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逆命王座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三章 神魔侍从

第二十三章 神魔侍从

        待到李漠走后,不知道在屋外和老板说了些什么,老板回来的时候,虽然冻得直打哆嗦,但是脸上的笑意却像是春天的太阳。

        “刚刚那位公子真是好人呐。”老板拿起快要干到没有墨水的毛笔,张开大嘴哈了一口热气,在账单上写下几个大字,随后便将算盘噼里啪啦的又打了一通。

        “老黄历说今天遇贵人,果然,古人诚不欺我。”

        看着老板心满意足的样子和眼前默不作声的左昭,江宁想了想,还是开口问道:“后悔么?”

        听得江宁的话,左昭才从沉思中回过神来。“后悔什么?”

        “你的实力下降啊。”江宁晃着杯中的茶水,喝了一口,却发现,早就凉了。

        左昭笑了笑,“我本都是死过一次的人了,还在乎这个?”

        见左昭也算想得开,江宁便没有过多地言语,慢慢用玄力温着手中的茶水,待到热气升腾,才慢慢地喝了下去。

        “不过,李漠的到来,确实也带来了一些警示。”左昭手指轻轻敲着桌子。

        江宁看向左昭,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不管是在哪里,没有实力还是很难说话啊。”左昭缓缓说道,“其实,在李漠露出李家的家徽的时候,我就相信他了。”

        江宁有些不解的问道:“为什么?就刚刚那个人?你相信他?”

        她显然对于李漠没什么好印象,在她看来,即使这个李漠实力强劲,但是那股子傲气,实在是让人难以接受。

        “在我的印象中,西风大陆上的情况也是一滩浑水。”左昭眉头紧皱,“仙域、聚灵界、阎城、广域八家、音谷和千广学院。”

        一个个动一动整个新大陆都会颤两颤的势力名称从左昭的嘴里说出,“这里面能够真正可以信任的,恐怕也没几个了,广域八家中的李家、阎城还有上一任千寻创建的学院。”

        “从上古时代算起来,他们就是千寻最忠实的追随者,也许李家确实如同李漠口中所说的那般,只相信拳头。”左昭看了看江宁,比了比自己的拳头,说道:“那就让他们看看谁的拳头更大。”

        “毕竟在乱世里,拳头才是硬道理。”

        听得左昭这番话,江宁不禁噗嗤一声笑出声来,“就你现在的水平?还谁的拳头大?”

        “你知道刚刚那个李漠是什么水平的么?”

        左昭看着江宁,等着她把话说完。

        见左昭依旧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江宁气不打一处来,她伸出手指点了点左昭的额头,恨恨地说道:“他是地阶大圆满的水平,真正的半步天阶,刚刚他要是想杀你,我都拦不住。”

        左昭轻轻把江宁的手拨开,看着后者气鼓鼓的表情,不觉笑道:“我知道。”

        “嗯?”江宁冷哼一声,瞪着左昭。

        “在重界中,那个老头说过的话,你还记得么?”左昭呷了一口茶水,道,“不入生死,不堕轮回。”

        “这世上,能杀死我的家伙,还不存在呢。”

        江宁撇了撇嘴,觉得左昭就是在狡辩。

        “而且,我能感受到,半步地阶只是开始,我有感觉,应该能在一个月内,回到之前的实力。”左昭自斟自饮,轻轻的说道。

        江宁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美目盯着左昭,一脸的不可思议,她第一次听说一个人觉醒玄力,成为修士之后还能够提升自己的品阶的

        !

        “这……这怎么可能?!”江宁摇了摇头,依旧不相信左昭说的话,“从来没有过!玄力的品阶是根据修士体内的神魔之血的比例判定的,你这个说法怎么可能!”

        “听上去很不可思议,对么?”左昭看着一脸难以置信的江宁,说道:“但是这却是真的。”

        “就发生在我的体内。”

        江宁目光中的疑惑更加浓郁,他这句话什么意思?是说,他体内的神魔之血的比例在自行提升?

        “你?”江宁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她努力想让自己平静下来,深呼吸几下之后,才缓缓地说道,“将来能控制住么?”

        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之前也不是没人想通过换血之类的手段强行提升自身的品阶,但是那些人无一例外,全都失控,最后沦为神魔,被人们强行抹杀。

        如果,眼前的这个人,没法控制住自身的神魔之血,万一将来有一天,江宁的身子微微颤抖,她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做。

        看着江宁的模样,左昭笑了笑,说道:“放心好啦。”

        虽然左昭让江宁放心,但是后者却完全没有放心的模样,反而直直的盯着左昭,一字一字的说道:“从现在开始,我会时刻关注你。如果我发现你有失控的迹象,左昭,你听好了。”

        “我不管什么不入生死、不堕轮回,我会毫不犹豫的、想尽一切办法的,杀死你。”

