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太上执符在线阅读 - 第两百四十四章 珠子不见了!

第两百四十四章 珠子不见了!

        杨三阳手中捻着棋子,下的有些漫不经心,反倒是对面的娲,一双眼睛盯着棋盘,露出认真思考的神色,皱眉思索下一步棋该往哪里走。

        “又是一场好戏,只是接下来该如何演下去,并不是我一个角色能完成的,未来该如何走,还要看各方势力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杨三阳嘴角翘起,不经意间一颗棋子落下,却听对面的娲欢呼道:“师兄,你输了!你这条大龙,被我屠了!”

        娲学习围棋的天赋惊人,很快便在弯道超车,将杨三阳甩在了身后。

        手指轻轻敲打着棋盘,杨三阳面做惊愕,满面佩服道:“师妹棋力高深,为兄甘拜下风。”

        一盘棋而已,若能逗眼前小萝卜头开心,那也是好的。

        道缘洞府

        蜃气散去,山中依旧,道缘依旧呆呆的坐在那里,似乎不知道自己身前有人来过。青鸟站在老枝上,眼睛里露出一抹精光,不动声色的闭上眼睛假寐。

        道义洞府

        瞧着手中花生米大小的定风丹,道义身躯颤抖,眼眶微红:“成道有望矣!成道有望矣!老祖当年批示果然正确,道缘就是我的福星!道缘就是我的福星!借助道缘气数,这次我又度过一次生死大劫。若能熬过三灾,日后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我必然可以一飞冲霄。”

        “只是对不住师妹了……”道义面色有些迟疑,过了一会才道:“道果若是真的喜欢你,自然会为你扛下所有压力!”

        玉京山

        “师弟!”

        杨三阳与娲正在下棋,此时二人之间杀的如火如荼、难分难解,玩棋想要放水,不着痕迹的让对方赢,还不被对方发现,需要技巧。

        道行快步走入山中,眼睛里满是喜色,遥遥的便呼喝了一声。

        “师兄莫非想要度风灾?”杨三阳袖子里手指略作推算,头也不抬的道。

        “不错!不错!你小子既然有如此宝物,这风灾也该度过去了,否则日后寿命大限将至,难免发生意外!”道行笑着道。

        有了定风丹,道行的脸上全是笑意,早就没了任何压力。

        杨三阳点点头,落下一颗棋子:“你去找道缘,我那定风丹放在道缘处帮忙托管,你想要渡劫,找她去就是了。”

        “还不是想着提前和你说一声”道行围绕着棋盘走了一圈:“这是什么东西?”

        “此为黑白棋,或者称之为:围棋。”

        杨三阳将围棋解释了一遍,道行闻言顿时眼睛放光,一把将杨三阳推开:“让我来!”

        “你不是要渡劫吗?”杨三阳让开位置。

        “渡劫之前,手谈一局,也是很有趣的”道行笑着道:“在山中憋闷了十几万年,整日里惯看风雨,一点意思都没有,好不容易有了玩趣,先乐呵乐呵。”

        杨三阳站在一边,瞧着乐呵呵的道行,心中忍不住笑了:“只怕稍后见到道缘,你便笑不出来了。”

        这一局犹若地崩山摧,汹汹大水席卷山河,弹指间灰飞烟灭。

        道行被娲杀的溃不成军,整盘棋都崩了,唯有寥寥几个棋子落在盘面上,显得孤苦无助,颇为可怜。

        道行一张脸苦了下来,然后二话不说转身离去,背影有些凄凉。

        娲无辜的瞪了瞪大眼睛,迷迷糊糊的看着道行背影。

        “师妹,待我度过风灾,非要与你决战三百局不可!”道行声音自山下传来,满是不甘的怨气。

        “师兄,道行师兄没事吧?”娲略带担忧的道:“可别因此影响他渡劫。”

        “无妨,不碍事!”杨三阳笑着摇了摇头,双目内露出一抹嘲弄:“呵呵!他怕是很快便要将此事抛掷于九霄云外了。”

        道缘山峰

        道行一路慢步,心中琢磨着棋局,不知不觉间已经来到了山中。

        瞧着呆呆坐在洞口处瞭望着云海的道缘,开口喊了一声:“师妹!”

        “道行师兄,你来了?”道缘回过神来,连忙站起身迎接:“师兄怎么有闲暇来此?”

        “欲要求借定风丹渡劫,道果师弟那边为兄已经打过招呼,请师妹赐下定风丹助我一臂之力”道行笑着道。

        “渡劫?”道缘闻言点点头,忽然间眼睛一亮,双目内露出一抹喜色,一道灵光划过脑海:“有了!”

        她是不可以将定风丹借给道义,但若某位师兄‘无意间’借给道义使用呢?

