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无边神力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九章 擂上攻守

第一百六十九章 擂上攻守

        “人命在这个世界永远都只是一种不起眼的东西。”肖宇淡淡的为林灵解释道,他很明白林灵此刻的感受,因为肖洪和冯桂兰就曾经历过,这也是肖宇不想让何雯他们知道自己是在异界的另外一个原因,毕竟这里可不像精灵世界那样的和平。

        林灵毕竟只是在温室里张大的人类,自然不会明白剑与魔法世界的残酷,况且作为一名女孩儿,又怎么会习惯厮杀与鲜血。

        奈何此时身处高台,其余众人看得皆是津津有味,就连同为女孩的西雅也是双目中浸染着炙热,似乎有上前一较高低的冲动。

        面对这样无可奈何的境地,林灵只得尽力去回避那些不想看到的血腥场景,但她知道,今天这里所看到的的一切或许永远也抹不去,那种鲜血挥洒的场景必然会时常出现在她的噩梦之中。

        突然,一道熟悉的人影出现在擂台上,此人正是克罗佣兵团的另外一位剑士卡托,但此时的卡托看上去去与之前大相径庭,原本的卡托总是带着自卑,但现在的他似乎充满了阴冷之气。

        “咦~卡托也来了。”西雅看着跃上擂台的卡托,有些惊讶的叫了一声。

        “他和你们一样都是魔武学院的学员,出现在这里似乎不奇怪吧!”肖宇侧头笑道。

        西雅不可置否的点点头,随即却又道:“可自从上次他和你为了那名伯爵在魔武学院发生冲突之后,就几乎销声匿迹,我与克罗布雷他们主动联系卡托,卡托也都不曾回应过。”

        停顿了一下,西雅皱眉继续道:“而且此时的卡托看上去有些陌生。”

        肖宇回头一望,确也觉得卡托变化极大。

        “说起布雷,最近他怎么样?”

        或许是与卡托相处太少,肖宇并不怎么关心卡托的变化,而是将话题引到了布雷身上,因为肖宇知道,布雷对玲玲有着很深的感情,现在两人各处一界,怕是终身难见了。

        “自从上次布雷回来之后,就一直在府上闭关修炼,我也有好些日子未见他。”西雅担忧道。

        肖宇暗想,这布雷倒也算痴情,现在玲玲心情渐好,已经从当初伤害灵菲的阴影中走了出来,或许可以考虑在与她说说布雷的事情。

        或许是说道了克罗佣兵团几人身上的事情,西雅又想起了灵菲,便对肖宇问道:“夫君,灵菲还好吗?”

        “灵菲心思苦闷,将自己幽闭在生命之树中已有好些日子,等我们婚礼

        之后,你就留在精灵世界几天,好好的开导开导她。”肖宇想想当初科利纳斯的事,灵菲始终不能释怀。

        西雅也曾听肖宇说过灵菲的事情,作为灵菲的朋友,西雅并不觉得灵菲有何对不起精灵女王科利纳斯的,不过,别人的想法终究是别人的。

        两人的话题终究还是因为擂台上的变化而终止,却见卡托上台,极为冷漠的与对方致礼。

        原本的擂主也是一位身彪体壮的大汉,那满身虬结的肌肉,双掌来宽的重剑,以及满目的凶光可见此人也是一样经验丰富的战士,不然也不能靠着中级剑师的实力守擂三场。

        擂主想来对自己有着极强的自信,想来也是,魔武学院虽然人员以万数,但大多都是剑士与剑师级别,能够晋级大剑师的可以说是少之又少,况且他相信以自己身经百战的实力,剑师中几近无敌,哪怕面对低阶大剑师,也有着一拼之力。

        因此,在双方致礼之后,擂主目光凝实,紧盯卡托一举一动,却并未发动进攻。

        卡托呆立半晌,似在等待,又似在犹豫,或许是久见对方不动,他身形骤开,只见一道残影掠过,只听一声惨叫,擂主尚不及反应,就被卡托一脚踢在腹部,直将他踢的胃液翻滚,双目暴凸,如同流星一般砸落在擂台之外。

