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农女重生之丞相夫人在线阅读 - 第1182章 鸿蒙篇48

第1182章 鸿蒙篇48

        看着司徒一家子那乐呵的样子,应该是才知道楼氏有了身孕的。

        萧真问一旁的喜丫:“一般妇人有身孕,察觉不出来吗?”

        “我也不懂,可三个月的话,怎么也该知道了吧,族长夫人不是那么粗心的人啊。”

        喜丫说。

        萧真与楼念儿很少接触,碰到的日子一只手都可以数得过来,如今她有了身孕,她这个做姑婆的自然要去看一看她。

        “姑婆。”

        司徒南正在屋里温情的望着妻子,见萧真走进来,赶紧起身行礼。

        楼氏要起身,被萧真挥回:“躺着吧,又不是权贵人家,没那么多礼节。”

        坐到了床边,细细打量着她:“身体现在觉得如何?”

        “多谢姑婆关心,没什么事。”

        楼氏说话温婉,目光柔和,一眼就知道家教极好。

        这是楼氏给人的印象,她也是这么生活的,这般好的女子配阿南,那是阿南的福气,萧真看了眼阿南那眼里都能溢出蜜的样子,司徒家族历代族长都是疼妻子的男人,阿南也不例外,哪怕在司徒与楼家最为冰火不容的时候,对这个妻子也是呵护备至的,这很好,应该如此。

        但萧真对这个楼氏就是喜欢不起来,说了几句好好休息之类的话后走出内房。

        京城外的难民越来越多,每天几乎都有上百人前来,魏家一时救济那没有问题,天天如此,再多的粮食也消耗不起,因此这问题又抛到了朝廷之上。

        当今皇帝听到难民的事就回避,明显是不想直视这个问题,各大臣乐得轻松,这问题就被搁置了。

        也是同一天,司徒家族好不容易做了官的子弟突然弹劾楼家做官的子弟强抢民女,草菅人命,一时,两家的关系降至冰点。

        没过几天,难民爆动,有好些难民强抢了过路人的东西,甚至有的潜入城中开始偷窃伤人。

        吃饭的时候,心魔讲着最近发生的事给萧真与喜丫听。

        “老爷,你都做官了,就不能为百姓们做点什么吗?”

        喜丫问。

        “江山易主之兆。”

        心魔幽深清冷的眼底有丝微微的嫌弃:“不管也罢。”

        江山易主?

        萧真吃饭的动作一顿,突然想到那天姒天出现在京城外面,难不成是因为这个所以他才下来看看的吗?

        这在人间是大事,对于天庭而言是小事吧?

        “老爷,真的吗?

        晋国要完了?”

        喜丫一脸惊叹,没想到来到人间还能让她碰到这种事。

        心魔轻点点头,余光见妻子盯着菜发怔,问道:“你怎么了?”

        “没什么。

        只是觉得每次江山易主,都是踏着鲜血而成,老百姓苦难的日子要开始了。”

        萧真低下头吃饭掩盖自己的心思,话说回来,她对人间的感情是矛盾的,她一方面喜欢这个世界,一方面又不喜欢人来人往的羁绊,只因羁绊同时也会伴随着痛苦:“下午我想出去打猎。”

        “打猎?

        行,那下午我不回魔界,陪你去打猎。”

        “你回魔界做什么?”

        “小魔来报,政务堆了一大堆,我回去处理一下。”

        心魔说道,毕竟他们也好久没回魔界了。

        “政务要紧,我自己一个人去就行。”

        打猎萧真还是喜欢一个人,心魔身上的魔气太重,猎物都躲得远远的,经常她会一无所获。

        心魔想了想,点点头:“也好。

        那你小心些。”

        喜丫在旁抿嘴偷笑,夫人的武功真打起来说不定比魔君还要厉害呢,哪可能会出事,魔君对夫人的喜爱和关心,着实让人羡慕。

        天界。

        天子轮是集天地精华而生的石头,专管人间朝代更替,天子就任之事。

        姒天站在天子轮面前,看着石头上魏深三个字变得极浅极浅,专管天子轮的仙官难以置信的表情。

        “怎么会这样呢?

        上次那魏深两字颜色还深的很,陛天也是看到了的。”

        天官着急的说,魏深就是下一任的天子,这决不会错啊。

        姒天想到那天碰到的魔后,魔君与魔后都在晋国的都城中,此事会不会与他们有关呢?

