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逆命王座在线阅读 - 第七章 历史遗书

第七章 历史遗书

        玄力和精神力如同水银泻地一般散出,左昭对于这一场战斗在开始之前就已经胸有成竹了,在精神力的完全包裹下,蝎王的每一次移动都在左昭的脑海内不断的回放,在此地,除了蝎王能够勉强发挥出全部实力,其余的那几只小喽啰都不足为虑。

        轻巧的闪过蝎王的一记重锤,左昭趁着它旧力以去,新力未生之时,脚尖轻点只一闪身就跃到了蝎王的背上。

        似是脚下生根一般,任由蝎王如何摇摆,左昭岿然不动。

        双掌闪烁,玄力在有限的空间内被不断的压缩,只是一瞬间,一股略显恐怖的波动从左昭的双掌之间传出。

        “灵痕,天制之决!”左昭低喝一声,猛地拍在了蝎王的背上。

        嘭!一道冲击波自击打之处猛地传出,蝎王连挣扎都没有,直接告别了这个美丽的世界。

        蝎王一死,剩下的喽啰也都作鸟兽散,左昭跳下来仔细的观察着这个足足有五丈大小的大怪物,在左昭接触过的所有记载中,鬼命蝎从来没有长到这么大过,就算是蝎王这也远远超出了正常的情况。

        “事出反常必有妖。”左昭暗自嘀咕着,将蝎王的尾针掰了下来,没有破荒在身上,这鬼命蝎的尾针作为它们开山立派,威震一方的利器,其坚硬程度和锋利程度就连左昭都赞不绝口。

        稍微做了一个简陋的长矛,鬼命蝎王那可全身是宝,收集了一些毒液和其身上的一些鳞甲,左昭便继续上路。

        砰!砰砰!

        左昭眉头一皱,神情突然变得凝重,那种熟悉的声音,从古战场内传来的声音,正是那种略显尖锐的鼓声。

        左昭深吸一口气,君道古战场是怎么产生的他一清二楚,三千年前的神魔之战当真是昏天黑地,为了从神魔手中夺回属于自己的自由,先祖们付出的血和泪是数不胜数,古战场内的林林总总都在述说三千年前的那场惊世大战。

        不知不觉之间,左昭竟然已经顺着鼓声慢慢深入了古战场,当周身的环境从黄沙变为白色荒原,凛冽的罡风带着寒冷的气息,吹打在左昭的脸上,只是一线之隔,两方的环境竟然天差地别。

        左昭浑然不觉,依旧一步一步的向着鼓声的源头走去。凛冽的寒风卷积着狂沙将左昭的身影彻底隐蔽住了。不多时,左昭的面前出现了一座孤坟,方圆上百丈,鼓声隐隐约约就是从这里面传出来的。

        渐渐地鼓声渐弱,左昭缓缓回过神来的时候,把自己都吓了一跳,鼓声的指引,对于自己来说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每次出现鼓声,好像都没有什么好事情,从八年前的第一次至今,鼓声好像就是催命的厉鬼一样,每次响起来,都有着或大或小的灾祸。

        冷风吹过,左昭以是出了一身冷汗,不禁实实在在的打了一个冷战,望着眼前的孤坟,左昭犹豫了一下,鼓声已经听不见了,但谁也不知什么时候再响起来,自己还是离这种是非之地远一些比较好。

        就在左昭刚想趁机溜走的时候,脑海中一直沉寂的江宁突然开口,“孤

        坟里面有你现在比较需要的东西,你可以去看一下,至于鼓声,我帮你处理,下一次鼓声再响的时候就不会对你有太大的影响了。”

        左昭一愣,心说,你原来一直在啊,我还以为一直在沉睡呢。

        “快一些吧,时间不等人。”江宁并没有搭理左昭,言语未了之时左昭觉得神志一下清明了很多,应该就是江宁所说的处理一下。

        “只有一次的机会,你自己尽快吧。”扔下这一句话之后,任凭左昭再怎么喊她,她都没有再继续回话。

        左昭对于江宁的秉性算是了解了一些了,这种直直白白的性格,倒是颇像男生。

        心中也是明白,时间不等人,左昭大致观察了一下孤坟,便寻到一处比较薄弱的壁垒,轰开之后,一道深不见底的阶梯直直的通向地底,左昭倒吸一口冷气咬了咬牙,若不是江宁说了那句话,自己无论如何也不会踏足这么危险的地方。

        用玄力凝聚出一点火光,左昭摸索着一点一点的向深处走去,每走几步,就掏出几颗月光石嵌在墙壁上,用以照明。

        对于墙壁左昭也观察了一下,可以断定着一座孤坟的年代,确实是三千年前的样子。走了没多久,墙壁上渐渐出现了一些较为繁复的花纹,再向里面走去,一幅幅壁画映入了左昭的眼帘。

        “嘶……”左昭借着手中的火光一点一点的仔细的观察墙上的壁画,“这应该记录了三千年前的大战。”他对于那场战斗的所有认知都是源于史书,像现在这样亲身体验那段历史,还是第一次。

        手指一点一点的触摸过壁画,左昭不禁有些目眩神迷,“上古时代的神魔之战啊……”他不禁为之倾倒,赞叹道:“只是不知道,书上说,神魔自这一战之后销声匿迹,但是,他们去了哪里呢?”

