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逆命王座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二章 雪中凤凰

第二十二章 雪中凤凰

        却说左昭二人有了马儿之后,速度明显提升了很多,只用了短短三天就出了南潇的国界。

        “此处再往东,皆是一片平原,东面这个小国叫东越国,很快了,顶多再有一天半,我们就能到陌城了。”左昭骑在马上,看着地图,今年的天气冷的格外的快,还没入冬,这天气阴森森的竟要下起雪来。

        “需要休息一下么?”左昭看了看在身后的江宁,第一次骑马就跟着自己三天以来辗转一千多里,别说是她这么一个女子,就是自己第一次骑马的时候,也绝对撑不住这么久。

        江宁摇了摇头,说道:“还好,在重界中被困了太久了,好不容易出来走走,没那么容易累。”

        眼见江宁都没有说累,左昭也放下心来,“走吧,去前面找个地方休息一下,看看这个雪到底下不下。”

        二人在晦暗的天色下,渐渐远去,驿道两旁的老树在寒风中晃着光秃秃的枝丫,只有几只寒鸦从天边飞到近前来,又从面前飞到远方去。

        “诶,到了千广学院,你真的打算去那里当一名学生么?”半晌之后,江宁出言问道。

        左昭点了点头,“虽说,神魔遗体放在了展会大厅里,但是如果不成为一名学生,可是连校门都进不去,更何谈进到大厅那里。”

        江宁应了一声,“还以为什么人都可以见到呢。”

        左昭笑了笑:“放心,上一代的千寻可没你说的那么白痴。”顿了一下,看了看江宁,继续说道:“还有上一任的白羽,人家啊,聪明着呢。”

        江宁听到左昭的话,眉头皱了皱,总觉得他话里有话,拐着弯的说自己的不是。

        两个人就这么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向前走着,不一会儿,天上下起了星星小雪,渐渐地雪势渐起,左昭勒马回身,来到江宁身旁,腾出一只手,拽住江宁的缰绳,在北风中喊道:“跟紧我。”

        江宁应了一声,任由左昭抓着自己的缰绳一点一点的冒雪前进。

        再说到烨磊那边,几日前道别了左昭,他便兴奋的顺着之前将军制定的路线前往东林城。回到他和左先生道别少将军和菲尔姐的地方的时候,烨磊心里一下子慌了半截。

        地上的东西非常散乱,一看就是走得时候慌乱之下造成的,烨磊来回看了好几遍,越看越慌,“难道是有追兵?”他这么想着,当下不敢停留,脚下生风,迅速朝着杜宇他们离去的方向而去。

        那日,在左昭带着烨磊刚走不久,隶属于大皇子部下,狂啸军团的一伙侦察部队就撞了上来,虽然没有对杜宇他们造成什么损失,但还是让他们心里的紧张更甚,毕竟,只要没有回到东林城,他们就还不是安全的。

        烨磊顺着记忆中的路线,继续向着东林城的方向走去,每向前多走一些,他心里就愈加放心一些,他也是知道的,只要离东林城越近,少将军一行人的安全也就越安全。

        两伙人一个往东,一个往西,谁知道,下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

        在左昭的引领下,两个人在大雪封路之前来到了一个小小的驿馆里。将身上的雪轻轻拍打拍打,左昭对着江宁说,“在这里休息休息一会儿,看看雪势再说。”

        江宁捋了一下耳边的头发,点了点头,讲道理来说,江宁的颜值还是蛮高的哈,左昭看着她的动作,不禁笑了笑。

        “你笑什么?”江宁看着左昭望着自己突然笑出了声,不禁有些奇怪,她四下里瞧了瞧,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好笑的。

        “没什么。”左昭摇了摇头,将两个人的马匹绑好,“好了,进去吧。”

        江宁被左昭这么一番搞得有些

        摸不着头脑,怔怔的跟在他后面进了驿馆。

        “哟,两位想要点什么?”一个穿的还不错的人像模像样的对着左昭问道,“我是这家驿馆的老板,也是小二,眼下时节不好,能省一点钱是一点钱嘛。”

        说完,便哈哈的笑了两声,倒是热情的很。

        “老板,来点热茶吧。”左昭找个地方便坐了下来,对着老板说道。

        “好嘞,客官稍等。”老板放下手中还在算着的账本,其实,就那一点点账,他早就算过了,只是不死心,总想着还能从里面算出些什么来。

        看着老板离去,江宁挑了挑眉毛,对着左昭问道:“书看得怎么样了?”

        自然是知道江宁所说的书是什么,左昭搓了搓手,“这几日,在路上倒是有几分领悟,不过还差很远。”

        自然是知晓想将《绝夜录》完全参透,绝非易事,就算是入门都非常的困难,江宁听的左昭说的话,便也没有过多的言语,她心里清楚左昭的想法,定然是不会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后者心里现在想必也想早些结束这些作乱的神魔。

        见江宁没多少反应,左昭还以为她有些不乐意自己说的话,眼见老板端着吃食就要过来,左昭抬手一招,时间便在这一瞬间定格,过了一瞬,老板的动作竟然呈现一种倒放的姿势,重新向后厨一步一步倒回去。

        江宁眼眸一亮,她没想到左昭这么快就掌握了一些技巧,看来他确实很有天分。

        左昭看了看正在“走”回去的老板,转过身来,说道:“这就是现在最大的程度了。”

