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逆命王座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五章 千陌

第二十五章 千陌

        接下来的行程就变得平静多了,左昭时不时的读读书,等天气好些的时候就骑得快一些,天气不好就找个驿馆避避风,几日下来,已经将东越国横穿了一大半,再有半日的行程,便是东越国东部沿海第一重镇陌城。

        经过那夜的激烈战斗,没过两天,左昭就神秘兮兮地拉着江宁说自己的实力已经突破玄阶达到地阶了,一开始江宁还不相信,等见到左昭的领域一开,范围竟然直逼十丈的方圆,才怔怔地点了点头。

        “我就说可以提升吧。”左昭挑了挑眉,笑道。

        “笑!笑!就知道笑!”江宁不知什么时候抽出了星昀剑作势就要往左昭身上劈过去,等到剑刃快要砍到左昭的身上的时候才愤愤地收手,手腕一抖,用一侧狠狠地抽了左昭一下。

        “你还当这是好事!”

        言罢将剑猛地扔到地上,头也不回的跨上马走了。

        左昭哑然,看着江宁临走时的眼神,自然知道她在想什么,当下讪讪地笑了笑,捡起星昀剑,拍了拍上面的灰尘,也跨上马追了过去。

        感觉左昭追了上来,江宁回头骂道:“左昭,你给我听好,前面说的不是开玩笑,我也不喜欢开玩笑。你若是堕入神魔,我第一个斩你。”

        左昭深吸了一口烟,吐出一口烟雾,回应道:“真到了那个时候,不用麻烦你,我自行了断。”

        听得左昭的话,江宁再也忍不住,一巴掌对着左昭拍了过去,“你混蛋!”

        领域瞬间张开,虽然只有尺许宽,却让江宁的掌速迅速降了下来。

        这是左昭进入地阶以后,领域得到的新的提升,他已经可以在领域内,让即使有玄力的人也听从领域内的法则。

        轻轻地拨开江宁拍过来的一掌,左昭沉声道:“西风大陆上的人,尽是一些狂傲之辈,如若没有足够的实力,他们怎么也不可能心甘情愿,踏踏实实。”

        “想要终结神魔,离不开他们,”左昭看了看江宁,见她已经平静了下来,继而说道,“就算是一场赌博吧,看看时间到底站不站在我们这边。”

        “再说了,万一呢,万一我能控制呢?”

        说道最后左昭还是忍不住笑了笑,“现在先别想那么多有的没的,先想想怎么让这群人低下他们昂了三千年的高贵头颅吧。”

        江宁听着左昭说的话,心中也是有几分无奈,俏脸上愠色尽消。

        又走了两日,抬眼望向远处黑压压的一片,就像是匍匐在地平线上的巨兽。

        “那就是陌城?”

        左昭看了看地图,点了点头,“应该就是了。”

        “依靠航海兴起的一座商业之城,号称明肇大陆东部第一大城。”说着策马上前,“今日走得比较早,再快些,还能应该能在日落之前进城。”

        “这白天也太短了吧。”随意的叹了一句,便朝着不远处的陌城而去。

        须知望山走倒马,虽然看着不远处的陌城好似很近,实际上,这一走就是半日的光景。离陌城越近,附近驿道上来来往往的人也渐渐变得多了起来。

        不愧是临海东部第一大城,即使是在冬日里,依旧向外界展示着她的繁华。

        可是越是临近,左昭越觉得整个陌城里面好像和其外面看上去有些不同。

        一边想着一边看了看身边的江宁,见后者也是黛眉微蹙,看着不远处的陌城若有所思。

        “你也感受出来了?”左昭稍稍偏了偏身子对着江宁说道。

        “这陌城,有点不一般。”江宁轻声说道。

        在新大陆,除了西风大陆和极北之地,能够在其他大陆见到修士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想将军府的路武只不过是一个意外,这一路行来,大大小小的城镇也经过了十数个,这期间,左昭二人一个修士都没有遇到,怎的此时在这陌城,离得远远的,左昭就能感受到那种雄浑的波动,显然里面不仅有修士,还有不少。

        “先进城再说吧。”左昭对着江宁挥了挥手,示意她跟上。

        陌城位于大陆东部沿海,靠航海发家,也是明肇大陆联系西风大陆最重要的港口,千年以来,这里一直都是明肇大陆里最了解修士的城市,没有之一。

        又走了大约有半日,中午时分进城,左昭就明显的感受到了来自海滨城市所独有的气氛。

        闻着空气中弥漫的海鲜和千年不散的珏酒花的香气,左昭舒舒服服的深吸一口气,叹道:“不愧是酒都。”

        江宁撇了撇嘴,眸子低垂地低声骂道:“酒鬼!”

        城内的气氛十分火爆,好像在举办什么节日一般。即使是在冬日,也能感受到这座航海之都、珏酒之都如火的热情。

        由于人流实在是太过于拥挤,左昭二人不得不下马步行,向着城内走了约莫有半个时辰,远远的望着城中心的航海广场上似乎是在办什么活动。

        左昭能够感受到,那几股修士传来的波动就是从那里传出来的,为了不打草惊蛇,他还是决定先问问情况在决定下一步的行动。

        带着江宁四下里看了看,刚决定了去哪里,之间江宁指着不远处的一块招牌,念道:“十日客栈。”

        左昭苦笑一声,开口道:“你是不当家不知当家苦。”

        “没钱了?”江宁依旧是静静的站在那里,问道。

        有些局促的搓了搓手,左昭支支吾吾的说:“也不是没钱了,但是节约一些总归是没坏处的吧。”

        “那就走吧。”江宁听得左昭说的话,便直冲着客栈内部走了进去,刚走几步,耳朵没听到身后跟上来的脚步声,便头也不回的说道:“我有钱。”

        左昭一愣,连忙赶了上去,在江宁耳边轻轻问道:“你有钱?你有个锤子的钱。你知道啥是钱么?”

