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叛贼在线阅读 - 第三百四十三章 逼宫

第三百四十三章 逼宫

        杨勖在彭泽只呆了两日,当长江水师的舰队折返南京时,他就跟船离开了。

        回到南京,杨勖并没先回自己在南京的府邸,而是直接去了总参谋部,得知他来后,庄岩特意把他里间详谈。

        “朱一贵在彭泽干的不错,看来这个鸭王在你手下之前干的不错,已历练出来了。”一见面,杨勖就笑呵呵地打趣道。

        庄岩同时哈哈一笑,朱一贵虽不是正途出身,但其人极为聪明,更是天生的将领。这朝中能得杨勖一赞之人可是不多,朱一贵能让杨勖如此夸赞足以令他自傲。

        “以安庆兵力拿下九江不成问题,打下九江后可以直下南昌、新建,或沿江北上进击江夏,直入湖北。”杨勖手中拿着茶盏,凝神说道:“如此一来,北边义军压力大减,清军必然调动兵力至湖北严守,而隆科多的主力也将由河南入湖北,所以未来几个月中,湖北战场风云变幻,谁都不知能打成怎样。”

        庄岩默默点了点头,其实杨勖所说的这些总参谋部已做过推演,打九江基本是十拿九稳的,可打下九江后就要命令两个问题,一个是南下经南昌、新建直取江西全境,第二就是北上湖北为义军解围。

        朝廷的策略是西进江西,同时给湖北、河南的义军减轻压力,可这样一来的话,明军西进九江后的主攻方向就是向北而不是向南了,这必然会导致江西整个战场无法把控,同时也无法预料湖北方面的变化,所以对此总参谋部提出了一个另外方案,而这个方案的真正提出者和执行者其实就是杨勖。

        “正是因为如此,这也是你不愿在广东而特意请命北上的原因。”庄岩笑着说道,接着又道:“但你别忘了,广西那边近期的动静可闹的不小,一旦广东兵力调动,广西有变话的,你如何考虑?”

        “这无妨。”杨勖胸有成竹道:“江西之战,我已同董帅、马帅商议过了,广东兵力只调韶关一地驻军,另外再加上福建一部,两部加起来五万人马足以。何况你别忘了,一旦江西开打,也是安庆先动,我部在南只算是锦上添花罢了。”

        杨勖如此一番话,让庄岩忍不住大笑不已,他笑着摇头骂杨勖这个锦上添花听起来不错,可实际胃口却大的不行。

        杨勖提出方案非常简单,那就是攻击江西先以安庆为主,直取九江,可一旦九江拿下的同时,主攻直接由北改为南。杨勖将率广东、福建两部,合计五万人从韶关北上,直入江西南部,由南至北以取江西全境。

        他的谋划等于是把江西一仗分两步走,北边的部队以九江为目标,拿下九江后再直接北上湖北,以达到之前所定的战略方针。而真正取江西全境的任务反而由杨勖来负责,这既能以最小代价快平定江西全省,同时也能确保湖北变化,以集中北方兵力运用。

        从大明如今的军力而言,要做到兵分两路取江西并不算难。现在,广东、福建两省中,广东驻兵有近十万人马,至于福建6军稍少些,但也有六万余人。从这些兵力中各抽一部,组成五万大军由杨勖指挥是可行的。

        对此,总参谋部也表示认可,这一次杨勖入京一方面是面圣朱怡成,同董大山、庄岩等人商讨广东出兵的调配,另一方面也是打算亲自去彭泽前线看看情况,以确保广东出兵的万无一失。

        对于开战的时间把握,这点至关重要。如果杨勖在广东先出手,那必然会引起江西震动,到时候虽能使九江异手变得更简单些,可是南方军一部就将面临极大压力。

        前面庄岩也说了,广西那边赵弘灿近期动静不小,虽然赵弘灿如今明为清臣,但实际上却已同割据,但谁又能保证他会不会在这种情况下出兵呢?一旦广西趁此机会出兵广东甚至直接援救江西,那对于整个计划来讲是非常糟糕的局面,这样的话想以小代价拿下江西全境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这时代,通讯是制约军事行动的一大因素,尤其是像这种跨越千里的联合作战,时间的把握和控制是极为重要的。这也是杨勖到了南京后亲自前往彭泽的主要原因,不去彭泽前线看一下,杨勖是不会放心的。

