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逆命王座在线阅读 - 第十章 多事之秋(上)

第十章 多事之秋(上)

        左昭身形一顿,抿了抿嘴角,却并没有因为他的话而作任何的停留,只是自顾自的向外走去。

        “哼!不知好歹!”路武心中愤愤不平,适才他用灵识探查过这个人,却并没有看出有什么玄力波动,想来只是一个普通人,现在却摆这么老大的谱,着实让他有些恼怒。

        对着左昭的方向抬手一挥,一道无形无色的玄力屏障便在院口的门上成型,等左昭从那里经过,这玄力屏障便会发挥作用,那滋味便如同是撞到一堵墙上一般。

        略做手脚之后的路武轻蔑的一笑,想到一会儿出现在左昭脸上的惊愕表情,他便觉得好笑,这就是你得罪修士的下场,无形之间,便能将你玩弄于鼓掌。

        左昭自然是意识到了眼前的变化,院门口虽然看上去还是和往常一样,但是却有着一道实实在在的玄力屏障,若是普通人这么结结实实的撞上去,想必是免不了一番鼻青脸肿。

        就在左昭离门口不过三五步的时候,一股连左昭都有些始料未及的玄力波动从院外迅猛的传来,轻而易举的就撕破了路武糊在院口的玄力屏障。在经过左昭的时候自动向两边分开最后汇集到一处直奔路武而去。

        “啊~”路武情急之下防备并不妥当,两者之间实力差距太大,导致直接被击飞了出去。

        “罢了,看在你也没有什么十分的恶意,我今天就不跟你计较了。”一道清朗的声音从院外传来,左昭正好奇着,却听到这声音,心中不禁有些惊喜,这声音未免也有些太耳熟了。

        不一会儿,一位全身着亮银甲的青年信步而入,脸上春风和煦,眉眼秀丽却又有一股子不怒自威的威严。

        “杜宇?!”左昭实在没想到能够在这里遇到杜宇,“自从当年英莲山一别,咱们已经有三年光景没有见面了吧。”

        “杜将军。”一旁的伙计自然是认识杜宇的,当下立马恭恭敬敬的喊道。

        能够在这里遇见杜宇实在是让左昭有些喜出望外,作为自己在上界中为数不多的挚友,自从几年前琅战天走后,杜宇就是他最好的朋友。三年前在英莲山脉纷飞的大雪中两人相依为命,早已是过命的交情,只不过后来听说影幽古族内老影幽王的去世导致族内纷争不断,左昭以为杜宇也留在了上界中,没想到竟然在这里遇见了。

        两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剩下路武和另外一个伙计在目瞪口呆,不知道该做些什么。虽然和杜宇都是第二批里从死人堆成功回来的人,但是路武和杜宇在将军府的待遇却相去甚远。特别是最近流传的杜宇将和将军府的千金喜结连理,这以后二人的地位必定又要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而眼下,这杜宇竟然跟这个被将军从死人堆里捡回来的人相谈甚欢,言语间竟然还是多年前的好友,自己二人的所作所为,恐怕会惹来一身的麻烦啊。

        “该做什么就去做些什么吧,别在那里傻站着。”杜宇说道,言语间却并没有多少怪罪之意。

        他也明白,这路武作为上古门派的子弟,自然是有着自己的骄傲,而自己日后若想做一番事情,这些上古门派必然会起到很重要的作用,眼下还是不要跟他们结下什么仇怨。

        路武二人如盟特赦,当下一边讨笑一边退了出去。却被杜宇给拦了下来,路武心中一紧,难道这里的事情,杜宇并不打算善终了么,真要撕破脸皮,恐怕对谁都不好吧。

        “路武兄,你们还不认识才有些误会,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我多年的好

        兄弟,”说到这里杜宇特意看了看左昭,等到后者点了点头,他才继续说道,“名叫左昭。”

        说完又走到路武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说道,“这位是大陆上著名的门派阎城的子弟,名叫路武,实力强劲呐。”

        “哪里,跟杜将军比起来,我可是自愧不如。”听得杜宇主动介绍自己,路武不免有些不好意思,阎城虽然在所有的流派中排不上前列,但是他的历史却是最久的也是保存的相对完整的,对于路武来说,他了解上界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存在,眼下看到左昭和杜宇同样来自那个地方,一开始源自内心的不甘和蔑视就消失的一干二净了。

        既然杜宇已经为两个人找好了台阶,左昭又怎么会不给杜宇的面子,三个人瞬间又变得和和睦睦,有说有笑,不一会儿,路武主动道别,把时间留给了杜宇和左昭。

        这两个人,真的有太多的话想问一问对方了。

        两个人大致说了说自己的情况,当左昭听到影幽古族内三位皇子为了争权夺利而相互厮杀的时候,心中不禁咯噔一下,杜宇说他走得早,走得时候星门内并没有出现别的可疑的地方,但是之后等星门自行打开的时候,估计就凶多吉少了。

        “我这里有对于我那三个哥哥的感应,他们应该还没有遭到生命危险。”杜宇说道。

        左昭点了点头,“那就好,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杜将军!将军到处找您,让您去他那里一趟。”还没等杜宇回答,一个伙计急急忙忙的跑过来传话,气喘吁吁的,显然有些着急。

        杜宇笑道:“光顾着和你讲话,差点忘了大事,一会儿我再来找你。”说完拍了拍左昭的肩膀。

        “嗯?”左昭有些不解。

        “今天是慕容老将军的七十大寿,我特地赶回来给他拜寿来了。”杜宇笑道,“我先去了,你也收拾收拾自己,一会儿咱们在一起过去。”

