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农女重生之丞相夫人在线阅读 - 第1156章 鸿蒙篇22

第1156章 鸿蒙篇22

        “重天之力都是未净化的纯元气,我身体是由元气组成,也难怪你们会认为是我有危险。”

        鸿蒙淡淡道。

        心魔不喜欢这个鸿蒙,尽管她的美惊心动魄,可她的神情,她的语气,哪怕是一个笑容,都带着与生俱来的距离感,还有那让人不由自主要去仰望她的神威。

        “你讨厌我?”

        鸿蒙自然感觉得出来这个心魔此刻的所想。

        “我应该喜欢你吗?”

        心魔冷哼一声。

        “你喜欢的是我莲藕时的模样,因为陪伴你的是那副面孔。

        所以当玉佩蕴孕出你时,所想要的自然也是那个鸿蒙。”

        “把我妻子还给我。”

        鸿蒙看着不远处的司徒城和那片天雷,淡淡道:“你现在该关心的不应该是你的本尊吗?”

        “他与我何干?”

        “你们看似两人,实则生死连在一起,群仙为了开辟第五重天,反被重天之力侵蚀,他为了护住那些愚蠢的众仙以一人之力扛了下来,你的身体若不是在小世界里被我灵力所护,这会哪还醒得过来。”

        “果然愚蠢。”

        心魔冷哼一声:“那你为何不去救他,你对他就没有一丁点的情感?

        也是,他最终还是选择了他的帝位,始终没去找过你。”

        鸿蒙淡淡说:“我封印了重天界里众仙对于我所有的记忆,只留下了莲藕仙子的那部分,姒天只道他曾经喜欢上一位莲藕仙子,仅此而已。”

        “什么?”

        心魔向来不喜欢自己的本尊,一直以为他是为了天界的责任而放弃了所爱,却没想到是记忆被封印了:“难道正因为他的记忆被封印,才有了我吗?”

        鸿蒙再次看向心魔,望着这张与姒天毫无相似点的面庞,没有回答。

        “你可知道他有多喜欢你?”

        心魔冲到鸿蒙面前,二步之外,他便被一股灵气所阻挡,再也前进不得,他冲着她愤恨的道:“当他还是孩子的时候,他想为了你放弃仇恨,当他少年时,因为你一句不喜欢血腥,他停止了杀戮,他为了娶你,想放弃帝位,后来,他乖乖做了天帝,我以为他是放弃你了,我鄙视他,你却告诉我,你封印了他的记忆?”

        鸿蒙视线远望,目光淡然,神情冷漠,似没听到心魔所说的这一切。

        “你无心,那又何必去招惹他?”

        心魔痛恨的朝她喊,那种无奈却又思念至狂的痛,他现在想起来还依然难以忍受。

        “人间无恙,这座司徒城我会安置到人间。”

        鸿蒙话音刚落,轻手一挥,那座司徒城瞬间消失在混沌:“至于这些天雷,就去新开辟出来的第五重天,那里需要它们。”

        很快,混沌的重天界里只剩下了他们俩人。

        心魔握紧双拳,死死盯着这个女人,他不喜欢姒天,可他亦是他,那个高高在上帝王的痛苦,挣扎,他没有任何遗漏的都受着。

        “他是天地选出来的帝者,有他的责任与道义。

        而我,本就该立于重天之外,我与他的纠葛,本不应该存在。”

        鸿蒙淡淡说。

        明明近在眼前的人,声音却飘忽不定,似远似近。

        心魔拧了拧眉。

        “而你,也有你的责任所在。”

        “我有什么责任?”

        心魔冷笑一声。

        “我会封印你的记忆,至于责任,以后就知道了,去吧。”

        心魔大骇,怒瞪着:“你敢?

        你......”话还没说完,人就被鸿蒙挥走,消失在了原地。

        轻叹了一口气,鸿蒙伸出右手,手掌心里放着一团灵气,灵气落地变成了人形,正是那片取名为萧真的神元。

        “你把他丢去哪了?”

        小神元紧紧看着鸿蒙,眼里全是担忧。

        “重天之力催毁了天界,也让魔族有机可乘,姒天是帝命,心魔亦是,就看他的造化了。”

        明明是自己的神元,却不想这片神元竟然有了自己的意识,鸿蒙看着有趣:“你还有了自己的名字,萧真?”

        小神元沉默的看着地面,不知道过了多久抬头看着鸿蒙:“他教会了我喜怒哀乐,教会了我打猎,写字,也让我知道了人情冷暖,上尊,我想和她在一起。”

        “你与他注定无缘。”

        鸿蒙走到了小神元的面前,淡漠的神情有了些许的波动,身为她神元的一部分,她所有的感受她都如同身受。

        “什么叫无缘?