        在众多的壁画中,除了其中力挽狂澜的龙皇,另外有一把剑异常的夺目,左昭大体的猜到了墓主人的身份,龙皇在那一战之后就云游四海,最后被七大神族葬在了上界之中,那么这座墓的主人应该就是这柄神剑的主人。

        “能够在这里拥有这样一座坟墓,想来墓主人生前也不是什么无名之辈,甚至应该是受万民敬仰的存在,但是族中的史书中却没有这人的记载,看来那一段历史确实有很多并没有被记录在册。”左昭一点点的深入墓穴内部,每向里面走一步,有一种感觉在心底越来越清晰,好像在那墓穴深处就有着关于这场大战的详细记载。

        左昭对于那些壁画不再是仔仔细细的看,而是大致浏览一下,渐渐地加快了速度,又走了不多时,一道巨大的石门出现在了不远处。

        左昭抬起手,对着石门做了一个虚推的动作,石门显然是很久都没有打开过了,噗噗簌簌的落了一地的灰尘,却并没有打开的迹象。

        左昭稍微向前走了几步,想着这门难道是向外开的?陡然之间,他似乎听到了一声异动,当下身形暴退,连身前的那些灰尘都被惊起。

        几乎是在同一瞬间,两柄青铜长剑破门而出直直奔着左昭的身上两处要害而来

        ,速度之快甚至还在左昭之上。

        躲避不及,左昭拼着受伤的危险堪堪避过要害,其中一把青铜长剑在左昭的腹部划开一道近十公分长两公分深的伤口,隐隐之间伤口还有扩大的趋势。

        左昭低声咒骂道,在躲避的一瞬间左昭就已经在调动全身的玄力对回受伤的部位进行重点防护。但是令左昭没想到的是,那柄青铜长剑好像能够无视自己的防御一般,直接划破了自己的玄力防护,甚至残留的剑意还在组织左昭对伤口进行修复。

        感受到这一切,左昭心中不禁又凉了几分,这种几乎能够无视人类玄力的手段,正是史料上面记载的神魔之中魔道中人的本事。

        “难道,真的复苏了?”左昭低声呢喃,烟尘渐渐散去,两柄青铜长剑的全力出击,石门几乎是在一瞬间就被摧毁。

        隐藏在石门后的袭击者,左昭现在已经能够看得清了,两具干巴巴的骷髅,全身好像只有一层皮披在骨架上,但是眉目之间却闪烁着一团红色的火焰。

        令左昭稍微有些奇怪的是,骷髅怪一击得手之后却并没有借着乘胜追击,而是静静地继续站在门后,那般模样就想是门神一般。

        就在这时,从墓穴深处传来一道苍老的声音,“小娃娃,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回去。”

        左昭捂着伤口,小心翼翼地移动着,即使听得声音,左昭也觉得现在的情况危险无比,至少自己目前不是这骷髅怪的对手,那两柄青铜长剑之上有着魔道人的本事,对于自己实在太过于克制。

        就在这时,左昭眉心一闪,江宁的虚影破体而出,对着墓穴深处款款一拜,一眼也不看左昭,自顾自的说道,“尊者前辈,这一拜算是对您功绩的尊重,至此,恕后辈无理了。”

        说完便重新回到了左昭的脑海中,只觉得腹部微微一热,左昭束手无策的伤口剑意竟在一瞬间就被驱逐干净,伤口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速愈合。

        “你有办法对付他?”左昭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

        “一些神魔的小伎俩,也就唬一下你这种什么世面都没见过的菜鸟。”江宁淡淡的说道,“上界中的人已经和平了太久,几乎忘了怎么对付这些神魔了吧。”

        道道阴风传来,一直伫立在门后废墟处的两具骷髅眼中的红色火焰变得更加浓郁,脚底生风,对着左昭直扑而来。

        “就知道偷袭?!”这一次左昭早有准备,轻巧的闪身躲过攻击,修罗之魂在体内炸开,无尽的战意涌上四肢百骸,带来的还有巨大的力量。

        手紧紧地锁住两柄青铜剑,左昭借着骷髅刺过来的巨大力道,将剑意所去的方向稍微一变,致使两具骷髅脚下不稳,踉跄了两步,在这一瞬间闪到其中一只身后,玄力凝聚一掌将骷髅的头骨劈碎,顺手捡起那柄青铜长剑,三下五除二之间就将它送进了剩下一只的脑袋里。

        “时间紧急,快!”江宁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左昭不做等待,将另一柄青铜剑收好,就马不停蹄的继续向深处走去,速度明显更快了一些。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