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逆命王座在线阅读 - 第十九章 祸起南山

第十九章 祸起南山

        虽然看上来,左昭只在《绝夜录》里面待了很短一会儿,可是只有左昭才知道,在轮回河里面几经浮沉,历经万世轮回的滋味,究竟是何等的孤独。

        待到雨住风歇之时,左昭看着四周渐渐没入自己身体的万千光华,不由得有些出神。

        江宁收拾好情绪,轻轻走到左昭身前,开口道:“成功了?”

        听得江宁的话,左昭缓缓回过神来,深吸一口气,看着眼前的女子,点了点头,道:“成功了。”声音有些沙哑,带着一丝疲倦。

        “嗯,那就好,”江宁放心了下来,“你先休息吧。”言罢她竟然回身坐到了一旁的青石上,并没有像往常一般,幻化成虚影,回到左昭的脑海中。

        “你……就这么待在外面?”左昭也觉得有些奇怪,不禁问道。

        江宁轻轻点头,收拢了一下自己的衣裳,说道:“你既已成为了千寻,我便没法再像以前一样了。”

        “奥。”左昭怔怔的点了点头,向四下里一瞧,不觉有些怪异。

        “我是谁?我在哪?”左昭的脑海里突然闪出这两个问题,但是很奇怪,自己的脑袋里空空如也,竟然一时找不到答案。

        “你怎么了?”江宁也发觉了左昭的怪异,后者面部表情好像突然之间变得异常纠结,他不断用手拉扯着自己的头发,状若癫狂。

        听到江宁的话,左昭像是溺水的人抓到了救命稻草,他猛地站起身来,抓住江宁的胳膊,入手的沁凉让他稍稍冷静了一下。

        他一字一顿的开口,说的有些艰难,“我是谁?我叫什么?”

        江宁被左昭抓的有些吃痛,但是却没有强行抽出手。对于千寻的传承,她只是知晓一二,当下,以为左昭只是因为历经轮回,而造成的一些神识错乱,便觉得,不能太过于刺激他。

        “你叫左昭,是新一代的千寻。”江宁面对左昭眸底赤红色的火焰毫不畏惧,冷静地说道。

        似是被江宁的情绪感染到了,左昭慢慢平静了下来,口中呢喃道:“我叫……左昭。”

        虽然眸底的赤红色火焰依旧旺盛,但是此时的他心中已经恢复了一片清明。

        修罗族的左昭,已经死了,现在还活着的,是逆命者。

        左昭感受到在脑海中不断闪烁着的三团记忆,深吸了一口气,冰冷的空气充斥着胸膛,让他也意识到,这才是活着的感觉。

        《绝夜录》已经印刻在了左昭的脑海中,成为千寻的他,此时好像不再受到体内的神魔之血的干扰了,虽然实力下降了些许,从地阶掉到了玄阶,但是左昭却知晓,此时的他已经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

        咚!咚!咚!

        一阵一阵的鼓声从南方不断的传来,这一次却不像之前所听到的那般尖锐刺耳。此时的鼓声异常沉闷,像是要努力挣脱一些枷锁一般。鼓声越来越急,左昭和江宁此时都望向南方已经成为千寻的左昭,此时也是有着不亚于江宁的感知。

        “果然是神魔。”江宁叹道,“还是有些惊险的。”

        左昭自然知道江宁所说的惊险是什么,如果晚了一些,没有千寻的改造,这鼓声牵引着自己体内的神魔之血,整个人的神识都会在一瞬间被击溃。

        “你还没有修养好吧。”左昭知道事出紧急,江宁应该还没有恢复到完完整整的在重界中的实力。

        知道瞒不过此时的左昭,江宁点了点头,“七七八八,比不上也差不多了。”

        说完,便回身看了看小庙,转身对着

        左昭说道:“你不关心一下他的情况?”

        左昭一愣,“谁?”却沿着江宁的目光向那座破败小庙里望去,现在,那里面竟然也在孕育着一个旺盛的生命体!

        “他是谁?”左昭感受到那股生命力之后迅速冲进小庙,只一挥手,星昀剑便来到了他的手里,铿锵一声,长剑出鞘。

        江宁看此情况还以为是左昭在轮回中所受的后遗症,便大体解释了一下,可是她没想到,左昭对于这个烨磊,竟然全然都不记得什么了。

        “呵,把人家骗出来,现在又翻脸不认人,呵,男人。”江宁嗤笑道。

        左昭却没心情跟他开玩笑,眼见得那股子旺盛的生命力就要从烨磊体内喷薄而出,握剑的手不禁又紧了几分,听江宁的解释,这人体内有神魔之血,此时应该是在牵引之下第二次爆发,看眼下这种情况,恐怕,成为神魔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渐渐地鼓声越来越急促,已经不复一开始的沉闷,变得越来越嘹亮,左昭也有些心惊,自己大体估算一下,那声源地距此十分的遥远,而鼓声却依旧响彻云霄,那即将诞生的家伙究竟是什么妖魔鬼怪,难道是三千年前的几尊老妖怪?

