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逆命王座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三章 血脉融合

第三十三章 血脉融合

        多年以后左昭回想起来的时候,仍觉得当时在海中,对着自己柳眉倒竖,美目中尽是怒火的江宁别有一番风情。

        不过那时的左昭却没有那么多的心思想这些事情,神识被劈头盖脸一顿骂回来之后,见江宁接下来没了后续,左昭变也没再继续说什么,转而将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如何恢复眼前这个墨灵石供能器上。

        这玩意儿虽然个头不大,但是却能在被破坏之后依旧阻拦左昭的神识探查,这着实给恢复造成了巨大的麻烦。

        虽说左昭现在的时间领域看上去非常的不可思议,仿佛能够生死人肉白骨,但是那完全归功于左昭强大的神识,在轮回河里历经万世轮回,早已将他的神识千锤百炼,而每次动用时间领域,不论是做什么,左昭首先要做的,就是用神识将处于法则领域作用下的物质给分析个透彻。

        这也就是为什么但凡跟玄力沾边的,左昭每次都要费上一番功夫,他的神识虽然强大,但是面对着玄力这种集天地灵气于一身的能量,着实还是有着不小的难度。

        而眼下,这墨灵石竟然能够将他的神识拒之门外,这着实让左昭有些一筹莫展。

        静静飘在一边的江宁此时就像是云中谪仙一般,衣袂缥缈,只是那张吹弹可破的俏脸上确实一点血色都没有。

        “让开,我来。”她的神识探出,将左昭叫到一旁,心念一动之间,另一张领域陡然成型,细细感应过去,竟比左昭的还要大上几分,而且其中充斥的法则,其精妙程度也不是左昭那个能够媲美的。

        “你再来试试。”江宁对着左昭示意到。

        重新开启时间领域,左昭明显感受到,来自墨灵石的那股子抗拒之力现在已经消失不见,法则流转之间,原本破碎的机器竟然渐渐恢复了起来。

        就在左昭欣喜之际,体内原本安定下来的霸道血脉似乎是受到了什么牵引,突然暴起发难,竟然在一瞬间就将神魔血脉压制的抬不起头来。

        感受到体内的巨大变故,猛烈地痛苦再度袭来,其疼痛程度,不亚于当初在重界之中,为了接受千寻传承,而被迫痛晕过六次的感觉。

        左昭浑身剧烈的颤抖了起来,如同万蚁噬心的痛楚让他猛地吐出一口鲜血,在冰海中绽放出一朵凄艳的血花。

        在领域相互重叠的一瞬间,江宁也感受到了那种冥冥之中的牵引,她能够感受到,左昭的体内一股前所未有的巨大生命力仿佛在借体重生,此时的她虽然意识到那才是真正的千寻血脉,但是手中的星昀剑却也是在一瞬间出鞘,整个空间内的海水,竟然围绕着星昀剑,结出了一丝丝的冰晶。

        时间法则已经作用在了供能器上,不一会儿就将其修复一新,很快的,已经沉入大海接近四分之一的永嘉号,向世人展现了它强大的自救能力。

        密封舱瞬间重启,两排共二十个抽水器瞬间满功率工作,推进器开始将这艘巨大的海上城市一点一点的从冰海之中捞了起来。

        不一会儿,供能舱的水就被排的一干二净,而此时的左昭却陷入了半昏迷之中。

        即使江宁很及时的收起了法则领域,但是左昭的情况却并没有好转,反而越发的严重了起来。

        星昀剑只离着左昭的心口不过一尺,江宁能感受到那股磅礴的生命力,心底有个声音在不断地提醒她,不能冒险,要果断,但是这一剑她始终都没有刺下去。

        她想等,等左昭睁开眼的那一瞬间,看看那眼神中是

        不是自己要等的人!

        时间领域已经被左昭神识敛回体内,在领域内,左昭拼尽全力压制,可是那股霸道的血脉却始终不愿意俯首称臣,面对着体内的神魔血脉,就像是看到了生死大敌一般,誓要将之赶尽杀绝。

        左昭心念急转之间自然是知晓这到底是为什么,当初在重界中自己命悬一线之际得上一代白羽所赐千寻传承,虽是救了自己一命,给了自己一场大造化,却也是埋下了一颗种子。

        一颗不甘心的种子,经历了《绝夜录》中的万世轮回,这颗种子也算是悄悄的生长壮大,不知不觉之间竟然已经能和左昭本身分庭抗礼,隐隐的还要胜过一头。

        “虽体谅你心有不甘,但是这毕竟是我的身体,若是就这么被你夺了过去,实在是没得说法。”左昭在心间如是说道,虽不知能不能被感知到,但他还是要说。

        “既然你与这神魔血脉苦大仇深,我便不用神魔血脉。”左昭心念一动,存于体内的另一半血统确实在此时奔流了起来。

        让左昭没有想到的是,之前还稳压一头的霸道血脉,在遇到纯粹的人类血液时却如同遇到春水的寒冰,几个来回之间就被同化的一干二净。

        存于左昭脑海中的《绝夜录》此时也突然爆发出一阵光华,辐射进体内,将那一股子霸道血脉彻底收服,此时一道声音从其中传出来,如同黄钟大吕,一声一声敲打在左昭的心头。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还没等左昭反应过来,光华内敛,一切又变回一开始的模样,只是体内奔流的血液此时却变得有些不同,三方血脉在左昭的体内彻底融合,那原本属于上一代白羽的执念仿佛也随着光华的消失而变得一干二净。

