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逆命王座在线阅读 - 第十八章 道别

第十八章 道别

        听着烨磊讲的头头是道,左昭便信了他的话,重新仔细研究起剑法来。

        经过烨磊的一番言语,左昭再次研习起来倒是觉得有一番豁然开朗的感觉,之前有几处觉得颇为生涩执拗的地方,现在也是舞得虎虎生风,渐渐变得流畅圆润了起来了。

        烨磊在一旁静静的看着,不由得在心底赞叹,这左先生不愧是修士这般悟性实在是当得起惊才绝艳四个字,自己说出的道理虽然简单,但是想这么快就融入到剑法当中去,却并不是动动嘴皮子就可以的。

        想自己当年跟随将军学习剑法,也遇到过这种情况,自己可是费了老大的劲才摆脱剑谱上的定式,可眼前的情况着实让烨磊有些唏嘘。

        左昭练了一会儿,想起烨磊刚刚说过的话,说过自己曾经跟随将军也修习过剑法,不知道他的剑谱是不是也是这种类似于秘籍的东西呢?

        一念至此,左昭心中变得火热,自从接触了江宁口中所说的功夫之后,左昭从来没有像现在这般渴望。

        “烨磊,你之前修习的剑法能让我看一看么?”左昭收剑入鞘,来到烨磊身边问道。

        “可以,就在行李里面,将军说过让我时时刻刻带着,有时间就拿出来看一看练一练。”烨磊强撑着身子稍稍坐了起来,指了指不远处的行囊。

        左昭听得烨磊所说,心中的好奇不免又大了几分。前几日江宁说的西风大陆广域八家中的烨家,此时也缓缓在他的脑海中浮现。

        “若真是如此,想必这份剑法应该也是一本类似于《昀剑九式》的秘籍了。”左昭在心中这般想着,转身去到行囊旁,不多时就翻出了烨磊所说的那本剑谱。

        略显散乱的订装,和明显被翻阅过无数次而显得泛旧的页面,上面的记载也有些残缺不全,看着手中的剑谱,左昭的眉头不禁微微皱了起来。

        看着左昭的表情,烨磊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将军将它给我的时候就是这副模样,这还是我这么多年以来好生保养的结果。”

        “没事。”左昭摇了摇头,他大致的翻看了一下,剑谱真的就只是讲如何用剑,别的什么也没有说,不似昀剑前辈的秘籍,还有玄力的运转法门,里里外外看起来,怎么看都是一本普普通通的剑谱。

        “奥,对了,我这里还有一个东西,将军说是和剑谱一起的,不过,这个东西他让我一直保存在身上,时刻让我带着,不得遗忘。”就在左昭有些许的失望的时候,烨磊突然从怀里掏出了一个有些奇怪的金属棒,看大小却像是一个剑柄,但是又不似断剑,倒好像是一个没有安装剑刃的光秃秃的剑柄。

        左昭接过金属棒仔细的端详了一会儿,也没有发现什么端倪,就把他还给了烨磊。

        “烨磊,之前给你展示的是普通的剑法,接下来的你可要看仔细了。”左昭重新回到不远处,拔出星昀剑,心念一动之下,幽蓝色的玄力将长剑瞬间完全包裹住。

        感受到从剑刃上传出来的阵阵寒意,烨磊不禁缩了缩脖子,观察了一会儿,他才缓缓开口,“这就是玄力?”

        “我们把这个叫做玄力,但是现在你我都知道,这不过是隐藏在神魔之血后面的力量罢了。”左昭如是说道,“现在我再来一遍,好好观察和之前有什么不同。”

        一个下午的时间就在左昭和烨磊这一静一动之间飞速流逝,不一会儿,天就黑了。

        深秋

        的天黑的格外早,眼看着烨磊还是一副四肢无力的模样,左昭便说:“今晚你还是吃些粥吧,那是我特意为你熬的,对你现在的身体有些许好处。”

        烨磊一听,不觉心里一阵暖意,喝了粥之后,只觉得浑身说不出的舒畅,今夜不似昨夜风雨交加,虽还是清冷,但是在篝火旁,还是异常温暖,烨磊动了动依旧全身发酸的身子,在篝火的映衬下,沉沉的睡了过去。

        左昭见烨磊睡得深沉,也觉得今日早些时候,自己的训练量确实是大了些,这烨磊也算是一个硬汉子,竟然还真就咬着牙撑了下来。

        又往篝火中添了几块木头,左昭提剑而出,他还记得昨夜江宁跟自己说的每一句话。

        真正的神魔即将现世,看来传言已经不仅仅是传言了。三千年沧海桑田,先不说新大陆上的人并不理解,就算是很大一部分上界中人,都对神魔没了一个清晰的了解,只是知道,那是一种择人而噬的恐怖怪物,但是究竟有多恐怖呢?

