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农女重生之丞相夫人在线阅读 - 第1135章 姒墨的番外81

第1135章 姒墨的番外81

        去大魏都城的事已经定了下来,去的人只有皇帝,萧真,韩子然,时彦,小神医四人,还有吴印,赵介和张刘等人做为影卫跟随,至于朝政,暂时由老将军和十一皇子贤王主持。77dus.com

        十一皇子的母妃身份并不高,生下十一皇子没几年就病逝了,当时不过七岁的姒墨直接就把十一皇子抱过来放在了自己母亲膝下养,直到后来他决定和萧真隐于山林时,还想把太子之位直接给十一皇子。

        尽管这事不了了之,但却在姒墨心中留下了一个疑惑,为何年仅七岁的自己会把十一皇子抱过来寄养在母后膝下,以他清冷的性子这种事不像是他会做的,至今这个疑惑一直在他的心里。

        春雨淅淅沥沥,万物复苏之前的天气总是蒙蒙阴尘,帝王山顶的云雾在这个时候越发的浓郁,细细听,甚至还能听到劲风吹过山涧发出的低吼声,老百姓都在说那是天龙趁着浓雾在飞腾嚎叫。

        正要坐进马车内的时彦突然抬头指着那浓雾之处说道:“大魏的都城就在这个方向。”

        所有人都朝那方向望去,时彦这话配合着那劲风吹过的低吼,以及老百姓口口相传的传说,倒让大魏的都城变得玄呼起来。

        “哎哟,你打我做什么?”

        时彦一手捂住额头不满的看向突然赏了他个爆粟的萧真,他长这么大向来被人尊敬,在宫里更是人人视奉他为神一般的存在,没想这萧真随手就拍他脑袋,简直可恶。

        “让你清醒点。”

        萧真说着随着姒墨进了马车内,她与姒墨,望临一辆,时彦和韩子然一辆,吴印他们则是骑马跟随。

        “我一直很清醒。”

        时彦朝萧真所在的马车喊道,这才上了韩子然的马车。

        马车是最新用于战争改良过的带着许些避震功能,加上马又是战马,因此速度飞快。

        一个时辰之后就已经奔出了帝王山界步入了晋县,与京城的小雨淅沥不同,晋县阳光明媚,气候温暖适宜。

        可惜这样的好天气萧真几人也没细细享受,马车一路狂奔,入夜时已经奔出了晋县,入了下个县市。

        客栈是早已安排好的,他们一行人直接就可以安顿。

        当萧真随着姒墨走进厢房时,余光见韩相正冷冷望着她,不禁疑惑抬眸:“韩相有事?”

        “萧侍卫虽是皇上的亲卫,但该有的距离还是要有的。”

        韩子然说这句话时眼晴没有正看萧真,只施舍似的赏了个冷眼,说完转身进了自己的厢房。

        萧真眯起眼晴,这个韩相看似文文弱弱,但每说一句话都夹枪带棍的,听着让人好不舒服。

        什么叫该有的距离?

        不就是男女有别吗?

        吴印赵介他们都隐在暗处观察着四方的动静,墨儿身边也只有她一人护着,自然要同居一室,要不然也不叫贴身影士了。

        翻了个白眼,萧真推门进厢房,一脚才迈进去,就被某人吓了一大跳,姒墨已经躺在床上,半个身子撑在被褥上一手托着脸正甜蜜蜜的看着她。

        “皇上在干什么?”

        对于姒墨突然露出的灿烂笑容,萧真觉得有些辣眼晴。

        “等你啊。”

        姒墨拍拍身边的位置:“今晚咱们一起睡。”

        萧真:“......”沉默了下淡淡道:“我睡地上。”

        “那怎么行?

        地上太潮,对身体不好。”

        姒墨再次拍拍身边的位置:“床够宽,你也知道我睡相好,不会乱踢被子。

        快过来。”

        萧真走了过去,在姒墨笑得贼欢的笑容下食指一点他的额头:“皇上早点休息吧。”

        说着走到一旁打开柜子门从里面拿出了被褥来。

        姒墨微微不满:“跟你说了几次了,在外面叫我墨儿。”

        说着下了床。

        “好吧,墨儿,你拿我被子做什么?”

