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盖世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八章 洗剑

第一百五十八章 洗剑

        “虞渊!你小子没事就好!”

        詹天象咧嘴大笑,冲上前来,不顾其反抗挣扎,狠狠地拥抱了一下。

        “虞大哥!”赵雅芙眼睛笑成月牙。

        虞菲菲、苏妍、李禹等禁地试炼的幸存者,相继出现,或冲着他含笑点头,或如虞菲菲般,满脸惊喜。

        在李玉蟾之后,他们沿着李玉蟾的指向,也都赶到了化魂池。

        “大家没事就好。”

        虞渊扫视了众人一眼,留意到小妹虞菲菲眉心的,被地魔白鬼烙下的菱形印记,果真消失不见。

        看虞菲菲的气色,相当不错,眼眸中似有神光内敛。

        眼睛,是天地人三魂的投射,灵魂强大者,眼睛往往明亮。

        历经重重磨砺,赶到化魂池的这些天之骄子,很多境界有了突破,也有不少心性变得沉稳,各方面成长明显。

        七神宗的秦雲,视线在眼前诸多小辈身上,晃悠了一番,内心暗暗点头。

        银月帝国这一代,多有不凡,将来定然会是国之栋梁。

        可他依然坚定地认为,以前名声不显,由暗月城而来的虞渊,势必会后来居上,凌驾于眼前一众天才。

        ——包括那被誉为银月帝国未来第一人的李禹。

        “虞大哥,蔺姐姐怎么了?”

        苏妍临近之后,没有询问其它,而是满脸关切地说,“她不是被地魔白鬼掳走了吗?”

        “虞渊,在这里发生了什么?”詹天象也询问,“那块青铜丰碑,到底有没有镇压?”

        同样的话,虞渊简单地重复了一遍。

        提起蔺竹筠时,他对苏妍说,蔺竹筠被地魔白鬼,以魔念勾起内心的魔,陷入自我怀疑的心境历练,独自一人返回帝国。

        详细的情况,他并没有细说。

        苏妍也没追问,听说蔺竹筠孤身一人,往帝国而去,只是轻叹一声,不知真假地说了一句:“希望蔺姐姐安然无恙。”

        “我小姑?”李禹奇道。

        这时,大家才发现帝国女将军,无比专注地凝视着池壁的剑痕。

        “她在参悟那些剑痕玄奇。”虞渊解释。

        此言一出,一众自诩领悟力惊人的所谓天才,都来了劲。

        一道道视线,尽数落向那些剑痕,凑近了,去观望,啧啧称奇。

        儒衫少年形态的秦雲,摇了摇头,洒然一笑,没理会,也没提醒。

        “没用……”

        虞渊臂骨中的剑芒,灼热感,只是一点点提升着。

        他判断出,就是因为李玉蟾的魂念,游弋,或者说沉陷在剑痕,被悄然汲取着魂力,才让他能细微感应而出变化。

        小一辈的,至强者也就李禹,严禄、詹天象此级别。

        都未能晋升到入微境,连灵识都没有凝炼,更不能如他般,因白纸扇的存在,跨一步令天魂精炼。

        秦雲猜测的没错,境界低微者,连以灵识沉入剑痕内部都不能。

        单单靠眼睛,想要从那些繁杂密集的剑痕,参悟出剑道真义,根本就是天方夜谭。

        虞渊也清楚,在场的都是帝国桀骜之辈,劝是劝不了的,就任凭他们盯着那些剑痕,等什么都看不出来,自然也就乖乖放弃了。

        他唯一有点担心的,还是李玉蟾。

        李玉蟾凝视着那些剑痕,已经有一阵子了,他怕那些剑痕,还有诡异的化魂池,悄悄地蚕食其太多魂力。

        封天化魂阵已经失效,徘徊在禁地之外的,蔺竹筠所说的诸多异魂邪灵,会蜂拥而至。

        那些外界的异类,会出现于禁地何处,何时会冒头,他在失去剑魂和禁制的帮助,再难感应。

        他还需要仰仗秦雲,还有李玉蟾,来平安度过眼前劫难。

        秦雲阴神已经受伤,如果李玉蟾在那些剑痕内逗留太久,比秦雲的伤势还重,就凭眼前一众小辈,能活着从陨月禁地走出?

