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太上执符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四章 灵台喋血,混沌降临

第一百零四章 灵台喋血,混沌降临

        祖师闻言勃然变色,怒斥道:“尓敢坏我道场,必与尔等不死不休!”

        “哈哈哈!哈哈哈!凶兽一族与诸神本来便是不死不休,毁你道场又能如何?”那鲲鹏仰天长啸,声音里满是得意:“有我在此,你休想赶回灵台方寸山。”

        鲲鹏的速度很快,纵使是祖师,也难以一时间将其摆脱。面对凶威涛天的太古凶兽,只怕自己的道场撑不了多久。

        “坚持住,等我回去!撑住,为我争取时间!”祖师眼睛里露出一抹狠辣,手中量天尺刹那间胀大,锁定一方空间,居然叫鲲鹏无法躲避,一尺子落在其翅膀上,打的鲲鹏一个趔趄。

        “哈哈哈!哈哈哈!来不及了,你的斜月三星洞毁灭乃是定局!”鲲鹏不去管自家血淋淋的翅膀,下一刻振翅高飞,再次将祖师纠缠住:“凭借先天灵宝取胜,算什么本事?有本事与我真刀真枪的打上一场。”

        祖师一尺逼退鲲鹏,转身欲要向灵台方寸山而去,此时鲲鹏裹挟疾风,刹那间一双锋锐的爪子已经来到了祖师背后。

        爪子上闪烁着玄妙先天神文,似乎就连苍穹都能抓破,祖师若不转身,必然会被那一双爪子洞穿胸口,就此殒命。

        鲲鹏的速度太快,对方若想要纠缠住祖师,短时间内纵使有量天尺,祖师也休想遁走。

        “真是麻烦,和狗皮膏药一样!”祖师不得不转身停下脚步,面色凝重的扫视着鲲鹏,手中量天尺拍出,那鲲鹏双爪撕裂虚空,直接远遁避开。

        不单单是祖师,此时场中诸位神祗俱都是心急如焚,自家老巢被偷袭,不着急才怪。

        诸神焦急,难道那些被神帝偷袭了老巢的凶兽便不着急?

        “简直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非智者所为!”神帝咬牙切齿道。

        “没得选择,必须要将那人逼出来!”魔祖冷冷一笑,虽然在与神帝交手,可是却由有余力,遍查整个大荒。

        灵台方寸山

        杨三阳一双法眼睁开,扫视着天地间紊乱法则,还有那无边业力,不由得额头冒起黑线:“端的不当人子!简直是不当人子啊!凭什么他们厮杀,要消减我的功德?”

        “不过,如今诸神乱起,大战爆发,却也是我尝试以无上真经铸就法相之时!”杨三阳眼睛里流露出一道金线,遍查大千世界法则之海,开始闭目孕育精气神,忽然间眉头一动,下一刻一股磅礴气机覆压而下,犹若不周倒塌,无尽阴云负压于心底。

        “发生了什么?”感受着那涛涛威压,骇人的气势,杨三阳骇然变色。

        正要伸出手去推演冥冥之中发生了什么,但是下一刻杨三阳动作止住,一双眼睛呆呆的抬起头,看向了无尽虚空,整个灵台方寸山的天‘塌了’。

        天塌了!

        不知何时,灵台方寸山上空,凭空出现一个黑洞,卷起无尽飓风,伴随一股恐怖的威压,似乎凝固了人的元神。

        草木山石连根拔起,纷纷向那黑洞中飞去,山谷中的草木砂石,倒飞而上,被那黑洞吞噬掉。

        杨三阳一只手掌死死抱住身后石柱子,整个人藏在洞府内,外界那飓风就像是吸尘器,吸得其衣衫飘飘,身形不断摇摆,欲要将其吞噬进去。

        楼阁、景色尽数连根拔起,在飓风中散架,祖师大殿此时亦被连根拔起。

        一声声惊叫,只见有数位弟子,不小心被飓风卷起,向着那黑洞飞去。

        “天空怎么会出现黑洞?”杨三阳心中不解。

        “砰~”

        一声巨响,虚空扭曲,灵台方寸山中一道金光照破山河,却见一只巨兽遮天蔽日,刹那间抹平飓风,将那飞起的弟子攥住,电光火石间收了回来。

        一股浩浩荡荡气机自那金光中传出,不朽、不磨的气息流转不定,金光中传出了一道怒斥:“大胆混沌,此乃灵台方寸山妙境,也是尔等凶手能撒野的?还不速速退去,免得小爷手下无情,可惜了你的性命。”

        “哼,好大的口气!你是金仙,我亦是金仙。我乃先天而生,你确是后天证就,不过鸿那老家伙坐下的一个童子罢了,也敢与我为敌?”黑洞闭合,然后却又睁开:“今日我便先吞了你,然后在吞了灵台方寸山,叫鸿那老家伙知道,惹怒我凶兽一族的下场。”

        大口张开,居然无视时空,径直向金光吞来。

        杨三阳法眼睁开,他能清楚的看到,那金光中立着一道人影,乃是祖师平日里跟随的童子。

        谁能想到,那模样稚嫩的小童,竟然有如此神威?居然已经证就永生不死的金仙果位?

