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家宗主有点妖在线阅读 - 第200章 ? 剑神的新方向

第200章 ? 剑神的新方向

        “宁归尘这小子,又在装什么逼?切树叶这么简单的事情,也叫有技术含量?咦,技术含量是什么东西?我好像懂,又好像不懂。”萧钦道。

        公孙星河:“……”

        “公孙大人,你千万不要生气啊!这小子从来都是没规没矩的,经常顶撞我。”萧钦又道。

        公孙星河:“……”

        “公孙大人,要不你也来一手,让这小子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高手!他呀,就是欠收拾!”萧钦又道。

        公孙星河:“……”

        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简单?

        你特么哪只眼睛看到,这简单了?

        端详着手中被切成两半的树叶,公孙星河震惊无语。

        大小、角度、力道,分毫不差!

        所有的树叶,一模一样!

        他甚至,能将两片不同树叶的两半,分毫不差地凑回去!

        技术含量……太高了!

        世人皆追求极致的力量,殊不知力量越强,其实越难掌控。

        他一剑将山头削平,对力量的掌控力已经极强了。

        寻常武皇强者一剑出去,只能把山头炸裂。

        但一剑削平山头,和宁归尘切树叶相比,难度是几何级的差距!

        宁归尘的剑法看起来极其稀松平常,但正因为如此,公孙星河才更加震惊。

        滴水不漏!

        宁归尘对于力量,对于剑意的掌控力,简直强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师尊为什么强?

        就是因为,他对力量和剑意的掌控,达到了天人合一的境界!

        同等境界,同样的力量,师尊可以随意秒杀同阶!

        这,就是剑神!

        天人!

        这绝对是天人境的实力!

        这个八品宗门的掌门,竟然和师尊是一个级别的大佬?

        难怪!

        难怪李宗煦对剑神之名不屑一顾,原来这座小庙里,隐藏着一个恐怖至极的大佬啊!

        “对啊,武皇前辈可是剑神传人,切几片树叶应该不在话下吧?要不,您露两手?”李宗煦道。

        公孙星河把树叶一丢,淡淡道:“呵呵,你当本座是什么人,你让我露两手就露两手?这等三脚猫功夫,也配让本座来表演?罢了,既然你不愿随我离开,我且将此事禀报师尊,由他来定夺!告辞!”

        说完,公孙星河身形一动,化作一道长虹离开了。

        萧钦一脸懵逼,这是怎么肥四?

        怎么突然就跑了?

        为什么我感觉,他是逃走的?

        萧钦指着树叶问李宗煦,道:“这个很难吗?”

        李宗煦淡淡道:“你可以试试。”

        萧钦冷笑道:“看把你们拽的!试试就试试!本座还就不信,切几片树叶还牛逼上了!”

        砰!

        落叶满天!

        刷刷刷!

        萧钦:“……”

        这片树叶,爆了!

        这片树叶,四分五裂!

        这片树叶,emmm……咋这么难呢?

        我不信!

        再来!

        砰!

        落叶满天!

        然后,树秃了。

        然后,一群树秃了。

        半天后,萧钦颓然倒地。

        太特么难了!

        从未想过,切树叶竟然这么难!

        “宁小子,你是怎么做到的?”萧钦忍不住问宁归尘道。

        宁归尘看着他,摇头叹道:“你对力量一无所知啊!”

        “废话少说!”

        “呵呵,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老萧,你已经揍我好几次了!这仇,我记下了!”

        “……宁小子,你教了老沈和老叶他们好几次了吧?咱们才是最亲的,你可不能厚此薄彼啊!”

        “我们很亲吗?古小妹,他是谁啊?”

        古小妹:“不熟,估计是来骗吃骗喝的糟老头吧!”

        “哦,那你负责把他赶走。”

        萧钦:“……”

        ……

        遥远的云央域,青云宗。

        青松下,俩老头相对而坐,正在对弈。

        一人鹤发童颜,宛如仙人。

        一人青衣长衫,朴实无华。

        啪!

        “哈哈哈,鹤老鬼,你输了!”青衣老者大笑道。

        鹤发老者连忙取子,道:“不算不算,我刚才是想下这里来着,弄错了弄错了!”

        青衣老者却是不依不饶道:“鹤老鬼,输了就是输了!落子无悔,你这是耍赖了!要让你那些徒子徒孙知道了,不知道该怎么笑话你!”

        “哼!老夫是他们的祖宗,谁敢笑话我,逐出师门!剑老鬼,你让不让我悔棋?”

        “不让!”

        “让开!”

        “就不让!”

        砰!

        棋盘炸裂,鹤发老者勃然大怒道:“剑老鬼,我看你是皮又痒痒了!”

        青衣老者大笑道:“下棋你不是老夫对手,打架你更不是老夫对手!”

        “来来来,大战三百回合!去天上打,别坏了我家的花花草草!丹青,一起上,干他!”

        “打就打,怕你不成?”

        轰!

        轰!

        轰!