        他还要考虑另外一点。

        封天化魂阵失效,那位神魂宗的所谓罪孽,带着撼天大帝、天魔青魇和地魔白鬼,一起远遁外域星河。

        这方禁地,后续会变成什么样?

        若没有强大异魂邪物出世,赤阳帝国和银月帝国,还能相安无事?

        赤阳帝国,如果觉得禁地没有威胁,和平协议一旦撕破,会不会拿他们开刀?

        种种念头,纷至沓来,让虞渊心神不宁。

        “虞渊,我那分魂棍?”严禄略有些期待,悄声询问,“一并去了天外?”

        “是的。”虞渊不瞒他,“那物件,太过于特殊了。在你手中,未必就是你的幸运,还可能是祸害源泉。”

        严禄满心失落,点了点头,也没多说什么。

        “噗!”

        突然间,李玉蟾和先前秦雲般,喷出一口鲜血。

        她轰然坐下来,眼瞳深处,似有点点异芒,璀璨了一刹那,又迅速黯灭。

        “青玄剑给你。”

        那把,被她从李禹手中索要而来的,在银月帝国都大名鼎鼎的利刃,随手扔向李禹。

        扔剑之后的李玉蟾,像是耗尽力气,默不作声地取出一块灵晶,坐正之后,便吞纳当中灵力,恢复力量。

        李禹抓着青玄剑,以自身的灵力糅合气血,深入剑刃。

        他眼睛微微一亮,敏锐的感觉出,灵力和气血逸入后,在青玄剑的流转速度,像是快了不少。

        “哧啦!”

        一道青幽的剑芒,从那青玄剑的剑尖射出,望着灿耀绚烂,神异非凡。

        “小姑,这柄剑?”他惊奇道。

        “洗涤了一遍。”李玉蟾睁开眼,心有余悸地,看向池壁的剑痕,说道:“借外力洗剑,让青玄剑的剑意通透,剑身明净。当然,我也付出了一些代价。”

        注意到,一种帝国小辈,都在围着剑痕观望。

        她冷哼一声,不客气地说道:“一群乳臭未干的家伙,别浪费时间,在那些剑印刻痕了。以你们的境界修为,什么都不可能感悟,也没有可能,将念头意识,沉浸于内。”

        “洗剑?”秦雲微惊,“李将军,你借那些剑痕,为青玄剑洗剑?”

        李玉蟾道:“是又如何?”

        “没想到李将军,还精通如此剑术,真是令人刮目相看。”秦雲一脸钦佩的样子,“青玄剑可不是凡品,能让青玄剑洗剑的,当然不凡。”

        他望着那些剑痕,“能手持青玄剑,借助奇物,去洗剑的你,也很是非凡。”

        “过奖。”李玉蟾不冷不热地,说了这么一句,然后才对虞渊说:“禁地变化太多,我们现在不知道外界,究竟是什么情况。”

        停顿了一下,她再说:“我觉得,先弄清楚为妙。”

        虞渊缓缓点头,“好。”

        犹豫数秒,他说:“李姐,你照看他们,我要修行。”

        李玉蟾目显诧异,似觉得他修行不修行,在失去招呼禁制的能力后,都没有什么关系。

        可她也没劝说什么,示意虞渊随意。

        “我修行时,秦宗主不会乱来吧?”虞渊凝视着秦雲,很怀疑,很警惕的样子。

        “不会不会。”秦雲连连摆手,“你若是不信,我可以暂时远去,你随时召唤。”

        “那,烦请秦宗主,还是离我稍稍远一点吧,不然我心不宁。”

        “哎,我满心诚意,没想到虞小哥还是信不过,真让我伤心。”

        这般说着,秦雲还是起身,孤身离去。

        待到虞渊,通过青阳箭感应出,他果真去了很远之处,才放下心里,在化魂池一角,取出白纸扇,以心神沉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