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农女重生之丞相夫人在线阅读 - 第1202章 鸿蒙篇68

第1202章 鸿蒙篇68

        姒天再次从心魔的身体里醒来,一睁开眼晴,就看到魔后在自己怀里睡得很安稳,当他意识到自己竟然看着这张睡颜看了一柱香的时间时,瞬间黑了脸,想将手从她头下收回来,一动就惊醒了萧真。

        萧真迷迷糊糊的睁开眼,见心魔醒来,依偎得更深,嘀咕了句:“还早,你身体还没好,魔医说了要多多休息。”

        魔界的黑夜白天与外面的刚好相反,姒天并不习惯:“我起来去处理一下政务。”

        萧真打个哈欠就翻身让他起来,随后继续睡。

        姒天看了眼睡得挺香的魔后,走到了一旁放着折子的御案上,坐下来随手拿过其中一本翻看,讲的竟然是水利方面的事,魔后在下面做了仔细做了批注,再看别的折子,除了水利就是农田,甚至于蔬菜种子的繁育,只有一二本折子是关于军务方面。

        没有战争,甚至与各界的关系都有互动,只除了加强防备意识,几乎没有任何侵犯他界的现象,且每一本折子下面魔后都做了详细的批注,该命令的地方绝不含糊。

        姒天这才想起魔后原本就是魔界第一大魔将来着。

        女子参政,这在仙界是绝无可能的事,但在魔界好似极为寻常,折子没有人针对这一现象说点什么,可见在这之前,魔君是允许魔后一同管理着魔界的。

        “魔君。”

        正在外面守夜的魔侍看到魔君出来赶紧行礼。

        “本君睡不着,想一个人到处走走,你不用跟着。”

        “是。”

        看着离开的魔君,魔侍一脸的奇怪,魔君向来自称‘我’,今个也不知是怎么了。

        转了几圈,姒天终于找到着魔殿放最高机密的阁楼,守楼人一见是魔君立即将阁楼打开。

        姒天要找的是心魔和魔后的来历,尽管心魔的记忆被封印,但总会有些蛛丝马迹的。

        记载心魔和魔后来历的卷轴很短,姒天摊开之时看到的只有四个字‘从天而降。

        ’瞬间黑脸。

        “你来这里就是为了看这个?”

        身后,萧真打着哈欠的声音突然出现。

        姒天惊得出了一身的冷汗,转身时,萧真的神情并无异常,而是如同往常一般,好像他来这里的行为并无不妥:“又做梦了吗?”

        梦?

        姒天沉默了会,轻嗯一声:“我又梦到那位莲藕仙子了,还有天帝。”

        天帝两字让萧真瞬间清醒:“你还梦到了天帝?”

        “那天帝与莲藕仙子举止亲昵,仿佛就如同你我的关系一般。”

        姒天望向萧真,幽深的黑眸紧锁着萧真黑白分明的双眼:“这真的是梦吗?

        还是以前真的曾经发生过?

        为什么我会梦到天帝?

        我跟天帝是什么关系?”

        心魔一连串的发问,萧真不知道怎么回答,只能干笑几声。

        “我那天与天帝一战,不知为何,总觉得与天帝极为熟识。”

        直觉告诉姒天,魔后肯定知道些什么,他不打算让她就这么一笑而过:“熟识到仿佛我与他是同一个人。”

        “你想多了。”

        “好。

        我想多了,那你与天帝呢,又是什么关系?”

        萧真愣了下,怎么扯到她和天帝上了。

        姒天一把攥住了萧真的胳膊,直逼着萧真的黑眸:“在梦里,我看到天帝亲了你。”

        萧真愣住,那不是她啊,那是鸿蒙啊。

        看魔后这表情,姒天心里闪过不好的预感,他也就这么一试探,说不定是真的,难道他与魔后曾经真的想到那天他以为自己刺死了魔后的那份心痛,还有这两天与她在一起心里的那份古怪感。

        “没有的事,我与天帝怎么可能呢。”

        萧真赶紧否定,她自始自终只有心魔一个人。

        “你要是与姒天没有什么,为什么我总是一而再的梦到这些情景。”

        萧真张张嘴,对于心魔的逼问完全就没有心理准备:“如果我与天帝有点什么,天帝又怎么可能那样毫不留情的杀我?”

