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逆命王座在线阅读 - 第三十四章 从心到心的距离,生死营救

第三十四章 从心到心的距离,生死营救

        当左昭带着药和刚买的几件衣服回来的时候,却见到玄志华和雪满面愁容的站在外屋悄悄低语些什么。

        “怎么了?”左昭将东西放下,见他们两个人的眼神有些闪躲,便问道。

        “昭哥,江小姐的情况有些棘手。”玄志华眉头皱了皱,小声和左昭说道。

        听到他提到江宁的情况,左昭不觉心头一紧,“雪姑娘不是说,就是普通的受寒感冒发烧么?”

        “按道理来说应该就是这样,但是情况显然超出了我们的预料。”雪的脸上依旧是那种平平淡淡的表情,尽管她已经在尽力的表达自己的紧张。

        拨开他们两个人,左昭直直的走进了内屋,却见江宁安安静静的躺在床上,身上的衣服已经换了,但是那脸色,任谁都能看出来她的情况并不好。

        “她的生命力在飞速的流逝,体内的玄力也在消散,我已经尽力保留她的生命力,但是,还是没办法。”雪摇了摇头,有些无奈的说,“照这种情况下去,最多再半日的光景,江小姐恐怕就……”

        她没有继续说,但是都知道她想说什么。

        左昭轻轻握住江宁毫无血色的手,一股玄力顺着经脉从左昭的体内传了进去,但是却像是泥牛入海,不一会儿就消失的一干二净。

        “怎么会这样!”左昭心里一下子慌了,时间领域瞬间开启,甚至在同时,左昭的眼中也燃起了之前的火焰,但是却不是那种赤红色,而是两团幽黑的黑炎。

        时间领域被他尽可能的压缩至江宁的体内,但是却并没有起到半点效果,他也能感受到那种渐渐流逝的生命力,就像是流逝于手中的水,虽然左昭想尽一切办法挽留,却毫无起色。

        “一定会有办法的。”左昭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她是白羽!她也是千寻的传承者,怎么可能会……”

        无助的低吼着,却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眼前的女孩一点点的沉睡过去。

        “左先生,请,节哀……”雪轻轻叹了一口气,她不知道该说什么,但是眼下在她看来,最重要的就是保证身为千寻传人的左昭能安安全全的抵达学院。

        “不可能!”左昭怒喝道,他大口喘息着,吼出这一句之后,好似浑身的力气都被抽走,他定定地看着眼前女孩精致却毫无生机的面庞,用手轻轻的,颤抖着抚了上去。

        “吓到你了没,”左昭惨笑着,“吓到你了的话,你就醒过来啊。”

        “昭哥,左先生,”玄志华叹息道,“学院的船马上就到,我们得走了。”

        “你们走吧。”左昭怔怔地看着江宁,说道。

        玄志华一愣,“我是说,我们一起走。”

        “出去!”左昭低喝道,突然他像狼一般上身不动,只是回转了一下脑袋,虽只是一瞬间,但是那燃烧着黑炎的瞳孔所带来的浓重的杀意,却让玄志华狠狠地打了一个冷颤。

        玄志华稍稍作揖,便拉着雪一起走出了客房。

        “我们,接下来怎么做?”雪问道,现在看起来,左昭好像很难和他们一起离开永嘉号。

        玄志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半晌才说道:“你看到他的眼神了么?”

        “走吧,我们走。”摆了摆手,示意雪不要再继续纠缠下去了,“我相信左先生会去学院的,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已。”

        “那是像狼一样的眼神啊,坚毅、冷漠,我有点相信鼋前辈的话了。”

        说完便带着雪一起离开了,临走前,还不忘嘱咐道:“去和船长说一声,让他好好照顾一下左先生。”

        雪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便转身去

        安排了。

        在客房内,左昭再度开启时间领域,全身的力量都在这一瞬间被调动,身上如同洗澡一般被汗全部打湿,鬓角的汗珠,顺着脸颊如同小溪一般吧嗒吧嗒的滴下。

        到最后,左昭也是无力的瘫在座椅内,他无助的看着眼前的女孩,嘴里呢喃着,“你出来干啥,好好地待在我的脑袋里不好么,出来就出来嘛,到处乱跑什么,你看现在,你动都动不了了。”

        “不过说真的,还是得多亏了你啊。”左昭从怀里掏出一包烟,那是他刚刚买的,点上一根,“没有你下来帮忙,这艘船还真的就沉了。”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左昭将头转向一旁,吐出一口青雾,“之前我都不敢在你面前抽,你看我现在胆子多大了,都敢当面了,你倒是快起来打我一下啊。”

        说着,他从椅子山挣扎了起来,来到外屋,拿了几包东西之后,有拖着沉重的脚步走回了内室。

        一包一包的打开,左昭嘴里叼着烟,眼中朦朦胧胧地低声道:“来,看看老子给你买的衣服,这还是跟玄志华借的钱买的,呸,还得还那小子钱……”

        “江宁,你是白羽,肯定会没事的对不对……”

        可是不管他说什么,做什么,江宁就那么安安静静的躺在那里,像是一个累极了的人,在做一个长久的,永远不会醒的梦。

        左昭一边摆弄着衣服,眼角的泪和着汗水轻轻地滴落下来。

        突然之间,他好像想到了些什么,眸光大亮,脸色潮红,兴奋地有些语无伦次。

        他记起来了当初在重界中,上任白羽说过的一句话!

