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逆命王座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一章 三个人,三件事

第二十一章 三个人,三件事

        等到左昭和江宁来到沂山城的时候,已近傍晚,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虽说沂山城只是南潇帝国西南部的一座小城,但是这里依山傍水,景色十分宜人,一来二去,竟成了有名的旅游胜地。

        虽已是深秋的夜晚,寒气逼人,但是城内的街边小摊却是非常的繁华,行人络绎不绝。由于地处运河畔,沂山城内的吃食,是整个南潇帝国都有名的品种齐全。

        行走在夜市上,江宁好像是饿死鬼投胎一样,虽然脚下没有行动,但是左昭能感受到,那眼睛内都快要冒出绿光了。

        但是左昭并没有作停留,他东瞧瞧西看看,好像在找什么东西,突然他的嘴角笑了笑,看了看身旁依旧有些魂不守舍的江宁,说道,“就这里了。”

        听到左昭的声音,江宁恨恨的将目光从街边小吃上转了过来,她看着楼上的招牌,不免觉得有些奇怪,“十日客栈?这是什么奇怪的名字。”

        左昭笑了笑,一边向里面走去,一边对着江宁说道:“我的记忆里,这家店非常棒,我还说有机会要带着颖儿一起来吃一次。”

        江宁听得左昭说的话,便跟在他身后随他一起向客栈里面走去。

        推开门之后,里面竟然别有洞天,不似外面的车马喧嚣,客栈内,琴声悠扬,窗明几亮,几位食客三三两两的坐着,一边吃着,一边细细交谈,好像和屋外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世界。

        江宁此时也被屋内的氛围感染,轻声说道:“好像看起来确实和外面不太一样。”

        左昭笑了笑,领着她到窗边的位置坐下,从这里向外望去,便能看见纵贯整个南潇帝国的南平大运河。

        “这里一般都是顶级食客和达官贵族才来的地方,印象里,几年前,我曾经在极北之地的十日客栈里待过一段时间,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左昭看着窗外运河上的景象,笑着说道。

        江宁有些愕然,她仔细的打量着左昭的表情,心中有些疑惑,难道他已经从八年前的事故中走出来了?怎么现在提起来好像一点感觉都没有。

        正在疑惑间,店内小二便来到桌旁,端茶倒水,将一个菜单送了上来。

        毕竟也是第一次来南潇,左昭看了看菜单也知道,自己还是不怎么了解,只是大致扫了一眼,便对小二说:“上几份特色菜吧。”

        “得嘞,客官,您稍等。”小二恭敬地说道,“客官,您想喝点什么?”

        “来份清酒就好。”说罢,从怀中掏出几枚碎银放在小二手中的盘子里,权当小费。

        看的来客出手大方,又很上道,小二脸上的笑容更加丰富了几分,一边应着,一边说道:“客官稍等,马上就来。”

        等左昭点完餐,却看见江宁怔怔的看着窗外的河上美景,当真是龙灯花鼓夜,点点灯光在河面的映衬下,好似天上的繁星,不由得看出了神,连左昭叫了她两声都没有注意到。

        “江宁。”左昭收回了看向窗外的目光,抬手在她的面前挥了挥,这才将她的注意力拉了回来。

        “嗯?”江宁看了看左昭,当下觉得还是窗外的景色更好看一些,便又扭头去看窗外了。

        左昭也有些无奈,当下便拿出来一个残破的刀柄,对着江宁说道,“我之前在小庙的时候,发现了这个刀柄,上面有修罗族的标志。”

        江宁瞥了一眼,但是看到左昭脸上认真的表情,心中更是奇怪,看他这模样,不像是故意的,难道后遗症还没好利索?

        当下她没有理会左昭的问题,而是尝试着问了一句,“左昭,我问你,你对于琅战天这个人,有多少印象?”

        左昭听到江宁的话,才将注意力从刀柄上转移开,听到她说出的那个名字,“琅战天?”眉眼中的神情,竟好像有一丝疑惑。

        “我不记得,我应该不认识有这么一个人。”

        江宁一愣,她在左昭的脑海中待过很长一段时间,她很明白琅战天的事情,对于左昭而言有多大的影响,那是一个对待左昭如兄如父的人。从小到大,左昭最敬佩的人就是琅战天,然而此时他却说,自己应该不认识这样的一个人。

        “左昭,你好好说话,我没跟你开玩笑。”江宁神色肃穆,隐隐之间有几分愠怒。

        见到江宁的神情,左昭也有些无奈,自己本来就是如实回答的啊。

        “我真的对于你说的这个人名没多大印象。”左昭摊了摊手,也是颇为无奈。

        江宁瞬间陷入沉思,许久之后,她盯着左昭,缓缓开口道:“左昭,你实话跟我说,你进入书里面之前的事,你还记得多少?”