        擂台上突如其来的变化几乎震惊住所有人的眼睛,他们没想到,试武大会才刚开始,居然就出现了这样的狠人,以至于,一时间居然无人敢上台攻擂。

        高台上,肖宇皱眉,虽然当初卡托服用了肖宇给出的龙肉晋升到高阶剑师,加上这些日子的积累,或许已经突破到了大剑师,但也不至于拥有如此快的身法吧。

        而一旁的西雅也难以置信,卡托的变化实在是出乎她的意料,尤其是卡通身上那股子自信与狠辣,使得卡托与之前完全判若两人。

        卡托所在的擂台周围平静了短暂的时间,接着就有一人费神跃起,他的身上红芒闪烁,瞧那气势,显然是一名大剑师。

        大剑师一上台就饶有兴致的大量起了卡托,见卡托沉闷如同木偶,一动不动,在见到自己之后,身后重剑也无取出之意,深感被人轻视,不由冷哼道:“莫要以为强仗身法一击败敌就能稳握胜局,今日我便要让你知晓山外崇山高,人外尽高人。”

        话落,大剑师亦是不取重剑,也不施礼,身法一动,如同一道流光奔向卡托,卡托面容不变,目光闪烁一道红光,身形亦动。

        只见两

        道流光于擂台中心交错,响起嘭嘭拳肉相触的声音。

        一触之后,两人身形翻转,又聚在擂台中心,各出拳脚,尽力相搏。

        渐打渐感惊讶,渐打渐感对方深不可测,大剑师眉头紧蹙,显然是未料到卡托竟然能与自己旗鼓相当,而且,从卡托拳上传来的力道,他竟然有种对方刻意压制的感觉。

        摇头甩出这种不切实际的错觉,大剑师已感体力下降,若是再以拳掌对敌,说不得会落下风,于是趁着一击后退的功夫,他右手一扬,骤然握住身后重剑,猛力拔出,浑身斗气疯狂涌入重剑,朝着冲来的卡托一剑劈下。

        面对大剑师骤然变化的杀招,卡托眼神不变,微微侧身,双脚一蹬,便向侧方推开数丈,而大剑师一剑劈空,砸落在擂台之上,擂台丝毫未损,但剑气却是离剑而出,划破空气,猛然撞击在擂台边缘突然出现的结界之上。

        一击偷袭落空,大剑师微敢失落,但随即便重整心情,一提重剑,回身一斩,只听当的一声金铁之声,大剑师手中重剑正与卡托不知何时出现在手中的重剑相碰。

        两剑相交,剑身翁鸣,大剑师只觉虎口震痛,慌忙抽身而退。

        卡托却风轻云淡,见大剑师后退,卡托手中重剑扬起,剑光如虹,竟是率先使用了剑技。

        “绞杀!”

        剑技完成,卡托口中发出一声沉喝,接着围绕身周剑气骤然释放,如同天罗地网,铺天盖地向着大剑师而去。

        大剑师大惊,慌忙以自身剑技应敌,只见他重剑挥舞,剑气纵横迎上面前的天罗地网,剑光相碰,轰隆一响,炸起一片尘烟。

        一击发出,大剑师不敢懈怠,慌忙回以一招,剑光闪烁,一头凶虎骤然出现在擂台之上,发出啸天虎吼,四蹄发力,越过漫天尘雾,朝着卡托所在扑击而去。

        这招虎啸乃是大剑师的拿手剑技,其威力连中阶大剑师都得小心应对,他料定,卡托面对此招即便不败也得狼狈非常。

        可出乎大剑师预料,凶虎居然扑了个空,只将坚实的擂台打出几条白痕。

        “糟糕!”

        大剑师惊呼一声,猛然转身,却见卡托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他的身后,等他穆然回头,仓促迎敌,已是为时已晚,被卡托一剑削破胸前皮肉。

        趁着大剑师吃痛,卡托补上一脚,顿时,大剑师如同破履,倒飞数丈,跌落在擂台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