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太上执符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八章 法则本源

第一百九十八章 法则本源

        瞧着手中拇指大小,晶莹剔透的珠子,杨三阳法眼内一道金线流转而过,在其内有一道法则本源在流淌。

        扫过道缘那副我很舍不得,但却不得不给你的表情,杨三阳想笑。虽然将珠子塞入自己的手心,道缘转过脑袋似乎不想再看,但是却依旧忍不住,暗自偷瞄其手中那颗珠子,露出不舍的表情。

        “你有如此宝物,何不以此物寄托法相?此物更甚那金乌羽毛一筹不止!”杨三阳把玩着手中珠子,眼睛里露出一抹凝重,这珠子内凝聚着一缕风之法则本源。

        “舍不得啊!”道缘撅起嘴巴,露出委屈的表情:“这么好的东西,若用来寄托法相,实在是暴殄天物。此物乃我部落无意间获得的至宝,老祖希望我以此物参悟金仙大道,可是……我如今损耗本源,只怕度不过那三灾了。”

        “你日后若证就天仙,直接将这珠子炼化,夺取了其中本源,可以省去你无数年苦功,叫你直接触及金仙不朽的境界!”道缘叹息一声,声音里满是惋惜:“便宜你这小蛮子了。”

        金仙与天仙的本质是天仙可以参悟法则,而金仙已经凝练了法则本源,方才可承受时光磨练,永恒不朽。

        有此物在手,只怕是一头猪,也有五分把握证就金仙妙境。

        “你不是和道义关系最好吗?怎么将宝物给我?”杨三阳把玩着珠子,感受身前少女的纠结、不舍,双目内露出一抹疑惑。

        “是我欠你的,这辈子都偿还不了,我若能在风灾内侥幸留下一道残魂,下辈子再来报答你!”道缘转过身,一双眼睛眼巴巴的看着杨三阳:“不论我做错了什么,你都会原谅我的是不是?”

        “我知道你将道义带入了梧桐树下,只是下不为例,日后不许其再去了!”杨三阳把玩着珠子,之前各种郁结一扫而空,笑吟吟的道。

        “你怎么知道!”道缘捂住了嘴巴。

        “你还算有心,承认了自己的错误,还将那道义的眼睛给蒙上!”杨三阳瞪了道缘一眼。

        “你都知道了?”道缘一张小脸垮了下来:“我本来只想偷偷的做,这颗珠子算是我留给你的念想,相助你一臂之力,是我留给你的补偿,谁晓得你居然都知道了。”

        “你要怎么惩罚我?责骂我,我都绝不会反抗!”道缘抬起头,眼巴巴的看着他。

        “看在这颗珠子的份上,一切都算了,下不为例!”杨三阳笑着道:“你还是回去准备度过风灾吧,莫要多想。”

        “哦!”道缘‘哦’了一声,对着杨三阳讪讪一笑,方才犹若是欢快的小鹿般,身形轻松的跑下了山。

        “这颗珠子是一件好宝物,可你身怀诸宝,并不缺少领悟法则的本源,这颗珠子对别人来说功效无与伦比,但对你来说却是鸡肋!”太阴仙子自玉簪中走出。

        杨三阳闻言背负双手,目中点点神光流转:“宝物我虽然不看在眼中,但这颗珠子却代表了那丫头的心意。这颗珠子怕是那丫头的最后压箱底的宝物了,和你说了你也不懂,先天神祗怎么会懂后天生灵的感情。”

        “你在瞧不起我?”太阴眼中露出一抹危险之光。

        杨三阳讪讪一笑,反手将珠子收起来:“那丫头有几分机会度过风灾?”

        “底蕴亏空的太厉害,死定了!没有任何机会!”太阴仙子摇摇头:“太单纯,对别人掏心掏肺,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单纯之人。”

        “确实是单纯,不然岂会将寄托法相的灵物随便送人?会将事关成道的珠子随意给别人赔罪?”杨三阳赞了一句:“单纯的人,总是容易吃亏。”

        “不过……”杨三阳看向太阴仙子:“这风灾,女神可有办法相助其度过?”

