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农女重生之丞相夫人在线阅读 - 第1151章 鸿蒙篇17

第1151章 鸿蒙篇17

        拒绝什么?

        鸿蒙没明白他话中的意思,她离不开这里,一小片的神元灵力亦不足,就算她离开,他也能通过她的灵力找到她,如今成了亲,雷罚也没有来,她不明白她还能拒绝什么?

        鸿蒙发现桌上还放着一张红纸,端端正正的放在红烛之间,纸上写了字,这个世界的字她看不懂,好奇的问:“上面写了什么?”

        对于鸿蒙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心魔撇着嘴,满是黑气的脸上写满了不开心,见她问,没好气的道:“我们俩的名字和生辰八字。”

        鸿蒙惊住了,疑惑的问道:“你知道我的生辰八字?”

        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的,又为何会出现在这片重天之中。

        “不知道。”

        “你不是说这上面写着的是我们的生辰八字吗?”

        “千年以前,这个小世界里出现了一个修行大能者,我找到他让他算出了世上最好的生辰八字给我俩。”

        心魔唇角微微一勾,上挑的眉眼透着几分得意:“拥有这两个生辰八字,还有同心锁的人,生生世世都可以在一起。”

        这生辰八字还能自己给自己造的?

        鸿蒙有种说不出的怪异,而且这短短的一天,他想和她在一起的决心已经说了好几次,她的心情难得的复杂起来,甩去这奇怪的心绪,她问他:“那你叫什么,我又叫什么?”

        “我叫韩子然,你叫萧真,名字好听吗?”

        “韩子然,萧真?”

        面对如此有着烟火之气的名字,鸿蒙这心里竟然也莫明的有点儿开心,鸿蒙是世人对她的叫法,叫着叫着她也就拿来用了,现在她是有自己的名字了吗?

        感觉不坏:“好听。”

        星光柔情无限。

        鸿蒙猛一抬头,就印入了一双堪比苍穹星光的双眸,眸中映满了她的样子,不再是那张绝色到令世人驻目的面庞,而是一张平凡普通,走在路上都没人会多看一眼的大众之脸,可在这双黑眸之中,她是唯一的存在。

        “你做什么?”

        身子被他抱起,鸿蒙惊呼一声。

        “世人都说春宵一刻值千金,咱们不能浪费了。”

        一脚踢开了草屋门,又一脚关上之后,心魔抱着她来到了床上,他俯身望着她,目光带着她看不懂的渴望与深情。

        鸿蒙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事,好像并不排斥呀,从一开始对心魔的抗拒,到现在只觉得也并非那么难以接受,一天的时间,她发现自己不讨厌这个心魔,她好像有些迷失自己。

        当他褪下她的腰带时,她心里想的是,她是萧真,不是鸿蒙,她有着鸿蒙的元神,但此时此刻的时间和自己是属于她萧真的。

        唇上吃痛,心魔咬了她一下。

        “这个时候你心里竟然还想着别的事?”

        心魔的动作不再柔情,似为了惩罚她的不专心。

        两个什么也不懂的人折腾了个把时辰之后终于找对了路,圆满的完成了洞房之夜。

        当然,说是圆满,对于睡了两天才悠悠醒来的鸿蒙来说,就是个恶梦。

        山谷之内除了鲜花,还有一小片的稻田,稻草旁甚至还有老黄牛在吃草,离老黄牛不远处,种着些许的菜。

        鸿蒙某天睡足了后闲得无聊来到了后面,就看到心魔,不,现在应该叫相公了,心魔非得逼着她叫他相公,说人间夫妻就是这么叫的,看到她的相公正在种田。

        心魔会的东西很多,多的让她感到惊讶,他明明是个魔,却过着不用法力的生活,当然法力都用在别处了。

        比如这是他白天的生活,而晚上的耕耘就在她身上,若她哪里出现了疼痛,这法力就用上了。

        她每次都会气结,随即鸿蒙又发现自己对于他的热情攻势很快就会妥协,肌肤相亲的触感,那湿润的感觉也让她颇为留恋,鸿蒙觉得自己是孤独的太久了的原因。

        “我不想每天除了吃就是睡。”