        在临近年关之时,南京正紧锣密鼓地谋划江西战役,而在北边,清廷的核心北京,康熙同样在谋划河南战场。

        河南之战前后已持续了一年时间,隆科多虽在河南占有优势,但在祝建才和王致清的联合抵抗之下,依旧还未拿下汝南。而且随着天寒地冻,那些蒙古骑兵已嚷嚷着要回大草原去了,一旦蒙古骑兵离开,那么清军在河南的机动优势将不复存在。

        为此,康熙无奈只能付出了些代价,再给了那些贪得无厌的蒙古王公一些好处,而把这支蒙古骑兵继续留在了手中。除此之外,康熙还调动了丰台大营的一部以增援河南战场,只需天气好转后,隆科多就将对汝南起最后攻势,以彻底解决河南的义军。

        不管怎么说,河南战场很快就要见分晓了,平定河南后,清军就能集中力量对付江南的大明了。这使得康熙心情舒畅了许多,多日来一直不见笑容的他也难得展颜。

        可这些好心情持续了没几天,当一个消息突然传来,又让康熙心情变得极其恶劣起来。

        简(郑)亲王雅尔江阿、康(礼)亲王崇安、显(肃)亲王衍潢、庄亲王博果铎、安节郡王华圯等人近期来往频繁,还时常有满州几个老王府的人来京和他们走动。按理说,这些满清贵族,亲王郡王,之间交往也是正常,毕竟大家都是爱新觉罗的子孙,但康熙却敏锐地感觉到一种不安稳的迹象,因为这些人都有两个共同点,一则是****,二则就是他们是八旗的下五旗旗主。

        自努尔哈赤建立八旗以来,满清之所以能够入关,并夺取天下,靠的就是八旗制度。但在入关之前,皇太极考虑到八旗有尾大不掉的迹象,就开始着手削弱八旗,以固皇权。

        顺治登基,大清入关,多尔衮又对八旗进行了调整,这一次索性在皇大极的换旗制度上再一次换旗,以确保能掌握对大清的朝政。

        等多尔衮死后,顺治再一次针对八旗下手,重新调整八旗制度。由创建八旗至今,八旗的调整和削弱前后经历了四次,而经过这四次调整,也使得皇帝完全掌握了上三旗的力量,同时也对下五旗进行了约束和控制。

        康熙即位后,对于八旗也未有放松,尤其这些年来,他利用皇帝的权利策封自己的几个儿子入下五旗旗籍担任统领等职,同时拉拢八旗中的小旗以抗大旗,试图近一步架空原本的旗主,从而达到分裂和控制八旗的目的。

        如果历史不变的话,过不了几年等老庄亲王博果铎死后,康熙就将直接把庄亲王的王爵夺走,从而由他的十六子胤禄继嗣。这也足以证明康熙一直在用这种方式来削弱各旗主的影响力,从而加大皇权的控制。

        满清入关至今已有半个多世纪,从实际上来讲当年的八旗制度已成了一个空架子,各旗主对于旗下的控制早就不如以前。可不管怎么说,这些****依旧地位还在,仅仅只是一人的话,康熙丝毫不怕,但这些人如果联合起来,却是一股极为庞大的力量。

        “这些奴才想干什么?”康熙神色难看之极,尤其是当得知这些人今日在庄亲王博果铎的府上的时候,他甚至有了派人前去斥问的想法。但这个念头刚起,就被康熙强行按下了,作为一个皇帝,一举一动不能意气用事。

        造反?

        这个念头仅在康熙脑海中微微一闪,却被康熙马上打消了。八旗是大清的支柱,但没了大清八旗又算得了什么?他康熙可是大清的皇帝,这些奴才造反是不会的,但除了造反外,他们又会做些什么呢?

        同时,另外一种可能性马上在康熙心中浮现,而且随着猜测这可能性是越来越大。想到这,康熙是气的咬牙切齿,恨不得立即就把这些奴才全部抓起来。但牵一而动全身,这些人可不是普通人,就算康熙是皇帝又如何?在这些人联合起来的力量之前,康熙也要谨慎异常。

        但康熙万万没有想到,还没等他做打算,着手解决问题的时候,第二天的朝会,以庄亲王博果铎为的这些****就直接朝着自己难了,而且他们的上奏看起来也似乎合情合理,庄亲王博果铎先上书康熙,说是自前太子废后,储君之位空缺,而今天下又大乱,康熙年事已高,日夜操劳精力不济,所以为祖宗基业和大清江山着想,恳请康熙尽快确立储君之位,以定民心。

        庄亲王博果铎的话音刚落,雅尔江阿、崇安、衍潢、华圯……甚至包括几个朝中二三品的满汉大臣也一起站了出来,众人在康熙面前跪倒,大声恳请康熙以江山社稷为重,尽早立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