        “她有一丝千寻的传承……”

        那在冰海中和自己的时间领域重合的相似的领域之力,那在村庄夜晚救了自己一命的陌生力量,是不是就是他所说的千寻传承!

        左昭又仔细地感受了一下自己的时间领域,好像确实有了那么一丝不同。

        此时自己的时间领域或者说,应该叫时空领域。

        轮回河源头的那位老者曾经说过的千寻能力,古今阔阔无其不可往返之时,天地辽辽无其不可来去之地。

        自己之前的能力一直都是和时间有关,至于那神秘的空间之力,却是从来没有用过。

        原来一直存在于江宁的体内!

        想必自己在供能舱里陷入体内困境的时候,就是江宁利用她的空间之力救了自己吧,若是能够将其还给江宁,是不是还有一丝可能?!

        想到这里,左昭的心中重新燃起希望的火焰,但是当他神识沉入体内,看到已经完全融合的三份血脉的时候,他就知道,这好像并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

        “不管怎样,我要救你!”左昭看着眼前的女孩,坚定的说道。

        双手缓缓地结出一个略显生涩的印结,左昭能感受到,四周生成了另一种和自己之前完全不一样的领域,那正是之前蕴藏在江宁体内的空间领域。

        双手虚按,将领域之力打入女孩体内,再一感应,左昭的神色大为震惊,那原本一直在流失的生命力,竟然有了几分缓和。

        有用!

        但是左昭知道,这只能起到一个暂时的作用,想要彻底将她救回来,必须要将空间领域本源重新打回江宁的体内。

        神识入灵海,面对着已经融合的血脉,猛地冲了进去。

        修罗血脉、神魔血脉、千寻血脉此时以左昭的身体为战场,展开了一场厮杀。

        “正好趁这个机会,将你彻底镇压!”

        之前一直在暗中作祟的千寻血脉此时没了上一代白羽的执念,分

        解起来轻松了许多,眸中的黑炎渐渐熄灭,转而之前的赤红火焰却越来越旺盛。

        左昭周身的气息也在此时渐渐发生改变,那种在君道古战场中曾经爆发过的蛮荒气息丝丝外溢,浓郁程度令人心惊,连星昀剑都好像受到召唤一般发出了幽蓝的光芒。

        在星昀剑的感知中,这种蛮荒气息,生生的将整间屋子变成了上古时代神魔厮杀的战场。

        “开!”左昭在心底怒吼,只见一股蕴含着丝丝黑色的血液从左昭的四肢百骸中被分离了出来,在神识的控制下,从全身各个地方集中到左昭的心房,如同被俘虏押解的士兵。

        为了保证这份血液的生机,左昭只能以他自身为媒介,心脏为起点,输送到江宁的体内。

        他没有江宁之前那种出神入化的空间操控能力,只能用这种最笨,但是在他看来确实最保险的办法。

        做好一切准备工作之后,左昭四下里打量了一番,伸手一招,星昀剑便飞到了他的手中。

        “你若真是与我有缘,这一剑,便用你来。”左昭赤红色的眸子紧紧盯着泛着蓝光的星昀剑,只见后者竟然像是回答似的鸣了一声。

        “好!”左昭沉心静气,全身都进入了一种空灵的状态,他这种做法危险极大,不仅是对于他,也是对于江宁,从一颗心到另一颗心的血液传输,着实听上去有些骇人。

        分别在江宁和自己身上设下了时空领域,左昭深吸一口气,拔出星昀剑,直直的抵在心口。

        “等会儿,老子来救你了。”

        言罢,手势一沉,星昀剑直直的刺进了心房。

        时空之力瞬间发挥作用,将左昭全身的血液都封锁起来,避免他失血过多。感受着星昀剑刃的锋利,左昭嘴角惨笑,但是却不敢有任何大意,强忍疼痛,将那一股早就准备好的血液生生从体内取了出来。

        一般情况被剑刺了都不应该在第一时间拔出来,那会造成大出血,但是有着时空领域护体的左昭却并不担心这个,虽然随着黑色血液的离体,领域内的空间之力在迅速减少,但是还是可以提供给他一段时间的保护。

        “够了够了,就一会儿就行。”在脑中不断的提醒自己,这份疼痛在左昭看来还是可以忍受的,毕竟为了成为千寻,重界中尝过的痛苦可比这个大多了。

        气机牵引着那团血液飘到了江宁的胸口,左昭手中握着星昀剑,深呼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直到这时,他才直到,为什么那些个医生都不会给自己的家属做手术了。

        深吸了好几口气,才将颤抖的手稳定下来。轻轻在女孩的心口划开了一个十字,却没有一丝血液渗出来,一个时辰前还美丽的不可方物的江宁此时却如同一具干尸一般。

        刚刚划开皮肤,那团血液就想受到什么吸引一般,一个猛子就钻了进去。

        左昭死死地盯着江宁,看着眼前的变化,不禁大喜过望,完全忘记了自己的伤口,此时那里的空间之力已经彻底消失,血液像是不要钱似的,一股一股的向外喷了出来。

        确定江宁已经脱离危险之后,左昭脱力得跌落在地上,虽然时间之力还在不断的修复伤口,但是一时半会儿却很难起到效果。

        “妈的,你准备怎么谢老子,为了救你,把命给搭进去了。”左昭吐出一口血沫,有些无力的说道,只觉得眼前一黑,便昏了过去。

        时间领域随之崩塌,但是蕴藏于体内的神魔之血,没了千寻血脉的压制,此时却占据了巅峰,虽然左昭的伤势足以致命,但是却在以一种缓慢但是不可阻挡的态势愈合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