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小胖修仙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七章歃血为盟

第二十七章歃血为盟

        将近一斤五十多度的白酒喝了下去,任谁都承受不住了。龙钢还能努力的站直身子,晃晃荡荡的没让自己倒下去,扶着桌子慢慢的坐在了椅子上。老三、老四也像当初的老六一样,一屁股瘫在了椅子上。

        老五也是向后一倒,但是他的椅子离屁股有点远,一下子坐空了,身子也跟着滑了下去,后背卡在椅子上又向前一弹,脸就撞在了桌沿上,鼻子立刻鲜血长流。慌乱的拿纸擦了擦,顺势就躺在了地上。

        老六更是过分,一杯酒才喝进去一半,一口没咽下去又喷了出来,顺带着把胃里的早饭、午饭也勾了出来,喷的满桌子都是,幸好小胖闪得快,不然就喷一身了。一桌子好菜,谁都还没动一筷子呢,就这么不能吃了。

        龙钢瘫在椅子上开始破口大骂,但是无论他怎么骂都已经没用,老六已经趴在地上不省人事了。

        小胖一看这架势,终于知道这酒有多厉害了,心里也有点没底,又开始调动真气想尽快把酒逼出来,可是这一次白酒还是聚在手指里不出来。

        原来是刚才小胖怕疼,把口子扎的有点小、也很浅,喷了一次之后就闭合了,要想再把酒逼出来还得重新开个口子。

        不敢再耽误,小胖又拿起桌子上的牙签向自己的手指扎去。这次比较下狠,不但把酒射了出来,还连带着一条血线也跟着窜了出来。这都是被小胖的真气催动的,不然血应该不会这么大的冲劲。

        一看小胖居然拿牙签把自己的手指头扎出血了,龙钢好像是明白了什么似的,马上挣扎着站起身来,感动的都快哭出来了。拉着小胖的手,激动的像是要跟爱人表白一样:“胖哥,你对兄弟们太好了,啥也别说了,兄弟懂你的意思。”

        说完又转头对着其他几人吼了起来:“来、来、来,都他么别装死了,快点起来,胖哥要跟咱们歃血为盟了。”

        “呃···,歃血为盟?”小胖也是一脸的懵逼,不知道龙钢说的是啥意思。

        龙钢又开始冲着门外大喊:“服务员,服务员。”

        立刻有在门口候着的服务员推门走了进来,一看屋里的样子也是吓了一跳,这是什么情况,前后也就是十多分钟吧,怎么都喝成这样了?但是职业的素养还是让她很快恢复了平静:“您好,请问有什么吩咐?”

        龙钢继续大喊:“刀,给我拿把刀来,要那种刀。”龙钢一边说着一边比划,用右手对着左手做了一个砍的手势。

        服务员吓了一跳,以为他要自残,看看屋里的架势又有点担心,这要是拿把刀过来,都喝得跟武松似的了,万一出点啥事可负责不起。有点为难的看着龙钢,一着急不过脑子的来了一句:“对不起,老板,我们这没有杀猪刀。”

        龙钢双眼一瞪:“你骂谁是猪呢?我胖哥都瘦下来了。呃···,不对,我们又不胖。也不对,滚、滚、滚、别在这气人。”

        服务员也不敢反驳,略一弯腰就退了出去,把门也给关上了。虽然没有刀,但是丝毫没有影响龙钢冲动的感情。

        龙钢的眼中已经是泪光闪闪,左手抓着小胖的还在流血的手,右手不住的在小胖的手背上拍着:“胖哥,没想到你这么够意思,这么看得起兄弟们,居然能做到这一步,兄弟这辈子跟定你了,以后兄弟我就是你的一把刀,你让兄弟砍谁,我绝对没有二话。一切都看兄弟的,绝对不差事。”

        龙钢说完就满桌子开始找牙签盒,找到以后也拿出来一根,晃晃悠悠的举到小胖面前,动情的比划着:“胖哥,看兄弟的啊,你就看着就行,兄弟给你整的明白的,看着啊。”说完猛地拿着牙签也向自己的手指头扎了下去,小胖想拦都拦不住。

        看他这样小胖也是彻底懵逼了,这都哪跟哪啊,搞什么事情呢。啥他么是歃血为盟,那都是哪辈子的事了,现在咋还讲究这一套呢?

