左昭开始感知到现在已经整整过去了四个时辰,这还只是他第一次感知灵的存在,要知道,就算是在上古那个百花齐放的惊艳大世,那些个通灵天才们的第一次通灵,能够坚持两个时辰的就已经很罕见了,若是能到三个时辰,便会被称之为通灵一途上的天之骄子,四个时辰,那简直有些闻所未闻。

        可是眼下的左昭虽然心里明白这些,却并没有表露出什么惊喜,倒不是说他心如磐石古井无波,是一个沉稳无比的人,只是他现在已经完完全全的被通灵术所带来的惊喜所淹没,四象八番,简直就是为他亲身打造的一般。

        世间万物皆有灵,太极之道便是大道至简的代表,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若是将这四象八番完全研究个透彻,所带来的的力量,左昭简直不敢想象。

        自己的时间领域不是只有对一个东西分解透彻,才会让他在时间领域内遵循自己所定下的时间法则么?有了四象八番,不管是什么东西,在左昭的眼里全都是一团灵,有了这个,再配合上时间领域,所能带来的效果,光是想一想,就让左昭有些开心的合不拢嘴。

        妈的!凌振,你不是想要老子的命嘛,看看下次见面的时候,我不把你的裤子给你脱咯!

        左昭在心里恨恨的念叨,几年前,被凌振一路追杀八百里的阴影在左昭的心里确实有点大,过了这么久,还一直念念不忘。

        通灵一途开篇最难,一旦觉醒迈入下一步的启玄,便简单了很多,尤其是对于实力本身就比较强劲的修士,更是如此。一般来说让灵与自己体内的玄力相结合,便是启玄的过程。这么做的目的,无非就是为了借由修士们更加熟悉的玄力来提高对于灵的掌控,但是四象八番却并不是这么做的。

        四象八番在这一方面的设计,简直让左昭有些心惊!

        众所周知,玄力的来源是体内的神魔血脉,若是不想堕入神魔,那么这一部分的含量必定会有一个极限,经过数千年的实验,大家都认为,地阶中级算是一个十分完美的等级,再高一点,神魔血脉的含量太高,整个人就不太稳定,等到这个含量跨越天阶,那么这个人就离堕入神魔只有一步之遥了。

        所以,普通的通灵既然依托于玄力,那么修士本身的实力自然也就对于通灵一途的最终成就有所限制,但是四象八番却另辟蹊径,它以不可思议的手法,将修炼者整个人都变成了吸纳灵的容器,摆脱了自身玄力的限制之后,左昭终于明白,书中所说的,成神入圣,好像并不是一纸空谈。

        以太极入大道,以万物为灵,四象八番的格局大得很,等左昭将自身按照书中所示演化为太极之道的时候,已经是三天以后了。

        这三天内,江宁上来看过他一次,虽然眉头紧皱看不出什么端倪,但是对于空间极为敏感的她确实能够感受得到源自左昭身边的能量波动,虽然不是很大,但绝对不是玄力的波动,想来就是他曾经说过的通灵术。

        上界的人不是练不了通灵术吗?江宁有些摸不着头脑,看来接受千寻的传承之后,左昭的变化远远不止是表面看上去的这么一丢丢。

        老鼋倒是心里大得很,除了忙一些学院里的课程安排,比如等来年开春入夏以后,一定要多多安排游泳课,还要自己亲自当教师之外,这个老乌龟就只是一个劲的躲在钟楼之上,喝喝小酒,晒晒太阳。不过在左昭启玄完成的那一瞬间,老家伙一直好似睡不醒的眼睛陡然射出一道摄人的光芒,手中接连比划数下,一道道的玄印飞舞而出,将那些怪异的波动,尽数拦下。

        “这小混蛋,在那里搞什么?!”

        此时的左昭已经完全沉迷于四象八番带给他的震惊和喜悦之中,对于周围的一切好像,都与他无关。

        在启玄完成的一瞬间,左昭觉得自身的气质好像都为之一变,呼吸间和天地隐隐相合的莫名气质让他有些心旷神怡,一呼,似此时北风呼啸;一吸,便成万里原驰蜡象。

        不对,怎么这么冷啊?左昭正在闭目感受之间却觉得一股股的阴风往自己的脖子里灌,一个机灵猛地回过神来,却见窗户不知何时被人给打开了,江宁就在一旁,看着自己急忙裹衣服的样子笑得合不拢嘴。

        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