        “我昨晚进入了识海,发现自己部分记忆被封印了,你说,天帝是不是也有部分记忆被封印了呢?”

        萧真猛的睁大眼晴:“你是怎么找到的?”

        她果然是知道的。

        萧真暗恼自己太过震惊,一时不察说漏了嘴,此刻怎么圆?

        “你知道我的记忆被封的事?”

        亦或者,她什么都知道?

        萧真的胳膊被姒天紧紧抓住,感觉到了一丝丝疼痛,从前,他绝不可能抓疼她,自与天帝一战回来之后,所有的一切都不太正常,心魔到底怎么了?

        反常得让她困惑。

        “夫君,你听我说,我”萧真的话还没有说完,一名魔侍在外面着急的凛道:“魔君,魔后,数百天兵突袭我魔界边境之地。”

        “什么?”

        萧真与姒天异口同声。

        魔界边境是萧真这几年一直在开荒的,因此驻守的都是庞大的魔物,萧真原本以为是新开荒的小镇遭到了突袭,去了之后才发现,竟然是魔界边境最为不起眼的一座山,驻守在山中的魔物几乎被屠杀殆尽。

        “确定是仙兵吗?”

        姒天厉声问道,他从未下过这们的命令,几大家族也不可能违着他做出这样的事来。

        “他们化成了鲛人族的模样,但这座山里的魔物嗅觉向来灵敏,闻到了仙灵之气,因此断定是天兵幻化成鲛人族的样子来突袭的。”

        魔将说道。

        “为什么是这里?”

        萧真百思不得其解,这个地方的毒障和魔气还没有被净化,除了这些高大的魔物别的根本存活不了:“拿地图来。”

        很快,魔界的地图就呈了上来。

        “这坐魔山外面连接的是一望无限的冰夷河,冰夷河河水逆流,三界所有河流都在这里汇集。”

        萧真看着地图猜不透这些被袭的原因,收了地图后道:“去查清楚原因。”

        “是。”

        天空亮了起来。

        白天的魔界其实很好看,与人界大同,拥有着阳光,青山绿水,魔气在阳光之下消失,那些毒障也渐渐沉睡。

        一路上,萧真和姒天谁也没说话,直到回了魔殿之后,姒天看向详装在看折子的魔后,淡淡道:“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被封的记忆里到底是什么?”

        萧真放下了手中的折子,目光并没有从折子上移开,过了许久她才道:“我们在一个小世界里是相识,做了千年的夫妻,随后才来了这里。”

        小世界?

        姒天眸色一沉,大千世界,每个世界里都会衍生出数个小世界,小世界随缘而生,没有人知道他们所在的这个世界是否也是其中的一个小世界,他在这里,他的心魔怎么可能诞生在一个小世界中?

        “所以,如果魔君的记忆被封印,他第一时间要想起的会是小世界中的那些记忆,这些才是真正属于他的。”

        方才萧真被心魔问的乱了思绪,现在静下心来才觉得事情有些可疑,她抬起头来看着心魔:“而你方才所说的那些,都不属于他的记忆,天帝,你是什么时候进入魔君的识海进而趁他虚弱的时机控制了这具身子的?”

        姒天放于膝上的手紧握,没有想到这么快就被魔后识破了。

        心魔生长于小世界,早已有了自己独立的的意念,他是有天帝的记忆,但那些绝不会是让他最为深刻的记忆,就算他要想起来,想的也应该是她,而不是莲藕仙子。

        萧真手中的朱砂笔被折断,她冷冷望着占了心魔身体的天帝,这几天来心魔的举止太奇怪,她心里虽有疑并没往深处想:“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

        “那天在山中你去看魏深那几日。”

        这么早天帝就发现了心魔的存在?

        萧真的脸色铁青,她却什么也不知道。

        “我不仅发现了魔君是我的心魔,还知道他存在已有千年之久,甚至我和他的记忆都被某个大能之人封印住了。”

        “你知而不作为,就是想找出被封印记忆的原因?”

        “不错。

        现在,我能肯定你知道这个原因,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