        这不算是违背约定吧?

        山门之中,道义就算在如何不得人心,三五好友总归是有的。只要自己支开青鸟,此事便算成了。

        “怎么支开青鸟,却是一个大问题!”道缘心中思忖。

        “又怎么了?”道行闻言一愣,话语将道缘自沉思中惊醒。

        “没!没什么!”道缘连连摇头,然后向着袖子摸去:“师兄既然想要渡劫,这定风丹拿去便是了。”

        说着话,道缘摸了摸袖子,然后眉头皱了皱:“不会啊!”

        在仔细摸了摸袖子,这一毁道缘勃然变色,本来笑吟吟的面孔,刹那间沉了下去,只是不断来回摸索袖子、胸口。

        “不可能啊!”摸遍全身,道缘终于勃然变色,眼睛里露出一抹不敢置信:“怎么会这样?”

        “师妹,出什么事了?”瞧见道缘的表情,道义顿时不由得心中一突,刹那间口干舌燥,一股忧虑无缘无故的升起。

        “小鸟,定风丹不见了!你看到我的定风丹了吗?”道缘惊慌失措的看向小鸟。

        “之前道义来的时候,定风丹不是还在吗?怎么会忽然不见了?这才多大功夫,半日都不到,我记得你将定风丹放在袖子里了,怎么会不见?”青鸟睁开双眼,眸子里露出一抹神光:“你再找找!”

        “真不见了!是真的不见了!”道缘都要哭了,声音里带着一抹哭腔。

        宝物特有的气息,若在身上肯定瞒不过她的感知,如今却是真的不见了。

        “师妹,你别开玩笑!这玩笑开不得,诸位师兄会和你拼命的!”道行脸色立即变了,额头急的冷汗渗出。

        “这等大事,我又岂敢糊弄你?”道缘声音里满是无助,低下头来回去地上翻找,眼睛里露出一抹不敢置信:“怎么会不见了!它怎么就会忽然间不见了?”

        “别找了,定风丹自有异象,若落在地上,咱们岂会发现不了?除非是咱们都瞎了!”小鸟自老枝上立起身子:“你仔细回想一下,定风丹是什么时候不见的?”

        “之前道义师兄还观看过定风丹,那个时候定风丹还在我身上!”道缘焦急的道。

        “道义,肯定是道义干的,说不定这厮使诈,暗中骗过你我耳目,将定风丹给盗走了!”青鸟在树上气急败坏,直接将锅扣给了道义。

        “不可能的,定风丹一直都在我手中,道义师兄根本就没有机会施展神通骗走定风丹!”道缘连连摇头,否决了青鸟的话,心中担忧的同时,却又升起一股喜意:“若真是道义师兄盗走定风丹,那便好啦!师兄可以趁机度过风灾,简直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此时道缘心中好坏参半,一时欢喜一时气恼,却也不知该如何是好,失了方寸。

        “师妹,你可别开玩笑,咱们灵台方寸山,二十多位师兄弟就指望着定风丹渡劫呢!你现在说弄丢了?纵使我不与你计较,只怕其余诸位师兄、师弟,也绝不会放过你的!”道行面色凝重了下来:“师妹,你在仔细想想,定风丹究竟落在了哪里,这等玩笑可开不得,要出大事情的。”

        “还用问,不是我偷的、不是道缘藏起来,肯定是道义那厮趁机不知耍了什么诈,盗走了定风丹!”青鸟气急败坏道:“肯定是他干的,咱们去找他理论。”

        “定风丹一直在我手中,师兄怎么有本事盗走?你可莫要冤枉好人!”道缘瞪着青鸟:“你去回禀师弟,我去道义师兄的洞府问问情况,问他知不知道线索。”

        转过身看向道行:“道行师兄,此事你先暂且不要声张,稍后我必然会给你一个交代。”

        “我不想声张,此事怕瞒不过去,山下十几双眼睛等着我回去渡劫,师妹你可莫要开玩笑,这种事情,我是藏不住!”道行咬了咬牙头:“师妹,定风丹千万不能有任何闪失,否则只怕事情麻烦大了。”

        听闻此言,道缘面色一白,然后二话不说化作清风遁走。

        “我与你一道回去见道果师弟,大家都等着定风丹渡劫,这种事情瞒不过去!”道行看向了青鸟。

        青鸟振翅远去,道行见此也立即跟了上去,眼睛里露出一抹凝重:“事情只怕是有些麻烦!若没有定风丹也就罢了,有什么劫数,大家自己也就扛了。如今定风丹出世,众人心中欢喜如遇救星,但是却又忽然间丢失……这得失之间,才是最令人心神失守,最为致命的事情。”

        “只希望道缘师妹将定风丹找回来,不然真不知后果会如何……”道行叹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