        左昭应着,看着杜宇走远,心中自然知道慕容老将军的寿礼自己肯定得参加,毕竟人家救了自己一命,多多少少得报答一下吧,那怎么办呢,总不能真的像路武说的,把这柄剑送过去吧。

        自己还真有点舍不得……

        “也不知道他老人家喝不喝酒,这可是上好的珏酒,我自己都没舍得喝。”左昭拿出一瓶金灿灿的酒,个头儿不大,却从内而外散发着一股子典雅高贵。

        ……

        “杜宇啊,你回来了。”慕容芾的声音中气十足,虽然不是修士,但是他终日习武,身体也是长得一副魁梧健壮的模样。

        “将军,末将听说左昭醒了,就急忙赶了过去,没能第一时间来看望将军,还望将军恕罪。”眼前的两人人正是杜宇未来的岳父和岳母。

        “诶,这么说啊就生分了。”坐在男人旁边的那个美妇笑道,声音甚是悦耳。

        “嗯,家有家法,军有军规,在家里就不用这么拘谨啦,坐。”慕容芾大手一挥,对着杜宇说道。

        “最近怎么样?小婷可是天天的念叨你。”妇人热情的拉起杜宇的手,春光满面的东一句西一句的问着,搞得杜宇都有些应接不暇,自己这个岳母大人实在是有些太过于热情了。

        “好啦,你还是去准备准备咱爸的寿宴吧,时间不早了,我有些事情要和杜宇说一说。”慕容芾说道。

        “知道了,你呀别一直整天这么严肃,这是在家,可不是在你的军队里,对人家热情一些。”妇人浅浅一笑,临走时

        还不忘嘱咐杜宇,“等会儿别忘了去看看小婷,她可想你了。”

        杜宇点头应道,送别了夫人,此时的厅堂之上只有慕容芾和自己了,听得他直接开口道:“那人是叫左昭,对吧,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杜宇沉吟一会儿,道:“这个人,实力超绝,重情重义,最重要的志存高远,咱们这里恐怕留不住他。”

        “实力超绝?”慕容芾眉头微微一皱,“和你相比如何?”在他看来,修士就已经很了不起了,像杜宇这样实力的人那更是可遇不可求,除了那些隐世的大宗门内的弟子,还真没有别的地方能够出现这等实力卓著的人。

        杜宇听得慕容芾的话,不禁笑了笑,“我与他,没法比,我自愧不如。”

        慕容芾心头剧震,最后叹了一句,“恨不能为我所用啊。”

        “国家本值多事之秋,此时最重要的在乎于基层,这一两个人的得失真的并不重要。”杜宇抱拳说道,“他虽然不会为我们所用,但是我可以以性命担保,左昭他也绝对不会被别人所用。”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啦。”慕容芾叹了一口气,“你先下去吧,时候不早了,寿宴马上开始,别迟到了。”

        “是,末将告退。”杜宇自然是明白慕容芾的意思,微微一躬身,抱拳告辞。

        看着杜宇渐渐远去的身影,慕容芾再次陷入了沉思,如今整个南潇国可以说是风雨飘摇,外有强敌环伺,内有朝纲不治,等过了今晚,国家必将陷入生死存亡的关头,到那时,自己该何去何从啊,早些将小婷托付给杜宇也好,自己也放心些。

        告别了慕容芾,杜宇直奔后院而去,因为那里有他朝思暮想的人儿。

        刚刚踏入院落,几片泛黄的树叶便飘然而落,杜宇循着夕阳望去,那个正对着铜镜梳妆打扮的人可不就是自己朝朝暮暮思念的人么?

        “小姐,少将军来了。”跟在慕容婷旁边帮她梳妆的丫鬟轻声跟她说道。

        还在别发髻的手明显颤抖了一下,女孩透过铜镜怔怔的看着站在身后的人儿,一旁的侍女示意了一下便自行退下了。

        “婷,我回来了。”杜宇轻身上前,双臂环住女孩,感受着她轻轻抖动的双肩,杜宇的心都要化了。

        “这次回来,待多久?”慕容婷轻轻抽泣,身后的这幅坚实的怀抱就是自己日日夜夜思念的,当下转过身来,一下投入了杜宇的怀中。

        “国家不太平,这次回来,我带你一起走。”杜宇轻嗅着女孩的发香,轻声说道。

        慕容婷微微一愣,有些不可思议的说道:“真的?你要带着我一起?”

        “嗯,”杜宇正视着慕容婷的眼眸,“这是你父亲的意思,等到爷爷的寿礼一过,咱们全家都会启程前往东林城。”

        出生在军人世家的慕容婷绝对不是一个花瓶,从杜宇的话中,她就听出了一些端倪,东林城,那里不正是八王爷的封地么?难道,家里已经在这种问题上完成了站队?

        “你不用想太多,宝贝儿。”杜宇再次将慕容婷揽入怀中,轻轻拍打着她,说道,“不管是你父亲,还是我,都不会让你受到一丝危险的,所以东林城是目前最安全的选择。”

        “好啦,我来帮你收拾收拾,时间不早了,咱们得快一些,不能让爷爷等久了。”

        说完,杜宇将慕容婷手中的梳子拿起来,一丝不苟的帮着慕容芾梳妆打扮,两个人有说有笑,倒也是蛮登对的一双璧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