        “陛下。”

        凡姬仙子从外面走进来,朝着姒天行了一礼后说:“命轮上显示,凡间天子更替并没有任何魔仙的参与,魏深与天子之位无缘,应该是他的命数。”

        “凡姬仙子,要这真是魏深的命数,怎么天子轮上还有着他的名字呢?”

        仙官问道。

        “魏家百年行善,福灵运开,民心所向,魏家必出天子。”

        凡姬仙子说道:“天子轮上写着魏深,那定是魏深为天子,为何这名字会浅淡下去,我也不知啊。”

        没有任何魔仙的参与,也就是说与魔君魔后两人是无关的么?

        姒天拧眉,能撼动天子人选的,只有仙魔之力。

        不是魔君与魔后,那又会是谁?

        “晋国之后是什么王朝?”

        姒天问仙官。

        仙官推算了下:“大魏,陛下请看。”

        仙官手一挥,眼前出现了下界此时的样子,指着一头高耸入云的山峰说:“这是不周山的山峰,倒塌之后落入了人间,人间称之为帝王山,大魏的龙气就在这帝王山的北面,因此最后定都在此,只不过大魏成立一百年后不知何故迁都到了离之千万里之外的天池后山处。”

        “不知何故?”

        姒天冷凛的黑眸看向那仙官。

        仙官只觉得一陈头皮发麻,道:“小仙仙力微薄,算不出来。”

        姒天拧眉,天庭的仙官各司其职,并不是说仙力强的就什么都会,水神管水,风神管风,换了别的神就权御不了,也因此,天子轮的推算只有管理天子轮的仙官和凡姬仙子才有这技能。

        “陛下走了?”

        看着天帝所站的地方突然没了人,仙官愣了下。

        凡姬仙子抹去额头的冷汗,轻叹了口气说:“真是吓死我了。”

        “我也是。”

        仙官拍拍胸脯:“你说也是件怪事啊,这魏深到底出了什么事,好好的皇帝都不去做了。”

        “陛下怀疑有仙魔干预人间秩序。”

        “我也这么怀疑啊,可你不是查不出来吗?”

        “我突然想到了一件事。”

        “什么事,你快说。”

        “除了有仙魔干预,人间秩序才会乱,还有一种可能会使人间秩序出错,那便是有大乘大能者投入帝王之家,所谓天机不可泄露便是如此。”

        “额......”仙官傻眼,天界大乖大能者这么多,谁知道到底是哪个呀。

        山里有云,云里有山,仙境如是。

        萧真没使用灵力,只用体力爬个山已经是大汗淋漓,到了山顶,出个汗,这种感觉不要太爽。

        这回她没有选离京都近的山,而是来到了上回在湖中钓鱼时看到的帝王山。

        真是山如其名,是山中帝王,这高度,这险度,要不是她非凡人,不管她有几条命都要搭在这里了。

        就在萧真摊在地上准备伸个懒腰时,一道如这山风般清凉的声音在她不远处响起:“魔后好兴致。”

        萧真迅速起身朝后望去,惬意的脸色瞬间黑了几个度:“天帝陛下?”

        山顶天光照耀,他长身玉立,面色微淡,幽深黑眸带着一丝戏谑泠泠望着她。

        “我们又见面了。”

        “你怎么会在这里?”

        两人异口同声。

        “晋国气数将尽,天子轮显示下一任人间天子出了异常,我来看看他们的龙脉所在。”

        姒天觉得自己又在这位魔后的眼中看到了一丝慌乱和防备,尽管是一闪而逝,她慌乱什么,又防备什么?

        萧真避开了姒天的直视,天帝的黑眸幽深至极,多看一分就会陷入其中的冰冷,也不知道当年鸿蒙喜欢他什么。

        “魔后是在爬山?”

        姒天的声音缓缓的。

        “嗯。”

        “单纯的用体力?”

        “是啊。”

        萧真寻思着该离开时,只觉身上因汗水而粘的身子突然间干净了,才发现天帝给她念了个净水决。

        “我不喜欢闻味,这样子干净多了。”

        萧真知道自己身上汗味重,但也没要他闻啊,再说她正准备离开呢,没好气的道:“既然天帝陛下在此,我就先走了。”

        “慢着。”

        “不知天帝陛下还有什么事?”

        看着这个女人脸上不耐的样子,姒天不知为何这心里有些不痛快,想到了那几晚带有着颜色的梦,梦中的女子是她,姒天的目光落在了魔后的粉唇上,他记得碰触这唇时的那丝触感。

        “你在看什么?”

        萧真觉得天帝看她的眼神很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