        什么又叫有缘?

        我能与他相遇,就是有缘,我们相爱也是有缘,我们相爱了之后不再相爱,那才是无缘。

        上尊,我觉得有缘无缘取决于我与他自己,而不是所谓的命数。”

        小神元素淡的面庞虽没流露出多少的情感,那语气坚定。

        鸿蒙笑了笑,淡淡说:“你与他相遇,确实是缘,但你们的缘是因我和姒天而起,你们的相爱,也是因为有这个前因在。

        如果你们彼此是陌生人,相遇了还会相爱吗?”

        小神元愣了下:“至少现在,我们想在一起。”

        “他的记忆已被我封印,你可以走到他的面前,看看他还会不会爱上你,把手给我。”

        小神元伸出了手,在碰到鸿蒙的手指尖时,消失在原地。

        混沌之中,只剩鸿蒙一人。

        此时,她才露出了疲惫之情,为了守护住人类,将一半的灵力化为了人间的结果,为了救下姒天,又将另一半的灵力释放挡下了大部分的重天之力,如今伤到了元气,怕是很长一段时间无法用灵力了,不知道此时姒天如何了?

        三界此时很乱,到处是灰蒙蒙的一片,重天的浊气几乎吸光了这里的灵力,仙不像仙,魔不像魔,每个人都灰头土脸的,受伤最重的仙魔,几乎将一身修为尽废。

        鸿蒙隐去了自己绝色的容颜,变成了一名普通仙峨走进倒了一半的紫微营。

        周围忙碌的宫人也无暇去管她是谁,紧紧忙忙的收拾着残局。

        “仙医在哪里?

        仙医在哪里?”

        一名仙侍从内殿里匆匆跑出来:“陛下的伤口又出血了,赶紧止血。”

        几名在外待命的仙医匆匆进去。

        鸿蒙想了想,微低着头也匆匆跟在仙医后面进去,守着内殿的天兵以为她是仙医的人就没有阻拦。

        姒天身形坐得挺直,薄唇冷抿,脸庞透着一丝无力的苍白,幽深黑眸望着窗外,眉头紧锁,似在深思着什么。

        鸿蒙望着姒天手臂上那被侵蚀的一块肌肤,肌肤一直在流着浊血,不管仙医怎么用都没有法子止住。

        明明很疼,但姒天好似未觉。

        “重天浊气过于厉害,陛下这伤口的浊气没有个几千年怕是净化不了。”

        仙医重新将浊气刮了后给上了药。

        姒天轻嗯了声。

        “陛下,”小仙侍进来禀道:“天锦族族长求见。”

        “让他进来。”

        姒天在仙侍的服侍之下穿上衣裳,目光掠过仙医,并未在鸿蒙脸上停留。

        鸿蒙的视线扫过姒天的腰,那里挂着的玉佩已经不见,是啊,被重天之力给打碎了。

        “陛下,”天锦族的族长是个长着白胡须的老头,一脸的严肃正经:“我天锦族的公主守在您身边几万年,如今更是因为陛下而受了伤,陛下就算不立她为天后,也该封个天妃啊。”

        随着仙医出去的鸿蒙脚步一顿,转头朝着姒天望去。

        姒天凛冽的黑眸落在天锦族族长身上,却在下一刻望向了鸿蒙。

        鸿蒙知道是自己逾越的注视才让姒天注意到她,赶紧收回目光跟在仙医后面离开。

        才出殿,就看到天锦族的公主,也就是那位用‘寂灭之剑’刺了她一剑释放了她体内的黑暗之气引来了天雷的莲华公主,正在殿外焦急的踱着步。

        “这位仙娥一直跟在本仙医后面做什么?”

        仙医这才发觉自己被人跟了,看向鸿蒙:“我好像没在紫微宫里见过你啊?”

        “禀仙医,我是新来的仙侍。”

        鸿蒙不慌不忙的道:“刚好与仙医顺路。”

        仙医也不疑有她,点点头离开了。

        鸿蒙没有走远,她很想知道里面的结果,也没让她等多久,那天锦族的族长走了出来。

        “祖父,陛下怎么说?”

        莲华公主迫不急待的迎了上去。

        “放心吧,陛下一定会封你为天妃的。”

        “啊?

        不是天后吗?”

        天锦族族长慈爱的看着自己的孙女,笑说:“一旦你做上了天妃,这天后之位还远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