        那应该是上一代千寻吧,左昭想,不过说的话倒是神神叨叨的,压下心头的疑惑,此时最重要的是自己体内的情况已经好转,神魔之血,修罗血脉和那千寻的传承,在此时已经彻底融合,江宁误打误撞之下竟凑巧促成此事。

        吐出一口浊气,左昭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却见到眼前如临大敌的江宁,低头望去,泛着寒光的星昀剑竟然就抵在自己的心口。

        “你这是,怎么了?”左昭支撑着身体坐了起来,却发现自己身上除了一条短裤,不着寸缕,当下老脸一红,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左昭,你给我等着……”江宁身体一软,便倒在了地上。

        左昭大惊,他也不顾别的,急忙来到江宁身边,将她抱在了怀中,只觉得一阵火热,被海水打湿的衣物紧紧贴在她的身上,将那曲线勾勒的更加诱人。

        “她也会生病,看来是个人类的体质啊。”左昭对于这个能够进入自己脑海的女子,之前一直搞不太懂她究竟是以一种什么样的形式存在的,但是眼下看起来,她也会品尝人间美食,生气的时候会发怒,高兴了会笑,也会生病,活脱脱的就是个人类嘛。

        左昭笑了笑,收起了星昀剑,一手环住江宁的脖子,一只手从腿弯穿过去。

        “三,二,一,起!”

        说实话,若是没有这一句,适才的画面还是很美好的,江宁此时如果还是清醒的,怕不是要再气晕过去。

        “你再说一遍信不信我杀了你。”被左昭抱在怀中的江宁显然还没有彻底晕过去,听得左昭喊得口号,不禁咬牙切齿道。

        只是她现在虚弱无力,说出来的话完全没了之前的威慑力。

        左

        昭将怀抱紧了紧,低声说道:“生病了就好好休息,别说话。”

        感受到左昭的力量和胸口传来的温暖,江宁缓缓闭上了眼睛,头一歪,就在左昭的怀中睡着了。

        从船舱底部上来的时候,左昭特意打开了领域,毕竟一个不着寸缕的男人,抱着这么一个千娇百媚的姑娘,难免会被外人说道。

        回到客房之后,左昭一打开门就闻到了那股子血腥味,眉头一皱,他四下里看了看,抱着江宁来到隔壁,猛地一脚踹开了门。

        早些时候两条锁链从左昭原本住的客房隔壁飞射出来,这里显然早就被那一伙杀手给控制了,只是他们都是普通人,自己几日以来一直没曾注意到。

        来到房间里,将女孩轻轻的放在了床上,左昭又去隔壁找了一身衣服穿上,并把江宁的另一件衣服拿了出来。

        “嘶,这可怎么办?”看着衣服,左昭有些哭笑不得,那道锁链好巧不巧的将这衣服穿透,留下了这么一个前后通透的大窟窿。

        自打认识江宁以来,左昭就在沂山城见她买了这么一身劲装,除此之外身上就只有这一套素衣,着实是有些寒酸。

        “昭哥!”玄志华的脸上还是满满的惊喜,“这一整船的人都得感谢你啊。”

        左昭摆了摆手,却瞥见了玄志华身后同样也是浑身湿透的雪,不禁问道:“雪姑娘怎得也。”

        “那个凶手想跳船,被我追上了。”雪依旧是那副冷冷的表情,“他们确实是凌振派来的。”

        “人呢?”左昭觉得应该还能问出更多的东西,便出口问道。

        “杀了。”冰冷的不带一丝感情。

        左昭无奈,只能打哈哈,“好,杀得好。”

        “对了,雪姑娘,你有没有多余的衣物?”左昭话头一转,在雪近乎杀人的眼光中上下打量了她一番,见她和江宁身材差不多,便出口问道。

        “昭哥,你这是。”玄志华一看情况不对,他自然是知道左昭应该没什么恶意,但是雪这个女孩实在是不能以常人度之。

        听得玄志华的话,左昭便将在供能舱的事情说了出来,顺便带着他们离开了这个满是血腥味的房间。

        待看到躺在床上的江宁之后,雪眼中的情绪才收敛了几分,走上前去,摸了摸女孩的额头,又仔细的检查了一下,开口说道:“应该是受了寒,没什么大碍。”

        “我去拿几件衣服给她换上,再吃点药就没什么大问题了。”言罢,怔怔的看着左昭和玄志华。

        “怎么了?”二人互相看了一眼,不明白雪为何说完就就不动了,反而盯着自己两个人看。

        “奥,谢谢雪姑娘。”左昭转念一想,可能是自己礼数不周,还没道谢。

        “还谢谢呢!”玄志华倒是反映了过来,人家两个女孩子换衣服,自己这两个男人站在这里算什么,当下拉着左昭出了门,“拿药去!”

        “没钱……”左昭可怜巴巴的看着玄志华,想来他也是一方富豪,摆在眼前,不宰一刀实在是不好意思。

        “拿去吧。”玄志华倒是大方,直接从怀里掏出一沓银票,递给了左昭,这之中虽不乏拉拢之意,但更多的是一股子尊崇。

        能够凭借一己之力将永嘉号从冰海中捞了回来,玄志华看着左昭离去的背影,心中暗自思忖,这个左昭,说不定真如鼋前辈说的那般。

        (PS:第二章送到!求各位看官老爷们给点票,打发点给我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