        综合这几天来的反应,江宁觉得,可能事情不似自己想的那般简单,左昭的记忆很可能出现了问题。

        左昭摇了摇头,他掏出一包香烟,点上一支,深吸一口,感受着青烟在身体里面炸开的感觉,只是摇头,其余的一言不发。

        “客官,您的菜来咯。”小二推着一个餐车,来到左昭的身旁,虽然说的是上几道特色菜,却不似在其他的酒楼里呼呼啦啦的上一大桌,十日客栈名不虚传,根据食客的体量精选了几道菜肴。

        上完菜之后,小二又给两人温上了一壶清酒,便转身告退了。

        一手恰烟,一手倒酒,左昭熟练的动作让江宁都有些愣神,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个人是从哪个酒馆里爬出来的,专门和人划拳赌博的二流子。

        轻嗅了一下清酒的酒香,江宁想了想,决定换个方式问一问,“那,你还记得几个人?”

        左昭将酒杯中的酒一饮而尽,砸吧砸吧嘴,想了想,伸出了三根手指,“我就只记得三个人,三件事。”

        江宁歪头看着左昭,心中此时也是五味杂陈,《绝夜录》毕竟自己没有修习过,但是,由于自己本身也是千寻传承的一部分,对于这本书的态度,江宁一直都是敬而远之的。

        她很清楚,这本书虽然外表光鲜,甚至被上界中的七大古族上下求索了三千年,但是翻开扉页下的内容,就像是一头猛兽,丝毫不比体内的神魔之血温驯多少,甚至还犹有过之。

        看着左昭在自己面前一杯一杯的喝着,直到酒意上涌,面色红润,左昭眉眼带笑,嘴角上扬,看着窗外的南平大运河,有些放肆笑着,幸好十日客栈里的隔断做的不错,这才没有惹来他人的观望。

        “差不多就行了,还要赶路呢。”江宁摇了摇头,知道了左昭并不是什么所谓的后遗症,他说,就记得三个人,却把自己都忘了,这三个人在他的心里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地位啊。

        听得江宁说的话,左昭也是回了回神,重新坐回椅子上,体内玄力翻涌,将酒意尽数逼了出来,面色也渐渐的恢复了正常。

        “哈,好久没有这么醉过一次了。”左昭笑了笑道:“有机会,你也可以试一试,那种放空的感觉真的很舒服。”

        江宁冷哼了一声,自顾自的吃着菜,突然她正在夹菜的手顿了一下,抬头看了看左昭,发现他也是一副略有些紧张的表情,“修士?”

        拉开隔断,两人悄悄的向外望去,在印象中,除了西风大陆,能够在其他地方见到修士,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从门外进来的两个人,神色顾盼之间竟有些相似,同样的使一柄朴刀,只是看一眼上去,那从眼神中透漏出来的默契,好像就说出了他们是兄弟俩。

        “古旭族的。”左昭收回身子,悄悄说道:“一点都不收敛自身的气息。”

        江宁也回过身来,悄悄将隔断拉上,“凌振、凌华兄弟,你以前的老对手。”

        左昭听得江宁说的话,有些懵,“我以前的老对手?”

        “当年在上界的时候,英莲山脉一场雪崩,埋了凌华五千精锐,差点把他杀死,后来,你被凌振追杀八百里,一路跟在你屁股后面回到修罗族。”江宁将情况简简单单的说了一下,此时的她已经明白左昭的记忆应该是出问题了,虽然不知道应该怎么恢复,不过既然自己现在在他身边,能帮的还是帮一帮。

        “他们怎么会在这里?”左昭有些不解,这沂山城就算是有名的旅游名城,但是终究也只是一个小城,古旭的人出现在这里,肯定别有企图。

        凌振凌华刚刚一进门,其实他们就发觉了些许问题,仔细一感应,兄弟二人的面色顿时变得精彩起来,弟弟凌华刚想愤然上前,就被凌振挡了下来。

        “老实点,英莲山上的仇,你改日再报,先做正事。”凌振瞪了凌华一眼,后者便不敢再有动作,对于他来说,哥哥就好比是父亲一样,都说长兄如父,在凌华这里尤其如此。

        就算在外面,他是统御千军的将领,在哥哥面前他也只能乖乖的听话。

        就这样,阴差阳错之间,两伙人都觉得自己可能没有被发现,但是实际上却是暗流涌动。感觉到凌振、凌华两个人的气息消失在厅堂内,左昭和江宁叫过小二,结账之后便匆匆离开了。

        来到城内卖马的商行,挑了两匹骏马,连夜出城直奔东方而去。

        就在左昭二人从十日客栈结账出门的时候,有一道暗红色的身影,悄悄的跟在他们的身后,若即若离,距离保持的很好,一直都没有被二人发现。

        在城头上见到二人策马出城直奔东方而去,那人吹了一声口哨,一匹体格并不算壮硕的马儿飞也似的奔了出来,那人翻身上马,跟着左昭的去向一路疾驰而去。

        隐约间,只见的那匹马儿的眼底,竟然闪着一丝的赤红色火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