        “好,正要会一会你这先天种族,且看看是你的吞噬混沌更强,还是我巴蛇一族的本事更厉害!”那小童眼中露出竖瞳,冰冷的眸子扫视着天空,下一刻竟然身形扭曲,化作长万丈的巴蛇,盘旋在灵台方寸山妙境,将整个灵台方寸山保护在身躯之下,然后仰天嘶鸣,周身黝黑深邃的鳞片似乎活了过来一般,闪烁出道道玄妙莫测的符文,吞吐着天地间精气,那猩红色舌头洞穿虚空,然后巴蛇猛然一口向天空中的混沌咬去。

        “砰!”

        “砰!”

        “砰!”

        二者交锋,天空中黑洞闭合,露出一道恐怖狰狞的身影,这身影没有五官,只有一张恐怖的大嘴不断开阖。

        混沌高千丈,大口开阖之际,有浩荡先天神火、先天神风、先天神水卷起,裹挟着毁灭万物的力量,与巴蛇战在一处。

        一声声凄厉鸣叫,刺的人耳膜生疼,一道道恐怖的罡风划过,将周边山川草木削平。

        “砰!”

        “砰!”

        “砰!”

        一道道恐怖的音爆在耳边响起,两行血液流淌而出,杨三阳面色骇然,自家耳膜竟然被巴蛇的吞吐之声震破。

        不错,并非被交战余波镇伤,而是被那巴蛇的吞吐之声,鳞片的抖动破碎了耳膜。

        金仙实在是恐怖,巴蛇虽然有意护持灵台方寸山妙境,但交手时无意间泄露出的一丝丝余波,也足以叫灵台方寸山的诸位弟子喝一壶了。

        “蠢货,你本来便比我差了一筹,如今更是因为守护灵台方寸山束手束脚,安能是我敌手?”混沌冷冷一笑,大口一张,啃再了巴蛇的尾巴上。

        只见巴蛇尾巴鳞片消融,凭空损失了一块,就像是被莫名其妙的割了下去一般,刹那间鲜血喷涌,又被其肌肤收缩止住。

        “哼,我何须战胜你?只要拖住你,等到祖师赶来便可!到那时定要你这混账死无葬身之地!”童子虽然落于下风,但却并不慌张,仿佛那伤口不是自己的一般,依旧继续与混沌周旋。

        “不要白费心思了,魔祖早有谋划,一只鲲鹏拖住了你家老祖,他根本就无法赶来。凭你的本事,能挡我多久?还不是要乖乖的被我吞掉!”混沌冷然一笑。

        不周山战场

        祖师面色难看下来,瞧着对方滑不留手的鲲鹏,一抹杀机显露。这只鲲鹏滑不留手,自己想要出手,对方便后退,不和自己交接。若自己抽身往回走,这只鲲鹏便扑上来,叫自己进退两难。

        “道友当真要与我结下这般血海深仇不成?”祖师攥紧量天尺,心中杀机不断流淌。

        “我也是没有办法,魔祖交代下的任务,我若完不成,只怕倒霉的便是我!再说了,我凶兽一族与先天神祗一族乃是不死不休的血海深仇,你若有本事杀掉我,尽管出手便是,我又岂会怕了你?”鲲鹏只是冷冷一笑。

        “好!好!好!”祖师咬牙切齿,周身衣衫鼓荡:“那我便先料理了你这畜生,再去降服那混沌也不迟。”

        话语落下,祖师手中量天尺忽然脱手而出,时空在量天尺下不断缩减,还不待那鲲鹏反应过来,量天尺便已经抽在了其后背。

        刹那间一声凄厉惨叫响起,毛发纷飞,血肉喷涌,将鲲鹏砸入了洪荒大地。

        “孽障,今日我便杀了你,为我灵台方寸山无数弟子门人复仇!”祖师咬牙切齿,向着鲲鹏杀来。

        “老家伙,想要杀我?简直是天大的玩笑,若非有此量天尺,我未必会怕了你!”鲲鹏一声怒吼,化作清风消散在大地中,再出现时身形重组,出现在了祖师背后,猛然一爪掏了下去。

        “不妙啊!”山洞内,杨三阳面色骇然:“这童儿本身便不是巴蛇的对手,如今再加上要守护灵台方寸山束手束脚,一身本事能发挥出七成就不错了,祖师若不能及时回转,只怕灵台方寸山难保,我亦要为灵台方寸山陪葬。”

        正想着,忽然间虚空一声惨叫,只见那巴蛇身躯收缩,竟然被混沌咬中了七寸之下,差一点被其咬穿七寸要害。

        “不妙啊!这童儿输了!祖师还没有赶回来,只怕是灵台方寸山在劫难逃!”杨三阳目光中露出一抹骇然,身躯都在哆嗦:“我如何逃避劫难?我如何逃避劫难?如何躲过如此滔天大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