        谁也说不清楚,几千年前的几个数字?左昭笑了笑,不知道是在笑谁,可能也是在笑自己吧。

        没有成为千寻之时,自己虽然也厌恶神魔,但是那种厌恶更像是一种畏惧,一种逃避,不知道为何,在重界中接受了千寻传承之后,自己竟然莫名其妙的生出一种对于神魔的愤恨。

        当知道了自己体内的玄力来源是神魔之血之后,左昭竟然在一瞬间有种莫名其妙的恨自己。这种情绪出现的莫名其妙,让左昭自己都有些摸不着头脑。

        深秋的夜晚没有夏夜的喧嚣,左昭抽出剑来,趁势又把第一式练了一遍,经过几次的领悟,一开始还觉得怪异的玄力运转方式此时却变得颇为顺畅,好像它本来就应该是这样的一般。

        “看来,你已经掌握了基本的要领了。”江宁的身影此时又在左昭面前出现了,相较于之前的几次虚影,这一次的她的身形变得更加凝练,较之在重界中的模样已经相差无几了。

        “恢复的蛮不错?”左昭也感受到了江宁的变化,见到她出现,也知道是时候开始了。

        江宁轻轻点了点头,素手一招,那本让左昭,乃至整个上界都魂牵梦绕的秘籍,就静静的悬浮在左昭的面前。

        “准备好了么?”江宁看着左昭,问道。

        “你有点,怀疑?”左昭听出了江宁的话中意,按理来说,此时这句话不应该更像是一句客套话一样,怎么此时江宁的话中却有一股浓浓的担忧的意味。

        “《绝夜录》不比你之前接触的任何一门秘籍,它更像是给你打开一扇门。”江宁说道,“我得提醒你,如果你还对你体内的神魔之血抱有成见,我劝你,最好不要修习。”

        左昭听得江宁的话,竟然有些听不太明白,“之前,你让我去拿这柄剑,其一是想让我学习真正的功夫,其二,关于神魔之血,你早晚都得告诉我。”

        左昭问道:“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一开始直接就让我开始修习,作为一张白纸,不是能够更好的接受新鲜的事物么?”

        江宁摇了摇头,“我不能这样做,原因我也不会告诉你,现在你只需要告诉我,准备好了么?”

        左昭叹了一口气,神色有些默然,“事到如今,如果我说没准备好,你会怎么做?”

        听到左昭这么说,江宁垂下眼帘,少许之后,她重新抬起头,说道:“我会等你准备好。”

        “就算那个时候已经神魔降世,世界重归混沌和黑暗,我也会护在你身边,直到你和我说,你准备好了。”

        左昭苦笑一声,“除非我死了,对么?”

        江宁点了点头,算是对左昭的回应。

        “其实,那日在重界中,我还是有一些印象的,有个老头,说了一些神神叨叨的话,不过其中几句,我还是记得的。”左昭低声说道,“这些都存在我的脑袋里,你在那里待了这么久,应该也都知道了吧。”

        “我将不入轮回,我将不堕生死,我还有了一个新的名字,逆命者。”左昭没有管江宁自顾自的说道,“就像那日那个女子所说的‘逆命者’。”

        “他还说了,我将,非其族人。”左昭叹道,“一旦成为千寻,在这世上,应该很孤独吧。”

        江宁一直一言不发,在一旁看着左昭在自言自语,她知道,左昭正在一个一个解开自己心里的枷锁,他没说一句话,眼神的清明就多一分,江宁很清楚,此时此刻的左昭已经做好了准备,他已经意识到,成为千寻,会放弃一些什么。

        “来吧,我准备好了。”左昭说到最后,脸上已经没了之前的那种默然的神色,他嘴角微微上扬,眼中散发着光芒,那日在重界中混入其体内的千寻魂魄正在熊熊燃烧,此时的他,朝气蓬勃,生命力旺盛的好像初升的太阳!

        江宁素手结印,光华从她的背后隐隐发出,不一会儿,一个稍显繁复的印结成型,被她轻轻一推,渐渐没入《绝夜录》中。

        “封印我已经解除了,现在你可以用玄力探查,切记,一定要守住本心,千万不要在里面沉沦!”江宁嘱咐道,其实她也知道,左昭现在的状态非常好,但还是忍不住提醒了几句。

        点了点头,算是对江宁的回答,左昭调集身体内的本源玄力,轻轻点在了绝夜录的扉页上,一股吸扯之力猛地爆发,左昭的神识好像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强行拉拽到了另一个空间里。

        江宁看着一动不动的左昭和他面前静静悬浮的《绝夜录》,她已经明白,跨越了三千年的相遇,已经在另一片空间里悄悄展开,自己此时需要做的,就是静静的等待就好。

        歘!

        一道凶猛的玄力波动以《绝夜录》为中心,陡然向四面八方扩散而去,江宁一惊,她没有意识到竟然这么快,当下也没来得及反应,只能任由那道强横的能量如同惊涛拍岸一般四散而去,四周数人合抱的古木被轻而易举的拦腰切断,巨大的青石在碰到能量涟漪的时候也被击打得粉碎。

        眼看着那道玄力波动就要冲到自己面前,江宁只能勉强结印,尽力在自己周身构筑防御。

        但就在这时,神奇的一幕发生了,那道玄力波动似乎受到了什么牵引,齐刷刷的向里收了进去,沿途不管是被拦腰切断的参天古木,还是被击碎的巨大青石都在以一种奇异的方式恢复了原状!

        待到玄力波动彻底回到《绝夜录》里面的时候,在那风波的中心,左昭仰面朝天,《绝夜录》此时也化作点点光华尽数没入了左昭的体内。

        江宁见此情景,突然觉得眼眶一热。就在刚才的一瞬间,她能感受得到,那股在重界中陪伴了自己三千年的气息。虽然只有一瞬间,好像是来特地告别的一般。

        (PS:第二更送到!!!马上第三更,作为这一更的补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