        虚空之上,剑气纵横,法相庄严。

        两尊大神,打得天崩地裂。

        整个青云宗,并没有人惊讶,显然早就习以为常。

        “唉,两位老祖又打起来了!”

        “下棋一月,打架三天,习惯了习惯了!”

        “要我说,鹤老祖也是!明明不是剑神老祖的对手,偏偏喜欢打架,每次都吃亏。”

        “谁说不是呢?鹤老祖还带着丹青老祖,以二敌一都不是人家对手,丢人呐!”

        “咦,这不是公孙师叔吗?你不是去请小师叔了吗,怎么一个人回来了?”

        人群中,有人发现了公孙星河的身影。

        “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公孙星河没好气道。

        咦,最近是怎么了,我火气这么大?

        还有,为什么你们总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公孙星河辈分极高,与武圣同辈,便是一些武尊强者,也要叫他师叔。

        见他发火,众人自然不敢再说话。

        过了一会,公孙星河自己忍不住了,开口问道:“打了多久了?”

        “那个……刚打了几个时辰。”

        “哦,那还有的打,我先去休息会。”

        三天后,两个老头气喘吁吁,互相吹胡子瞪眼。

        剑神道:“这头臭鹤真烦人,总有一天把你炖了!”

        鹤发老者身旁,一只白鹤口吐人言道:“剑兄,我不想打架,我也很无奈啊!你们打架,我不能看着鹤老头挨揍吧?”

        剑神撇撇嘴,不屑道:“这老头棋品太差,每次都悔棋,不揍不行!”

        鹤发老者大怒道:“剑老鬼,给老夫滚蛋!以后,再也不跟你下棋了!”

        剑神冷笑道:“谁稀罕!”

        “师尊,我回来了。”这时,公孙星河走出。

        让这俩老家伙吵下去,不知要吵到猴年马月。

        剑神一见公孙星河,之前的不快立即烟消云散。

        “哦,是星河啊。怎么就你一个人,你小师弟呢?嘿,这小子真是个天才,居然凭借着自己的摸索,在剑道上登堂入室了。”一想到马上见到这小徒弟,剑神一脸兴奋道。

        他根本没想过,李宗煦会拒绝。

        因为这片大陆上,凡是学剑之人,没人能拒绝当他的弟子。

        赵云飞同样是剑道天才,这次去天路进步极大,于是鹤老鬼就向剑神炫耀。

        结果,剑神从赵云飞身上,感知到了一股剑意。

        能感知到这股剑意的,世上唯他一人。

        但,能在赵云飞身上留下剑意,可见李宗煦对剑道的领悟有多深。

        便是他的七大弟子,在这个境界也做不到。

        于是,剑神如获至宝,让公孙星河去带李宗煦来。

        “小师弟……咳咳,李宗煦拒绝成为您的弟子!”公孙星河一脸尴尬道。

        “什么!”

        山上,有一个算一个,几乎是异口同声,一脸震惊地看向公孙星河。

        大家都以为,他在开玩笑。

        公孙星河一脸无辜,就知道你们是这副表情。

        “师尊,李宗煦不愿意成为您的弟子!”公孙星河再次强调,这一次,大家看出来他不是在开玩笑了。

        “哈哈哈……”

        鹤老鬼突然大笑不止,笑得前仰后合,指着剑神笑道:“剑老鬼,真没想到,你也有今天啊!哈哈,笑死老夫了!笑死老夫了!你堂堂剑神,居然被一个天武境拒绝了!哈哈哈……”

        剑神一张脸,胀成了猪肝色。

        他从来没觉得这么丢人过!

        收徒弟,居然……被拒绝了!

        “你是猪吗?区区一个八品宗门,你不会强行将他带回来?”剑神大怒道。

        公孙星河苦笑道:“我是这么打算的,可是后来……不好意思了。”

        纳尼?

        不好意思?

        这有啥不好意思的?

        公孙星河把承天宗的见闻说了一遍,大家不笑了。

        十几岁的天人境,恐怖如斯!

        砰!

        忽然,剑神劲气一震。

        落叶满天!

        刷刷刷!

        剑气纵横!

        每一片落叶,都被精准地切成了两半。

        丹青仙鹤开口道:“不愧是剑老鬼,举重若轻啊!”

        公孙星河欣喜道:“我就知道,师父肯定也能做到!”

        剑神没有说话。

        砰!

        又一次!

        树秃了!

        砰砰砰!

        一次又一次!

        一群树又秃了!

        然后,剑神叹了口气道:“我做不到!”

        公孙星河震惊道:“这不可能!您明明做到了啊!”

        在他看来,师父做的非常好,甚至比宁归尘还要好!

        剑神摇头道:“我不知道那小子做到什么程度,但……我做不到完美无瑕!如果这就是剑道的至高境界,那我想……我又有了新的目标!”

        公孙星河大喜道:“恭喜师父!贺喜师父!”

        剑神笑道:“你说,他叫宁归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