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却道寻常在线阅读 - 第九十章 倒卷云头,只坐天元

第九十章 倒卷云头,只坐天元

        暴戾熊灵悬浮在天空之中,数百里紫金色骨翼轻轻扇动,搅动着风云色变,乾坤之中爆开一阵巨响,骨翼振动惊起了狂风向着白如梅席卷而去。

        冷风如刀。

        以无形化有形,头顶的深厚云层在这一刻竟然是被巨风拂动硬生生的倾退而去,如同波浪一般向更高的虚空之中倒卷而上,刚刚透出的细密阳光眨眼间便被重新覆盖。

        黑云更高。

        却愈发压顶。

        白如梅抬起手臂在身前轻轻一划,脸上的腼腆和红润早已经消失不见,那双眸子更是微微一凝。

        这熊灵的实力有些出乎他的预料,只是轻轻地煽动了一下翅膀便能够带起如此的天地之威,实在是难以想象其当初未被镇压之时全盛时期该有多强?

        抬手劈开了巨风,白如梅的身子陡然间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现时已经站在了熊灵的头顶,与那巨大的头颅相比他甚至还比不上浣熊眼上的一根睫毛。

        “无论你以前有多强,但现在,我要你死。”

        与之前的懦弱模样不同,此刻的白如梅眼神冰冷,语气霸道,身上衣袍猎猎作响,他抬起手臂向着浣熊一拳狠狠地挥了出去。

        此刻的他方才像是一个真正的五境宗师,此般气场与压迫力竟是让得天上黑云都为之凝固起来。

        这一拳朴实无华,毫无阻拦的落在了浣熊的头顶,头上的无数毛发向着四面倾倒而去,暴动的灵压自拳身之上炸开,如同波纹一般在天上诡异蔓延。

        浣熊发出一声嘶吼,声浪震天彻底。

        白如梅冷笑一声,在他的身上飞出了一本青书,书页翻动一把剑凭空出现而如同闪电一般劈碎了那些声浪然后斩在了浣熊的头顶。

        巨大的身体向后倒推,双脚踩在地面碾碎了数座山峰,鲜红的血液从头顶流淌而下,染湿了毛发,划过了双眼。

        那双眸子愈发猩红。

        暴戾的兽性在这一刻全然被激发出来,本就凶煞滔天的气息猛然高涨,熊掌抬起然后轻轻一握向着白如梅拍了过去,他的身体很大,但速度很快,想要躲闪并没有那么容易。

        但白如梅却是冷冷一笑,头顶青书不停翻动,他的身体如同落叶一般飘忽不定,在天空之上若隐若现。

        双掌探到身前,白如梅却已经退后很远,在云层之中划过一道白线,像是自深渊落下的群星。

        他脸上的笑意还未消失却已经凝固。

        因为眼前那高达万米的熊灵竟然消失了,来不及惊骇白如梅几乎是在一瞬间转身面向背后然后双臂交叉在了胸前,与此同时头顶悬浮的青书也是落下了如同帷幕一般的淡青色光幕笼罩着他的全身。

        但为时已晚。

        紫金色的骨翼在须臾之间便刺穿了那道光幕,紧接着一只巨大的熊掌当空拍下,竟然是硬生生的将白如梅从天空之中狠狠地拍了下去,化作一个光点落入了两开河水之中。

        骨翼震动伸展而开,其上纹络浮现闪动,就像是囊括了诸天万界。

        欲要破天的吼声自浣熊口中传出,绵延无尽的云层之间破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像是被撕开的黑洞。

        阳光从洞中落下,洒在了嘶吼不停的熊灵身上。

        震动人心。

        尚凌在地面看着这一幕,眼神颤动,这足以镇压八荒的凶兽气息,何其恐怖?

        让人敬畏。

        李休的目光却并没有看向天空之上,白如梅并不好对付,血书生的名头是硬生生杀出来的,看似他在诸天卷上只排了三十九位,但能成为宗师的又有几个会是弱者?

        那一战并不是短时间内能够分出胜负的,相较来说他更加担心的却是眼前这一场,也就是地面这一场。

        一人独战三十二位游野修士,即便他是陈知墨又怎能做得到?

        书院首席看似含金量很重,但他毕竟只是刚刚破境游野数月而已。

        如果能够浸淫其中数年时光李休根本不会有半点担忧。

        围棋是一门学问,而且是一门很深的学问,棋盘黑白子可喻为天下大势,可喻为两军对垒,可喻为饮茶作乐,也可喻为生死两难。

        棋盘以陈知墨为中心,自方圆百丈之内升腾而起,为正方形,不曾长短半寸

        纵横十九条长线,总共三百六十一个交叉点,棋盘上有九颗星,陈知墨便坐在最中间的天元之上。

        坐于此地,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可控全局。

        黑白子出现以及消失,皆在一念之间。

        陆不矩很强,如今的长林危在旦夕,却能够派他来此地守在桥头,这就是信任。

        大红袍更强,他乃是阴曹大圣子,自从那日飘摇小船乘着封于修回到了阴曹,而后那位大人邀请慕容英杰做下了此局,他和阴曹其他修士以及荒人的六名游野便一同走过了冥桥,出现在了唐境之内。

        然后遇到了长林的人,遇到了白如梅。

        达成了共识之后便一起守在桥头之前。

        这就是重视。

        “我尚未落子,诸位若是想走的话现在还不算太迟。”

        一个完全有灵气凝聚而成的棋罐出现在了他的大腿一侧,棋罐之内同样用灵气凝聚而出了黑白棋子。

        黑子一百八十一枚,白子一百八十枚。

        总共三百六十一枚,与棋盘上的交叉点数相同。

        “一己之力阻拦三十二位游野修士,陈知墨,你做得到吗?”

        大红袍静静地站在原地,棋盘之上的每一个格子之间都带着一层隔膜,想要突破过去也要花费一番力气,他却并不急着动手,反而是看着那盘膝坐在地上的蓝衫青年,问道。

        这是真的在询问,并没有任何讥讽或是其他含义。

        “我不是醉春风,自然没有这个把握拦住你们所有人,但我想试一试。”

        陈知墨抬头看着他,语气难得的严肃且认真。

        “无论事后成与败,试一试总是好的。”

        这话很有道理,无论什么事情,无论是否成败,试一试总是好的。

        大红袍沉默了会儿,目光直视着陈知墨,然后晃了晃身子。

        大花衣裳随风摆动。

        只听得一声轻响,然后轻微响声接二连三的生出。

        大红袍已经越过了数十个格子,站在了陈知墨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