        江宁不理他,直直的走了进去,依旧是挑了一个靠窗的位置,气定神闲的坐下,学着前几日左昭的模样,对着侍者说道:“上几道特色菜。”

        “得嘞,小姐,您稍等。”小二恭敬地说道,“小姐,您想喝点什么?”

        “来份清酒就好。”说罢,江宁从手里变出几枚碎银,像模像样地放在小二手中的盘子里,权当小费。

        左昭看着她果然拿出了一些钱,心中不免觉得有些吃惊,当下问道:“你这是从哪里来的?”

        江宁目不转睛地看着窗外的大海,喃喃的说道:“这就是大海么,我第一次见到。”

        “你先说钱是怎么来的嘛。”左昭哭笑不得,之前点菜的模样倒是学的像模像样,只是不知道这个钱,虽说自己并不在意,但是若真是来的不干不净,倒也不太好。

        “前几日,不是路过了一个土匪山寨么?”江宁把头转了回来,明亮的眼睛看着左昭,说道。

        说起这个,左昭便记起来了,大概是几日前,路过了一个土匪营寨,也不知道是临近年关了业绩不怎么样,那个土匪头子把想法打到了左昭二人的身上,看着江宁娇俏的容貌,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了,竟然口

        出狂言:

        “小娘子,跟着老子回去吃香的喝辣的,不比这冰天雪地里赶路要强的一万倍!”

        说完还肆无忌惮的大笑了几声。

        那日江宁的心情恰好不怎么样,连左昭都挨了一顿打,这下听得那个土匪的话,左昭在心里轻轻地为他祈祷了一秒,但愿江宁手下留情,让他死的时候痛快一些。

        果然,土匪头子的话还没结束,江宁手中寒光一闪,星昀剑从出鞘到收回只用了一瞬间,那个土匪头子的项上头颅却像是陀螺一样在空中打了两个转,滴溜溜的落在了雪地上。

        四周的小喽啰见老大的脑袋都搬了家,当下哪敢停留,霎时间作鸟兽散,可是江宁此时却还在气头上,哪里肯放过他们,追上去,抓到一个问了他们的老窝在哪里。

        左昭就在一旁静静的看着也不说什么,说真的自己当时也不敢说什么,生怕还在气头上的江宁一个生气连他也给宰了。

        就这么过了大概半个时辰,去时纤尘不染的江宁,回来时依旧翩翩然如同雪中仙子,脸上的怒气未消,将星昀剑扔向左昭,檀口中愤愤地说:“一群人渣,该杀!”

        事后左昭才知道,在山寨里还有十数个不知什么时候被抢来的女人……

        看着眼前的江宁,左昭才意识到,她好像确实也是那种行走在上路中,冷不丁的蹦出来一个山大王说:“小娘子,有几分姿色,回去做我的压寨夫人吧。”的靓丽女孩。

        只不过,这个山大王的下场可能都比较凄惨罢了……

        “左昭,我进城之后,就感受到了一股很熟悉的气息,”江宁看着左昭说道,“他就在这个客栈内。”

        左昭一愣,难道又是自己之前认识的人?

        “谁?我,应该认识么?”左昭看着不远处的航海广场,上面人头攒动,乌压压的一大片,不过仔细看上去,人群中,也是分了很多种不同衣着的人,想来应该是来自了不同的国家。

        “你我都不认识。”江宁看着眼前端上来的酒菜,眉眼突然亮了几分。

        左昭呵呵一乐:“你我都不认识,那熟悉从何谈起?”说完,夹起一块鱼肉放在嘴里细细品尝了起来。

        “难得,冬天里还能吃到这么鲜嫩的千纵鱼。”

        “这份熟悉啊,可要从三千年前谈起了。”一道突兀的声音突然在左昭的耳边响起,他神色一凛,手就向着一旁的星昀剑探去。

        “没事,他没什么恶意。”江宁依旧在一旁自顾自的吃东西,这一下倒是把左昭整得有些懵,他抬头看了看来者,却是一位颇有些帅气的青年。

        “千寻你好,”青年笑了笑,开口道:“我是千广学院的学生,玄志华。”

        “我可以坐下么?”

        左昭点了点头,“玄志华?玄家的人?”

        青年依旧是一副和煦的笑容,说道:“进了学院,我便不想再称自己是家族的人。”

        “说吧,跟我们跟了多久了?”江宁一边吃着东西,一边问道。

        玄志华看了看江宁,一开始还有些疑惑的神情顿时豁然开朗:“白羽,久闻大名。”

        左昭看着玄志华的帅脸,还有那一副着实很容易让人生出好感的笑容,还是十分戒备的问道:“你好像对于我们很了解?”

        玄志华咧嘴笑了笑,说道:“不不不,不是我了解,而是学院了解。”

        “我只是得了学院的授意,在这里恭候千寻多日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