        龙钢因为酒喝的不少,力道掌握的不好,这一牙签下去着实扎的挺深,血瞬间流了一手。拿过一个空碗,龙钢向碗里滴了几滴血,接着拿着碗晃荡到了老三面前。

        老三现在还有意识,看小胖和龙钢都已经扎了,那自己还有啥好说的,必须讲义气啊。也拿了一根牙签向自己的手指头扎去,挤了几滴血在碗里。老四也是依法炮制,挤了几滴血在碗里。

        小胖皱着眉头微微把脸侧向了一边,这么残忍的画面着实有点不敢看。龙钢晃晃悠悠的又走到了老五身边,用脚踢了踢躺着不动的老五,喊了几声:“起来,起来,歃血为盟了,弄点血出来。”

        老五还没彻底失去意识,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嘴里念叨着:“血,血,血。”接着就把堵着鼻孔的纸拿了下来,瞬间又有鼻血流了下来。

        龙钢一看这个就有点恶心了,要是让他喝鼻血,那他还不如死了算了。“呃···”了一声差点吐出来,怒骂道:“谁他么要你这的血啊,手指头,手指头。”

        老五也是有些糊涂了,把右手举起来就又躺了下去,龙钢也不管那个,拿着牙签就给老五的手指头来了一个洞,挤出几滴血来。老五吃疼‘啊’了一声也就没反应了。

        龙钢再次晃荡到老六身边,踢了两脚没反应,蹲下去扇了两巴掌还是没反应。龙钢也无奈了,只能是抓起老六的手就把牙签扎了进去,血是放出来了,可老六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要不是还有呼吸,真以为他喝死了。

        五个人的血都已经放完了,龙钢拿着碗走到了小胖面前。激动地看着小胖:“胖哥,兄弟们的血都在这了,没有辜负你的意思。来,把你的血也滴进来吧。”

        都已经到了这份上了,小胖就算不是那个意思也不能说实话了,这要是让龙钢知道小胖是为了放酒才扎手指,那以后他这个大哥也就不用混了。

        小胖举起自己的右手看了看,幸好刚才扎的那个洞还有血渗出来,急忙对着血碗就凑了上去,使劲的挤了挤,终于还是有两滴血被挤了出来,小胖不禁松了口气。要是再让他扎个洞,还真有点怕疼。

        龙钢看小胖也滴了血,高兴地拿起两个古井贡酒的瓶子,一起向碗里倒起酒来。满满的倒了一大碗,龙钢双手举到小胖面前,一副豪气干云的架势:“胖哥,作为大哥,你先来,整他一大口,喝了这口酒咱们就是血浓于水了。”

        一听这话小胖当时就瞪大了惊恐的眼睛,他以为放完血也就行了,没想到还要喝下去,这就他么的有点难受了。还有这血浓于水的比喻也不怎么恰当啊,都是哪跟哪啊。

        “钢、钢子,还要,喝一口?”小胖一脸的为难之色,用几乎哀求的眼神看着龙钢。

        “那当然了,不然怎么能算是歃血为盟呢?喝了这碗酒,咱们就是生死弟兄了,以后就是一条心,兄弟齐心、其利断金。”龙钢说的斩钉截铁。

        小胖再不能推辞,只能是双手接过酒碗,看了看泛着红色的满满一碗酒,小胖一阵反胃。想要不喝,可是龙钢就在面前看着呢,不能在小弟面前露怯啊。

        把心一横,小胖举起酒碗,闭着眼睛整了一大口。咕噜一声就咽了下去,还不待酒到胃里,真气已经催动着酒向自己的右手凝聚,悄悄地从手指尖流了出去。

        龙钢看小胖喝了,脸上有了敬佩的神色,也跟着端起碗咕咚来了一大口。喝完抹了一下嘴巴子,又把碗递给了老三。还有意识的老三、老四,也每人喝了一大口。

        可是老五、老六都已经是昏迷不醒,龙钢只能是掰开二人的嘴,硬把这血酒给他们灌下去一些。至此,歃血为盟的仪式算是彻底完事了。

        对于龙钢这种义气为重的人,这血酒的意义可是深远而重大的,他们一般不会这么做,但只要是做了,那就是把命交给了彼此,算是过命的交情了。

        喝完了血酒,龙钢还要再拜一次大哥,说是在宿舍那次不算正式,必须再来一次,只有喝了血酒他们才算是真正的兄弟。

        弄了一把椅子放在包房的一侧,让小胖端坐在椅子上。龙钢又把几人一一拉过来,老三、老四还好一些,跪在那还能像个人。老五、老六就没这么强的意志力了,被拖过来以后就以头触地撅着屁股趴在了那里一动不动,像是两头蛆趴在地上要向前拱一样。

        幸好这间包房很是宽敞,足够他们折腾的。龙钢和老三、老四依旧是像在宿舍时一样,再次向小胖跪了下去,小胖也已经习惯了他们这么折腾,一脸严肃的坐在椅子上。

        龙钢又看了看老五和老六,有些歉意地看了看小胖:“胖哥,这两个犊子酒量不行,你别在意啊,反正他们这样也是在那跪着呢,而且一直在向你磕着头,就这样也行吧,你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