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逆命王座在线阅读 - 第十六章 生前身后名

第十六章 生前身后名

        “我……神魔之……之血?”烨磊听到左昭所说的话,全身都颤抖了起来,手指有些不受控制的指了指自己,一脸不可思议的望向左昭。

        “对,这就是为什么我说,你们也会成为修士。”左昭肯定的点了点头,“别激动,虽然有神魔之血,但是毕竟也没有成为神魔。”

        “我们还是人类。”

        其实此时来看,左昭说这句话完全就是对牛弹琴,烨磊此时此刻对于神魔完全没有概念,对于他来说,三千年前的时代好像太过于遥远,神魔之谈也过于不可思议。

        “那,左先生,按照你的说法,菲尔姐的体内也有?”烨磊突然意识到这个问题,急忙向左昭做一下确认。

        “嗯。”左昭点了点头,却把要说出的话生生的咽了回去,看着烨磊被篝火映的通红的脸颊,左昭莫名的笑了笑,终究没有接着说什么。

        一阵阵寒意从四面八方袭来,左昭探了探身子,屋外突然下起了雨,残破的小庙四处淅淅沥沥的也下起了小雨。

        “诶,屋外下大雨,屋内下小雨。”左昭叹了一声,好在篝火还在比较旺盛的烧着。

        “左先生,这个神魔之血,对于我们有什么危害么?”自从听左昭说了自己有神魔之血之后,烨磊就把自己浑身上下瞧了数遍,此时又有些不可思议的问道。

        “现在看来,应该是没什么危害,看看你,能吃能睡。”左昭笑了笑,打趣道。

        烨磊嘿嘿笑了笑,也觉得自己有些太激动了,这哪像个修士,看看那不管是少将军、路先生,还是现在的左先生,哪个不是沉沉稳稳的?

        “非说危害啊。”左昭深吸了一口气,“其实也没什么危害。”

        “对,没什么危害。”

        “那就好,那就好。”烨磊笑了笑,又在那里自顾自的打量起自己来了。

        左昭看了看立在一旁的星昀剑,对着烨磊说道:“时候不早了,今晚好好休息,明天开始正式的训练。”

        “得嘞。”烨磊不愧是曾经在军队里待过的人,收拾起东西来就是手脚麻利,不一会儿,两个简易的床铺就垫好了。

        “左先生,你在这边睡,”烨磊指了指另外一张床,说是床,不过是用一些别的东西临时扑出来的垫子,“真是的,怎么天气好好的就下起雨来了呢,这边睡着啊不那么潮湿。”

        左昭点了点头,“你先睡,我一会儿就睡。”

        “那我先睡咯。”烨磊示意到,便躺下了,没一会儿呼吸渐渐变得平稳,应该是睡着了。

        左昭从篝火旁起身,拿起星昀剑,轻轻拔了出来,不知为何,自从古战场里出来,这柄上古神剑就收敛了自己的光芒,变得跟普通的长剑没什么区别了。

        “江宁说,这才是真正的功夫。”左昭在脑海中大致翻看着那本昀剑九式,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按照这个说法,自己之前也就在拿到破荒的时候,用出的那一记游龙,算作是功夫了吧。

        看着烨磊在一旁睡得正熟,左昭将星昀剑收进剑鞘,起身走进了屋外的雨幕中。

        玄力附身,落下来的玄力在即将落在左昭身上的时候就被轻巧的拨开了。

        屋内正在“熟睡”的烨磊此时却悄悄的睁开了眼睛,看着左昭提剑出了屋子,不免赞叹一声,“

        啧啧啧,人家厉害不是没道理的,就这天气都要坚持修炼,实在是佩服。”

        烨磊想着,等自己成为修士也一定要好好修炼,但是转念一想,左先生刚刚说的,明天开始好好训练,当下觉得还是赶紧休息的好,翻了个身便彻底沉沉的睡去。

        拨开雨幕,左昭来到小庙外不远处的一处空地,坐下来仔细开始阅读就在自己脑中的《昀剑九式》。

        “老夫名易阳文,世人皆称昀剑尊者,倒是多亏了手中这柄星昀剑。”

        “这把剑,是当年老夫在一处神魔遗址中发现的,算起来也是神魔的遗产。”

        “是年,神魔大战即将进入尾声,我辈修士前赴后继百余年,终于看到了胜利的黎明。”

        “最终之战即将开始,老夫留下这星昀剑和剑诀留予后辈有缘人。”

        “死去元知万事空,但悲不见九州同。待到神魔尽除之日,还望后辈有缘人告知一声。”

        左昭浏览完脑海中的信息,心中却不能平静,从昀剑尊者的话中就能看出来,远古时代神魔之战的恐怖之处,决战时刻,尊者前辈就抱着必死的心态而去,最难过的还是,尊者前辈还真就牺牲了。

