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却道寻常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 北地梁小刀

第十一章 北地梁小刀

        书院招生自第一届开始到如今便一直有一个规矩。

        考试时辰未到,考生不准提前进入书院,一旦有人触犯了这个规矩,便会被取消资格。

        这规矩很怪,而且完全没有理由。

        但书院的院长大人本身就是个很怪的人。

        所有人都自发遵守这个规矩,直到十年前一位皇子走进了书院,然后被剥夺了资格。

        然后所有人都知道了书院的态度与认真。

        自此在无人敢犯秋毫。

        距今日已过十年,却不曾想又有一人不识好歹敲响了书院的大门。

        所有人的视线都汇聚在了他的身上,只是大多都带着讥讽与嘲弄,还有少部分则有些同情。

        李休只敲了三下,没有用力,但声音却出奇的大,很快就传遍了书院,响彻了梅岭。

        大门裂开了一道缝隙,随后扩大直到全部开启。

        露出了一个人,李休看着他觉得有些印象,正是那日跟在陈先生身后的六人之一。

        那人看着李休,微微愕然,脸上带着敬意,然后行了一礼,道:“书院钟良,见过世子殿下。”

        “我来取诸天册。”

        李休没有废话,也没有回礼,而是直接说道。

        钟良闻言楞了一下,然后道:“十日之期未到,殿下?”

        “我要现在看。”

        李休说道。

        钟良点点头,侧开身子将道路让开,然后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李休走了进去,老乔跟在身后,大门闭合,书院门前安静极了。

        冬日的风大多比较刺骨,若是刮着霜雪便更冷。

        好在此处是梅岭,有风吹过只会带起一地梅花。

        这味道很好闻,只是此刻梅岭内的数千人都没有兴趣嗅这芬芳,那个人是否可以进入书院已经不再重要了,想来他本身不是考生,所以那书院弟子并未拦截。

        让他们感到震撼的是李休与钟良两个人之间的对话。

        那青衫少年说什么?

        取走诸天册?

        山前,有风乍起,慕容雪突然出现在了书院门前,跟着抬手敲响了院门。

        山下众人看去,不知这女子要做什么。

        书院大门再次打开,出来的人仍是钟良,他看着慕容雪,面无表情的问道:“何事?”

        “李休为何能进书院?”

        慕容雪问道。

        “世子殿下不是考生,自然能进。”

        “那取走诸天册是何意?”

        冬日的天气总是阴晴不定,前一刻明亮无比,这一刻便渐渐黑了下来,书院上方有大片的黑云汇聚。

        钟良的白衣随风动了动。

        目光渐渐冷了些。

        “诸天册是李休的,他要取走,有何不可?”

        “你是在开玩笑吗?”

        慕容雪的声音也冷了下来,三卷诸天册之所以没有引起腥风血雨,根本原因就是任何势力想要借之一观都可以,只要付出一些代价便可。

        但若是诸天册易主,那想来一定不是好事。

        “若是无事,还请姑娘离开。”

        钟良道。

        “姑苏城,慕容雪。”

        慕容雪注视着他,一字一顿的说道。

        有考生面色一变,心下骇然,单论名声姑苏城是江湖中的大势力,哪怕是书院在一些时候也要尊重姑苏城的意见,而且最重要的是姑苏城的老城主还活着。

        钟良跟着沉默下来,考生们看着他,想要知道书院在这种时候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

        “见过雪小姐。”

        钟良拱手行了一礼,那是对姑苏城的尊重。

        考生们面色有些难看,寒门考生更是略有些暗淡。

        “姑苏城可有人参加考试?”

        钟良又问道。

        “有二人。”

        慕容雪向前迈了一步,打算进去,同时说道。

        钟良也向前迈了一步,堵住了院门。

        慕容雪看着他,眉头渐渐皱了起来。

        “那还请雪小姐回去告知一声,他二人不用来了。”

        “你说什么?”

        钟良没有回答,略微欠身,然后转身离去,书院大门自动关上。

        慕容雪的眼神冷到了极点,脸色也是不停变换。

        赴考士子们看着她,面色有些精彩,觉得这可能是姑苏城近几年第一次受到无视,自从老城主之后姑苏慕容氏一代不如一代,不知道还能撑多久。

        再加上书院的强硬态度,这背后是不是有什么是他们不知道的?

        还不待众士子仔细思索,梅岭外突然传来一阵马蹄声,紧接着十余骑自梅林内跃出,在书院门前一字排开。

        最中间的马上坐着一位少年,一身黑衣,面带玩味,面对着数千人,身后披风飞扬,仰天发出一声大笑。

        他勒马停下,将身上的披风解开扔到地上,然后翻身下马,露出了肩膀处一个刺目的北字。

        此间极静,马蹄声本就很吵,少年笑声更吵,于是不少人抬头看了过去。

        眼中隐有不悦。

        但紧接着他们的视线就落在了这少年和他身后那十人的肩膀上,看着那十一个大大的北字,面庞微凛。

        寒门世子将手中的硬饼子放下,在衣服上擦了擦手,然后站起身子。

        先是一个人,然后十个人,紧接着陆陆续续站起了大半。

        士族考生也是收敛了笑态,整理了一下表情,正襟危坐。

        一些距离北地较近的士子更是向前迈了几步,区别于人群中,然后对着那一行人躬身行了一个大礼。

        见此情景,黑衣少年脸上的笑容收敛了起来,面色平静的回了一礼。

        北地边军!

        北地边军常年驻守北疆,那是有最冷的风雪,最残酷的敌人,年年战乱不息,也因此北地边军是大唐这群年轻人心中最值得尊敬的地方。

        “此时应该有人问我笑什么。”

        黑衣少年冲着人群咧了咧嘴,笑道。

        若是没有肩膀上的这个北字,他一定会被当成白痴,会受到很多的白眼。

        但此刻不同,于是人群中有人开腔:“小将军在笑什么?”

        黑衣少年慢慢抬起了头,将目光放在了慕容雪的身上。

        “我笑有些人不自量力,蝼蚁妄比天高。”

        搭腔那人一下子变得有些尴尬,只得后退了两步,表示歉意。

        慕容雪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

        “你再说一遍。”

        慕容雪看着他,冷声道。

        “不自量力。”

        黑衣少年歪了歪头,道。

        此时慕容二爷四人也赶到了场内,微微一掠便站在了慕容雪的身旁,看着那十几人。

        场间气氛变得有些剑拔弩张。

        “阁下是何人?为何对我姑苏城出言不逊?”

        慕容雪身上的气息有些不稳,堂堂姑苏城的大小姐,竟在此地被一而再再而三的羞辱。

        慕容二爷伸手将她拦住,出声问道。

        此地终究不是姑苏城,况且他还身受重伤,北地边军那群疯子可不会在意你的背景如何,而且傻子都看得出这一行人就是要针对他姑苏城。

        余光瞥了一眼慕容雪,二爷的心里轻轻一叹,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失去了理智,看来这十几年太宠着她了。

        黑衣少年偏头注视着他,脸上的调侃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严肃与认真。

        “北地边军,梁小刀!”

        哪怕是早就知道了他的身份,众多士子仍旧倒吸一口凉气,即便是士族一行人都陆续站了起来。

        慕容雪的脸变得有些苍白,终于是清醒了许多。

        慕容二爷面色复杂,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