        江宁正想开口,却见门口帘被人用剑鞘轻轻挑起,迎着风雪,走进来一位全身裹在暗红色袍子下的青年。

        左昭也感受到了身后的异动,眉头一皱,回过身来看向门口处,见到身着暗红色锦袍的青年也正在望向自己,顿时心中一紧,手已经悄悄的抚上了星昀剑的剑柄。

        在自己这个领域内,除了被自己允许的人和物,所有的东西都会受到时间的影响,就算自己现在修为尚浅,只能勉强控制没有玄力的物品。但是即使是这样,就算是修士也多多少少会受到一些影响,但是看这青年的动作,却好似完全没有受到自己的影响一般。

        “你是何人?”左昭看着那个人,冷声问道。

        青年见左昭这么大的反应,不免笑了笑,一边搓着手,一边哈着气,笑道:“先生,不用太过于惊讶,我没有恶意。”

        在左昭和江宁的注视下,青年拉过一条长凳坐在了左昭身旁,手轻轻拍了拍左昭放在剑柄上的手,说道:“先生,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李漠,来自广域八家中的李家。”

        听得对方来自广域八家,左昭心头的戒备却并没有减轻,他心念一动,四周的时间领域恢复正常,老板重新走了出来,端茶上水。

        “哟,又多了一位,等我再去添副碗筷。”老板看着李漠,一如之前看着左昭一般,这不是客人,这可都是钱呐。

        “不用了。”李漠从怀里掏出一块碎银子,扔向了老板,“我与朋友说会话。”

        接到了李漠的打赏,老板也是意会到,这位客人并不想被打扰,当先脸上笑了笑,便披上了厚衣服,走出了驿馆。

        看着李漠做完这些,左昭心中更怀疑,这广域八家的人,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自己身边,难道是和烨磊他们有关?

        “先生,这里没有别人了,有什么话,咱们都敞开说吧。”李漠自来熟的给自己倒上了一杯热茶,轻轻的喝了一口:“啊……舒服啊,赶了这么远的路,终于喝上一口热水了。”

        左昭打量着李漠,上上下

        下看上去,这个人倒是一表人才,特别是那眼神,左昭还从未见过这么从容的眼神,这个人有着出乎常人的自信。

        “李漠,李先生。”左昭重复着李漠的名字。

        “没错,正是在下。”李漠笑了笑,看了看左昭,又望了望一旁一直默不作声的江宁,说道:“不介绍一下自己么?”

        “左昭。”

        “江宁。”

        几乎是在左昭的声音结束的一瞬间,江宁就说出了自己的名字,连语气都是一模一样的冷清。

        “李先生,你能够无视我的领域?”左昭淡淡地说道,不得不说,眼前这位给自己确实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

        李漠听得左昭所说的话,不禁笑出了声,“左先生,你的领域确实很精巧,但是容在下说一句冒犯的话,先生的实力若是没有下降,那么此时的领域,我是万万接不下来的,只是先生此时的实力实在是……”

        虽然李漠的话没有说完,但是左昭也是知晓他的话是什么意思。

        只是这个人是怎么知晓自己的实力下降这个事情的?!整个世界,除了自己和江宁,不应该有第三个人知道。

        “修罗族的左昭,本来的实力是地阶高级,甚至半步天阶的人,怎的现在降了一个大境界,”李漠盯着左昭说道,脸上依旧是笑意盈盈。

        “无非是,千寻罢了。”

        一言一出,传进左昭的耳朵里,恰似天雷作响!

        没等左昭有何动作,江宁抬手抽出星昀剑,架在李漠的脖子上,目光冷冷的道:“我不管你是怎么知道的,但是你知道的太多了。”

        李漠瞥了一眼架在自己脖子上的剑,终于是收敛了脸上的笑容,淡淡地说道:“我四岁入阎城,在里面读了整整十三年的书,上下三千年的历史尽在我的脑中,知道的多也是我的错?”言罢,轻轻推开自己脖子旁的星昀剑。

        “大冬天的,脖子冷。”

        李漠一边喝茶,一边对着左昭说道:“广域八家的态度我不知道,但是李家还是愿意相信自己的拳头,即使左先生此时成为了千寻,但是如若实力不济,我李家也很难像三千年以前那般唯千寻马首是瞻。”

        “但是神魔时代不能到来,却是我们的共同目标。在这一点上,我们还是可以合作的。”

        左昭点了点头,示意江宁将剑收起来,对着李漠说道:“那么李先生这一次的目的是什么?就为了看看我的实力?”

        “这只是其一。”李漠说道:“我受了烨家的委托,来这里找找他们的传人,前几日,感受到了玄阳剑的波动,赶去的时候正好遇上左先生,一路上人多眼杂,也没找到合适的机会和左先生说些什么。”

        “现在该说的也说了,请左先生告知那人的去向。”

        左昭听得李漠说的话,摇了摇头,“虽然你的实力很强,但是我凭什么相信你?”

        李漠从怀里掏出一块玉佩,交给了左昭,说道:“想必左先生应该知道这个。”

        看着玉佩上雕刻的那只浴火涅槃的凤凰,左昭点了点头,“李家的家徽。”

        “我这里还带来了玄阳剑的剑刃,是烨家老爷子送给那位后生的。”李漠说道。

        “你顺着驿道,一直往西走,前往东林城,他应该会去那里。”左昭摆了摆手,示意李漠不需要拿出来。

        “多谢!”李漠起身告辞,“左先生,我李漠这辈子没看得起几个人,但是你,我觉得有资格。”说完便披上那身暗红色的锦袍,倒像极了一只骄傲的凤凰。

        就是不知道这只凤凰有没有经过涅槃……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