        在之前的百余年,前赴后继,究竟是一副怎样的悲壮画卷,左昭都有些不敢去想象。

        末了,左昭将星昀剑摆正位置,正对着古战场和极北之地的方向,左昭在其后深深一拜。

        “前辈,神魔之战早已终结三千年,那一战的辉煌,前辈未能亲眼目睹,但后辈想,那必定是人类史上最为浓墨重彩的一笔。”左昭低声说道,“只是,三千年已过,神魔之人蠢蠢欲动,后辈不得已惊动前辈之灵,待到杀尽天下神魔之时,再来向前辈道歉。”

        言罢,重新取剑。手握剑柄,用力一拔,铿锵一声,长剑出鞘,左昭按照剑诀中记载的剑法路数,玄力运转方式一点一点开始了修习。

        剑诀共分九式,江宁说过,依照自己现在的实力,只能修习其中的前三式。左昭倒是不着急,一步一步来,自己的悟性并不差,又有秘籍在一旁,此时修炼起来倒也是像模像样的。

        “第一式,寒光。”

        左昭在心中低声喝道,感受到玄力一点一点的攀附上星昀剑的剑身,他的眉头不禁微微皱了一下,虽然乍一眼看上去,就像是普普通通的在剑身上附上一层玄力而已,但是只有左昭自己才知道。

        经过特殊的玄力运转,此时的那一层玄力附着早就和普通的附着有着天壤之别。他有自信,现在的星昀剑,即使对上之前让自己异常头痛的墨灵石武器,也是轻而易举。

        当玄力完全将剑身包裹住的时候,左昭甚至都能感觉到,周身的温度都低了几分,在星昀剑的周围,竟然隐约之间,秋雨化冰,一颗一颗的敲打在剑身上,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

        “厉害是厉害,就是我现在这个附着的速度未免也有些太慢了。”左昭自己点评道,“看来还得多加练习。”

        长剑在完全附着玄力之后,又开始向外散发着幽蓝的光芒,左昭按照剑诀上面的记录,一步一步开始练起了剑法。

        “不愧是上古时代流传下来的,有点意思。”左昭只是练了一遍,就完全被吸引住了,这是他之前从来没有接触过的领域,“果然,这才是功

        夫,如果,这个流传到上界,带来的震动,恐怕不比《绝夜录》低多少。”

        “你只是练了一遍,就有资格评论了?”江宁的声音有些突兀的响起,和那日一样,带着浓浓的不屑。

        “还是觉得刚见你的时候,你的说话方式讨喜,”左昭撇了撇嘴,“毕竟不像现在这么多刺。”

        “《绝夜录》那可是历代千寻经过无数的岁月慢慢积攒起来的,就算这昀剑九式颇为不凡,也是万万比不得的。”江宁好像在守护着什么颇为心爱的宝贝一般,死咬着不肯松口。

        左昭没办法,他此时在江宁看来就像是没怎么见过世面的小菜鸟,自然是她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对了,你不是还需要数天的休整么?”左昭突然想起来之前江宁说的话,当下问道。

        江宁又一次将虚影投放了出来,她极目向南望去,少许之后,收回目光,说道:“我能感受到,在南方,虽然很远,但是那股旺盛的生命力还是让人有些心惊。”

        “旺盛的生命力?”左昭心念急转,他能够从江宁的话中明白一些东西,“就像是烨磊他们三人体内的那股?”

        “是,又不是。”江宁沉声说道,左昭罕见的从她的眉眼中感受到真正的焦虑,心中一沉,看来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

        “那,恐怕是真正的神魔。”江宁低声说道。

        就算左昭提前有预感,但是江宁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谁知,江宁接下来的一句话更是让左昭如遭雷劈。

        “神魔诞生,会牵引一定范围内的神魔之血,”江宁收回的目光再次集中到了左昭的身上,“这就是我为什么提前出关的原因,你离得太近,不让你早一些接受千寻的传承,我怕以你的实力,撑不过。”

        左昭沉默的点了点头,“明晚开始吧。”

        江宁见左昭已经有了想法,当下也没说什么,一闪身,又回到了左昭的脑海中,对着左昭说道:“我会调节好状态,明晚正式开始接受千寻的传承。”

        左昭点了点头,视线却望向了小庙。

        “神魔之血的牵引,应该也会对他们造成影响吧。”左昭开口问道。

        “嗯,不过也算是他们的一个契机吧,错过这个契机,可能这辈子想成为修士都不可能了。”江宁说道,“说来也奇怪,本来体内就有神魔之血,却没有天生觉醒玄力,连我都是第一次遇到。”

        “如果有可能,我甚至不想让这些神魔之血出现在他们的体内。”左昭叹道。

        “你却欺骗了他。”江宁说道,“神魔之血,能带来实力的同时也是巨大的毒药。”

        “一个不小心就是粉身碎骨,万劫不复。”

        左昭轻轻的将星昀剑收进了剑鞘,看着小庙中已经不再旺盛的篝火,轻轻说道:“如果真的堕入神魔,我便亲手送走他。”

        “就凭你这一句,”江宁轻笑道,“《绝夜录》应该还是蛮适合你的。”

        “你原来会笑啊。”左昭轻哼一声,笑了笑回到小庙,将几块木头放进火焰中,不一会儿,火焰升腾,就像是旺盛的生命力。

        (PS:第二更送到!!!明后两天都是双更!不过啦!!)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