        看着江宁眼中的坚定神色,左昭知道她不是在跟自己说笑,如果真有那一天……

        “如果真有那一天,别让我变成神魔再杀,我不想变成那种令人厌恶的东西。”左昭对着江宁举杯,以茶代酒,一饮而尽。

        “没问题。”江宁也对着左昭轻轻举杯,那模样活脱脱的像极了快意恩仇的江湖女侠。

        见窗外的雪势渐弱,左昭给老板留下了几枚碎银,便带着江宁离开了。

        出了驿馆,虽然雪势减弱,但是四周依旧是白茫茫的一片银装素裹,大致辨别了一下方向,从被雪遮掩住的驿道上继续向西行去。

        左昭和江宁两个人,此时都陷入了沉默,只听得马蹄踏雪的沙沙声,一时间四下里除了呼啸的寒风,竟变得出奇的安静。

        就在沉默中又行了大概半日,两人来到一座村子前,远远地看着村子,左昭就嗅到了一丝怪异的味道。

        他对着江宁示意了一下,便翻身下马,向着村子里望去。

        “怎么了?”江宁打破了半日以来的沉默,来到左昭身边问道。

        左昭只是对着江宁比了一个禁声的手势,左手向下虚按,江宁明显感受到,周身大约五张以内的雪花飘落的速度在一瞬间减慢了非常之多,几乎就是静止的。

        “你知道之前,在小庙的时候,烨磊借助那次契机,觉醒了自身的神魔之血,成为了修士。”左昭看着眼前的村子,逐渐弯下身子,对江宁悄悄说道:“当时我能感受到,在那附近,还有很多。”

        “还有很多?”江宁见左昭如此动作,知道不可能是无中生有,紧紧跟在他后面,一步一步得向村子里走去。

        “真正的神魔降世,怎么可能没有随从供其驱使?”左昭说道悄悄地来到了村口处,神识向里面一探,心里就明白了大半。

        “整个村子里已经没有活人了。”左昭摇了摇头,虽然是一个小山村,但是怎么说也有上百户人家,此时却安静的可怕。几乎

        每家每户都横七竖八的躺着几具尸体,上面覆着积雪,看情况,应该就和几天前的鼓声有关。

        江宁跟在左昭的后面,之前为了方便骑马,特地买了一身束身的衣服,此时悄悄的行进着,就像是一只暗夜里的猫。

        突然她好像感应到什么似的,扭头向一边望去,喊道:“小心!”

        不知从哪里射过来的一杆长矛如同划破夜空的闪电,速度之快让人生畏,但是却在进入领域的一刹那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强行按了下来。

        左昭顺着长矛掷过来的方向望去,雪夜中,借着反光,左昭瞥到了那个黑色的身影。后者见一击不中,眼底的赤红色火焰更盛几分,对着天空嘶吼一声,直直的冲着左昭二人迎面冲来。

        就在黑影移动的瞬间,左昭明显感受到四下里还有另外三个相似的波动在朝着自己飞速的赶来。

        “速战速决。”左昭对着江宁说道,自己的领域虽然能够阻挡得住那柄掷过来的长矛,但是在接下来的战斗中,就显得有些多余了,这些个堕入神魔的人,以自己现在的实力,还没办法对他们产生什么影响。

        一旦陷入包围,必将是一场苦战。

        星昀剑瞬间出鞘,玄力附着之下,在这冬天雪夜里,好像为威力也大了几分。

        脚下用力一踩,身形更向前了几分,对着迎面而来的侍从一下虚晃,长剑在玄力的加持之下,直直的劈向它的腰部。

        这本是避无可避的一击,左昭在那一瞬间将速度提升到了极致,但是那个侍从却做出了一个十分诡异的动作,前冲的身体强行后仰,不顾骨折的危险,堪堪避过了左昭的这一剑。

        听着从侍从腰间传来的令人牙酸的骨骼摩擦声,左昭就知道,这些神魔侍从,整个的身体构造已经不能再以人类的标准衡量了。

        即便骨折,在神魔之血强大的再生能力下,也会在一瞬间完成对身体的修复,要想解决这些怪物,只有将它们的脑袋砍下来。

        感受到另外那三股波动越来越近,左昭知道不能再拖了,他对着江宁做了一个绕边的手势,示意她多注意下四周的情况,眼前的这只怪物,自己还是对付得了的。

        脚下又是一踏,左昭闪身向前,他故意漏了一个破绽,拼的就是自己的领域能够延缓这个怪物的攻击,哪怕只有一瞬间!

        “成了!”左昭将领域缩小到只有自己周身几尺内,面对着那袭向自己脖颈的一击,左昭一剑将那侍从的头砍了下来。

        不过,虽然已经不受控制了,但是在惯性的作用下,攻击却是去势不减,连同着不受控制的身子直直的奔着左昭而来。

        “下次再用这种搏命的打法,我可不救你了。”江宁清冷的声音在一旁响起,原本还向前扑的躯体,此时却在半空停了下来,江宁一挥手,将它远远的扔了出去。

        “你也会操控时间?”左昭虽然有些惊讶,但是并不奇怪,但是旋即他就发现了不对的地方,适才,他并没有感受到自己周围有时间的波动。

        “现在不是问这个的时候。”江宁对着前面扬了扬精致的下巴,说道。

        左昭也感受到了面前的三股波动,和之前的那个神魔侍从不相上下,有一个,隐隐之间,竟然还要高过几分。

        “好嘛,有的忙了。”

        (PS:七夕节快乐!今日一更送到!以后工作日改为下午六点更新,周末照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