        在鼓声的牵引之下,烨磊浑身不受控制的颤抖了起来,突然之间,他的双目猛地睁开,里面跳动的赤红色火焰看的左昭和江宁都有些心悸。

        “不能等了,再这样下去,他会堕入神魔的。”左昭没想到,此时传来的鼓声实在是太过于震撼人心,若不是已经获得了千寻的传承,自己此时恐怕才是真的命悬一线。

        玄力只一瞬间就攀附上了星昀剑,左昭定定得看着烨磊,“会很快的,不会有痛苦。”

        言罢当空一剑就冲着烨磊的心窝刺了过去,却不料,被一道光晕挡了回来。

        嘶……左昭心中一惊,定睛一看,一道金属剑柄从烨磊的怀中缓缓飘出,不出意外的话,刚才自己的致命一击应该就是被这剑柄挡下来的。

        “这是广域八家,烨家的家徽。”左昭只是瞧了一眼便看出了端倪,之前他自然不认得这些东西,但是此时得到了千寻的传承,一些知识自然也就随之而来了。

        不等左昭有何反应,那只剑柄兀自向外散发着一股股的金色能量,恍惚之间,竟然将那鼓声给抵挡了大半,没了那么强横的引领,烨磊的情况也瞬间好了下来。

        “这确实是烨家的标志?”江宁之前也只算是赌一把,毕竟烨这个姓,在整个新大陆也没几个,现在看来,算是她赌对了。

        “玄阳剑,”左昭指了指静静守护在烨磊身前的那个剑柄,“这小子如果真是烨家的人,那他的来头可大了去了。”

        “玄阳剑怎么落得如此下场?”江宁也听说过玄阳剑,当年烨家的老祖就是拿着这把剑纵横八方,怎么现在看来,竟然只有一个剑柄了。

        左昭沉吟一会儿,没有说什么,“现在他应该暂时安全了,要不,你在这里看着,我去外面看看,毕竟这么大的动静,万一附近也有这样的人,他们可不一定有这小子这么好的运气。”

        江宁点了点头,等到左昭的身影已经消失在黑夜中的时候才意识到,这个烨磊,好像从来没有见过自己,若是一会儿他醒了,自己该怎么说呢?

        想到这里,江宁见烨磊此时已经没了生命危险,稍一犹豫,双手结印轻轻的点在烨磊的额头,“多睡会儿,等左昭回来了再醒吧。”

        却说另一边,左昭出了小庙,来到附近的一座山头上,他四下里那么一打量

        ,心里顿时咯噔一下,小庙位于深山老林,周围也算是人迹罕至,怎么此时伴随着鼓声,整座原本沉睡的大山竟然沸腾了起来。

        左昭仔细探查,心里更是惊愕,一道道旺盛的不像话的生命力不断地涌现,就好像是夜空中的繁星,“难道,这些野兽中,也有神魔的血脉?!”

        越想越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左昭决定去各个地方亲自探查一番。就在他刚想动身的时候,在他的感知中,整个南方,已经不再是简简单单的像是初升的太阳了,那种悦动的感觉,简直就像是坐落在太阳上!

        但是,正在左昭有些震惊的时候,那股不可思议的力量却突然之间消失的一干二净,从盛极到衰极只有短短的一瞬,等到左昭回过神来再去探查的时候,整个南方却已经是安安静静,干净的好像从来没有发生过什么似的。

        而之前各处活蹦乱跳的飞禽走兽好像也在鼓声消散的一瞬间沉寂了下去,和之前夜晚竟然一般无二!好像刚才那一阵鼓声震天的时光,是被人强行塞进时间长河里面去的。鼓声一散,整个世界变得和之前没有任何区别。

        左昭不禁为自己的这个想法狠狠地打了一个冷战,如果真是这样,那可就太恐怖了,他无法想象什么样的人,能够拥有这等恐怖的实力。

        千寻虽然也是穿梭于时间长河里的高手,但是历代千寻真正能够明白其奥义的又何其少。如果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的,那么这个人的实力远远超越了任何一代千寻,更不要说此刻的自己了。

        一念至此,左昭迅速回到了小庙里,看着依旧静静守在一旁的江宁,看着被玄阳剑守护着的烨磊,左昭才算是喘了口气。

        “他的情况怎么样?”左昭看着睡得深沉的烨磊,向江宁问道。

        “好得不得了,神魔之血觉醒,他现在是一个半只脚跨进地阶的修士。”江宁依靠在一旁的木椅上,懒洋洋的说道。

        左昭点了点头,没有再去理会烨磊,转身向江宁问道:“刚才你说,还有两个人也是同样的情况,那两个人呢?”

        江宁托着腮,都有些不想回答左昭的问题,“左昭,你这后遗症也太大了吧,怎么什么都忘了?”

        听得江宁的话,左昭也有些无奈,他苦笑道,“我现在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江宁哼哼着说:“那两个人,一个叫秦菲尔,一个叫慕容婷,都是一等一的美人,变成神魔那种令人讨厌的东西确实可惜了。”

        左昭沉思了一会儿,说道:“那两个人怎么样,暂且先不管了,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前往西风大陆。”

        “西风大陆?”江宁听得左昭说的话,此时也来了精神,“新大陆几乎所有的修士都在西风大陆,去那里,你确定?”

        “千广学院也在那里,”左昭看了看烨磊,确定后者睡得很沉之后继续说道,“上一代千寻在千广学院内封印了三尊神魔,都是地阶以上的,通过他们我们可以掌握到神魔降世的大体位置,接下来的事情就会简单很多了。”

        “三千年前的大战不能重演,神魔,必须要被扼杀在他的娘胎里。”

        江宁怔怔地听着左昭说的话,末了感叹了一句,“上一任的白羽怎么也不阻止一下,封印神魔?呵!两个白痴!”

        左昭眼神怪异的看着江宁,最后感叹了一句:“你怎么和在重界中的时候性格差距这么大呢?”

        江宁没理他,看着佛像前跳动着的篝火,对着左昭说:“去,添点火,冷。”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