        “别妄想了,三灾考验的是一个人的底蕴累积,度过三灾之后便是打破枷锁逆天而行,又是另外一重境界,没有人能帮得上他。除非你能请来风神、火神、雷神,以三位神祗的力量为其护道。”

        杨三阳面色逐渐凝重下来,想要请动三尊先天神祗,他还没有那么大面子。

        “当真一点机会都没有吗?我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死在我面前!”杨三阳低声道。

        “别妄想了,她若没有亏空本源,或许有八分把握,但是如今……”太阴仙子不再多说,转身走回宝物内。

        杨三阳面色阴沉了下来:“说来说去,根由还是在我这里,我若早点布局设计,道缘便不必亏空底蕴。”

        “非你之过,你莫要给自己增加负担!”太阴仙子道。

        “有办法的!终究是有办法的!”杨三阳闭目盘膝坐在那里,口中默诵道德经,开始思虑推演破局的办法。

        道义山峰

        道义正在运功,此时其周身呈现玉色,所有不协气机尽数消失无踪。

        “师兄,可曾恢复了?”道缘自远方走来,声音里满是欢快。

        “托了师妹的福,却不知那究竟是何宝物,竟然有如此庞大真火之气,为兄如今不但消除不协,反而修为跟上一层,距离渡三灾也不远了”道义睁开眼,双目内露出一抹喜色。

        道缘不愧是自己的福星,一切皆是顺风顺水,所有灾劫消弭的一干二净。

        不过,能消除大椿树意志的宝物,绝对非同寻常,到叫其心中起了念头。

        “师兄,你莫要想了,那宝物可不是我的,是我借别人用的,却不能告诉你”道缘摇摇头:“师兄即将闭关渡三灾,倒是好福源,当闭关修炼,早日度过三灾,打破寿数束缚。”

        “呵呵,为兄也是这般想的,只是还想着和师妹说些体己的话”道义笑眯眯的道:“此次若非师妹主持,为兄只怕是要应劫了,一切有劳师妹操持,师兄心中过意不去。”

        “师兄,凭咱们之间的交情,你又何必说谢?”道缘一双眼睛看着道义,定定的看了一会,方才道:“小妹也要去闭关修炼,准备度过三灾,到时候师兄可莫要被我落下才是”

        “哈哈哈,那咱们这回便比一比,看看谁先度过三灾!”道义哈哈大笑。

        “师兄,你再此修炼吧,小妹也要回去闭关了!”道缘恋恋不舍的看了道义一眼,然后转身往山下走去。

        “这丫头,怎么觉得有些不对劲?那究竟是何等宝物,竟然能轻而易举的抹去大椿树意志,还有……我之前修炼之时,忽然觉得一阵毛骨悚然,心中诞生一抹不妥,此事必然不是无中生有,心血来潮必有感应!”

        “问题究竟出现在了哪里?”道义皱眉思考。

        山下

        道缘脚步站定,转身看向峰顶,看了许久许久后,方才眸子里浮现出一抹泪光:“师兄,此一别再无相见之日,这怕是最后一面了。小妹……小妹……”

        说到这里,道缘已经是涕不成声,然后化作虚无远去。

        “其实不单单是道缘,我也该思忖着度三灾之事了”杨三阳眼底露出沉思:“最多五千年,我的太极图大概便可出世,到那时三灾想来不成问题,坏不得我真身。”

        “我欲要借助三灾之力脱去这幅丑陋皮囊,却不能以太极图镇压,只能强行熬过去……”杨三阳眼中露出一抹凝重,手指轻轻敲击着膝盖:“可三灾不是那么好度的,那些先天血脉,度三灾尚且九死一生,更何况我这肉体凡胎?”

        “也不知祖师是否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叫人取巧的法子!”他忽然想到了后世中的三十六变与七十二变,不由得心中痒痒:“我若能学会此等神通,天下之大,又有何处去不得?”

        心中却又转过另外一个念头:“我的体内有圣人法相,却为何不曾有圣人大法?赐下我天罡变化之术?”

        杨三阳心动,但是却不做多想,查验了自家法相一番,并不曾有孕育之态,干脆直接驾驭遁光,一路径直来到祖师讲堂外。

        “道果,你莫非又给我送酒来了?”瞧见杨三阳走来,童儿骨碌翻身坐起,目光灼灼的看着他。

        “弟子有事求见祖师,等些日子,师兄去我那里,小弟倒是有几坛美酒,乐意奉上,供师兄品尝!”杨三阳笑着道。

        “你跟我来,师傅正在琢磨去六贼的妙法,自从你去了六贼后,师傅便日也想着此中道理,今日却也不知有没有空!”童儿领着杨三阳来到后院,只见祖师盘膝打坐,周身气机缥缈,似乎与天地时空融为一体。

        杨三阳不敢说话惊扰,只是恭敬跪倒在一边,待过了半刻钟后,才见祖师睁开眼:

        “你这厮不去修炼,来为师这里作甚?”

        “弟子已经降服心猿意马,接下来便要为渡三灾之劫做准备,只是三灾之劫凶狠至极,稍有不慎便是灰灰的下场,数万年苦修化作流水,弟子望祖师慈悲,传弟子一门度过三灾的神通”杨三阳额头触地,声音里满是诚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