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却道寻常在线阅读 - 第九十七章 陷阵之志,有死无生

第九十七章 陷阵之志,有死无生

        雪原没有晴天,虽不说终日飘雪,但一天十二个时辰起码要落雪**。

        倘若这是辅臣大相杨飞鸿的相府清湖旁,那么李休一定会坐在石墩上,笑看天地落雪,然后静静的瞧着那一地乌龟慢悠悠的爬进湖水里。

        那一定是很惬意的事情。

        只是此刻在小南桥,落雪只会让脚下这片废墟显得愈发压抑。

        而不会生出什么赏雪吟诗的雅致。

        五百铁骑若是马踏长街,无论是杨不定还是三百青衣都会死,废墟会被踏平,烟花巷自此消失。

        “但你很可能会死。”

        李休轻声道。

        因为三百青衣的目光很冷,杨不定的剑很冷,如果不出意外徐盈秀会在七天之内赶过来。

        死是一件让人恐惧的事情。

        孙胜也是人,所以也怕死,但这世上有很多事情要比死亡更重要,比如为范无垢报仇。

        所以孙胜只是稍稍思考了一下,认为用自己的死亡换取无数荒人的性命,为大唐换来十年平安,这是很值得的事情。

        所以他开口道:“等到事情办完,殿下若是想要孙胜这颗人头,拿去便是。”

        陷阵营共有三万人。

        眼下不过五百。

        “他们的计划看起来的确很完美,即便是我也找不出太大的纰漏。”

        李休说道。

        他当然不会要孙胜的人头,所以只能尽量尝试说服,尝尝用道理说清楚。

        这句话算是承认,身后陈玄策的脸色稍稍好看了一些,若是细看就会发现慕容的眼角抖了抖。

        “既然如此,世子殿下为何还要阻止我等?”

        陈玄策在身后开口问道。

        孙胜没有说话,这份计划毕竟是陈玄策慕容几人提出来的,他只是个执行者。

        李休没有回头,说出来的话仍旧是如同之前一样不客气:“因为太完美,所以显得很蠢。”

        这话显得很没道理。

        也很没有逻辑。

        “原来殿下是在说废话,可笑我竟然还打算洗耳恭听。”

        陈玄策将手中的刀收了回去,传闻多怪诞,现今看来堂堂的陈留王世子也就是一个略有些本事的二世祖罢了。

        混江湖或许可以,军中的事却是一窍不通。

        哪怕是慕容也忍不住看了一眼李休,难不成他大张旗

        鼓的拦路就是因为太完美?

        换句话说只是因为他的直觉?

        没有在意陈玄策的话,李休看着孙胜统领,淡淡道:“这天下从没有十全十美的军略,孙将军征战沙场几十年应该比我了解。”

        的确不存在十全十美,但凡是计划总归会有漏洞。

        孙胜没有说话,显然还是坚持之前的观点。

        计划看起来完美一些,准备足些,总要比有缺陷要好得多。

        “而且你不觉得你们太过小看知白了吗?”

        李休认真道。

        知白是大祭司的小弟子,是荒人的六先生,智计如妖,本身的实力也是同境中当之无愧的佼佼者。

        若不是在关键时刻李休引魂入体,恐怕等不到杨不定到来便死在了那块巨石之上。

        听到知白这个名字,孙胜的瞳孔轻轻缩了一下,然后道:“知白的确值得重视,但这算不上理由。”

        陈玄策三人的计划中设想了许多可能,对于知白这个声名鹊起的六先生当然有着足够的考量与重视。

        所以这的确算不上什么理由。

        于是李休沉默下来,没有说话。

        那一沓黄纸上的内容清晰地记录着他们三人的计划,的确很完美,如果没有在雪原上遇到知白的话李休也会是这份计划接下来的参与者和实施者。

        “我想过劝你们放弃,如今看来似乎没有可能。”

        李休说道。

        天上的雪花不算大,比不上鹅毛,人总说下雪时不冷,雪化时才冷。

        但下雪又怎会不冷?

        街上的百姓已经远远的躲开,他们不是修士,自然没有相隔百米仍旧能够听到细节的顺风耳,他们只是看到两军对峙,看到让人尊敬的世子殿下和每逢战起必定冲锋在前的陷阵营似乎有着什么冲突。

        所以即便什么也听不到却还是绕在最远处瞪大眼睛看着。

        “能够让小南桥平安十年,这是机会,千载难逢,我想试试。”

        孙胜道。

        军纪严明,自始至终无论二人的对话如何他身后的五百铁骑都没有发出半点声音,除了那一开始的长枪敲击地面。

        “人不怕犯错,怕就怕是为了家国天下犯错,让我想骂你也张不开口。”

        李休叹了口气。

        继续道:“但这次的赌注很大,若是输了,满盘皆输,你难道以为

        小南桥破了之后还会有下一个范无垢死守徐州城吗?”

        “输了的后果很严重,所以我不会输。”

        孙胜说道。

        陷阵之志,有死无生。

        何况大风险的同时也代表了大收获,一旦成功那么将会彻底解放南方雪原,从而将唐国将士转移到雪国雪原,与北地联手。

        若是事情可为,收获的可不单单只是小南桥十年平安,大唐这座恐怖的战争机器在沉寂了许多年后将会再次疯狂运转起来。

        “我仍然坚持我的观点。”

        李休道。

        “我也是。”

        孙胜也说道。

        “子非破境应该就就在这些日子,到时候再说不迟。”

        这是很好的提议,除了陈老将军以外,子非无疑是那个最能够服众的人。

        哪怕是老秀才的威望也是及不上子非的。

        提到那个名字,孙胜脸上的淡漠很明显的收敛了一些,但眼中的坚持却丝毫不曾消减。

        “倘若等到子非先生破境,这场计划便作废了。”

        这是实话,自那日李休与陈知墨下完棋之后,天下人都知道子非欠了他一个人情。

        杨不定的眼睛渐渐眯了起来,他知道这是代表没得谈的意思。

        既然没得谈那就不用谈了。

        李休的眸子渐渐变得锋利了起来,周身的气势也随之一变。

        他之前是个懒散江湖客。

        此刻挺直身体就变成了真真正正的世子殿下。

        他注视着孙胜,目光平静而锐利,道:“既如此那就看看小南桥支持你的人多些,还是支持我的人多些。”

        话音落下李休伸出一根手指放在空中摆动着,看样子是在画着什么东西。

        呼吸间他的手指停了下来,然后一个大大的北字在面前浮现,高高的升到空中,并且在过程中越来越大,最后像是绽放的烟花一般渲染了整片天空。

        抬头望去血红色的北字刺眼无比。

        杨不定像是想到了什么,一直紧绷的身体放松了下来。

        陈玄策面色陡然阴沉。

        孙胜看着那个北字,终于是沉默下来,不再开口。

        地上的废墟震动,若是从高空往下看去便能发现,一道白色洪流脱离军营化作一道利箭向着春来居笔直而来。

        那是北地三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