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我从凡间来(这个修士很危险)在线阅读 - 七十二章 招了吧

七十二章 招了吧

        “如此看来,你不但邪恶,而且奸狡,看来只能用强了。”

        姜瑜话音方落,大手一拍,顿时甲兵四出,立时封锁了全部的通道。

        许易八风不动,指着姜瑜道,“看来神主大人是早准备好了,还难为神主大人演了一场好戏,许某看得十分过瘾。”

        说完,许易掌中现出十颗金色的珠子,每颗珠子都散发着中正平和的精纯香火之力,顿时整个大厅肃杀的气氛都被冲得淡了。

        “十颗,这,这……”

        “不可能,我们测过……”

        周明福忽然捂住嘴巴。

        许易道,“不巧,许某已完成了收集十枚香火灵精珠的任务,这个安陆城隍,今日就自动解职了,神像破也好,败也好,与许某无关了。”

        “周明福,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你测的。”

        姜瑜简直要气炸了,急急朝周明福传递意念喝问。

        周明福倍觉心累,急忙传递意念解释,“我真的测试过,那家伙说的都是实话,他根本没消耗过香火灵精,这不可能。”

        “事到如今,事实都摆在眼前了,你还跟我说不可能!”

        姜瑜心里烦的不行。

        上面要弄许易,他为买好那人,自己大包大揽,将此事揽了下来,还做了万无一失的承诺,软的硬的策略,他都备下了。

        可他怎么也没想到,许易竟然完成了十颗灵精珠。

        一旦完成了,许易便可以自动脱离他江南土地宫的体系了,任他官大一级,怎么也压不住许易了,除非真的动武。

        而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他还没这么疯狂。

        看来这档买卖只能就此砸了。他心中倍觉遗憾。

        “如此就叨扰了,许某告辞。”

        许易一抱拳,高声说道。他话音未落,荒魅的意念便至,“这不可能,绝不可能只有这三板斧,姓苏的不可能就这点道行。”

        许易传递意念道,“这个不须你说,且等着吧,这场大戏才掀开一个角呢。”

        他意念才传说,脚下才踱出去三步,一道声音传来,“走,哪里走?”

        声音才过耳,许易便知道慕邝来了,这位慕司伯还是忍不住掺和进来了。

        果不其然,声音才落定,许易便见着慕邝了,不由得吃了一惊,慕邝竟然从合道圆满一跃成了鬼仙。

        即便如此,赫赫有名的慕司伯,在多达十余人的队伍中,也只能站在偏靠边的位置。

        居中的是个身量极高的长眉中年,看气势不输姜瑜,整个队伍中,竟有多达六名鬼仙。

        见得众人到来,姜瑜的面皮也忍不住抽动了一下,向周明福四人传递意念道,“看来人家根本就没对咱们托底,咱们不过是顶在前面的烟瘴,我真闹不明白,堂堂苏家竟缘何要对区区一个许易,如此郑重其事,排下这等阵仗。”

        周明福传出意念道,“管他东南西北,苏舜都来了,苏家已经顶在了最前头,咱们配合就是了,总不能让左殿伯面上不好看。”

        姜瑜传出意念,“这是自然,我等头炮未曾打响,稍后可要把握好机会。”

        周明福等人纷纷应诺。

        当下,姜瑜便引着周明福四人,迎上前去,与众人见礼。

        这一介绍,许易才知道,来的都是东判府的人马,那个苏舜是左殿伯的大管家。

        而左殿伯苏彻,乃是整个东判府仅次于东判大人的存在,传言已跨入了鬼仙二境。

        除了那个苏舜,其余的几位鬼仙,都是东判府中的大吏,如此大的阵势,令他的一颗心开始往下沉。

        他开始意识到是自己一厢情愿了,想继续留在体制内的可能性,似乎不大了。

        他不怕对方使坏,就怕对方破坏规则,一旦没了规则,权操人手,只能任人捏扁搓圆。

        众人没寒暄几句,苏舜直接亮明了态度,“旁的事,就不说了。左殿伯惊闻安陆城隍神像毁弃,极为震怒,令我前来看个究竟,半路上遇上慕司伯,慕司伯主管刑司,既然他来了,一切便由他做主吧。”

        “正该如此。”

        姜瑜果断地代表江南土地宫将主动权转了出去,“不过在此之前,我觉得我有必要介绍一下关于安陆城隍的最新情况。”

        当下,他将许易已经获得十枚香火灵精珠的事,一五一十,完全告知。

        许易道,“姜神主何必多嘴,你以为慕司伯和到来的诸君,会没有收到此消息么?”

        苏舜,慕邝等人来的时间,刚刚好,说明了对这边的情况了如指掌。

        姜瑜心中一惊,立时便明白人家在自己身边埋了眼睛,这种感觉让他分外不痛快,但又能如何呢?

        “事到如今,许易,你以为你还能瞒过去么?都招了吧,看在你的功勋上,刑司必会奏明判尊,对你从宽发落。”

        慕邝大马金刀在主座上落定,摆出了审案的架势。

        他对许易的感觉很复杂,从最开始的怀疑和不屑,到后来的畏之如虎,乃至要主动动用刑司的力量,向许易示好。

        及至今日,他突破修为壁障,胆气顿时豪壮,再到收到左殿伯要收拾许易的消息,他的心气瞬间拔高到了极致,曾经对许易的畏惧,一风吹散不说,反倒因为这段黑历史,令他对许易痛恨万分,直欲除之而后快。

        如今机会来了,许易俨然已经落到了他的手里。

        许易道,“发落什么?还请慕司伯明示。”

        慕邝冷笑道,“看来你是冥顽不灵了,那我就不跟你废话了,带证人。”

        霎时,一人被两位甲士护送着行了进来,许易一定睛,瞬间明白了姜瑜等人为何笃定他不可能聚齐十枚香火灵精珠了。

        原来,被两位甲士护送来的正是安陆城隍府的右曹伯谢华,也是此番帮助许易操盘繁盛香火的两大干将之一。

        而谢华的神像,也在城隍庙中,至于香火分润是成比例的,的确只要知道谢华收集了多少,便能知道许易收集了多少,这个逻辑是通畅的。

        许易凝视着谢华,谢华却连眼神也不敢与许易对视,还传来意念道,“许易,你不用怪我,我也是被逼无奈,要怪就怪自己不该走繁盛香火这条路吧,没有绝对实力,是不可能护住这丰硕果实的,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