        鸿蒙有时无聊,就问他要点活来做。

        他马上就坐到她的面前,指指他嘟起的嘴示意她亲,坏坏的笑说:“这是你的份内事。”

        鸿蒙再次气结,纠缠着非要做事,然后晚上他就会上她累的隔天做不了事。

        玩玩闹闹的时间总是过得飞快。

        每隔一段时间心魔就会带她出谷玩,说是玩,也是做着正经事,比如他会砍柴去卖以换取银子买一些生活用品。

        看着心魔竟然跟凡人一样在砍柴,鸿蒙已经见怪不怪,他连饭都会做,还能种田,砍柴更不稀奇,而且他砍的柴卖得很快,只稍一会就会卖完。

        看着他做着买卖的样子充满了烟火之气,鸿蒙觉得他肯定是很喜欢做凡人的。

        卖完了柴,赚了一些银子,心魔自然是要带着妻子去买些她喜欢吃的东西。

        “这店家换人了吗?”

        走过他们曾经买过的喜具用品店,鸿蒙见那店主不再是原先的那位,不禁多看了两眼。

        “那是他的曾孙。”

        心魔望着店内忙碌着的少年身影。

        鸿蒙愣了下,曾孙?

        先前卖给他们喜具用品的人也不过是个青年,怎么一转眼连曾孙都有了?

        见这个女人一脸迷糊的样,心魔牵过妻子的手朝她最喜爱的包子铺走去:“那人在三年前寿终正寝,活到了101岁。”

        “你是说,咱们在山谷中的日子已经过去了六七十年?”

        鸿蒙停下脚步抬头望着他,她竟完全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

        “是啊。”

        心魔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妥,时间的流逝对于他们来说毫无意义。

        “人间有四季,我从未感觉到季节的变幻,这个小世界难道没有四季更替吗?”

        “虽是小世界,但最终的终点也是我们所追寻的大道,自然有四季更替,只不过它更替时,你还在睡梦之中,你醒来时刚好又是这个时候。”

        说话间,他们已经来到了卖包子的商贩面前。

        果然,卖包子的人也不一样了,鸿蒙默默接过包子,包子的味道和以前一样,只不过又多几种别的口味,她自然知道自己好睡,却没想到一睡就能睡这么久的,不知为何竟感到有些许的遗憾,遗憾什么,她也说不上来。

        买了诸多的必备品,心魔牵着鸿蒙的手往回走。

        心魔的手很好看,骨节分明,白晰细长,掌心温暖,这份温暖也同时透过他的手传递给了她,鸿蒙愣愣的望着两人牵在一起的双手,只要两人在一起,他就喜欢牵着她的手,而她似乎也习惯了,这才多久,她怎么就习惯了呢?

        “在想什么?”

        低头见妻子望着他们的手发呆,心魔嘴角一勾,心情难得的挺好。

        “你对这样的生活不厌倦吗?”

        鸿蒙问,细细想着这几年来,他的生活单调而乏味,她醒着时,他和她说说笑笑,但她睡觉那几年,他面对整个空旷的山谷,就不会觉得寂寞吗?

        寂寞?

        鸿蒙微微怔愣,她怎么突然有这样的想法?

        “只要你在我身边,我永远也不会寂寞。”

        心魔朝她低低一笑,笑里尽是柔情蜜意:“走了,回家了。”

        他的黑暗之气,是不是少了很多?

        鸿蒙发现心魔向上的灰暗之气相比以前更少了,特别是看着她时,眉眼之间的清亮完全让人感觉不到他是一个心魔。

        一个闷雷突然从头顶闪过。

        “怎么了?”

        见妻子停下了脚步望着天空,心魔奇道。

        “雷?”

        “放心吧,看这天气应该不会下雨,要是下雨的话,咱们就用法术回家。”

        天有不测风云,有雨必有雷,心魔习以为常。

        重天之雷的触手无所不在,只要是雷过的地方,它就能感知到他想知道的一切。

        “你不会怀疑它是重天之雷吧?”

        心魔见鸿蒙这表情就猜出她心中所想。

        重天之雷不会管她分身做了什么事,可不知为什么,这闪雷让她心里头总有些的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