        萧真讶异的看着墨儿抢走她的被褥。

        “既然你不愿与我一起睡床上,那我睡地下。”

        见萧真张嘴要反驳,姒墨哼哼两声:“这是命令。”

        萧真:“......”随了他。

        隔天一大早,几人便起床出发。

        接下来的几天,因为行程匆匆,他们并没有住进早已安排好了的客栈里,而是在山野林子中休息,对于这个决定,蔡望临是最为高兴的,这样他就有机会去这些从没去过的山里采药,说不定还能发现新的药材。

        一日三餐自然是落在了萧真头上,她负责打猎,吴印负责烧火,大家说说笑笑的,日子过得还挺快活。

        期间,萧真不止一次的注意到时彦的眸光一直在她,墨儿和韩子然身上转,这份注目太过明显,相信其余人都是有所察觉的,既然没人说什么,她也就装出不知道的样子。

        马车的行程实在慢,在赵介从不远处的军营中调来了战马后,所有人都弃了马车以战马代步,十五天之后就来到了天池山的脚下。

        天池山与帝王山一样很高,陡峭,顶部浓云遮雾,时吞时吐,颇为壮观。

        “今天不能上山,看那边黑云压顶,应该是有雷电作祟。”

        时彦看了眼山顶,说:“这样上去,一不小心就会把雷电引到身上。”

        时彦用了作祟二字,萧真听着不禁蹙了下眉,这小子说话总是怪怪的。

        一行人夜宿在山脚,原本也没什么事,没想后半夜时姒墨突然发起了高烧,让人措手不及。

        这一路以来虽没有婢女跟着,但萧真也将他照顾得很好,不存在吃坏东西的情况,也不可能受寒,加上墨儿的体质向来很好。

        “怎么样?”

        见小神医凝眉半天也不说话,萧真急了。

        “奇怪,脉向显示很好,没什么问题。”

        小神医脸色难看,毕竟他向来自负,总觉得这世上就算有他无法医治的病,但至少也可以端倪出丝毫来,但今天皇上的脉向,他什么也探不出来。

        “没问题额头会这么烫?”

        萧真着急的看着墨儿,比起方才来,墨儿的脸就像是煮熟了的龙虾似的,烫红的惊人。

        这边萧真正着急万分,另一边吴印惊喊了声:“丞相大人?”

        萧真和蔡望临望去,只见正走过来要看皇上的韩相突然间昏倒在地,张刘赶紧扶起韩相放到正在准备的床被上。

        蔡望临人刚走到韩相旁,看到韩相面色时既惊又讶的道:“丞相也发烧了。”

        听到这句话,萧真心里一沉,脑海才想到就问了出来:“是瘟疫吗?”

        “不是。”

        蔡望临摇摇头,说的很肯定:“放心,绝对不是。”

        萧真心里一松,余光见到时彦傻愣愣的看着发着高烧的两人,心中一动,问:“时彦,你可知道为何皇上和相爷突然发起高烧来?”

        时彦想了想:“我怀疑他们应该是受到了祭祀神台的感应才如此。”

        “祭祀神台?

        那是什么?”

        萧真从未听说过。

        “我们祭祀一族历代以来守护着初代圣女神像,祭祀神台便是能与初代圣女沟通的地方。”

        时彦解释。

        “那与墨儿和相爷有什么关系?”

        “不知道,我只是这么猜测而已,可是,神台与他们又有何关系呢?”

        “阿真姐,皇上好像在说什么话。”

        蔡望临喊萧真赶紧过去看看。

        萧真过去时,果然听见墨儿因发烧而变得红艳如火的双唇在一张一合,她低头俯耳倾听,听了半天只听到两字:“归位。”

        “什么归位?”

        萧真猜不出这两字的意思。

        正照顾着韩子然的赵介对着这边喊道:“韩相也在说这两个字。”

        众人面面相视,实在明白不了这两字的意思,不约而同的将目光放在了时彦身上。

        “别看我,我再怎么神,仅凭两字我也猜不出来啊。”

        时彦苦笑了下。